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化身厉鬼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化身厉鬼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绿柳死了,死状极其的恐怖,难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雅咦也忍不住发出一声短暂的惊呼!尸体挂在房间的横梁上,身穿大红色的衣服,脚腕上各挂着一个小秤砣。

    因为脚伤挂着重物,舌头被勒出老长一节。眼睛半睁着,眼角挂着两行干枯的血痕,瞪着死鱼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每一个见到这一幕的人都不禁心底一颤,短暂的死寂之后身后传来嗡嗡的议论声。

    “身穿红衣上吊,这是要化成厉鬼啊!七窍流血死不瞑目,一定是厉鬼中的厉鬼啊!”

    “脚绑秤砣,那是要钉死在这里不入轮回,完了,天音雅舍完了……哎呦,我怎么感觉这么冷啊!”

    “你也有这感觉?我也是啊!赶紧走,下午去净月庵拜拜菩萨化解化解……真晦气,看来这个月是尽量少出门了。”

    身后的议论声越来越多。留宿的****恩客也慌乱的散去离开,雅咦听着身后的议论脸色瞬间变得越来越难看。

    “吃我的用我的,不懂感恩也就算了竟然还倒打一耙?来人,把这贱人丢乱葬岗喂狗!”

    “住手,全都都给我退出去!”宁月黑着脸暴怒的喝道。

    “宁公子,这是我天音雅阁的地方,你似乎还管不着吧?”

    “我是天幕府铜牌捕快,现在天意雅阁出了命案我当然有资格管,不相干的人全都退出去!”宁月拿出铜牌顿时让几个原本要进来的护卫顿住了脚步。

    “绿柳上吊自杀的,又不是他杀,这!天幕府也要管么?”雅咦黑着脸冷冷的问道,哪还有半点方才看待财神爷的模样。

    “是自杀还是他杀,我自然会调查,在结果出来之前,你们还是在外面站着吧。”宁月说着独自一人踏进绿柳的房间。

    房间里很整洁,没有一点的杂乱。只有一张椅子倒在地上,而椅子的上面,就是绿柳的尸体。无论从室内的情景和上吊绳打结的手法,都可以证明绿柳的确是自杀的。

    而且自杀的原因都不需要想宁月也知道,因为寒江的死!如果不是宁月告诉她寒江死了,绿柳绝对不会自杀。这一点,宁月有些愧疚,更有些愤怒。

    这是第三个因为自己而死的无辜的人,虽然她活着也许生不如死。对绿柳来说,死亡也许只是解脱。如果不是寒江,她或许早就想死了。但对于宁月来说,他又一次背上了一条性命。

    人已死,宁月已经无法挽回什么!但寒江和映娘的冤魂却在宁月的心头不断的环绕。绿柳死了,但她一定会留下什么线索,这也是宁月不让他们进来的原因,第一现场很重要。

    随着宁月的寻找,他慢慢的踏入绿柳的内屋。内屋内依旧很香,被子被叠的整整齐齐。有此可见绿柳是一个勤快也是一个爱干净的女孩。

    桌子上,摆着一本佛经,佛经的边上有一张白纸上面写着我佛慈悲四个大字。字很好看,也很秀气,这更是佐证了寒江的话,因为映娘也写了一手秀气的好字。

    翻开橱柜,除了满厨的衣服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这些衣服都是上等的材料,而且款式多样做工细腻。如果绿柳穿在身上一定很美。

    “这是什么?”宁月在橱柜的底下发现了一个精致的小锦盒。锦盒只有巴掌大,但精巧富丽。打开锦盒一看,里面尽是一些紫蓝色的粉末!

    “难道是香料?”宁月凑上去闻了一下顿时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味道有点熟悉……到底是什么?”将锦盒收起来,再一次检查了一遍却丝毫没有线索。

    走出外屋,“你们将绿柳的尸体送到义庄,这件案子还没有结论,你们不许损坏尸体!房间里的东西也最好别动。”宁月吩咐了一句便转身离开,

    绿柳不可能留下太多的线索,这一点宁月早有预料。可惜了原本幸福的一家却莫名其妙的家破人亡。也许,这就是普通老百姓的悲哀。

    他们的幸福在于存在的默默无闻,而他们的悲哀也在于消失的默默无闻。如果不是自己,谁又能在意寒江和映娘的悲惨呢?

    “师弟啊师弟!原本我听音缘小姐说你已经好几天没去她那了还以为你公事繁忙,现在看来,你不是公事繁忙,而是你迷失在后院的温柔乡中了?

    要是让音缘小姐知道,她不知道要多伤心呢,你宁愿接受那些一双玉臂千人枕的女人,也不愿意接受冰清玉洁的音缘小姐?”宁月刚刚走出天音雅舍,一个戏谑的身影突然在身后响起。

    “怎么,你吃醋了?替音缘小姐打抱不平?”

