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侠女出金陵

正文 第九十二章 侠女出金陵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世上有一种女人生气的时候会很美!静夜师太就是这一种女人。而且静夜师太原本就是美得令人窒息的那一种,在她狠绝的向江别云刺出这一剑的时候。宁月恍惚中看到了千暮雪的影子。

    “嗤——”江别云周身的护体罡气竟然无法抵挡静夜师太的剑锋,一剑破之轻而易举的透体而入。

    “呃——”江别云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静夜。突然之间,江别云的眼神黯淡,也慢慢的温柔了下来。一剑穿胸,血涌如注。眨眼间,飞溅的鲜血红了静夜师太的手。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告诉我!”静夜师太撕心裂肺的咆哮,她是江别云的挚友,近二十年的挚友。他们相识的时候,静夜还不是师太。

    “三十年了,你做了三十年的大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你好不容易被人人敬重,为了一时冲动?为了一时之快?你就把苦心经营三十年的晚节丢弃?你对得起谁?”

    “我一生都在负人……与被人负之中度过……但这一次……我……”

    江别云死了,侧着脸耷拉在静夜师太的肩膀。嘴角延下的血渍沾湿了静夜师太的衣袖。一代大侠,到了晚年身败名裂,在唾弃与骂名中离世……

    静夜师太紧紧的搂着江别云渐渐冰冷的尸体,剑花飞舞,无数青丝如被清风吹散的蒲公英一般飞舞飘散。

    月白色的僧袍在飞舞的青丝面前如此的苍白无力。静夜师太曾发过愿,她虽入空门,但杂念未清。易怒为噌,重情为痴,嫉恶为怨,在不能做到真正四大皆空之前,这青丝不断。

    那一头如瀑的青丝很美,而此刻的静夜师太更美。因为她的脸是冷的,她的心也是冷的。遁入空门十八年,今日才断尘缘丝。

    采花盗的谜底终于揭开了,但江南武林同道们真心希望这个谜底永远不要解开。董家小姐没死,但也只剩下了半条命。而陪着董小姐的音缘小姐,却是被江别云一掌震伤了心脉。

    合着江南武林的心力,再加上风萧雨的出手,董小姐终于救了回来,可惜却失去了记忆。而音缘小姐在救醒之后却沉默不语,唯一说的就是江别云大侠不是采花大盗。

    不只是她不信,整个江南武林都不信。与其相信江别云大侠是采花盗,他们更相信魔教弟子会救死扶伤,当朝天子会扶持势力造自己的反。

    但是,这个传言不仅仅是传言。苏州四大门派的掌门在场,江别云大侠亲口承认。当时江南四公子在场,天幕府在场,五百武林好手都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最重要的是,静夜师太为了江大侠斩尽青丝,了断红尘!如果事实不是这样,她又怎么会这么做?武林沉默了,沉默之后却是无穷怒火的爆发。

    一个纯粹的,无私的大侠竟然成了采花盗?你让那些走江湖的人如何再相信这个世界?江大侠是采花盗,那会不会紫玉真人养了私生子?会不会普陀寺藏污纳垢?

    对江别云的敬重有多深,对他的恨有多深。无数人涌来苏州,无数人来到义庄对着江别云的灵堂吐口水。没有人想着毁尸灭迹,也没有人要将他挫骨扬灰。因为——他……不……配!

    “你真的不记得了?”宁月轻轻地给董小姐倒了一杯茶,茶水的雾气扑腾在董小姐甜美的脸上看起来如此的天真无邪。

    “不记得了,在我的眼里,什么都是新鲜的。所以,每一天我都过得那么新奇。对了,你说你是天幕府的捕快。天幕府和府衙有什么不同?”

    “你就不想知道你的过去?”

    “那么你告诉我,我爹娘是不是我爹娘?”

    “是!”

    “那我朋友是不是我以前朋友?”

    “也是!”

    “那我是不是我?”

    “你当然是你,只不过失忆了而已。”

    “那我为什么要知道以前的事?我的亲人没变,朋友没变,我也没变那么现在的我不就是以前的我?”董小姐很开朗,也很有特色。至少这样的逻辑思维与一般的女孩子有极大的不同。

    “那么……”宁月缓缓的从怀里掏出一面锦盒,一脸严肃的打开。紫色的粉末,反射着绚丽的光辉。

    “这是什么?”董小姐好奇的问道。

    “这叫紫罗烟,看到这个,你有什么感觉?”宁月微笑的问道。

    “除了好奇这是什么东西之外……没什么感觉。这是一种新的胭脂水粉么?”

