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脱困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脱困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在宁月琴声骤停的时分,在两个老一辈的金牌杀手毙命的一瞬间,琼星的剑突然绽放。Ww.la???毫无征兆的亮起,没有杀气,没有内力波动,没有灵力震荡。

    绝星从始至终一直忽视了宁月,因为宁月看起来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而且宁月的名声响亮多是对他查案能力的推崇,却对他的武功没有过多的传言。所以,当宁月剑气动的时候,绝星震惊了,他的心房露出了瞬间的破洞。

    两个连他们都不敢试探的高手,却被宁月摧枯拉朽的杀死。宁月的武功高出了他的预料,也高出了他的想象。

    两个老人死了,死的毫无价值!而下一刻,也轮到了绝星。他不该在与琼星对峙的时候还分心,更不该在刹那间心底涌出一股杀手不该有的恐惧。

    所以,惊恐的眼神刚刚从绝星的眼眸中绽放,琼星的冰冷的剑光已经刺穿了他的咽喉。这是琼星集精气神必杀的一剑,也是琼星倾泻了满腔怒火的一剑。

    杀手不该有感情,但有感情的杀手却比无情的杀手更可怕。暗星的死,彻底嘣碎了琼星冰封的心,在暗星倒下挂着微笑死去的时候。琼星才知道,暗星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寄托。

    世界随着暗星的死而崩塌,琼星的心也只剩下了对绝星的恨。面对一个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的人,竟然还敢分心。所以……绝星死的很无力,甚至是柔弱的就像一只蝼蚁一样被琼星一剑击杀。

    “嗤——”刀光亮起,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一抹隐含的刀光一闪而过。惑星是四个人中最让宁月忌惮的人,因为他的飞刀已经踏上了武道的路。

    小李飞刀的阴影就像夜幕笼罩在宁月的心头。所以当惑星的飞刀一闪而逝的时候,宁月眉心的精神意念瞬间爆开。

    飞刀仿佛乘风破浪的孤舟,在时间的长河之中穿梭。宁月能清晰的看到飞刀的轨迹,还有他划破空间扭曲的光线。但宁月却无力制止这一柄也许会带走一条生命的飞刀。

    琴声骤停,宁月的心跳也似乎跟着琴声停下。眼眶内的瞳孔猛地一缩,他害怕看到自己最不愿看到的一幕。沈青,这个值得宁月将后事托付朋友在宁月的心底占了很重的比例。

    “嘭——”琴弦崩断的声音响起,在刀光即将临门的时候,沈青身前的长琴突然间的跳起。飞刀割断了琴弦,接着第二根,第三根……

    飞刀离沈青的咽喉越来越近,但沈青却依旧在笑。似乎他的笑容就算到他死的那一刻都不会消失。突然,沈青的手指动了,原本断裂的琴弦,突然间如灵蛇一般舞动,刹那间化成无数条手臂将飞刀缠绕。

    时间定格,画面也在瞬间定格。飞刀的刀尖几乎已经递到了沈青喉前细嫩的皮肤上,但飞刀的却只能到此为止。十几根琴弦被绷得笔直,也牢牢的拉住了飞刀,沈青的笑容,也在飞刀气数已尽的是瞬间收起。

    “轰——”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化作流星向门外激射。前来的五个金牌杀手,竟然只剩下了自己。这次刺杀行动失败已然注定。

    转轮王曾说过,惑星是杀楼近乎完美的杀手。其他杀手或多或少有属于人的情绪,但惑星没有。他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放弃了身为人的身份。所以,在任务注定失败的时候,他的心底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嗤——”身形刚刚略过那留在门内的半截身体,头刚刚探出门口看到满天的星光,他的身形却不得不停下。

    一道剑气,刺穿了他的后背,将他的心脏捣成了烂泥。当惑星的尸体坠落的时候,宁月才惊讶的回过神看着一剑寒光的沈青。

    这柄剑从何而来?宁月不知道!在他转过脸的时候,沈青手中已经有剑,而且那道犀利的剑气已然激射而出。

    似乎看到了宁月惊讶和琼星射来的诧异目光,沈青的脸上再次挂上了他温柔的微笑。潇洒的舞了个剑花将长剑插入琴身之中。

    “我似乎没有说过……我不会剑法吧?”

