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引蛇出洞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引蛇出洞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你这是……在教我做事么?”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金余同的不快几乎已经写在了脸上。冷淡的眼神盯了宁月很久,看的宁月后背都在微微发毛。这时候,宁月才意识到金余同不是于百里,他和自己不熟。

    就算在前世,属下这么对上司说话也要坐冷板凳。在这个等级观念更森严的社会,自己这么说简直是在作死。不过宁月依旧面带微笑,也丝毫没在金余同面前露出退缩的眼神。因为,他是宁月,他与众不同。换句更实在的话,宁月的翅膀硬了。

    “北方草原已经结束了长达五十年的战乱,而魔教的踪迹也在北面三州蠢蠢欲动。四大神捕都在凉州,京州一线坐镇。我们身为江南道天幕府捕快,应该想着怎么自己解决问题而不是想着请谁帮我们解决问题!”

    “是!属下知错!”宁月不是热血青年,所以他很利索的找了一个台阶下来了。那一脸的诚恳让金余同很满意,脸色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我天幕府成立了三百年,虽然背靠朝廷底蕴深厚但始终没有出多少惊才绝艳的人物。直到五十年前,天幕府才算有了起色。

    捕神位列天地十二绝,这是我们的底气。而近十年来,天幕府踊跃出的青年才俊丝毫不比江湖门派差。

    但是……我们为何在人前依旧如此的低调,就算被当成鹰犬我们也都没叫唤一声?甚至还留下见到峨眉弟子,天幕府退避三舍的的笑柄?不是时候啊!

    你天赋绝伦,智计百出,可惜你锋芒太甚!天幕府身在九州处处树敌,锋芒太甚容易招风。你以后无论对谁都低调一点吧!”

    金余同走了,走的悄无声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金余同说这番话的时候宁月竟然真的感受到了一丝关心,或者关切。

    这和以往的金余同不同,以前的金余同给宁月的感觉就像带着一副面具,哪怕在笑都能感受一丝森森的冷意。但刚才,宁月却感觉金余同摘掉了面具。

    宁月躺在床上有些不爽,到了临走金余同都没有提起解除他的闭门思过的处罚,或者说他是忘了吧。不过无所谓了,金陵天幕府对他这么排斥,就算回到天幕府也不会有什么助益。等于百里他们来了之后,自己也会改变一下孤军奋战的处境。

    他的四个好伙伴也只有沈青在身边,余浪不知道浪到哪里去了,叶寻花和鹤兰山回自己的老家闭关。一时间,宁月竟然有种被抛弃的孤独感。

    板着手指,宁月换算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筹码和十二楼接下来动作的推断。十二楼现在在做的应该是壮士断腕,这很符合十二楼的一贯作风。当初静夜师太惹到了天机阁她很果断的扫除尾巴,可惜刚巧撞到了自己的手里。

    现在宁月手里掌握的线索不多,只有白沙堂的那一条线索。而另一条线索……宁月微微闭起的眼睛猛然间睁开,因为他想起了十二楼接下来的动作。

    十二楼连怒蛟帮的口都要灭,绝对不可能放任一个知道他们一些秘密的琼星活着。虽然杀楼的金牌杀手已经全部干掉,但一个转轮王就顶的上整个十二楼。再加上那天见到的金面人,这样的实力恐怕得整个江南道武林齐上才行。

    白沙堂被灭,消息迟迟没有传出,仿佛这世界根本就没有白沙堂这东西一样。而没有消息,对宁月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因为岳继贤可能没死,如果他死了,怒蛟帮不会这么安静。

    琼星现在住在金陵沈府很安全,而且最近沈青这货也像是发春的猫一样整天围着琼星。换做一般女人,就是沈青不主动都有可能倒贴,但偏偏琼星不一样。

    自从暗星死了之后,琼星似乎也将自己的心冰封了起来。平时面无表情就算了,就连说话也是掐着字说的。沈青这个对泡妞一无所知愣子也只知道在琼星的身边弹琴,其余的他就算明白估计也做不出来。

    要是换了其他的姑娘,宁月也许会传授沈青几招。但琼星,宁月却不打算插手。哪怕后世的自由恋爱人人平等这样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门户之间的差距依旧是一条鸿沟。金陵绝顶沈府的公子,和十二楼的金牌杀手肯定没结果。

    夜深人静,宁月背着他的古琴仿若灵猿一般在山林间穿梭。漆黑的夜,仿佛流星闪烁,眨眼间窜出树林奔向广袤的田野,动如脱兔却在刹那间静如处子。

    “这么深更半夜把我叫到这里……让沈青知道了你让我情何以堪?”

