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作死的高之忧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作死的高之忧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从对高知忧的言行推断,他绝对是个情商无限接近零,但又极端自我的人,而且异常的天真简直到了傻缺的地步。(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宁月看着大包小包装了满满一车,心底的世界观慢慢的崩塌。

    “高兄——”

    “啊,宁兄……”

    “能不能好好说话,别用这样的语气行么?我们进京是去告御状,轻装简行就好,既能早日到达京城也方便避开有心人的眼线。你这么装了满满的一大车……这样不合适吧?”

    “哎!愚兄全家蒙难,这金陵城从此以后已是伤心之地。既然要去京城,愚兄也顺便离开金陵在京城落户,好在家父生前留了些钱财……”

    “顺便?我看告御状才是顺便吧?”宁月的脑门上,已经有些纠结。对这样一个习惯性作死的人,宁月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个高知忧公子可能活不久了。要不是看在五万点经验的份上,宁月根本不想接下这个任务。

    大摇大摆的启程了,宁月原本的计划和路线全部作废。一开始,宁月打算用轻功带着高知忧日夜急赶三天之内入京。但在看到高知忧的打包了一大车的时侯无奈的打消。

    高知忧极端自我到不可理喻,让他把行礼托给镖局,自己带着他先行?他跟你说静以修身俭以养德?捡你妹啊!在跑路啊大哥?

    随着他们的启程,宁月很快的崩溃了。小路不走走大路,太阳刚刚升高就喊热的受不了要休息?看到景致就要停下观赏观赏,时不时的吟上一两句酸诗。

    走走停停,到了晚上竟然还没有离开金陵境内?金陵到京城一去八百里,照这样的速度十天半个月也到不了啊。而且,宁月根本不信他们这么大摇大摆的走,暗中的人会没有察觉。

    “啊,宁兄……”

    “能不能不要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我怕我忍不住会削了你!”

    “宁兄真是风趣!我看今夜月色撩人,我们何不举杯邀明月共赏嫦娥起舞?”天黑之前,一行人入住进了一家客栈,晚饭之后,高知忧又神经兮兮的来到宁月身前说道。

    “高公子倒是好心情,你这样洒脱就不怕高巡抚晚上托梦给你么?”宁月其实很想说你这样子有可能把你老爹气的从坟里爬出来,但宁月觉得还是留点口德所以才隐晦的说道。

    “我辈风流才子就该洒脱不羁,愚兄家中蒙难已成事实无法改变。家父生前常教导我,勿纠结于过往,人当有前瞻。勿沉溺于事实,人当谋后话。如果我沉溺于悲痛,整日以泪洗面,这不是让九泉之下的父兄不安么?”

    “原来高兄是这么理解的?”宁月瞪大了眼睛,一时语塞竟然久久无语,高巡抚看来注定是死不瞑目了。宁月摇了摇头,“很晚了,早点休明天还要赶路呢!”

    一连三天平安无事,而终于到了第三天,宁月一行人才算真正的离开江南道境内进入了江北道。江南道与江北道虽然同属于江州,但地貌环境风土却是天差地别。

    江南道富泽是九州闻名,但江北道贫瘠也是九州闻名。江州南北两道分布大江两岸,原本应该平衡发展。但长江天险却使得发展往了两个极端。而且……因为长江被怒蛟帮霸占使得江州的政策无法流通大江南北。

    渡过长江,之后,道路变得崎岖了起来。哪怕是官道,也总是藏在密林深处群山之间。走上一天都不一定见到人烟,就算吃喝也只能自备。但有一个好处却是在江南不可比拟的。

    五月天,在太阳毒辣的时候走在树荫之下也是一种享受。就算那么做作的高知忧,他也没有喊上一句累。这一天,一口气走了上百里。

    “空山鸟飞绝,万里无人烟!这江北道也真是穷的可以,人烟稀少就连鸟都没有——”

    话音刚落,宁月却猛然间警觉。一巴掌将高知忧扇进了马车里。经过几天的相处,宁月也不再对他客气。可高知忧的脑子似乎真的缺一根筋,似乎别人对他的喜恶他根本就无从判断。

    在高知忧的惨叫声发出的刹那之间,天空突然下起了沙沙的雨。雨点很细,却密如牛毛。无数漆黑如墨的细针如暴雨般迎头洒下。

    宁月飞身站在马车定,脚下一顿先天罡气已经展开。一般暗器,对先天境界的高手是没用的。只有两种情况,宁月需要认真对待。一种是发暗器的人也是先天高手,第二种情况就是子午针!

    子午针比华阳针更短更细,但他们的作用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华阳针专破护体炼体功法的罡气,而子午针专破先天高手的护体罡气。

    “宁兄——发生什么了?你干嘛打我?”

