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一生罪孽,来世再赎

正文 第九十六章 一生罪孽,来世再赎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大厅城门大破,一个圆溜溜的身影冲入地藏王殿。一刀寒芒带着死亡的灵压急速的向宁月的脑袋砍来。时间仿佛在那一瞬定格,身影的每一根发须在宁月的眼中清晰可见。

    这是一个屠夫,而且他也正在做屠夫该做的事。以前他也许杀过无数头猪,也杀过无数个人。而刚才,他的那把杀猪刀下也许已经沾染了数十条冤魂。

    看着狰狞的表情在眼孔之中放大,也许宁月只会是下一个。屠夫的刀很快,也很锋利,这是一把杀人不沾血的刀。宁月脖子的皮肤上,几乎已经可以感觉到刀刃传来的阴寒。

    “嗤——”

    屠夫的身体突然间倒飞而去,宁月的无量劫指指力在千钧一发之际射出划破了时间。哪怕后发,也能先至。这是一种玄妙的感觉,就像是颠倒了因果一般。

    宁月不知道那一刹那发生了什么,他做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的无量劫指打在了屠夫的脑门救下了自己一命。

    气喘吁吁,仿佛浑身脱力了一般。宁月撑着膝盖几乎无法站直身体。人影晃动,刹那间,十几个形形色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将整个地藏王殿的大门挡的严严实实。

    有乞丐,有掌柜,有厨师还有道士。这是一群五花八门三教九流的人。但现在,他们站在了一起每个人身上都燃起了先天境界的灵压。每一个随便放在哪里都可以是一方豪杰。

    “十——二——楼?”鹤知章轻声的问道,眼神中精芒闪烁杀意弥漫。

    “屠夫死了?”

    “是的,被那小子一根手指戳死了!”

    “那小子很厉害!”

    “听说是不老神仙的传人?不过没关系,看他的样子好像是脱力了。现在和在场的武林草包一样是我砧板上的肉。”

    “静夜,你都搞定了还要我们过来帮忙?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很忙的么?”

    “就因为你一句话,十二楼来了一半。”

    一群人七嘴八舌语无伦次的说着天书。但静夜师太偏偏听懂了,“阿弥陀佛,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才叫你们过来。不过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喜欢么?”

    “自然喜欢的紧,老子最看不惯这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今天一块削了……”

    “可惜屠夫死了,否则看屠夫杀人那才叫艺术。帮人剔骨抽筋,将人削成空架子还没断气。这样的本事也只有屠夫才有……”

    宁月轻轻的一咳,缓缓的站直了身体,“你们就是十二楼?”

    “不,我们只是一半的十二楼。你是苏州城那个宁月?江湖中名号很响的那个?听说你的脑袋是无可救药的聪明?不知道你的脑袋能不能给肥猪补补脑子?”

    “牛鼻子,你才要补脑子呢。不过这小子倒是个意外之喜啊。老大的必杀名单上他在第一页,杀了他,老大应该有所奖励。你们谁也别和我抢……他的人头是我的。”

    “呵呵……”宁月应该笑不出来,但他还是笑了。笑完之后轻轻的走到了一边的墙角,靠着墙坐了下来,“我已经没力气了,这群歪瓜裂枣交给你们了……”

    宁月的话让十二楼的怪人们吓了一跳,就连静夜也是一脸警惕生怕出现什么变故。当然,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变故已经出现了。

    原本应该浑身无力的武林人士们纷纷站了起来,原本应该失去内力的都再次拿起了刀剑。在十二楼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气机就已将他们锁定。

    “你们……不可能,你们明明中了化功散的毒怎么可能?不会的,化功散无色无味,一旦中毒绝无解药,没有五个时辰绝对不可能解开……”静夜不可置信的看着身前站着的贺知章,看着一双双喷火的眼睛。

    “你们没有解药,不代表我也没有。你们配不出解药我可以理解,其中的成分是有点复杂。我在知道化学成分的情况下还是花了一个月才成功。让你们配出解药实在难为你们了。”宁月惬意的笑道。

    “从余浪被你们弄这个……化功散是吧?被化功散坑了之后我就一直在防着你们这一招。知道刚才我为什么洒了这么多透骨钉么?呵呵呵……透骨钉上面抹了药,但是却是解药!”

    “哈哈哈……”静夜师太笑了,笑得很癫狂,几乎笑出了眼泪。

    “宁月,你果然是最难以琢磨的人。我算是明白了,只要和你作对,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不砍下你的脑袋,你都有翻盘的可能……可惜,我知道的太晚了。”

    “晚个屁!”十二楼的掌柜撸着圆溜溜的袖子喝道,“恢复了功力又如何?我们十二楼还怕了他们?反正他们的崽子都被收拾了,我们和他们的实力也算是五五开,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原本是五五开,但你们忽略了一个人。”余浪露出他那贱贱的笑容将宁月牢牢的护在身后。

    “谁?”

