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一百十一章 逃出生天

正文 第一百十一章 逃出生天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昏暗的井道……不对,应该是漆黑的井道!好在宁月当初没有一时激动发现逃生密道就直接跳下去。否则此刻的宁月估计已经摔成了一坨烂肉。

    井道直径约一米,几近浑圆,上下垂直,高逾万丈!摸索着井道崖壁上凸起的石头木桩,宁月小心翼翼的往下挪移。

    脑海中还在回放着方才那心跳的一幕。开动机关,佛像原地旋转,在莲台的下面出现了一个井口。这里是山顶,打井自然不可能是为了喝水。将手探入井口感受里面流窜的清风,宁月的心顿时感动啊!有风代表着有空气流动,代表着这个真是逃生通道。

    当时脑子一热差点就直接跳了,要不是脑海中灵光一闪在跳下的瞬间连忙抓住井沿,宁月现在估计连尸体都凉了。

    这个通道特么是上下垂直的!要不是边上有人工镶嵌的木桩,宁月都怀疑这个是不是能逃生。在两人进入井道后,宁月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一阵机关响动上面的佛像再次归位。

    但也因此将宁月最后的一点光线给掩盖。没有退路,两人只能在漆黑的井道里摸着向下爬。要不是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宁月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在漆黑的环境里无法估算出准确的时间,也许是很短的一瞬,也许是很长的时间。反正两人几乎没有停歇,但这个井道却似乎无穷无尽。

    “宁公子——”

    “嗯?”

    “你确定这条是逃生的通道么?为什么我感觉我们向下的距离已经远远超出了山的高度?我一路做了标记,我总共向下走了三千六百步。而十步差不多一丈距离,我们向下了已经三百丈,但是般若寺的高度也不到两百丈……”

    “在你以为十步一丈的时候,实际上也许连半丈都没有走到。而且在你以为我们是直走的时候,也许我们是螺旋着下去。人是靠眼睛判断的动物,失去了眼睛,一切的判断都可能是错误的。

    而且……你以为我们还有别的退路么?不说上面的人是不是还在找我们,就算他们不在了,我却没把握再一次移开佛像。还是一条路走到黑吧,而且我有预感,这条路应该不会是绝路。我们沿着风吹来的方向走,一定能出去的。”

    宁月的话似乎给了琼星一些安慰,两人再次听着彼此的呼吸摸着漆黑的石壁向下攀岩。又是不知道过了多久,宁月终于碰到了久违的坚实的土地。

    “咔——”一声脆响,一边的琼星似乎踩到了枯枝,但下一瞬,宁月的脸色却猛然一变。因为他的脚下刚刚踢到到了一个圆溜溜的东西发出了滚动的声音。

    “你猜这是什么?”宁月的语气有些苦涩。

    “头?”

    “是啊!也许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他们千辛万苦的来到了井底……却化成了枯骨?”

    “宁公子,你是不是想说……这里是一个绝地?”琼星的语气一如既往,那是因为她的语气已经冷到了极点。宁月很怀疑如果自己回答一声是,琼星会不会一剑把自己给宰了。

    “有风!只要有风,我们就有希望!你的功法是什么属性?”

    “做什么?”琼星提高了声音警惕的对着宁月涌起淡淡的灵压,功法乃是禁忌所在,就像陌生人问你的银行密码是多少一样让人抵触。

    “火啊!黑漆嘛糊的,升一团火最好。”

    “不是!”琼星冷冷的说道。

    宁月的阳属性功法倒是可以发光,但一来内力不足二来琼星对他这么提防宁月也不想就此暴漏底牌。蹲下身体在地上摸索起来。不一会儿,他便摸到了一根腿骨。抽出一柄飞刀,猛的向腿骨砍下。

    磷火飞溅,就着这刹那的火光,宁月看清了周围森罗的场景。飞身一抄,散落在角落里的一个布袋被宁月捞在手底。

    里面的东西让宁月大喜,竟然有一袋子蜡烛。内力急转,指尖突然冒出一团炙热的指力。虽然这批蜡烛不知道在这里放了多久,但并不妨碍被顺利的点燃。

    火光亮起,宁月终于看清了环境。这个井底很大,与宁月想象中的一样。这个密道是天然形成的,如酒瓶一般。最上面狭小,而越到下面越大。

    烛火的照射下,地上散落了零碎的枯骨,不知过了多少的岁月,他们的身份印记早已被时间吞没。唯有残骸,诉说着他们曾来过。

    “这些应该是在攀爬的时候不小心跌下来的,而且应该是军人!”宁月轻轻一叹低沉的说道。

    “为什么?”琼星很难想象从地上这些什么都不存在,甚至连衣服都已消失不见的枯骨上就能判断出他们的身份?

