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六十章 寒江身死

正文 第六十章 寒江身死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宁月继续翻阅卷宗,越往下看,脸色就变得越青。从卷宗记载,十年来天音雅舍共发生过十六件家属闹事的事件,但之后却全部不了了之。

    十六件,分摊在十年,而且是在混乱的青楼,这正常的就和平时吃饭喝水一样。十六件中,对应着十六个人。但这十六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每一个姑娘都被人声称逼良为娼,但他们自己却矢口否认,每一个都成了后院的头牌,而每一个……竟然都死了!

    “一个个安于享受自甘堕落将所有的尊严都践踏到脚底的女人会因为忍受不了流言蜚语而选择自尽?十六人之中,自尽的竟然达到十人,只有六人因病去世?而现在,活着的只有……绿柳!”

    宁月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思考着这件案子的隐情。在这个时代,证据是非常匮乏的,定案定罪基本全靠人证。如果绿柳不开口,宁月就算找到再多的证据都没用。而最最要的是……绿柳还能不能回到寒江的身边?

    日近黄昏照昏鸦,宁月拖着疲惫的脚步踏入天幕府。这几天来,宁月走访遍了十六个姑娘的家乡,却发现家乡的人对她们的了解认知竟然片面的只有一个名字的印象。而至于他们的家人,要么搬离,要么离世,还有几家根本就不承认她们的存在。生在在这个名节胜过生命的时代,是她们的悲哀。

    “宁月!”当宁月刚刚踏入天幕府,铁盘先生呼唤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这个任务是俯捕特地指定要给你的!”

    接过铁盘先生递来的任务条,“澄湖湖畔发现了一具死尸?这不是应该有府衙那边的人接手么?怎么会到我天幕府。”

    “死者溺亡这一点没错,但府衙的通过现场排查觉得案子有可疑不像是自然溺亡事件。所以就送到我天幕府协作调查,于俯捕让你负责这案子,如果没什么线索明天就结案。”

    “尸体呢?”

    “在义庄!”

    宁月也没有停留,出了天幕府直奔义庄走去。当宁月到达义庄的时候天已经漆黑。陈列的尸体散发出阵阵寒气,油灯燃烧不时的发出啪啪啪的脆响给寂静的义庄平添更多的阴森恐怖。

    老看尸人不知道是不是常年和尸体打交道,这讲话的声音都是带着飘一般的颤音。好在宁月因为有了武功傍身胆子肥了很多,要换了一般人,看尸人一开口都能把人吓尿。

    “今天天幕府送来的尸体呢?”

    “就……在……那……”看尸人指着蒙上白布的一具尸体颤抖的说道。

    宁月听着这声音顿时背后寒毛竖起打了一个冷颤,“能好好说话么?”

    看尸人只是僵硬的笑了一笑,宁月缓缓的来到尸体边掀开白布,顿时一双嫌弃的眼眸瞪得浑圆。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愤怒,闪过一丝凝重。

    “你……认……识……他?”

    “寒江!前两天还活着,想不到突然就死了!”

    “他……是……枉……死……的!”

    “还用你说,天音雅舍?好一招杀人灭口!等等,你怎么知道?”宁月猛的抬起头盯着面孔僵硬脸色惨白的看尸人。

    看尸人嘴角勾起露出一个勉强,强硬的笑容,“当然是……他……告诉……我……的!我……干了……这么……多年……看……尸人……自然……能……和……魂魄……沟通!”

    “如果世上有鬼,我第一个就灭了你!因为你比他们更像鬼!”因为寒江的死让宁月的心底蒙上了阴影。义庄不再阴森,看尸人不再可怕,因为宁月的心中,已经充满怒火。

    宁月出了义庄直奔天音雅舍,灯火下的天音雅舍充满着欢歌笑语,但谁又知道欢声笑语的背后又是何等的惨绝人寰。宁月刚刚踏入后院,雅咦依旧扭着夸张的腰肢走来。

    “哎呀公子,我就说过只要来过一次后院就保管就会流连忘返念念不忘!公子今天是想尝尝鲜还是……”

    “还是绿柳!”宁月换上淡漠的微笑轻轻地说道。

    “公子,我天音雅舍的后院有很多美妙的姑娘,你何必只盯着绿柳一个呢?公子,你可不知道,今天后院有一对姐妹花今日出阁,公子何不把握机会做一次新郎官?”

    “怎么?今天绿柳又不方便?”宁月戏谑的笑问道。

    “公子,你把雅咦当成什么人了?方便,绿柳现在也没接什么客。雅咦也不过是向公子推荐更好的姑娘而已,光一个绿柳有怎么可能撑起我天音雅舍的名头呢?”

