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751 丁掌柜的愤怒

正文 751 丁掌柜的愤怒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恭亲王话虽这么说,但是他也知道这些低品级的官员是六部的基石,沒有他们的协助,六部堂官就跟根本不可能开展工作,为了京师官场的稳定,今天这个事情也得解决了。

    不过还沒等奕譞抬脚去求丁掌柜呢,那些演戏半天的女人们终于等不及了,一拥而上把恭亲王给围了起來,跪在地上苦求。

    “好王爷啊,求您大发慈悲,救救我们一家吧,要是沒有了这笔俸禄,我们就得让债主们给逼死……”

    “是啊王爷,现在房租欠了半年多,房东就快把我们赶出去了,您总不能眼瞅着我们流落街头吧……”

    旗人有旗人的难处,汉臣有汉臣的苦衷,奕譞自由生长在北京,对于穷京官的生活状态,他实在是太了解了,他知道这些女人并沒有胡说八道。

    在四九城内,沒米下锅的官员真的不是一个少数,拖欠房租到打官司被轰出去的例子也有不少,而且这些年情况已经愈演愈烈了。

    刚刚那些满人姑奶奶还有那些汉臣的泼辣媳妇们,和自家男人大闹的那一场戏,六分是真的跟男人怄气,而四分就是在给王爷演戏。

    有时候女人比男人更能看清楚形势,乐天银行的后台老板是肖乐天,去年都敢带兵攻打北京城,这样的人肯定是不能惹的。

    可是自家的银子也不能白白变成了废纸,想來想去只能给朝廷施压,醇亲王是在场所有人中身份最高的,不找他还能找谁。

    恭亲王、醇亲王是晚清权势最大的两位铁帽子王,是八旗内部制约皇权尤其是后党的重要力量,其中醇亲王的本性还是要比鬼子六良善一些,也说得上是一名忠厚的长者。

    这种人耳根子多少都有点软,让这些女人苦劝一阵后,只能长叹一声向丁掌柜走去。

    “这位小哥姓丁,看年纪都未过而立之年,就能在乐天银行里负责如此总要的任务,果然是少年英才啊……”

    “不敢不敢,在下只不过是丞相大人手下一个小跑腿的,在乐天银行里比我强的人车载斗量啊……”

    清朝官员们说话就是有这个毛病,什么话都得先寒暄再开口,就沒有直來直去的时候,两人客气了几句,醇亲王苦笑着说道。

    “让小哥见笑了,你也看见了朝廷艰难到这个程度,京官日子过的苦啊……要不您看开,我们把刚刚发出去的账目给您,您清点一下是否能够给补一批债券呢。”

    一句话过后,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位年轻人的回话,可是丁掌柜却沉默了。

    波澜不惊的面色下是一颗激动的心,小丁心中在怒骂“该死的狗鞑子,你们也有求我的一天,想让我帮你们,行啊,还我家十口人的命來……”

    深呼吸压下心中的愤怒,小丁苦笑着拱手对王爷施礼“呵呵,王爷说哪里话,当不得王爷说一个您字……我们就是给贵人们办事的,也是专门伺候诸位大人的……”

    “王爷说的在理,绝对在理,这些债券就算损毁了,只要有准确的账目我们洋行当然可以补上……”

    一句话说乐了在场所有的人,就在大家长出气的时候,小丁话音一转“但是……”这下所有人的心又都立起來了。

    “但是……这些债券不是凭空來的,而是经过特种工艺印制而成,王爷和诸位大臣请仔细看……”丁掌柜掏出怀里的一张十圆债券,迎着光对大家说。

    “团龙水印,这是最高档的防伪标识……”然后有扥了扥纸币,让钱发出卡卡的响声“坚韧如羊皮,这是绝密的纸张工艺……”

    “还有上面的油漆,不怕水泡,用不褪色,也是债券独特之处……更别说每一张债券都有一串独立的编码,可以说这一系列的防伪措施已经堵死了所有造假者伪造的可能……”

    “王爷啊,这问題就來了,我这次给朝廷递解來两百万现银,还有两百万的债券,多一分都沒有了,我就算想给您补,可是手里沒有多余的债券啊……”

    “啊,那怎么办……”奕譞已经让小丁给说楞了,现在还沉浸在债券独特的防伪工艺上无法自拔呢。

    “等,只能等我们从琉球或者江南去调,我回去马上写一份报告,递给琉球总部请丞相或者老掌柜签字,之后总部提出相应的债券运到京师來,到时候就能给大家补发了……”

    “啊,那要等多久啊……”人群中有人急切的问道。

    丁掌柜抱拳笑道“很快的,少则一个月,多则一个半月……沒法子啊,谁让电报线到现在也沒铺全呢,而且海路运输总得靠船啊……”

    林尚书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就沒有别的办法了,就不能再快一点……”

    “大人明鉴,这债券印刷的设备只有琉球有,其他地方都沒有啊……再说了,我们从头至尾也沒想过有人会把钱当废纸撕啊,您说呢。”

    一句话堵死了所有人的嘴,人家小丁说的沒错,又不是人家给撕的,能给大家伙补回來就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非逼着当天就补,那可真是不讲道理了。

    “我的皇天祖宗啊……呜呜呜……这日子沒法过了,这一个多月让我们怎么活啊……又得腆着脸借钱去,我造什么孽了,我跟了你这么个废物啊……”

    女人们也无计可施了,因为她们沒法反驳丁掌柜的道理,只能哭着认命然后往家里跑,而那些京官们只能一个个如丧考妣,跟幽魂一样站在大街上。

    事已至此,王爷和尚书也只能长叹一声离开了,九门提督府留下一队士兵维持秩序,户部又开始发俸禄了。

    这回后面的官员可不敢闹事了,领到债券就赶紧跑到商户伙计群里,找自己的欠条赶紧吧酒楼饭庄杂货铺的欠账先还上。

    那些闹事的官员看着后來的京官手里的债券,一个个眼珠子都蓝了,想上去开口借点,但是看着对方拒绝的神情,他们的嘴死活就是张不开。

    “抱歉,抱歉,诸位同僚……我这点钱也得赶紧还债去,实在是周转不过來了,抱歉啊,真是抱歉……”

    茶棚里的丁掌柜戴上帽子准备离开了,而庆三爷却大步走來低声说道“为什么,你骗得了王爷,却骗不了我,你身为塘沽分号总负责的二柜,丞相给你的权力是不经过审批就能动用一百万银币的钱财……”

    “你明明有这个权力的,你为什么不出手帮他们……这到底是谁的意思,你的,还是老掌柜的,或者说是……肖乐天的。”

    丁掌柜突然眼神如电死死的盯着庆三爷,他咬着后槽牙挤出几个字來“我家十条人命……都死在梅勒大军的手里了……这理由够不够……”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