    “你看他们的动作,有什么共同么?”宁月故作轻松点问道。

    “这些枯骨,几乎都是碎裂的。有的甚至碎成了烂泥。肋骨腿骨手骨包括头骨都异常的凌乱……但摔死的人都是这个样子……”

    “这里有十二具尸骸,每一具的人右手都在嘴边。这说明什么,在摔下的时候,他们要么捂着嘴巴要么咬着自己的手。

    为什么?在高空坠落的时候,面临死亡的恐惧会让人忍不住呐喊。捂住嘴巴,就能不发出声音。人都要死了还不发声,我想来想去除了军人也没有谁了。

    他们有比生命更值得守护的东西!现在我终于可以确信,这里真的可以逃生。这些军人来过,那么证明当年的荣仁帝就是从这条密道离开的。我们找找看,有没有蛛丝马迹给我们指路?”

    琼星瞪着圆圆的眼睛盯着宁月,宁月从她的眼神中也看到了她此刻的震惊。对宁月来说一些肢体语言推测行为目的是很正常的推断,但在这个世界,或者是古代社会就是高深莫测。有逼不装伤肝脏,所以宁月潇洒的转身就着烛火向漆黑的神秘之处探去。

    琼星紧了紧依旧被她握着的剑,目光闪烁的看着宁月渐渐消失的背影再次跟上。

    四周有很多被地下水流冲刷过的溶洞。而这些溶洞也许是死路,也许是生路。到了这个时候,宁月却不得不佩服当初荣仁帝的运气,在古代,没有相关的知识判定全凭运气还成功的走了出来?宁月只能道一句天命所归。

    这个时候,听风声已经没用了,复杂的溶洞地形不能关靠风向断定方向。但毕竟有人从这里走出过生路。宁月只需要仔细的寻找痕迹,就能跟着荣光帝走过的路踏出迷宫。

    又是不知道走了多久,宁月只记得胳膊粗的蜡烛,他已经烧掉了两根。终于,沿着零碎的痕迹线索,走了三次错路之后让他看听到了河流的声响。

    “咦?这里有字!”正在宁月想要踏出去的时候,身后的琼星似乎有了发现,“好高深的内力,好厉害的指力!”

    顺着琼星的目光,宁月扬起头看到了她所说的字,“挚友难,先帝殇,兄长血战贺兰山!仙人手,九州乱。破败江山,从何收场?难!难!难!

    登高望,风云卷,百万壮志好儿郎。待从头,定九州。踏破天宫,挥军十万,斩!斩!斩!”

    “荣仁帝当年就是从这里离开般若寺进入金陵城率大军直插五王叛军后腰,使五王叛军席卷九州的攻势第一次被阻击。

    从这两句话中……似乎当年的五万叛乱另有隐情。仙人手,九州乱?踏破天宫,挥军十万?想不到以仁为谥号的荣仁帝竟然能说出这么霸气侧漏的话!”

    水声潺潺,从白平山流下的泉水淌入镜湖,镜湖水面却一如铜镜般平静。镜湖乃金陵城外最大的湖泊,一边靠着白平山,另一边却连接着金陵郊外千亩农田。金陵的农事灌溉全靠镜湖之水,而且镜湖自成以来,水源从未枯竭。

    白平山脚,镜湖水面高一丈之处,突然探出一个好奇的脑袋,一个一人高四尺宽的山洞边上,竟然站着一个青衫的美少年。

    “月朗星稀,不知道这是过了一天,还是两天!哎,踏入先天,抗饿的本事也高了,三两天不吃也不是个事。这样一来就不好判断走了多久……”

    “应该两天两夜了……”琼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虽然很阴沉,但已没有以前那么的冷了。

    “你叫琼星?”宁月头也不回突然间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原本已经软化的语气再一次化成坚冰,琼星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剑冷冷的盯着盯着宁月的背影。

    “我叫宁月,天幕府银牌捕快宁月!如果你不是今天刚通网或者已经宅了很久的话……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

    几天前,我送一个二货去京城。在路上,他被毒死了,临死之前,他叫了一个人的名字!那个名字……就是琼星!”

    “我没杀他!”

    “我知道,那二货自己作死谁也拦不住!但他死了,我心里过意不去!再加上……救你之前追杀你的老头要你交出高巡抚的密折?你是不是该把有力证据上交给有关部门呢?”

    “你也要密折?”琼星的声音更冷了,恐怖的灵压突然间的升腾,虽然宁月古琴在手单对单也是不怂,但宁月此刻却没心情打架。

    “好吧,你不给我没关系,你总得告诉我,你是谁?要杀你的人是谁?还有杀高知忧的是谁?”(未完待续。)></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