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黑衣女子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黑衣女子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佳人的身姿还未倒下,狠心的郎君已经抛下她急速的向山道的一头飞奔而去。独孤夜一边狂奔,口中的鲜血也在不断的喷涌。

    如果不是被逼上了绝路,他又怎么舍得自己这个宝贝的弟子?君不见他是先自废左手后才将燕儿但挡箭牌?可恨天幕府太过于狠绝,竟然不给留一点活路。

    截脉禁术乃是消耗寿元的禁术,用的时间越长,对寿命消耗就越大。原本自己因为壮士断腕而流失了这么多的精血,现在又是使用截血禁术,肉眼可见下皮肤开始松弛,原本斑白的头发变成了雪白。

    回头望着紧追不舍的宁月,独孤夜的眼眸深处流露出深深的恐惧。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就算打娘胎里开始练功,武功也没这么高吧?就算武功高,他也能认命。但轻功也高到了这种地步,独孤夜有种怀疑人生的悲凉。

    宁月的天涯月,咫尺天涯!每息时间便能闪烁三丈距离是当世一等一的轻功,就算独孤夜用截血秘法消耗生命力也没办法短时间内甩开。

    而独孤夜,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如果不能在一盏茶时间内甩开宁月的追击,不需要宁月出手他也会精血流尽,生命枯竭而死。

    山脚的密林眨眼间被抛之脑后。弯曲的羊肠小道上远远的走来一个穿着黑色纱裙的女子。女子面容白皙,像是很久不见阳光的肤色,倒是身材曲线婀娜有致。

    独孤夜飞过密林落到小道上的时候,瞬间就被年轻的女子吸引,眼眸深处爆射出惊喜的神光。不是独孤夜精虫入脑在生死之际淫心突生,而是那个黑衣女子的手里牵着一匹健硕的黑马。

    高大的骨架,健壮的四肢,神俊的眼神还有油光发亮的皮毛。这是一匹好马,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千里马但对现在独孤夜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

    他的动作似乎根本不需要经过大脑,在发现黑衣女子的时候,身体已经化作饿虎向黑衣女子扑去,准确的说是向黑衣女子手中的骏马扑去。

    “姑娘小心——”宁月情急的呼喝道,他想不到在这个偏远的山间小道竟然还会有人,竟然还这么巧的在这个时候出现。

    独孤夜在激发截血禁术之下速度快如鬼魅,黑衣女子听到宁月呼喝的刹那回头,独孤夜仅剩的手掌已经向她的胸膛按下。杀人,对独孤夜来说只是顺带。

    “嗤——”

    一剑寒芒,宁月在刹那之间仿佛看到了极光升起。当视野在眼前定格的时候,宁月看到了独孤夜不甘的眼神。

    宁月也是替独孤夜觉得倒霉,先是遇到宁月这个变态,被无量劫指三连发搞了半残。眼看可以抢到一匹宝马逃之夭夭,却发现人家娇滴滴的小姑娘竟然是剑道先天高手,被一剑秒的不要不要的。

    黑衣女子的脸色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缓缓的,轻柔的抽出细剑。就像是绣花一样的小心翼翼。干枯暗红的血液沿着剑刃流下滴落在碎沙的山道之中。独孤夜的咽喉发出一阵难听的咯咯声音,生命随着细剑的抽离而飞速的消散,最后不甘的轰然倒地。

    “姑娘好快的剑!”宁月由心的赞道,刚才黑衣女子果决狠辣的一剑还在眼前回放,那一剑出的恰到好处,也是在独孤夜最掉以轻心,最放松警惕的时候。

    “你也要抢我的马?”黑衣女子的声音很冷淡,就像那种很久没和人接触的生涩,将任何靠近的人排斥的感觉。

    “不,我想要的是他!”宁月指着倒地死去的尸体。

    “哦!”黑衣女子应了一声不再说话,果断的转过身牵着他那匹黑色的骏马沿着羊肠小道离开。

    “呃——”宁月望着黑衣女子的背影,这一个画面有些眼熟。就像九十年代的港片中描写的武侠。一人一剑一马,浪迹天涯。有时候遇到了会点一下头,然后喝上一顿酒,但下一次遇上很有可能刀剑相向。

    眼前的黑衣女子就是一个很纯粹的江湖客,只不过如此青年才俊会是龙凤榜的哪一个呢?宁月很快将心中的疑惑抛去,相对于思考一个陌生人的身份,他更希望将三万经验赚到手。

    在割下独孤夜的头颅的时候,系统中的任务也完成了。如今宁月的人物等级三十级,先天长春神功二十七级,琴心剑魄二十五级,天涯月二十二级,无量劫指没有等级。

    自从宁月上次在天幕府发过一次彪之后,一时没有收住手。接下来的两天三天,宁月的脾气变得异常的反复无常。用前世看到一段视频来解说就是——“你愁啥?”

