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九十章 围堵

正文 第九十章 围堵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用余浪的话说,他的轻功放眼天下绝对能排上前十。而采花盗能做到这一点,他的轻功至少能排上前五。这样的对手,除非能事先布置好埋伏限制采花盗的行动否则绝对抓不住。

    如此匆忙的时间里,可以做好消除一切证据,抹除一切痕迹,甚至是……让花小姐在下体爆裂中痛苦的死去。怎么看都那么的不科学,但偏偏事实就是如此。

    “我们不能再失手了!只剩下董家小姐一个,也许会是明天,也许会是后天……”宁月看着花小姐依旧睁着的眼睛,暗自的下定决心。

    外面的骚动再一次响起,江别云带着苏州武林盟飞速的赶来。当武林人士们进入房间后,眼前的场景顿时傻眼了。

    “难道云飞飞他……真的不是采花大盗?我们冤枉他了?”

    “放屁,云飞飞怎么不是采花大盗了?二十年前他是采花盗的祖宗,如此看来……云飞飞只不过不是这一次的采花盗而已。他罪该万死让他多活了二十年算是便宜他了……”

    “那这一次的采花盗是谁?他的手底下又是一缕亡魂。悔不该当初不听风公子的话,采花盗果然还未授首啊!”

    在群豪的议论声中,他们渐渐的接受了事实。原本以为案子已破所以这些天掉以轻心了。否则,以江湖武林无处不再的眼线就算采花贼轻功再高明也不可能逃的无影无踪。

    风萧雨对着宁月淡淡的一笑,“宁兄,可有什么发现?”

    “手脚干净的令人发指!什么都没有留下。”宁月默默的摇了摇头,“对了风兄,你拜托给我的事恐怕得往后推推了,这件案子不解决,我是没工夫替你找十二楼了。”

    “无妨,轻重缓急我还是懂的。如果宁兄推测不错的话……下一个恐怕就是董家的小姐了。不怕宁兄笑话,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这么的想杀一个人。”

    “彼此彼此!”

    门口又是一阵骚动,一个消瘦的身影急匆匆的跑来。宁月抬眼望去,顿时一愣。来人宁月见过,正是昨天在澄湖遇到的木家小姐。

    “花姐姐,花姐姐怎么了?花姐姐?”木婉儿俏脸绯红气喘吁吁的问道,可见她也是一路疾跑而来。顺着众人的目光,木婉儿惊恐的转过脸,当看到躺在床上花小姐竟如此凄惨模样瞬间吓得面无血色。一个踉跄,便向后倒去。

    “小心——”风萧雨身形一闪,出现在了木婉儿的背后一把将木婉儿的身体扶住。

    “花姐姐……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仿佛有了依靠一般,惊恐不安的木婉儿一把扑进风萧雨的怀中痛哭。风萧雨尴尬的举着手却无出放置。

    “木小姐……你怎么来了?”为了缓解风萧雨的尴尬,宁月只好转移话题问道。

    过了好久,木婉儿才强忍着哭泣声,“死了……都死了……姐姐死了……现在连花姐姐也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不要……我不要孤单单的活在这个世上……我不要——”

    “叮——”一面晶莹剔透的玉牌落下,敲打在坚硬的地板之上。这面玉牌应该是好玉,在烛火中反射着霞光,最为重要的是,这面玉牌摔在地上竟然没有碎。

    宁月只是随意的瞥了一眼,但刚刚脱离木婉儿拥抱的风萧雨却在瞬间脸色大变。手指成爪一股吸力拔起将通灵宝玉吸入掌心。

    “这面玉牌你哪来的?”

    “这是我姐姐的遗物,以前我姐姐一直宝贝的不得了,天天贴身藏着就连我要看都不给……这位公子,能把玉牌还给我么?”木婉儿眼巴巴的看着风萧雨,就像被抢走棒棒糖的小女孩一样无辜的眼神。

    “我想这玉牌出现在你姐姐手里应该不出半年吧?”风萧雨淡淡的说着,将玉牌递了过去。

    木婉儿犹豫的接过,好奇的蹬着圆圆的眼睛看着风萧雨。虽然木婉儿没有说话,但她心里也清楚风萧雨说的是实情。

    “这面玉牌乃是我师弟的家传之物,他曾说过,将来会将玉牌交予心仪的女子作为定情信物。想不到你姐姐与我那师弟……可怜了一对璧人。既然师弟将通灵宝玉交予了你姐姐,你就好好收着吧!”

