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诗雅重伤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诗雅重伤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敬的得意,宁月突然也绽开了灿烂的笑。..因为他觉得,在对方开心的时候自己不该绑着一张脸。因为下一瞬间,赵敬可能会哭。

    在宁月笑容刚刚绽放的时候,赵敬已经想哭了。因为他听到了琴声,仿佛从他的灵魂深处响起。赵敬的剑光是犀利的,也是毒辣的。可在宁月的琴心剑魄跟前,却是可笑的。

    剑光破碎的那么干脆,就像摔碎的水晶迸射出去的碎片。那么的果决,那么的不可挽回。

    赵敬静静的站在宁月的身前,手持着剑柄摇摇的指着自始至终盘膝而坐的宁月。他的剑柄上已经没有了剑刃,他的剑刃已经随着剑光嘣碎。

    自己好歹是江南道八大门派之一的掌门,武功不说登峰造极在江南道绝对能排进前十。可就是这样,自己全力一击连让宁月认真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沈千秋说的很对,武林盟要的不是现在,更是要未来。如此妖孽天赋的盟主,夫复何求?未来十年,宁月必定在天榜之上有一席之地,江南道必定能龙啸九天……但是,这与我何干?

    “噗——”尖锐的风声响起,就像疾风吹过峡谷。赵敬的眼前有些模糊,那种风声很美,美得就像眼前开满的红杜鹃。

    血雾飘洒,从赵敬的咽喉中喷出就像黄昏天空红色的云,不甘的尸体直挺挺的倒下出一声闷响。赵敬也许在死前想了很多,但他自始至终都没办法说出一句话。而他身后的弟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出一点点声音。

    宁月抬头双双惊恐的眼睛,心底不由的一阵火起,一瞬间脸拉了下来。

    “还愣着干嘛?要我请你们回金陵?”

    被宁月这么一喝,境玄派弟子纷纷回过神来,麻利的推着推车沿路返回。宁月不可能将境玄派除名,不说境玄派的身份地位,就是境玄派的底蕴也不可小觑。只要剔除其中的蛀虫,境玄派还是好的。

    节气,冬至。

    镜湖水面上升腾起一层淼淼的水汽,将镜湖衬托的越的如梦如幻。一叶孤舟,宁月这么懒洋洋的半躺在船沿上晃荡。而飘渺的琴声从沈青的指尖流出给仿佛周围飞舞的薄雾。

    沈青换下了他一年四季都不变的白衣,他现在一身黑色,黑色的飞鱼服。江南四公子之中,宁月只忽悠了一个沈青。叶寻花最近好像心事重重也没心思加入天幕府,鹤兰山武痴一个,他说要闭关一段时间。至于余浪……这货现在在江湖水面上舞剑。

    余浪真的在舞剑,他从未练过剑法,也从未学过剑。余浪的武功是天涯月,其余的武功都是他行走江湖杂七杂八偷学来的。但是,他现在却像受了刺激一样的想要练剑。

    如果余浪想练剑,宁月当然支持。所以宁月从藏武阁假公济私的拿了好几本剑法秘籍交到余浪面前,但余浪这货竟然,自顾的跑到院落练他那个软绵绵就像跳舞的剑法。

    “你说余浪这剑法……如何?”宁月突然睁开眼睛对着沈青问道。

    “慢,但却圆润无棱,如果此剑法重意不重形应当是绝世剑法。这真的是余浪自创的?据我所知余浪他没有半点剑道修为……”

    “哈哈哈……”宁月突然笑了,“果然自从你踏上了武道之路人也变得神经兮兮了。就像一个知名画家随手涂抹了几笔,旁人也能中的内涵。余浪哪里是练剑,根本就是在写字啊!”

    “写字?”沈青微微一愣,疑惑的转过脸脸沉迷的余浪好一会儿也是默然的点了点头,“也对,余浪只有在写字的时候才会如此的痴迷。”

    “我随便瞅一眼就知道,他的剑法口诀就是流云字体的书写口诀,他比划的剑法其实是在临摹流云字帖,也只有这货才这么会玩。”

    “那……流云口诀是不是真的是一套高明的剑法?”沈青迟疑了一会儿突然好奇的问道。

    “怎么可能?”宁月再次懒洋洋的躺下,“我老爹只是一个普通的教书先生,根本不懂武功……”

    余浪似乎也疯够了,踩着水面慢慢的走来,“我感觉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小师弟,是不是你?”

    “有收获么?”宁月不接这茬,转移话题说道。

    “就一开始水底下差不多有十几个人,但我们一来他们就全走了。真不明白他们脑子怎么想的,镜湖这么大他们还真以为能在水底找到沈金遗宝?就算找到了真的能让他们拿?人一旦贪起来,这脑子里就全是屎么?”