    “瞅你咋的?”

    “噼里啪啦……”

    反正无论单挑还是群殴,宁月从来没怕过。一有不爽,精神识海伺候。因为同是天幕捕快,真刀真枪显然不可能。所以,宁月的精神识海在金陵总部几乎是独孤求败。

    很快的就达到了宁月的预想,不让人喜,便让人怕。至少现在在天幕府没有人敢说宁月的闲言闲语,也没有人敢让宁月心情不爽。因为如果宁月不爽,他们会更不爽。

    将独孤夜的头颅交给任务堂,任务堂很快的将关于独孤夜的所有卷宗都搬到了一起封存了起来。接着拿出账本将宁月获得功勋登记到策。

    当任务堂瞅了眼宁月的功勋点,也是忍不住惊的吞了一口口水。上次采花盗案引发了两个天地十二绝决斗,还死了一个江南大侠。这个任务早就突破了天级的界定,所以宁月的功勋多的他们也许都没见过。

    不过宁月此刻还不缺功法,地级功法,黄级功法已经够他练了。轻功,内功,外功也都全了。宁月的原本计划就是等功勋值够了就去中州京城兑换天幕府的镇府神功皇极天策。

    “宁捕头——”一个铜牌捕头脸色煞白颤颤巍巍的来到宁月跟前。宁月也同时的认出他来,他算是比较倒霉的。在宁月没事找茬的那段时间,他几乎次次都撞枪口上,被宁月的无限剑装虐的不要不要的。

    宁月有些怜悯的看着眼前的铜牌捕快,而因为宁月的这个眼神,眼前的铜牌捕快差点瘫倒在地。双腿如风中摆柳一般颤栗个不停。

    “什么事?”

    “是总捕……总捕让你……您……过去……”

    “知道了!”宁月冷着脸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向金余同的办公堂走去。敲开了总捕办公堂的门,却发现除了金余同之外里面还有一个年纪轻轻的青年文士。

    “高公子,这位就是我替你挑选的护卫。别看他年纪轻轻,但他却是实打实的先天高手而且还经验十足,高公子京城一行必定一路平安无忧……”

    金余同在宁月进屋后就热情卖力的介绍到,宁月的眉头微微一皱。如果排除高公子的武功比自己高出太多的话……这个高公子应该不懂武功。刚才听了金余同的只言片语也猜到,金余同似乎要自己做保镖啊。

    做保镖也许是宁月最排斥的工作,风险系数过大。宁月宁愿做一个快递员送货也不愿意保护一个人。至少东西不会自己乱跑,也不会给自己惹麻烦。

    “他?金大人,我爹遇害已经一个月了,你们迟迟没有抓到凶手也就算了,如今我要上京请命你还指派一个铜牌甚至是铁牌来敷衍……你就丝毫不顾我爹生前的同僚之谊么?”

    “呵呵呵……高公子你误会了!我身边的这一个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要问近一年,我天幕府捕快中谁的名声最响?那还非我身边的这一位不可。宁月宁小神捕的大名,高公子不会这么孤陋寡闻吧?”

    “啊?”年轻公子明显露出惊讶的眼神,慌忙的站起身来到宁月的跟前,“不知宁公子当面,方才多有得罪抱歉抱歉!在下高知忧,家父乃江南道巡抚衙高静鸣,幸会!幸会!”

    高知忧的姿态放的很低,这也使得宁月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高知忧也和宁月认知的衙内们不同。他属于那种一根筋死脑子类型。反正刚才的话能把你气个半死,但下一句也许还很无辜。

    “宁月,高巡抚在一个月前不幸遇害,包括他家中妻儿老小数十口鸡犬不留。如不是高公子外出访友,也许那天晚上他也遇害了。

    我追查此案已经一个月,但始终没有半点线索。高知忧回到金陵之后悲痛万分,所以准备上京告御状请命。我打算让你护他一路进京。”

    听了金余同的解说,宁月早已惊叹的张大了嘴巴久久无语,眼神看着一副认真执着的高知忧仿佛在看外来物种一般。

    家里被灭满门,你这货还敢回金陵?换做正常人早就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了。告御状,有这个想法还不直接上京回到金陵做什么?就算要回来,你特么不懂低调么?人家连你全家都敢杀,还在乎你一个?

    看着宁月的表情,金余同也是长长的一叹,“宁月,这事就委屈你了,高巡抚遇害,这事也包不住。早晚皇上会让高公子进京问话的,早点走也无妨。

    通过那天我们对死尸的排查认为应该是江湖武林所为。所以这次护送高公子进京一定要小心江湖人士……”

    “哎!总捕,我现在不担心他的命,我现在担心我的命啊!”宁月脸上一脸庄重的点着头,内心却在悲愤的咆哮。></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