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771 胡言乱语

正文 771 胡言乱语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但凡跟随肖乐天时间久了的老人都知道肖乐天经常神神叨叨的,有时候他会自言自语说一些谁都听不懂的话,喝多了还会说一些类似于谶语一样的预言。

    比如说铁鸟天上飞,战舰海里游什么的鬼话,但是兄弟们的怀疑在一次次的预言成功之后渐渐的变成了凝重,中央情报局甚至专门派遣了一个行动小组,就是用來搜集和保护肖乐天这些谶语的。

    但是肖乐天喝醉的时候非常罕见,除了一些重要胜利的庆典,肖乐天很少有醉过的时候,所以大部分时间这个行动小组,都成为了书记官一样成为了肖乐天起居注的执笔者。

    肖乐天不仅喝醉了爱说胡话,更爱变脸有时候刚刚还说一脸严肃杀气腾腾的就某个事件作出表态,结果一秒钟后就会变成嬉皮笑脸玩世不恭。

    这种神经质的变脸周围的人已经看习惯了,可是雾隐小鬼和春菜沒见过啊,尤其是雾隐小鬼她刚刚还崇拜于肖乐天对女权主义兴起以及对琉球事业的帮助那番演讲而陶醉呢,结果一眨眼的功夫,肖乐天就换上了一幅猪哥嘴脸。

    这嘴脸她太熟悉了,男人色迷心窍不想好事的时候,就是这个德行,她见的太多了。

    “呸……臭不要脸的。”雾隐小鬼暗啐了一口,把刚刚心中建立起的那点崇拜全都丢到太平洋里去了。

    可是她哪里知道,肖乐天从新年过后带着小皇帝來琉球、扶桑游学,已经整整十个月沒有近女色了。

    这话说出去任何人都不相信,因为肖乐天早就已经顶着好色之徒的帽子好几年了,双平妻,还有一个整个大观园的美女,这都让满清朝堂上的大臣和民间的富豪津津乐道,所有人都羡慕他的好艳福。

    可是肖乐天身边人都知道,大人其实对女人心特别的软,尤其是对已经有夫妻之实的那些女人,肖乐天更是不愿意伤害。

    在琉球还有扶桑,不是沒人送过女人,但是肖乐天都回绝了,他曾经对龙爷说过“男人好色而不淫,那才是大丈夫……不情不愿,用权力金钱买來的感情都是假的,全是骗人的一点味道都沒有……”

    “再说了,出去玩疯了,回家是要跪方便面的……”

    方便面是什么,龙爷和那些书记官们面面相觑,而后來丞相还说什么跪cpu,那是个啥玩意,塞屁有,难道丞相有龙阳之好,好男风……

    当时龙爷和书记官们就吓的汗流浃背,谁都不敢把这句话记录到起居注了,甚至龙爷还专门从江南偷偷运來几名清秀的兔相公,找个机会让丞相无意识的看见了。

    龙爷他们就是想试试丞相的反应,结果肖乐天看完了扭屁股的几个兔相公之后,诧异的问道“那几个男孩子究竟是干什么,腰有毛病吗,怎么扭的跟女人一样……”

    龙爷真是造孽啊,他可能是心虚,结果下意识的就接了一句“啊……那些都是准备入新兵训练营的半大孩子……估计是沒吃过苦,下盘不稳……”

    操,果然是下盘不稳,兔相公下盘有稳的吗,你不给银子自然就稳了,有银子的大爷人家早就撇开腿了。

    肖乐天点了点头“嗯,我看也是缺乏锻炼,大小伙子一点阳刚之气都沒有,给我送到训练营里好好的操练操练……”

    造孽啊,几名江南有名的兔相公,就这么惨无人道的被丢到训练营里去了,刚刚进入营地就看见了好几百赤着上身在疯狂嘶喊搏斗的……臭男人。

    “哎呦,我的爷啊……这可得加银子了,怎么这么多男人啊……我们都陪过來,那不得断了气啊……加钱,加钱。”

    龙爷都不敢看他们几个了,心中只能求漫天神佛保佑,希望这群兔相公能活着从训练营里出來了。

    几名兔相公在训练营里究竟能不能活下去,龙爷不在乎他很欣慰的是丞相大人原來并不是有特殊的癖好,原來那个塞屁有不是那个意思,估计又是丞相说的一句谶语了,那就记录下來,某年某月某日,丞相说‘赛屁有’三字谶语,无解。

    后來肖乐天最亲近的手下们也都了解他们家大人了,大家都知道大人好色就是好色,是很纯粹的好色,就是看人家姑娘好看就多看几眼,还真不是那种看见好看的就脱裤子的下流痞子。

    玩世不恭的外表下其实是一颗传统的心,肖乐天对家里女人的依赖是那个时代人们所不敢想象的,很多次在丞相卧室周围巡逻的江湖大豪们,都听见丞相在梦中喊媳妇的名字,可见丞相用情之专。

    将近十个月夫妻都沒有团聚了,现在一听说两位夫人还有整个大观园的女孩子都來琉球过年了,肖乐天岂能不兴奋。

    “无遮大会……无遮大会……无遮大会……”内心喊着无遮大会的口号,肖乐天嘴角口水都流下來了,可是他好像已经忘记了,除了虎妞和富慧两位夫人之外,他所推到的也只有一个晴雯罢了。

    三个人的无遮大会好像开也开不起來啊。

    从日本到琉球的航线已经走了上千年,这里的水文情况所有人都熟悉的不行,舰队按照这个速度最晚明天下午也就能见到那霸港湾了。

    不过肖乐天的兴奋仅仅过了几个小时,当舰队靠近鹿儿岛的时候,最新的电报送了过來,肖乐天一看就皱起了眉头,他把电报塞给载淳冷笑道“你北京那位师傅不放心你,坐船追过來了,我还以为他至少需要准备一个月呢,沒想到居然这么快。”

    “翁师傅要來了。”载淳一看电报上的名字就兴奋了起來,不过紧接着脸又苦了下來,将近一年沒见,小皇帝多少还是会想家的,翁同龢是母后给他找的师傅,说沒有感情那是瞎掰。

    但是翁同龢的严厉也是出名的,而且对于小皇帝的教育彻底是老一套,每天都是枯燥的写字、背书、讲经典……沒完沒了一点都不考虑到皇帝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

    相比之下还是肖乐天的教育方法最好,寓教于乐读一个时辰书肯定会有一刻钟的休息放松时间,不仅可以在外面野跑,甚至还能要來几十发子弹去靶场过过瘾,试问哪一个孩子能拒绝这样的教育。

    “师傅……这可怎么办啊,翁师傅要是考我古文,我就惨了,我根本就沒背过多少啊。”

    肖乐天瞪了他一眼“背古文怎么了,他想要多古的,古罗马希腊时候的行不行,帕拉图对话集、亚里士多德全集……要不你给他背黑格尔、康德……都是古人,要多古的都有……”

    小皇帝都快哭了“师傅你别闹了,给我想个办法吧,要不然他又得去给我母后告状了。”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