    花家小姐已遇害,现场也没有留下什么讯息。大家商议之下还是决定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最后董家小姐的防护上。

    这一次,谁也没有掉以轻心,无论天幕府还是苏州武林都拿出了最凝重的队伍。静夜师太与江别云分别驻守董小姐左右两间客房之中。宁月等一众先天高手驻守董家的各个角落。

    这样的阵仗,宁月觉得哪怕岳龙轩来了也无法做到无声无息。除非采花盗不敢来,一旦过来必定落入十面重围。守株待兔原本就是下策,而现在,除了守株待兔竟然想不到一点办法。

    “宁月,你觉得采花盗傻么?”寂静的夜,宁月夜观星象的时候江别云突然出现在身后。

    “他要是傻,我们到现在都没抓住他,那是不是证明我们更傻?”宁月淡然的回头,看着江别云的眼神有几分疑惑。

    “是啊,采花盗要是傻,早就被我们抓住了。但是……我们这么守着,采花盗会上当么?就连我们这群笨蛋都知道不能自投罗网,采花盗应该不会这么傻吧?”

    “不!我认为恰恰相反!”宁月突然神秘的笑道。

    “哦?为什么?”

    “江大侠,你说采花盗狂么?”

    “当然狂!”江别云学着宁月仰望天空,“如果不狂,在迦南寺公审之后他该偃旗息鼓最好是消声灭迹!如此好的替罪羊,他却公然无视,依旧我行我素。这岂止是狂,简直狂的没边了。”

    说完,江别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可惜,如果明知道董府里有着全苏州府的高手,他还要过来犯案?那就不是狂,而是傻!你刚才说了,采花盗他不傻。”

    “采花盗当然不傻,他也不狂!其实我想采花盗他现在也是想哭。如果可以,他其实也想再不犯案从此消声灭迹!可惜……他不行。”

    “什么意思?”江别云脸色大变一脸急切的问道。

    “因为采花贼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而且时间紧迫到甚至不惜顶风作案。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反正我知道。”宁月露出邪邪一笑。

    “呵呵呵……你是大名鼎鼎的宁小神捕,自然有你的理由。”江别云也不气恼淡淡的说道,突然江别云的脸色变得异常的严肃,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宁月,“采花贼的武功很高?”

    “不知道,但能让余浪连人影都没看清就中招的,武功应该不低吧?”

    “武功高到这个地步的人本来就不多——”江别云意有所指的说道,转过身背着手潇洒的离去。

    “武林名宿都喜欢打哑谜么?又是一个神经病啊!”宁月摇着头向董府替自己准备的客房走去。

    因为无法确定采花盗什么时候出手,武林高手也是人不可能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宁月说采花盗会近期作案也不过是他的直觉,这种直觉连他自己都不信。

    持续几天的升温,使得晚风也不再如前几天的那么冷。宁月静静的站在窗前想着刚才和江大侠的一番闲聊。虽然当时漫不经心也许毫不在意,但现在,宁月却在回忆着江别云的每一句话。

    从那一次余浪无意的一句话让宁月对江别云的怀疑一直没有打消。江别云是大侠,而且是大家认可由心爱戴的大侠。但正如他自己说的,武功高到这种地步的,本来就不多。

    天地十二绝为武功最高的层次,但接下来,就是江别云那一层。江别云的武功有多高,宁月哪怕没有切身的体会也在迦南寺见识过。擎天一掌,一人撑起一片天空。

    这样武功高的人,整个江湖加起来应该不满五十个,一个个排除下来,留在江南道的也只有两个——江别云和沈千秋!

    “啊——”一声尖叫在寂静的夜里如此的清晰,如此的刺耳。宁月的动作几乎没有经过大脑,身体已经下意识的向不远处董小姐房间飞去。

    而沿路,十几个苏州武林顶尖高手几乎同时出动。四面八方将董小姐的房间包围。前后最多一息时间,一道漆黑的身影如闪烁一般的撞出房间。

    黑衣人的身法很快,快的超出宁月的想象。几乎是一闪之间,黑衣人竟然凌空飞渡了四十丈的距离。当他再次换气的时候,已经飞跃到了武林包围圈的外面。黑衣人的武功不知道有多高,但他的轻功绝对高的超乎想象。

    “拦住他——这是最后的机会……”宁月暴吼,咫尺天涯使出仿佛一步跨越了空间一般。身形一闪,已经飞渡了三丈距离。

    宁月想不明白采花盗是如何无声无息的潜进来的,但那一声惨叫显然也预示着董家小姐的遭遇。既然采花盗终于露出了影子这恐怕也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但是,黑衣人已经凌空飞渡越过了包围圈,以这样的轻功就算宁月与余浪联手也追之不及。

    “轰——”千钧一发之际,黑衣人的面门突然间出现了万千腿影,这一招正是天涯月的杀招魅影重重。而正是这一招,将黑衣人逃离的路线生生的截断,让急速飞奔的身形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干的漂亮!”宁月狂喜,也顾不上内力会不会耗尽,心法运转,双指并剑一招无量劫指激射而出——</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