    “别废话,就找绿柳!”宁月哗的一下收起折扇,雅咦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带着宁月去了绿柳的房间。

    一身绿色绣袍的绿柳看起来比上次更加的美艳,渺渺走来的每一步都如青烟弥漫。宁月轻轻的倒了一杯茶吹了一口茶香,似笑非笑的看着绿柳的眼眸。

    “公子又来了?上次只是和绿柳说说话没有让绿柳相服侍让人家很是伤心呢!公子,今夜就让绿柳好好服侍公子吧?”

    “你很享受服侍男人?还是说,你每天服侍不同的男人很开心?”宁月脸色有些不善的问道。

    “绿柳是青楼女子,服侍男人是绿柳的本分。尤其是像公子这么俊俏的男子,绿柳一见公子浑身都在滴水呢……公子觉得绿柳下贱也好,就算把绿柳当成母狗绿柳也不介意的……”

    宁月默默的摇了摇头,“可怜寒兄尸骨未寒……”

    宁月一直盯着绿柳的眼睛,所以精准清晰的看到绿柳的瞳孔猛地收缩,脸上的笑脸却依旧灿烂,身体微微一颤仿佛被下了定神咒定格。

    “公子在说什么?绿柳听不懂啊!”

    “今天,寒江死了!”宁月微微眯起眼睛,眼中精芒闪烁冷冷的盯着绿柳那张被妆容掩盖的脸色。宁月的声音很轻,但宁月敢保证他说的话绿柳一定听得见。

    “是么?那可真可惜了!”绿柳的声音很轻,很柔,默默的低着头似乎避开宁月的目光。绿柳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所以宁月确定眼前的绿柳应该就是映娘不会错的。

    “你还不打算说么?寒江都已经死了!”宁月气愤的站起身,眼睛直直的盯着绿柳畏缩的身体,看起来如此的可怜。

    “寒公子的死让公子的心情不太好?正好,就让绿柳好好服侍公子让那些不开心不快乐都在今夜烟消云散……”绿柳轻轻地站起身,再一次松开了腰间的丝带。

    脱下了外袍之后,绿柳并没有就此停下再一次解开了薄如蝉翼的内衣,鲜红的肚兜在宁月的眼中如此的刺眼。

    “你好好考虑,明天我会再来,希望的到时候你已经改变主意了。”宁月漠然的摇着头,到底是什么样的洗脑能把一个人转换的这么彻底?

    宁月离开了天音雅舍,但却没有回天幕府而是直接去找了另一个人。凌空飞渡,宁月的身影就像空中飘荡的鬼魂。

    苏州城外澄湖岸边,几家灯火几家渔船。

    一艘小船在澄湖边上飘荡,里面飘来一阵阵的鱼香。宁月摸了摸肚子,似乎今天忙了一整天都没怎么吃过东西。宁月身形轻盈如鸿羽一般飘荡落在了渔船上。

    船很小,只有四五尺宽,船上搭一个简易的巫蓬就成了渔夫们遮风挡雨的家。宁月落在船上虽然没有什么动静,但这么一个大活人杵在那除非眼瞎否则绝不可能忽略。

    “谁?妈呀,鬼啊——”

    石开惊恐的叫道,身体猛然间向后倒去。要不是宁月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石开估计真要步寒江的后尘了。

    “你……你是谁?你怎么上来的?”石开惊魂未定之后满脸惶恐的看着宁月,这里虽然不是湖中心,但离岸边还有十几丈距离,而且宁月身上干爽整洁显然不是从水底游过来的。要么是飞,要么是踩着水面,无论哪一种都不像是人。难怪他之前会以为宁月是鬼来着。

    “认识这个么?”将铜牌在石开的眼前晃了晃。宁月突然发现,天幕府虽然在武林大型门派眼中是孙子,但在普通的百姓眼中还很大爷的。石开的眼神瞬间变了,一脸畏畏缩缩的低着头。

    “大……大人……小的……小的没犯事啊……小的……”

    “吃饭呢?要不咱们边吃边聊?”宁月丝毫没有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觉悟,看着桌上煮的香气四溢的鱼汤肚子忍不住叫了起来。

    喝着鱼汤,宁月整个人都暖了起来,“你和天音雅舍的姑娘绿柳有仇?”

    “啊?”被宁月问了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茫然的抬起头,但当他反应过来之后,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

    “没……没有……”

    “没有?没有你那天干嘛折磨她?天音雅舍已经将你告上府衙了,你可要如实回答啊!”宁月的嘴角裂出一个森然的冷笑。

    “不……不会……是……是映娘喜欢……她喜欢被打……他自己愿意的……”石开一听自己被告到官府,瞬间吓得浑身直哆嗦。

    “映娘?原来绿柳她真的叫映娘啊!你撒谎,我见过映娘,四天前我也在场!你还是老实交代吧,你和她有什么仇怨要这么折磨她?”宁月步步紧逼丝毫不给石开退步的余地。

    “我……我……”石开脸色不断的闪烁,突然眼睛直直的盯着宁月的年轻的脸,“不对啊……您是天幕府的捕快……这……这事……怎么需要你们天幕府出面啊?”</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