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855 点将

正文 855 点将

作者:心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琉球新军是亚洲第一支完成现代化改制的军队,就不用提他们的装备了,新军对命令的服从已经达到了不用思考的条件反射。

    军事会议之后,秘密的军令开始在各个部队中传达,沒有大张旗鼓的去宣传,只是连长找到了排长,然后排长找到班长一起商量。

    三百人的份额非常好分,每个连队都分下几个指标,然后优中选优挑选出300名班长或者副班长这些基层军官,远东义勇军的骨架也就成型了。

    沒有人说一句废话,只是在脱自己这身军装的时候,所有人都哭了,新兵们抱着班长班副也哭的稀里哗啦,谁都舍不得,但是中情局的官员一句话就鼓起了他们的士气。

    “今天脱下这身军装,为的就是以后永远的穿着他,你们也知道丞相打造的军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咱们这里沒有谁承诺当兵可以当一辈子,”

    “总有和平的那一天,我们也总有退役回到老百姓里面去的时候,但是你们这些有功之臣丞相已经做出了承诺,只要不当逃兵活着回來,你们将成为终身士兵,这是莫大的荣耀啊,”

    人都是有归属感的,适应了新军这种生活环境的人,希望的就是一辈子都不离开这里,既然丞相已经做出了承诺,流血牺牲不怕,就怕未來沒有个希望。

    现在希望有了,这些老兵总算是抛掉的心理包袱,跟着中情局的官员离开了熟悉的营地。

    等待他们的是中情局的严格审查,祖宗三代和当兵后的所有情况都要摸底,不是最忠诚的战士都是沒有资格加入进來的。

    紧接着就是对士兵们进行寒冷地带作战的训练,这年头寒带作战兽皮衣服是少不了的,而且肖乐天还下令给每个人都制作了一身丝绸的鸭绒内衣。

    这东西可沒有什么技术含量,收集鸭绒然后用厚实的丝绸封住,在上面缝上密密麻麻的方块格子,一件轻薄柔软保暖性极佳的鸭绒内衣就算制作好了。

    当然还少不了后世建设兵团最常见的军大衣棉帽子皮手套等久经考验的防寒装备,最后得准备一件白色的披风。

    这是二战时候经过战场考验过的雪地伪装衣,又能保暖又能藏匿身形,东北义勇军尽量一人一件,等到了冬天老毛子们就知道厉害了。

    更绝的是肖乐天居然把叶秋等狙击手们召集在了一起,分出了一半人也加入到了远东义勇军里,他们不算军官体系,完全是出來的一支狙击部队,专门负责对重点目标的清除任务。

    肖乐天只给了大家半个月的整合时间,五月上旬三百义勇军就要背上前往日本北海道,趁机横渡日本海,在乌苏里江东岸已经有了一批中情局的间谍正在等候他们。

    1868年,从开年后就变的异常的忙乱,不是说以前的肖乐天都在偷懒,而是之前肖乐天沒有遇到这么多的突发事件,做大事者不怕事多任务重,其实最怕的就是出现突发情况。

    事情多,任务重人们可以用科学的计划來提前安排人力物力,肖乐天只要用对人就可以了。可是突发事件他必须亲自拿主意,尤其是很多大战略方面的工作任何人都不能代替他的重要性。

    就好比伊基克地区的天国老兵,到底是全力支持还是象征性的支援,甚至熟视无睹这些决定必须要肖乐天亲自下。其他任何人只有建议权而沒有决定权,战略问題越俎代庖那就是企图造反。

    肖乐天的担子太重了,南美太平军江南经济布局西班牙王位继承危机普法战争的前奏,包括致远号逃出欧洲的路线图……这些工作都是肖乐天的,任何人都沒法取代。

    不停的进行会议,不断的进行兵棋推演,一次次的权衡利弊,龙爷眼瞅着肖乐天在这几个月内就冒出了几根白头发。

    心疼丞相的龙爷只能让两位太太多在小厨房里熬一些滋补的营养品,关外的百年老参,人形何首乌什么的玩命的上,结果白头发沒补下去弄的肖乐天直流鼻血。

    “龙爷啊,这么补不行的,你想烧死我啊。我看您就是常年在我身边待着,闲得慌对不对。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去主持远东义勇军怎么样。”

    龙爷端着乌鸡汤的手就是一颤,北地大豪的身手居然弄洒了一盅鸡汤,这传出去还得让江湖儿女笑话死。

    “我。我能行……”这不是龙爷假装客气矫情,而是龙爷的真实想法。

    龙爷自从在北京城跟随肖乐天之后,几乎所有大型战役他都参与了,在一场场现代化战争中,他对西方科技越來越敬畏。

    以前中国的武林人士都跟腐儒们一样墨守成规,认为洋枪洋炮那都是借助外力的取巧行为,好汉怎么能当瘸子呢。人要是太依赖火器了,那跟瘸子依赖拐杖又有什么区别。

    而且龙爷杀过洋人,在普奥战争中他也上去肉搏过,火枪这东西你只要熟悉他的规律,用中国武林的很多巧妙招数都能轻松应对。

    但是,当普奥战争中那铺天盖地的火炮密集齐射展开后,他的灵魂被震慑了,上千门野战火炮密集齐射那就不是人类应该拥有的力量,成千上万排成散兵线的士兵一边冲锋一边射击,一轮齐射就是数千颗子弹的弹雨,那种上天遁地无处可逃的噩梦,龙爷不是沒做过。

    对现代军事了解的越深,龙爷也就越來越受打击,到现在他已经沒有了当初的狂妄,彻彻底底把自己当成了肖乐天的一面盾牌。

    “我就是丞相的一条命,有敌人冲到最后一线,我给您挡枪子儿,仅此而已别无所求,”

    “屁,什么给我挡枪子儿啊。你一辈子练武到现在都四十多了,练來练去就是为了给我挡枪子。敲你那点出息,想给我挡枪子的人有的是,不缺你这一个……”

    “你侄子项英都被我任命为致远号的舰长了,你这个当叔叔的难道还不如他。出息……”一通骂弄了龙爷一个大红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