    宁月庆幸的收起紫罗烟,“这是一种慢性的毒药,如果你对它没有了感觉,那就永远也不要再碰它了。打搅董小姐了,如果董小姐忘记了以前的朋友,你可以尝试的认识一些新的朋友。贾府的贾晓晓小姐不错,你们应该能聊得来。告辞!”

    宁月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看起来董小姐真的已经忘记了过去。而且连毒瘾也忘干净了。早知道失忆能戒毒的话,前世的戒毒所就不会这么的辛苦了。

    刚刚回到天幕府,却被于百里叫道了办公堂。

    “这是金陵天幕府那边传来的消息,程女侠于今日一早离开金陵向苏州赶来。”

    “程女侠?她来做什么?替江别云报仇?”宁月眉头一皱迟疑的问道。

    “不知道,但从沿路得来的消息……程女侠恐怕是没想再活着回去啊。”

    宁月一听顿时心底一颤,没打算活着回去?这是要拼命啊。要知道,女人发起狠来比起男人更可怕。尤其是程女侠还是个性情刚烈的女汉子。当年一人对战上百暴徒打到肠子流出来都没皱一下眉头。这样的女人,宁月想想都心底发寒。

    “程女侠踏出金陵没多久,便遇到中山四老的拦路。中山四老对着程女侠破口大骂,当然骂的是江别云。哪怕四老骂得再难听,程女侠一直笑脸以待。等四老骂完之后,程女侠拿出匕首就在胸口插了一刀。”

    “啊?为什么?以死谢罪?”

    于百里摇了摇头,“夫妻一体,夫君之过既是妻之罪。妾身有非去苏州府的理由,如不然,就该在四老面前以死谢罪。今日以我之血,洗夫君之恶,待我去苏州见过夫君尸骨,我定给天下一个交代!”

    “好刚烈的女子!”宁月不由的叹道。

    “金陵到苏州不过一日的路程,可到了现在,程女侠才走了四十里路,身上已插了十二把匕首血流不止。到后来,原本打算跳出来骂一句的武林名宿竟然个个不再吱声。生怕程女侠再要以血洗罪恶。

    金陵绝顶的沈府连忙派出二十四夜前来护送程女侠入苏州。江南八大门派全部出动沿路打点,如今从金陵到苏州的直道已被打通,估摸着明天清晨,程女侠会到苏州城门!”

    “那我们怎么办?”

    “严阵以待!谁知道程女侠来了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所有捕快取消休沐全部回来职守。就算最后打起来也必须控制冲突防止波及到苏州百姓。”

    “是,属下明白!”

    清晨的薄雾已悄然散去,远处田野的镜头,好似冒起了一个鲜红蛋黄的轮廓。苏州城的南门内已经被各色各异的武林人士占领。或是站在城楼上,或是站在屋顶瓦硕之间。剑客,刀客,门派弟子,应有尽有。

    “开城门了!”不知是谁说了一声,准点的钟声响起。一排手持长林枪的城门守卫跑出营房慢慢的打开沉重的城门。

    城门渐渐的倒下,形成了护城河上的桥梁。城门大开,围拢在城门口的武林人士却并没有出城。只是分开了一个通道让普通的百姓进出。

    “来了——”又一声叫唤,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的向城门外望去。

    一个长长的队伍,为首的是一个衣裳褴偻的女人。发丝斑白,原本红润的脸上已是如雪一般的苍苍。身上的衣裳原本应该是江南知名的苏绣,但此刻这件衣服就是给叫花子也未必愿意要。

    随着女人的走进,城门内的武林人士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娇弱的前胸,满满的刺着十六把匕首。血液已经干枯将身上的衣衫凝结成坚硬的铠甲。

    女人走的每一步都如此的艰难,但是她却如此的倔强,身后的少女向上前搀扶却被女人一把甩开。城门口的数十丈距离,女人竟然花了整整一刻钟才走进城门。

    “程女侠,江大侠在苏州城西的义庄,我替您引路……”一个少年英杰凑到程女侠身边轻声的说道。

    “没时间了……先去……天幕府!”女人很累,一句很普通的话,她竟然喘了三次气才说完。少年点头,转过身向着天幕府引去。

    还没走过几步,女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她失血过多,如今虚弱的她甚至比刚出生的婴儿还要无力。

    “程女侠——”周围惊呼飞奔的上前想要将她扶起,但倔强的女人硬是甩开了所有的手,眼神坚定的看着前方,几乎用爬的办法向天幕府挪去。

    宁月今天总感觉心神不宁,也许是昨夜没有睡好的原因。但没理由从今早醒来这眼皮就跳个不停啊?宁月刚刚端起碗,准备吃午饭,突然间一个木牌捕快风风火火的冲进膳堂。

    “俯捕,俯捕大人……出大事了,武林人士包围了我们天幕府——”</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