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月华凝剑胎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月华凝剑胎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金余同猛拍桌子将互相推诿的两人声音压制,眼神如鹰,扫过一脸不岔的金鹏再扫过脸色平静的宁月。

    “高公子与高巡抚被杀一案虽然无甚干系,但他确实是高巡抚一家唯一的幸存者。他活着,皇上或许震怒并下令严查。但他要死了,皇上就会暴怒甚至会伏尸百里!

    谋杀朝廷命官与灭朝廷命官满门这是不同的概念,你们可明白?”金余同眼神不善的扫过,让宁月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这次任务是你接取的,主要负责人也是你。现在高公子出事,你难辞其咎!”金余同看着正要辩解的宁月投来一个警告的眼神,“而金鹏,你身为暗中保护见到同仁陷入为难而袖手旁观,看到目标人被做出有危害行为也没有出来制止。你们两人的过失……一人一半吧!

    从今天起,宁月与金鹏闭门思过三个月,扣除功勋五百点。想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想明白以后该怎么办之后再来向我报到!散了——”

    临走前,十二双不善的眼神从身上溜过,尤其是金鹏,那眼神恨不得想吃人。如果他打得过宁月的话可能连今晚约个地方单挑的心都有了。

    蓝瘦,香菇!

    不对,宁月只是心情有点不太好。吃了一个处分不算啥,第一次任务失败也不算啥。但让宁月无法释怀的是同事们的那一份排挤。敌意来的莫名其妙,让宁月以为他曾经不是一个威名赫赫的宁小神捕而是无恶不作的江洋大盗。嫉妒是原罪,但所有人嫉妒显然不太合理。

    在苏州天幕府,上下如此的和谐。就算各组之间有竞争,喝一顿酒就能冰释前嫌。但满怀期待的到了金陵,却是处处受冷嘲热讽,而更让宁月想不通的……他们是哪来的底气嘲讽自己的?

    回到家,宁月的郁闷依旧无法释怀。接下的隐藏任务毫无线索,而让天幕府帮忙显然已经不可能。更为苦恼的是……连查案的头绪都没有。高知忧为什么会被杀?高巡抚为什么被灭满门?那群杀手特么哪冒出来的?十万个为什么在脑海中飞速的奔腾。去天幕府让同行们把高巡抚的线索和情报给自己?这想法刚过宁月就呵呵了。

    伤心的时候可以听情歌,烦躁的时候弹弹琴来平复一下心情。宁月来到客厅雅舍,一台墨绿色的窄琴被摆在客厅的中央。

    这是沈青花了好大的人力物力才特地为宁月打造的一把好琴。琴长四尺,只有手掌般宽,与一般的古琴比起来,它显得袖珍的多。为了保证音色和音准,沈青亲自调试布线,就算上面的每一个楼雕花纹都是沈青亲自操刀。

    世上能值得沈青这么操心操肺的只有两种东西,一种是好琴,一种是挚爱,而宁月显然都不是!沈青之所以舍得,还是因为他盯了宁月的吉他已经很久了。对于新鲜的乐器,沈青总是没有免疫力,更加上这种可以抱在怀里的琴很潇洒。

    宁月以前也觉的怀抱吉他很潇洒,甚至他自己还乐此不疲。但当他看到沈青一身如仙人般的长袍宽袖却抱着吉他自弹自唱的时候,整个人凌乱了!

    所以他异常干脆果决的和沈青交换了这把袖珍琴,而且为了方便携带在琴身的背面装上了两个扣子。只需要往背后一背,这把琴的大小也不比寻常刀客的刀大。

    只是这把琴自从落到宁月的手上……几乎没有发过声音。以前弹琴,他都习惯从乐器行里卖的那把大琴。而现在,那把琴在苏州余浪的别院之中。

    “当——”轻轻拨动琴弦,那声音比一般的琴要尖锐一点,但回声绵长听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音缘死了,贾晓晓远在苏州。沈青……不知道有没有回金陵。举目四望,突然发现哪怕是自己的家都感觉如此的陌生,冷清!

