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又一缕冤魂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又一缕冤魂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十二楼?”宁月顿时感到棘手。要说十二楼早已和宁月对上,就算宁月不找他麻烦十二楼也应该不会放过他。现在天机阁要找十二楼麻烦他绝对喜闻乐见。但是……采花盗的案子已经一片乱麻,还让他找十二楼?这不是添乱么?

    “为什么是我?你们天机阁号称包容天下天机,推演过去未来,难道以天机阁的能力也找不到十二楼的下落么?连天机阁也找不到,我一个天幕府铜牌捕快如何能找到?”

    “天机阁有其他使命在身不可能分散到武林各地,再加上天机阁只是测算天地运势,推因置果而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六个月前,我师弟离开天机阁回家省亲,却未按时而归。只是传回了一个讯息,在苏州府逗留。师弟的武功虽然不高,但也是踏入先天的高手。一个月后,师弟的尸体在天机阁山脚下被发现,他撑着一口气也没来得及赶回天机阁,只在掌心留下了十二楼三个字为线索!

    宁兄的才智响彻武林,当初还只是一个木牌捕快之时就能让神秘的十二楼露出马脚。我思来想去,能找出十二楼所在的也唯有宁兄了。”

    “呵呵……你太看得起我了!”宁月干笑一声。

    “师弟与我一起长大,情同手足,他含冤而死我定要替他讨回一个公道。风萧雨恳请宁兄出手相助,拜托了——”风萧雨双手张开,缓缓的交叠于胸前,一脸郑重的躬下行礼。这是大礼,行走江湖的人大多都不知道这个礼意味着什么,但宁月偏偏知道,所以宁月脸上的凄苦就更深了。

    “要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以!风兄,还望你先答应我一件事。”

    “请宁兄直言!”

    “从现在开始,余浪必须与风兄在一起,一天十二个时辰,余浪不可有一刻脱离风兄的视线!”

    “哎?这不是监视我么?”余浪顿时惊叫道。

    “可以!”风萧雨问都不问为什么很干脆果断的答应道。

    “而且!在采花大盗再次出手之前,风兄必须保证不让何人一人知道余浪与你在一起,也不能让任何人见到余浪。”

    风萧雨脸色一怔,眨眼间就想通了其中的关窍,“好一个宁月宁小神捕,往往能出人意料想他人不敢想!余兄就交给我吧,在采花大盗再次横行之前,绝不会让余兄出现意外。”

    宁月其实很憋屈,他甚至希望采花大盗就此收手,但他也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在他们放余浪出来的时候宁月就已经知道,采花大盗不会就此收手!而采花大盗一旦出手,就意味着一个花季少女的凋零。

    茫茫人海,谁会是采花大盗的下一个目标?宁月不敢去想,也无从想起!天空突然下起了雨,也许是在为一朵娇花凋零而哭泣。几夜交叠,冒出的嫩芽已经变得翠绿。

    天幕府外,集结了数十名江湖武林人士,为首的就是绿猫霸虎。他们亲眼看着宁月将采花大盗救走,可现在,采花盗再一次作案了!

    于百里与一众天幕捕快在匾门外与武林中人对峙,冲突一触即发,细雨中灵压狂涌灵力翻卷。除了绿猫霸虎其余的都不是先天境界,但即便如此,于百里一众人的脸色也是异常的惨白。

    “把宁月交出来——”霸虎的声音仿佛浑钟敲在于百里的耳旁,这一次天幕府不占理,这一次宁月因私废公将采花大盗救走,这一次余浪的罪名已不容狡辩。

    “天幕府重地,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我呸!藏污纳垢之处还不得靠近?不把宁月交出来,我们就将天幕府夷为平地!”

    “好大口气!胆敢毁谤天幕府?天幕捕快何在?”一个声音自天幕府内响起,越来越近。

    “在!”匾门下的天幕府捕快齐齐浑身一震,齐齐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

    “在天幕府门口聚众闹事者该如何?”

    “杀——”

    “污蔑天幕府,污蔑朝廷者该当如何?”

    “杀!”长刀出鞘,杀气纵横,一瞬间,天幕府的士气直冲云顶,对面的武林人士被吓的纷纷倒退一步。就连绿猫霸虎的脸色也已经变得铁青。

    “扬言将天幕府夷为平地者!该当何罪?”

    “视同谋逆,株连九族!”

    宁月黑着脸缓步来到武林人士跟前,“是谁带头包围天幕府?是谁说天幕府藏污纳垢?又是谁说要将天幕府夷为平地?”

    被宁月先声夺人这么一吓,方才凝聚起来的气势瞬间被冲散。而反观天幕府,杀气纵横士气高涨。哪怕绿猫霸虎的修为比之宁月高出很多,但在宁月面前气势却弱了好几分。

    “宁月……你……你出来的正好!是你救走了余浪,现在他又一次犯案了,难道你们天幕府不该给出一个交代么?”绿猫的眼睛微微眯起,强忍着气压对着宁月呵斥道。

    “你代表天幕府?”宁月冷着脸淡淡的问道。

    “放屁。我们几时代表朝廷鹰……”在关键时刻,绿猫猛的一掐霸虎才让他生生的把要说出去的话咽了回来。

    “那你们能代表江湖武林?”