    “我!”一声轻喝,一身白衣的风萧雨缓缓的踏出,“我师弟死前身上有伤十六处,至少出自五个人之手。我想……我师弟身上的伤是你们下的手吧?”

    “你是指半年前的那个小白脸?”厨子闪烁着他那绿豆般的眼睛问道,“那点子的确扎手,也好本事。竟然能不声不响的摸到我们分部。我们一路追杀了上百里还是让他给逃了,要不是道士的三元绝阴指,我们还真收拾不了他。”

    “那你们试试,三元绝阴指能不能收拾了我!”风萧雨脸色一沉,身形一晃一道光芒乍现。光芒是什么,在场的人没人能看清。风萧雨是怎么动的也没人能看清。

    但画面定格的时候,风萧雨已经来到了道士的身前。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软剑。软剑不知是用何材料打造薄如蝉翼几近透明。但凛冽的剑芒却锐利的无法直视。

    剑已经刺入了道士的咽喉,道士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错愕。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有看清。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咽喉里已经被插着一把剑,而等到他知道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嘶——”十二楼散开了,纷纷远离了风萧雨。从刚才展露出的一招来看,风萧雨的武功与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是同一个量级的。风萧雨要真想杀人,在场没有一人能接住他一剑。

    “点子扎手,一起上——”

    十二楼的人几乎同时向风萧雨发动攻击,暗器,刀气剑气,连绵不绝。掌法,拳罡五彩缤纷。一瞬间,仿佛铺天盖地。风萧雨发动护体罡气如宝塔一般将身体笼罩其中,无数攻击轰在护体罡气上发出一阵阵搅乱天地的灵气乱流。而他却巍然不动!

    “哎——你们傻眼了?干瞪眼啊?”宁月看着这一幕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人家十几个人打一个,你们还好意思袖手旁观?一起上啊?”

    “宁公子有所不知,以风少侠的武功,应付他们来绰绰有余……”丁磊面带微笑的解释道。自从他家被千暮雪一剑削了之后,明显的感觉到他对自己有几分巴结的意味。看来,行走江湖拳头才是王道。在拳头面前,恩怨都是个屁。

    “效率啊!效率问题啊!你们一个拦住他们一个,然后风兄挨个点名,这效率多高啊!你当我不知道风兄能应付?但你们看戏也不对吧?对付邪魔外道还讲规矩?宰了他们才是规矩。”

    被宁月这么一说,江南武林瞬间醒悟。现在不是比武,能应付是一回事,打完收工是另一回事。在宁月话音刚落的时候,丁磊就已经飞身扑向战圈。

    “风少侠,丁某来助你——”

    “风兄,鹤某来也——”

    “上阵父子兵,山儿,看好了,这招叫拔魔斩——”

    武林正道一旦不讲规矩,几乎是没有邪魔歪道活路的。毕竟人数碾压想做好人的比想做坏人的多。十二楼总共就来了十几个高手真的不够分。

    风萧雨压力大减,瞬间一击荡开厨师的颠勺,一剑长空刺入了他的咽喉。风萧雨的身法异常的诡异,不是快却是那种未卜先知料敌预先的样子。

    反正宁月看来敌人的破绽是自己往风萧雨的剑刃上送的。一剑一个异常的利索,不出十息功夫,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十二楼就全都死翘翘了。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静夜师太——”鹤知章擦干剑刃上的血渍冷冷的来到静夜师太跟前,“净月庵为苏州四大门派之一,我很心痛。我问你,是你静夜师太是十二楼,还是整个净月庵是十二楼?”

    “阿弥陀佛!没有静夜,净月庵只是一个普通的寺庙。净月庵有僧侣七十六人,其中修行过武功的不足十个。鹤施主你说呢?”

    “还有什么遗愿么?”鹤知章轻轻一叹。

    “将江别云夫妇的骨灰葬了吧,然后将我的与后山的曼珠沙华一起烧成灰烬。这些原本开在冥界的花,就让我带着它们回归地狱。”

    “曼珠沙华你们是从哪里得来?还有谁掌握着?”宁月最关心这个问题,这种毒品,决不能留在世上。如果可以,他不只是要消灭后山的毒花,他要把世界所有的毒花都摧毁。

    “曼珠沙华乃净月庵前任主持传下,种植方法口口相传。除了贫尼,世上再无人知晓。只要你将种成的曼珠沙华烧掉,再也无人能种出。贫尼一生罪孽,来世在慢慢赎罪……”</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