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江南四公子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江南四公子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淡定……咳咳咳……淡定一点……”宁月看着表情狰狞的余浪有些怕怕。一旦先天高手被刺激疯了,那后果宁月还不敢细想。

    “告诉我……为什么?”余浪咬牙切齿的问道。

    “你可知流云先生的名讳?”

    “上姓宁,单名一个缺字,取义宁缺毋滥,文华馆大学士,因一手流云书法震惊文坛故号称流云先生……”突然,余浪的声音仿佛被卡住脖子的公鸡一般嘎然而止。

    “你也姓宁?”余浪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宁月无害的笑容。

    “我叫宁月,宁缺是我爹!还有什么无法理解的么?”

    余浪突然神经质的向后一跃,茫然四顾的看着这间平平无奇的砖瓦房,“这里是……流云先生的故居?”

    “是!”

    “流云先生亡故了?”余浪依旧不死心的问道,因为流云先生的传闻太过于离奇,他就是一个活着成为传说的人物。而在十八年前,突然之间再也没有了流云先生的消息。

    有传言流云先生已死,当时的传闻还有几十个版本,但没有一个被人认同。直到五年之后依旧没有流云先生的消息人们才渐渐真正接受流云先生死亡传闻。

    但传闻毕竟是传闻,没有谁能够证明传闻的真实性。所以余浪不死心的问了一句。只有宁月说的话才有说服力。

    “是啊,死了十三年了。”

    “怎么死的?”

    “风寒,病故!好了,口诀已经交给你了。看你之前的笔迹已经模仿的三分相似,照着口诀练习估计不出一年你写的比我都好。”宁月下逐客令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但余浪非但没有识相的告辞,看向宁月的眼神也不再如之前的那么漫不经心。

    “干嘛?”宁月被余浪的目光看的有些膈应,合上手中的琴谱警惕的问道。

    “我想去拜祭一下流云先生……”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宁月没想到余浪这个古人的套路竟然玩的这么深。说是去拜祭,这无耻之徒竟然直接扑到宁缺的坟头当即就磕了九个响头然后直接哭天喊地的叫师傅,宁月拦都拦不住。

    谢云叫宁缺老师是因为宁缺的确交过谢云识字,但你余浪凭什么?不过人都死了被人硬当师傅也无所谓,反正就算不答应也不可能从坟里爬出来拒绝。但接下来叫宁月师弟,那就过分了。

    余浪的想法很简单,学了流云口诀那就是隔世传人,当着坟叫师傅也不是硬攀关系。武林中很多前辈高人传下衣钵都是这么干的。至于宁月的态度,余浪觉得他完全有能力让小师弟心服口服。

    在收获了两个熊猫眼之后,宁月果然心服口服的叫余浪师兄。当然,这个师兄也不是白叫的。至少天涯月功法上面得到了余浪细致的指点,因为这个,宁月对余浪的排斥心理也渐渐的消了。

    惦记了好几个月的轻功终于有着落了,宁月当然花大功夫在轻功上。白天和余浪用轻功捉迷藏,晚上对着窗子弹琴凝练剑气。功力耗尽之后又运功刷熟练度。

    日子很枯燥,修为却蹭蹭的往上涨。在两人过着逍遥自得的日子的时候,一条酝酿了好几天的消息突然如爆炸一般的在江南武林之中炸起。

    “小神探宁小捕快又出手了,这一次可是将大名鼎鼎的踏月公子折进了天幕府大牢……”

    “啧啧啧……你不知道踏月公子被收拾的多惨,三局三败,直接被宁小神探弄得没脾气。看来他这雅盗的名号算是废了!”

    论八卦能力,江湖中人甩开邻里间的大妈几条街。而且这一次八卦的还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踏月公子。那话题的传播速度,直接开了火箭一般。

    而身为当事人的两人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一个练字,一个练琴。秋高气爽,大雁南飞,余浪在荷塘边对着满池吹皱的水波淡淡一笑。几天来,有了口诀的他进步神速,现在他写的流云字体除了宁月和他自己外,外人应该分辨不清楚了。

    而对于宁月习武的悟性,余浪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五天,从传授给宁月天涯月算起才五天时间。宁月此刻已经能做到蜻蜓点水而不湿脚背。当初自己达到这一个程度花了多久?是半年还是三个月?