    自从谢云离开后,宁月就没喝过酒!因为宁月原本就不是嗜酒的人,但现在,他突然想醉一下。家里没酒,但他知道金陵城的杏花楼有好酒。而且他们的杏花雨是世上一等一的烈酒。

    背上古琴,宁月化成蝴蝶悄悄的从窗户中飞出。自从有了轻功之后,他越来越分不清窗户和门的区别。宁月不喜欢在众人面前喝酒,以前他和谢云喝酒的时候总喜欢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吹着牛喝着酒。

    躺在树冠之上,宁月望着天空明亮的月亮。这时候,他突然发现这个世界的月亮有点奇怪。每一次,无论月牙还是圆月都那么的完美,完美的都有点不真实。

    但月亮是不是真实他不在乎,他现在只想把自己变得不真实。酒这东西很奇快,一开始会让人排斥,渐入佳境之后却让人欲罢不能。一口一口的喝着不知不觉热血上头。

    解下背后的古琴,一手抱琴,一手在琴弦上狂舞,一瞬间,激荡的音符在指尖飞速的流转。体内的内力仿佛受到什么引动一般急速的脉动。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

    在宁月半醉半醒之间,天空的月似乎洒下月华,如舞台的灯光一般将宁月所坐的树杈照射的分外的透亮。月华为阴,冥冥中被宁月的琴心剑魄吸引,吸月华于体内,经过经脉如融化的雪水一般涌入宁月的丹田。

    剑胎飞速的凝结,比起宁月以往的速度快了何止十倍。原本只是剑尖一节的剑胎,仿佛雨后的春笋一般被慢慢的长出。当宁月再次回过神之后,却发现体内的剑胎已经凝聚了一半。

    “我擦?难道我喝的是仙界的玉露琼浆不成?从来没听过喝酒能增加修为的!”宁月狂喜之余,顿时陷入了脑海中的系统版面。

    琴心剑魄的等级已经到了三十三级,领悟一栏出现了百分之五。也许是这百分之五的领悟,使得将琴心剑魄推到了三十三级。这让宁月很不淡定,领悟的功效这么大?那是不是再来几次我功法就大成了?

    宁月明显感觉到这次的收获异常的大,原本琴心剑魄帅不过三秒,但到了现在好像可以帅过五秒了。至少宁月凭感觉,自己的内力可以维持两发了。

    “回去了!”宁月慵懒的伸个懒腰,不知不觉他跑到这个荒郊野外已经两个时辰了。虽说是闭门思过,但自己接下的隐藏任务还要完成,明天还要去金陵沈府一趟。来金陵这么久没拜访一下总是不太好。

    “嗖——”宁月还没有动,天空骤然间划过一道身影。黑色的纱裙在月下一闪而过,仿佛月下飞仙。紧接着,又是十几道身影紧跟其后,后面的黑衣人不时的射出几道刀气显然在追杀前面的身影。

    但仅仅是那么的惊鸿一瞥,宁月还是认出了急速飞过的身影。

    “是她?”

    这是一个女人,虽然面容不算很好但身材绝对充满诱惑的女人。这个女人与宁月有过一面之缘,却是给宁月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那一剑的风情,直接将独孤夜一剑灌喉!就算宁月全胜的姿态,也未必能接下这么一剑。以宁月现在的武功,虽然算不得超一流高手,但一流高手的称号绝对是四平八稳。

    一个先天高手可以独步天下,而像宁月这种在先天境界也算高手的人来说,行走天下几乎可以率性而为了。而黑衣女子的武功不差,至少不比宁月差,但她现在却在被人追杀。

    宁月不是好奇心重的人,但因为认出了黑衣女子,他觉得应该追过去看一看。因为她曾帮过自己的忙,至少独孤夜是死在她的手里。当然宁月也只是想着便宜行事,如果条件允许,宁月不介意帮个忙,但如果对方太强,宁月就当看个热闹。

    打定主意,宁月也飞速的向黑影们飞驰的方向追去。以宁月的轻功,绝度能甩他们几条街,所以没一会儿宁月便已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灵压暴烈的声音。

    漆黑的树影,肃杀的气氛。被震荡的灵力仿佛狂涌的潮汐。银色的月亮投下的月光都在这个气氛下变得冰寒。

    树叶沙沙,仿佛在杀气中瑟瑟发抖。十五个黑衣蒙面的杀手将黑衣女子包围在中间,而最里面的包围圈内,三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显得如此的惹眼。

    谁也没有动,也许是谁也没敢动。杀气在弥漫而灵压也在狂卷。地上的树叶被狂风卷起,旋转的围着几人的身体形成了树叶组成的龙卷风。飞沙走石,不时的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

    没有试探,没有出招。这群人谁也没动一下,但宁月却知道他们之间的较量比真刀真枪凶险了不知道多少倍。

    “琼星,把高静鸣的密折交出来,为师可以给你一个全尸!”在气氛压抑到极点的时候,一个蒙面老人突然开口说道。

    一句话,却让原本打算袖手旁观的宁月改变了注意。因为老头一句话直接暴漏了太多的情报,黑衣女子叫琼星?那是高知忧临终前说的最后一句话,而且高静鸣的密折?很显然这个女子又是巡抚被杀案最为关键的线索。

    黑衣女子倔强的不说话,老头的眼神越来越冰冷,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高涨,连同的身边两个老人气势翻腾攻击就在刹那之间。(未完待续。)></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