    “姓宁的,你别阴阳怪气的挖坑给我们跳,我们夫妻两还有自知之明,要代表江湖武林也必须是江南大侠那样的身份地位才行……”

    “那你们哪来的资格下定论?余浪是不是采花大盗是你们说了算的么?我宁月受苏州天幕府于俯捕授权,全权调查苏州采花盗一案!我还没下定论,轮得到你们瞎比比?滚一边去!”

    “宁月!你……”绿猫心底那个气啊!在江北道,提起绿猫霸虎夫妻,那个不是竖起拇指称好汉,几时受过这样的数落?而且还是被一个初入先天的后辈骂得体无完肤?这口气无论怎样都咽不下。

    可惜这里不是江北道,而且苏州府的天幕府特么出了名的硬气!人家五个先天高手,后天八重境以上的有二三十个,真要打起来,自己这帮人还真的只够送菜啊。

    “我什么我!采花盗最新犯案的地点呢?谁家?”

    “城东,水家!”不知为何,绿猫很顺从的回答了宁月的问题。

    宁月冷哼一声,看都不看一群被击溃了士气的武林人士,“我们走!”

    飞鱼服,莲柄刀,月白色的披风,深紫色的面具。这就是天幕府特别行动组的标配。虽然经过改革特别行动部队已经打散,但今天扬眉吐气的天幕府捕快再一次焕发出了当初的荣誉也再一次的穿上了那一身装束。

    城东,水家!乃苏州府水产生意的大亨。水员外的财力在苏州府绝对可以排进前十,原本水府搭上了江海帮这个四大帮派之一十几年来没有人敢冒犯一分一毫。但想不到这个采花贼竟然如此丧心病狂的对着水家出手?可怜水家的小姐今年才十四岁,还刚刚订了亲。

    宁月一行天幕府捕快的回头率很高,尤其是十几匹快马呼啸而过直奔水府而去。急速狂奔,眼看就要撞到水府大门的时候齐齐停下,这一手顿时震慑住了刚从水府出来的管家家仆。

    “几位官爷……”

    “天幕府前来查案,带路吧!”宁月很骚包的轻声说道,难怪那些狗腿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箭,这感觉特么实在太爽了。

    “官爷……你们一定要替我家小姐做主啊——”管家一听,瞬间老泪纵横哭嚎的泣不成声。

    水员外虽然对女儿的遭遇悲愤万分,更不忍女儿的惨状。但他依旧忍痛没有收敛尸体而是命人封锁了女儿的闺房以保存现场。

    宁月来的时候,江别云为首的四大门派掌门已经在现场,看到宁月过来纷纷露出不善的眼神。

    “咦?音缘小姐你怎么也在?”宁月看着站在一边的音缘亲切着问道,而一边的江别云他们仿佛从未看见一般。

    “音缘见过宁公子,水小姐是音缘的知交好友,原本感觉心中烦闷所以想来找水小姐说说话,想不到等我到了水府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额……下雨天音缘小姐还要出门?只是为了聊天?小姐的世界还真让人难懂啊……”

    “宁公子为何对我们武林同道视而不见一来就和青楼女子卿卿我我?”一个酸溜溜的声音响起,宁月抬起头,仿佛这时候才发现这里还有其他人在。

    “啊?原来是丁掌门……哎呦,还有江大侠,静夜师太……鹤伯父你也在啊……呵呵呵……这也不能怪我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音缘小姐在,也难怪我会忽略其他人……”

    “好了,你也别皮了!余浪被你藏哪了?这一次算是证据确凿,你就算有心包庇也没用了!”鹤知章阴沉着脸埋怨的说道。因为宁月与鹤兰山是好友,所以鹤知章也对宁月用了对晚辈的语气。

    但同样的,余浪与鹤兰山的友谊羁绊要比与宁月的深得多。如今余浪是采花盗的身份已经被定死,江南四公子的称号算是彻底废了。

    “伯父稍安勿躁,余浪罪名能不能被坐实尚且还不能定论!”宁月说着,来到水小姐的床边开始记录现场的线索。

    水小姐的死状和凶手犯案的手法与之前的七宗一模一样。身上布满淤青,下体一片狼藉,布满乳白色膏状液体,死不瞑目的眼神,床上一滩鲜红的血迹……

    “还有什么不能下定论了?宁施主,你可认识这是何物?”静夜师太摊开手掌,一颗白色如玉的纽扣摊在静夜师太的掌心,“这是在水小姐手心里发现的,想来是水小姐在挣扎的时候从凶手身上扯下!”</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wanbenheji(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