    想想也对,抚琴公子虽然一直以音波功名扬江南道,但他父亲沈千秋的一身剑法是武林一绝,没理由沈青未被传授。

    “这就完了?”一场大战,看似凶险万分,但却只在电石花火之间。换做旁观的庞泰却只感觉眼睛一眨,然后该死的死了,所有笼罩在头顶的阴云消散了。

    “不然呢?”宁月没好奇的说道,庞泰如此轻巧的话,却不知道刚才刹那间的交手有多么的凶险。如果他们三人中有哪怕一点点的失误,死的就是自己几人。无知是福,古人所言不假。

    “转轮王呢?”琼星缓缓的蹲下,看着已经化为一滩毒水的暗星,声音中带着一股死寂的悲凉。

    “跑了……”宁月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无处置身,感情自己在妄做小人,原以为骗了暗星,到头来却是被暗星耍的团团转。

    宁月以前一直不相信,杀手之间也会有真挚的感情,但现在……他信了。对琼星的怀疑也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琼星姑娘节哀,暗星舍身成仁无非是为了你能放下过去真正的解脱,如果你一直沉溺于暗星姑娘的死,那才是让暗星姑娘死不瞑目。”沈青背起他已经弦断的长琴来到琼星的身边安慰道。

    过了许久,琼星缓缓的站起身轻轻的叹出一口气。身上的气质刹那间生了一点点的变化,以前的她是一块生人勿近的坟地,而现在,从她的身上宁月感受到了一丝人烟。

    “跑了?为什么?”琼星长剑归鞘,身上的战意非但没有消退反而越的高涨。

    宁月心底一惊,有意无意的看了眼琼星。以他细腻的精神念力敏锐的感觉到琼星正在从一个杀手向一个剑客转变。杀手只是工具,但剑客却有无限的可能。

    “金陵沈府的绝顶二十四夜来了,他不跑做什么?等死么?”宁月背起长琴暗自庆幸的说道,“幸好我猜到杀楼会想着将我们一网打尽,让沈兄连忙通知二十四夜赶来。还算赶得及,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逮住转轮王!”

    二十四夜,单论任何一个,别说转轮王就是沈青也能把他们虐的不要不要的。但二十四夜连成一体,就算沈千秋也不敢说轻易胜之。

    四人没做停留,由沈青带领急的向二十四夜追去。此处离金陵城不到三十里,而且二十四夜对地形了如指掌。正常来说,二十四夜就算追不上也不可能跟丢。

    但当宁月四人追上去的时候,二十四夜竟然回报说跟丢了。这对金陵沈府来说是耻辱,对二十四夜来说更是耻辱。

    “惊蛰,怎么跟丢的?”沈青的声音依旧温柔,因为很小他就学会不被情绪掌控,无论什么时候,他都能保证自己的冷静。

    但二十四夜却一个个愧疚的低下了头,跟丢了是代表无能,给金陵沈府丢脸了。沈青越是不责怪,他们的心底就越难受。

    “少爷,我们本来远远的吊着他,而且他的轻功虽然高明,但也未必比得上我们的快马。但就在这里,他丢下一掌水汽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在这里?”宁月眼神一凝,“环顾四周一望无际的田野,没有山岭,没有密林,在这里消失处非他是老鼠能挖洞!”

    “能挖洞的不一定是老鼠,江湖中有一种武功为遁地术。余浪有个好朋友,他就是遁地术的行家,只不过几年前他远渡海外去了……”

    “嗯?”宁月突然诧异的抬起头,“会土遁术的人很少?”

    “少,少的古往今来屈指可数。而江湖近十年,会土遁术的只有韩章一人。当初他与余浪形影不离,但五年前却突然与余浪分道扬镳远渡海外。如果转轮王会土遁术的话,那么十有**就是他了。”

    “这附近有什么势力么?”宁月并没有如此草率的下定论,如果转轮王真的会土遁为什么一开始不用?非要到了这个地方才使出来?

    “这附近有四个村庄,隶属于中山县,但并没有什么势力存在。”二十四夜中一个女子立刻回到。

    “那……有没有什么比较有身份的人?”宁月接下来随口问了一句。

    “这倒有一个创云别院,创云别院的主人原本是宫廷里的太监。告老还乡之后在此处东南二里处安家落户,朝廷还拨给了他七百亩良田过活。二十年来很少抛头露面,倒是他的佣户时常称赞他面慈心善。因为不是武林中人,所以我们也没有过多的收集他的情报……”

    宁月点了点头表示了解,沈青也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虽然此行凶险,但也总算可以给江南武林同道一个交代了。灭德运镖局满门的凶手已经可以确定,正是杀楼!而且凶手已死,你们沈府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是啊!德运镖局满门被杀倒是水落石出,但十二楼却死灰复燃!十二楼与沈府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此事回去后我还要禀明父亲由他决断。

    江南武林承平了十几年,怕是又要迎来血雨腥风。当年,我们合江南武林正道之力略胜了十二楼一筹,不知道现在,我们还能否维护武林安定……咦?宁月,听你的话音,你似乎想与我分开啊?你不是被天幕府处罚闭门思过三个月么?”

    “十二楼的接连行动显然是因为被高巡抚扣押的那批物资而起。琼星说是运的粮食,但我敢肯定绝对不单单是粮食。我需要查查,到底什么东西引得十二楼如此狗急跳墙。”(未完待续。)</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