    “别出来,有刺客!”

    “哦!”

    这一次高知忧很老实也很听话,如果他能一直这么老实听话,宁月或者对这个护送任务还报一点希望。

    漫天的子午针劈头盖脸,出手的人少说也有十几个。但可惜,他们倒霉的遇到了宁月。宁月是以暗器功夫起家的,但看到劈头盖脸的暗器的时候,宁月的眼睛顿时放光了。

    自从星罗棋盘大成之后,一直没有机会肆意的撒欢。上次对付石鹤门,一把透骨钉就几乎搞定了。而现在,这些神秘的杀手似乎更专业一点。

    “嗤——”宁月的星罗棋盘发动。背后的披风猛的甩动,十几种暗器几乎同时的激射而出向头顶浓密的树冠射去。星罗棋盘,能同时发射七十二种暗器。不过很多暗器的功能是重叠的,宁月只选择了十几种藏在披风之中。

    暴雨停下了,子午针雨就这么停歇。就像是夏日的暴雨,一秒前还倾盆而下,一秒后就鸦雀无声。

    “啊宁兄——”宁月听到这一声呼唤,差点一哆嗦从马车上掉下来。

    “我可以出来了么?刺客都赶跑了?”

    “你已经出来了好吧?”宁月无语的跳下马车。马车上密密麻麻的扎的全是泛着蓝光的子午针。有此可见对方对宁月很是了解,至少是调查过了才发动袭击的。

    “我们怎么办?”高知忧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的苦恼。坦白的说在千钧一发之际宁月只来得及将高知忧一巴掌扇回马车里。而高知忧雇用的两个脚夫包括拉马车的四匹马全都被射成了刺猬。

    “你是雇主,你问我?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回金陵还是继续上京?”

    马匹已死,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行李礼之类的当然只能抛弃。而且现在的位置比较尴尬,离金陵府差不多四百里,而离京城也就差不多五百里,处在中间不上不下啊。

    “上京吧!宁兄,不知你可乐意帮我拿行李?”

    “你这是让我拉马车么?”宁月的眼神有些眯起,要是高知忧敢从牙缝里蹦出半个是,宁月保证一巴掌削了他。

    高知忧正想点头,话音刚到喉咙口突然被眼前的动静吓了一跳,三个蒙面的黑衣人从树冠中落下。身上奇臭无比,冒着渺渺的青烟。

    “当然——不是!”高知忧情商低,但不代表他智商有问题。三个刺客掉落的尸体提醒着高知忧,似乎眼前这个宁兄……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

    “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拎几件比较贵重的……”话音还没说完,又是几具尸体掉落,像树上掉下的果子一般噼里啪啦。大致的扫了一眼,至少十几个。

    高知忧脸色有几分苍白,吧眨着眼睛看着宁月。十几个人,宁月嗖的一下就宰了,好像吃饭喝水这么的简单。明明宁月长得这么风流倜傥一点也不像是粗俗的武夫。高知忧突然有种觉悟,自己这些天是不是太随便了?

    “高公子,我奉命护送你进京,但我并不是你雇佣的仆人,说真的在特殊时候我可以采取强制性手段将你送往京城。所以……这样的无理要求还是不说也罢。”

    没有了马车行李的拖累,宁月两人的速度也提高了很多。而且宁月也一改之前的路线,没事往深山老林里跑。宁月有着前世的经验,在丛林之中辨别方向的手段比这个世界的土著多得多。再加上江北道山区地貌并不复杂,所以宁月能一直把握住方向。

    宁月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不仅可以抄小路缩短路上的耗时,也可以让杀手无法准确的估算自己的方位。既然有了第一次袭击,那么前路肯定有更多的埋伏等着自己。

    一连两天,宁月的行踪飘忽不定。倒是苦了被宁月时不时提在手里的高知忧。第一天,高知忧抱怨最多的是脚上被磨出了泡。但后来,他知道他的抱怨有多错,简直是错的离谱。

    高知忧已经不记得自己被宁月逼得跳过几次崖,落过几次水。他突然发现,自己让天幕府捕快护送本来就是一个错误。躺在树冠上休息的时候他一直在想,自己会不会没被刺客杀死而被宁月给玩死?

    “宁兄——我觉得我……走不动了……可否休息一下?”

    “高兄,我觉得你还能走两步,要不试试?”

    宁月和高知忧两人钻出密林的时候活像两个野人,在密林深处暗无天日的走了两天,再次出现官道已经到了中州的境内。

    “宁兄,如果愚兄没有记错的话,从昨天中午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我想……我是快不行了。宁兄,我怀中有我事先写好的状纸,如果我死了就请你把状纸递到京城御史台上……”></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