    “他一天到晚只知道围着我弹琴……”

    “别说了!”宁月突然喝止琼星的话,“有些话不说出来……大家还是朋友!”

    “我等不及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琼星的眼睛仿佛火炬一般盯着宁月微微发白的脸盘,如火焰在燃烧。

    “你想干嘛?”宁月抓着衣领向后一跳拉开了距离。

    “你调查的怎么样?到底有没有收获?上百万人的生死,难道天幕府不在乎?沈家哪怕知道了十二楼复出都不见有什么动静,你现在是我唯一的希望……”

    “额?你问的案子?”

    “否则呢?”琼星几乎从牙缝里迸出的三个字,声音仿佛女鬼吐息吹得宁月后颈发寒。

    “没有进展!只知道十二楼在灭口,他们要做什么,他们已经干了什么都一无所知!不过……有一点我很奇怪,为什么你比我还急?”

    “因为……我想自由,带着暗星的那一份自由!我要带着她走遍九州,我不要永远躲在阴暗的地下。如果一切都没有改变,我会死,你们也会死,江南道生灵涂炭,尸横遍野!”

    宁月疑惑的看着满脸狂热的琼星,这货被高巡抚洗脑成把拯救江南道百万生灵当成信仰了?宁月脸色古怪的看着琼星,真怀疑高巡抚是怎么调教的?难道催眠?

    “高巡抚的密折……是真的?”宁月迟疑的问出了疑问。

    宁月看到琼星那心痛的眼神就感觉一股浓浓的罪恶感。琼星所有的话他都当真了,唯独那道密折没有。但这又不能怪宁月,谁会把一道密折写成谜语?这不是找死么?

    “你还是不信我……”琼星的声音很平静,但配上那表情……如果被沈青看到宁月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第一,如果高巡抚真的要写密折,那么绝对不可能写一条谜语,因为这和找死没区别。第二,就算这真是高巡抚的密折,那句话的意思估计除了高巡抚谁也不会知道。追究这个密折已经没用了……只要找到十二楼,将他们一网打尽你说的生灵涂炭就不会出现。算了,你现在是他们唯一想灭口的,还是早点……我擦!”

    天涯月瞬间发动,如闪烁一般出现自琼星的身边一把将愣神在当场的琼星扑到在地。而发生的这一切,琼星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一阵爆响在琼星站立的地方略过,如刹那将绽开的烟火。而在星芒亮起的一瞬间,琼星也似乎刚刚从惊骇中醒来一剑寒芒,数到剑气激射而出。

    原本琼星不该如此不堪,别说被宁月扑倒,就是在偷袭袭来之前就该出剑反杀。也许是她被宁月的话震慑了心神,也许她对宁月报了太大的期望,那一刹那,琼星竟然呆滞了。

    回过神的琼星异常的犀利,那剑芒仿佛能激射背刺的刺猬,眨眼间十数道剑气射入背后的虚空之中。空气为之凝结,肃杀的气息在田野中晃荡。

    在黑夜,十数道身影与黑夜融为一体。除了刀刃上反射的磷光,再也见不到一丝一毫的颜色。宁月原本躺在地上的身体突然间的弹身飞起,高高的冲上黑幕。

    “戳戳戳”无情的暗器如雨点般向四周打去,就像疾风暴雨中的芭蕉叶,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欺身而来的十几个杀手还没杀到在空中的身体齐齐僵直,坠落的时候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黑夜中,人头攒动!这次十二楼派出的杀手数量惊人,宁月与琼星已经联手斩杀了数十个,但远处黑夜中依旧有数不清的人影在晃动。

    “啾”一声啸声响起,急促的如吹过峡谷的飓风。突然之间,十数道举着火把的人流从四面八方冲来。

    杀手眼见变故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化作流光向四下激射而去。来人很快,几乎眨眼来到了跟前,每个人都是劲装革履,一手持刀,一手火把。

    “宁公子无恙吧?”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突然间出现在宁月的身前,哪怕他举着火把,宁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

    “不愧是金陵绝顶的沈府,这实力……”宁月懒散的拍了拍衣服,“你家少爷呢?”

    “少爷与新二十四夜发现了一条大鱼,正在追踪。”

    宁月都不需要细问也知道,那条所谓的大鱼八成是转轮王。如果只派这些小鱼小虾就像要了宁月和琼星的命,只能说他们太小看宁月了。

    “走一起去看看!”宁月扫了眼还在蒙逼的琼星,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既然琼星是十二楼要灭口的目标,宁月又怎么会放过这引蛇出洞的好机会呢?(未完待续。)</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