    “不,我是替你打抱不平,你脑子怎么想的?音缘小姐不好?”余浪笑着与宁月并肩走着。

    “好啊!反正我找来找去没有找到她的缺点!”

    “那你为什么要拒绝音缘小姐的美意?宁可去后院寻欢也不愿接受?我想只要你愿意,音缘小姐应该愿意立刻嫁给你吧?”

    “是替音缘探口风的?”宁月斜着眼一脸的鄙夷。

    “有一半吧,这几天你不在她整天是无精打采的。”余浪轻轻的挥了挥扇子,仿佛这三月天真的很热一般。

    “还有一半呢?”

    “我好奇!”

    “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拒绝的原因也是好奇!”宁月心情很烦躁,所以他急需一个人陪他扯扯皮让烦躁的心情平复一下。

    “你好奇什么?”

    “好奇音缘小姐为什么看上我,我不信之前她见过这么多男人就没有优秀的?所以啊……余浪,这世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我和她认识的时间太短不可能擦出爱情火花的!”

    “你哪来这样的谬论?江湖儿女敢爱敢恨,那些流传在江湖的仙侣们,哪一对不是一见钟情?难怪你会加入天幕府,你这个性格一点也不像江湖儿女。”

    “是啊,可音缘是江湖儿女么?她也不是!”宁月苦笑的摇了摇头。脑海中,不知不觉的浮现起千暮雪的容貌,她是第一个出现在自己世界里的女人,可惜,这个婚约也只是为了完成父辈的承诺吧?

    不知不觉,两人回到了余浪买的府邸。看着西斜的日头,宁月突然灵机一动目光灼灼的盯着余浪。

    宁月的眼神很露骨,几乎把我有企图这四个字写在了脸上。余浪不禁打了个冷颤一脸警惕的蹬着宁月,“你想干嘛?有什么企图?”

    “师兄——”宁月的脸上露出了无邪纯真的笑容。

    听了宁月的这一声师兄,余浪顿时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因为宁月几乎从来没叫过他师兄也从来没承认过,“你……你想干嘛?”

    “我最近遇到一个案子头疼的很啊,可惜小弟轻功不好想暗中调查却有心无力……”

    “少来,你的轻功不比我差多少!”

    “这话你自己都不信吧?我只能说我的轻功在江湖上有保命的资本,要说高妙……我要赶上师兄至少要再练五年。你帮我一次,只要你点头,我就承认你是我爹的隔世弟子!”

    “真的?”余浪顿时双眼放光的盯着宁月,生怕宁月反悔直接将胸脯拍的梆梆响,“没问题,包给师兄我了。”

    接下来,宁月将寒江映娘的案子娓娓的道出,余浪听得也是怒火翻涌。江湖侠客最无法容忍的罪恶有三条,滥杀无辜,**妇女还有逼良为娼。而这三条,天音雅舍似乎全占了。

    “你的意思是往我调查天音雅舍?”余浪一脸凝重的问道。

    “区区天音雅舍还需要你这个雅盗出手?里面根本就没有高手好哇!我要你调查的是……净月庵!”

    “噗——”还好宁月闪得快否则一定被喷个一脸。余浪身形一闪来到宁月身前捂着宁月的额头。

    “干嘛?”

    “没烧啊?”

    宁月一把拍掉余浪的手,“至于那么夸张么?怎么?你怕了?”

    “是!我怕了!”余浪很坦然的承认了,“你先告诉我,干嘛要去查净月庵?难道你怀疑天音雅舍的后面是净月庵?你别闹了好不好?净月庵是尼姑庙,尼姑开青楼?你没糊涂吧?”

    “尼姑为什么不能开青楼?和尚可以破色戒,魔教的地藏欢喜教全是尼姑和尚,他们都干了些啥?”

    “但净月庵不是魔教也不是普通的尼姑庵,那里是苏州四大门派之一!净月庵虽然并没有排在江南八大门派之中,但他也是苏州四大名门!

    静夜师太疾风烈火在江湖上鼎鼎大名,你现在却跟我说当年为了追杀一个淫贼辗转千里的正道高手却在暗地里开青楼还逼良为娼?天哪,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疯的话,那一定是你疯了!”

    “映娘在性情大变之前去了净月庵祈愿七天!”宁月面容不改的淡淡说道。

    “每年去祈愿的多了又不是就映娘一个,凭什么别人没事她就出事?”余浪不屑的反问道。

    “原本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映娘在死前留下了线索。一本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和我佛慈悲四个字。常人都说这是映娘自知罪孽深重而死前忏悔,又说她死前恳求佛祖救赎希望往生极乐。

    但是,我觉得这是生生的讽刺,如果映娘死前真是这样想的,为什么会身穿红衣上吊宁可用秤砣压脚化身厉鬼也不愿往生轮回?这本佛经和四个字应该是她留下的线索,所以我才觉得净月庵有可疑!”</br></br>==(手机小说免费阅读器上线咯!超百万小说免费随便看,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帐号 xiaoshuokehuduan(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