    突然,余浪的耳朵一阵抖动。缓缓的收起手中的笔墨纸砚再次拿出他那把骚包的折扇,“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几道风声,府邸的花园之中,突然出现了三个身影。或潇洒,或冷傲,或放荡,或不羁!三道人影出现之后都异常认真的审视了余浪的脸,然后又扫了眼周围的景致。

    宁月也察觉到了动静,脚尖一点身姿如飞燕归巢一般落到余浪的身边,身上功力悄悄的提起,双手放在腰间随时做好攻击准备。

    “你这宅子不错!”其中一个青年缓缓的擦着手中的剑冷冷的问道。

    “当然不错,我花了三十万两银子买的,现在我穷的快吃不起饭了。”余浪轻摇着扇子微笑的说道,看着这张表情,那句穷的吃不起饭毫无说服力。

    “如果让隔壁的贾员外知道你就住在他家隔壁,不知道他晚上还睡不睡得着?”另一个背着琴的男子优雅的笑问道。

    “所以我到现在也没敢左邻右舍串门。我这个邻居也是很不合格啊!”余浪望着一墙之隔的贾府淡淡的说道。

    “好了,不和你说这些废话。外面的风声都传成什么样了你竟然还有闲情雅致在这里写你的字,还花了三十万两买了一个宅子?你这是想在这里闭关苦读考状元么?”

    三人突然一晃,一瞬间竟然齐齐的来到了余浪的身前的石桌边坐下。速度快如闪电,宁月也只感觉眼前一花,三人就已经逼近,就这份轻功就算比不上余浪也相差不远的。

    悄悄的散去了提起的功力,听着他们的交谈的语气这三个不速之客看来是友非敌,不出意外,江南四公子算是来齐了。

    “传闻?什么传闻?”

    “传闻大名鼎鼎的踏月公子被天幕府一个铁牌捕快三擒三纵抓着关进了大牢。昨夜我们三个去了一趟天幕府大牢,但没有找到你。你是不是该出去澄清一下?”

    “我觉得还是一剑将那个小捕快给宰了更好!”擦剑的男子冷酷的说道。

    宁月的脸色猛然间一黑,捕快抓贼天经地义你凭什么不服?还一剑宰了更好?竟然把杀人说的这么理所当然?宁月的气息瞬间激荡了开来。

    换做以前,他们要捏死宁月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但现在,宁月的功力日渐深厚奇经八脉已经打通了一半,再加上他原本就是先天境界如今不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了。

    “咦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宁月反应瞬间引起了三人的警觉,背琴的男子一脸好奇的问道。之前只感觉宁月的修为太低,但感应到宁月如实质的先天精神力,他也不得不重新郑重的看了宁月一眼。

    “我啊——我就是你们嘴里那个可以随便一剑宰了的小捕快!阁下好狂的口气,我现在在此,不知道阁下怎么一剑宰了我?”

    “师弟,别胡闹!”余浪一见拿剑男子竟然也飚起了气势顿时大惊失色。

    “师弟?”三人齐齐一愣大眼瞪小眼的一脸莫名其妙。

    “师弟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背着琴的乃抚琴公子沈青,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是寻欢公子叶寻花。至于这个跟谁说话都带刺的家伙就是荡剑公子鹤兰山。三位,这是我的师弟,天幕捕快宁月。”

    “江南四公子的大名如雷贯耳在下早有耳闻。不过你们听到传闻虽有偏差但也不算空穴来风。我的确抓过踏月公子,也把他关进过大牢。只不过他开锁的本事太厉害天幕府大牢关不住他而已。

    三位是要如何给江南四公子正名,正如荡剑公子说的将我一剑宰了?”

    “哼,要不是你是余浪的师弟,你以为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么?余浪这家伙到是对你不错,为了替你扬名竟然不惜赔上自己从不失手的名声。

    不过,这江南四公子的名声可不是余浪一个人挣来的。别以为被江湖人吹捧几句就上了天,看在余浪的面子我不和你计较。但倘若行走江湖都那么的不知天高地厚……死了别指望我们会替你报仇!”

    喝,宁月顿时气炸了。视天幕捕快的性命为草芥也就算了,竟然还怀疑哥的能力?正想在辩解,却被余浪一把拉住。

    “鹤兄,些许虚名就不要伤了我们的和气了。江南四公子因意气相投才聚在一起,何时为了闯出些虚名而成为知交?宁月抓我归案在前,我拜他父亲为师在后。败于他手我心服口服,但若非如此我又怎么能得偿所愿?江湖嚷嚷,随他们去吧。”

    “正是正是,当初余兄的狼狈模样我可是亲眼所见。所以鹤兄就别心有芥蒂了。能不动武功就将余兄逼得如此狼狈的,宁兄定然也是个妙人。”沈青轻轻的放下背后的长琴笑的说道。

    “哦?既然如此!”鹤兰山缓缓的站起身郑重的盯着宁月的眼睛,“在下方才多有误会还请宁兄恕罪,不过在下嗜武如痴,遇到青年高手就忍不住技痒,还请宁兄不啬赐教!”++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