    “如果水底下真的有沈金遗宝,动个万儿八千的人还真有可能找到。可惜……他们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嗯?”余浪突然一愣,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你问沈青就知道了,沈金真的将宝藏藏于镜湖了么?沈家如果失去了沈金的财富又如何在短短时间内展的如此迅?”

    余浪青笑而不语,恍然间明白了宁月的推测应该不假。想到水底下那群忙着四处找宝藏的武林人士,突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

    太阳渐渐的身高,吹散了水面上的薄雾。突然,镜湖水面上出现了两个黑点。黑点急的在水面上狂奔打破了水面的平静,脚下溅起的浪花如四射的星辰。

    黑影越来越近,眨眼间来到了宁月的身前。一人身着飞鱼服,一人却身带江南武林盟的袖标。化作流光,瞬间越到宁月的小船上。

    “参见总捕!”

    “参见盟主!”

    “什么事?”宁月的眉头猛然皱起。这两人宁月认识,一个是天幕府铜牌捕快一个是江南道武林盟的后起之秀,也是宁月打算重点培养的青年俊杰。两人结伴而来,定然生了关乎天幕府和江南武林盟的大事。

    “回禀盟主,今日一早打开金陵城门。却在城门口现一个深受重伤的貌美女子。后来经属下辨认,那女子似乎是当初千暮雪的四个侍女之一……”

    “什么?”宁月顿时弹起,原本懒散的样子瞬间消失不见,狂暴的气势席卷再次吹皱了刚刚平静的镜湖。

    宁月的气势何其的强大,两个手下在宁月的气势之中仿佛被风吹起的树叶一般倒飞而去。扑通一声坠入镜湖之中,等他们从水面上冒出头时,船上已经失去了宁月的身影。

    上次四女告辞,宁月没有挽留。因为宁月觉得芍药她们原本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不该在红尘俗世中挣扎。她们应该在桂月宫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有千暮雪坐镇她们永远不会遇到危险。

    但却没想到,没有挽留却让她们受到了伤害。芍药四女是宁月重生以来最先见到的人,一直以来四女都被宁月当成亲人。

    温柔的芍药,害羞的红霞,婉约细腻的诗雅,还有活泼可爱的莹莹。她们的每一个都让宁月感觉到温暖,宁月也不敢们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两个多月间,她们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什么诗雅会拖着重伤来到金陵。以她们的武功,又有谁能让她们连逃跑都做不到?

    带着杂乱的思绪,宁月飞的赶到沈府别院。而现在,沈府别院也正式更名为江南道武林盟。

    一路阴沉着脸,宁月飞奔的撞破武林盟弟子指引的房间。房间中,武林盟高层竟然尽数到场。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头替诗雅把脉的沈千秋。

    “伯父,诗雅她怎么样?”宁月进门第一眼便脸色惨白陷入昏睡的诗雅。但宁月并没有贸然上前,宁月只是药师,他不是医师。他能配得出药,但他不懂治病更不懂治伤。

    沈千秋的脸色很凝重,过了许久才轻轻的将诗雅的皓腕塞回到被窝里缓缓的站了起来。

    “盟主,诗雅小姐的伤很重,但好在保住了性命。”

    沈千秋的话让宁月的心微微的有了一丝放松,但也仅仅是一丝。诗雅受了这么重的伤,那么和诗雅一起的芍药她们呢?宁月不敢往坏处想,因为想的每一种可能都能让他痛的无法呼吸。

    “是谁出的手?”宁月的声音很冷,冷的就像冰冻了千年的寒冰。江南武林盟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脸色也跟着宁月变得无比的铁青。

    他们从来没见过宁月的脸色这么差过,也从来没见过宁月如此的暴怒。月这个样子,他们既是欣慰,又是担忧。欣慰的是宁月在这个时候还没有丧失冷静,但更担忧宁月会不顾一切的招惹他们惹不起的麻烦。

    “不是岳龙轩,也不是怒蛟帮!”沈千秋先排除了最有可能的人。十二楼覆灭之后,在江南道会对四女下手的除了怒蛟帮已经没有了。

    但除了怒蛟帮,胆敢对桂月宫出挑衅的人……还能有谁?

    “诗雅姑娘被人一剑穿胸,但万幸避开了心脉。这一剑很快,口诗雅姑娘似乎是眼睁睁的一剑穿胸的没有一丝躲闪,或者说无法躲闪。

    这样的武功,就是老夫也做不到。更何况……老夫在诗雅的伤口上感受到了一道剑气,这道剑气江湖之中独一无二。”

    “是谁?”宁月咬牙切齿的问道,眼中寒芒如星仿佛能夺人心魄。

    “千暮雪,无垢剑气——”(未完待续。)</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