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弟二百七十六章 靠山王

正文 弟二百七十六章 靠山王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千暮雪轻轻的牵起宁月的手,“对不起……”

    “暮雪何出此言?”

    “如果我能恢复修为……你就不会那么被动了……可惜,距离武道之境就差临门一脚,可是……我却无论如何都跨不过去。.┡M”

    “到底生了什么?以师傅当日的话,你恢复武功原本就该水到渠成根本不会遇到瓶颈才对?”

    “是暮雪的心境出了问题,你帮不了我……”千暮雪淡淡的说着,但眼底的担忧却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

    清晨的薄雾已经散去,京城街道上已经人流嚷嚷热闹非凡。宫廷之内,乾坤殿中,文武百官各站两旁。这是宁月第一次上朝会,也第一次体验了一把宫廷戏的感觉。

    宁月为封号神捕,虽是武官但却也属于皇帝的贴身侍卫。所以宁月的站位并不在在场的大臣之中而是在皇帝龙椅的右后侧。

    “宣旨吧!”正事结束,莫无痕示意一边的宣旨太监说道。

    宣旨太监恭敬的托着圣旨,缓缓的踱到大殿的中央,轻轻的展开圣旨尖着嗓门唱到,“天子令,朕登基五载,五年来大周皇朝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皆因苍天庇佑,历代先皇之德。朕决定,三日后封禅泰山,以谢天恩。局时,三阁六部正副级官员随御驾前往泰山。各部留守官吏需尽忠职守维持各部运转。

    本次封禅泰山,宗亲府携宗亲家书铁卷前往,告慰历代先皇在天之灵。即今日起,凡一同前往泰山的人员,皆沐浴斋戒,如有违者,朕定当不饶。钦此!”

    “臣等遵旨,武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等等!”

    在众人山呼万岁之时,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众人的山呼也让莫无痕原本平静的脸色变得阴沉如水。

    一身黑色蛟袍在文武百官之中如此的鹤立鸡群,安阳王缓缓的移出人群,默默的来到大堂中间仰着头直视眼神如剑的莫无痕。

    “臣敢问皇上,这次封禅泰山,为何要臣带上宗亲家书铁卷?”

    “宁月为骄阳的儿子,乃我宗亲血脉朕自然不能容他旁落民间。除了封禅泰山之外,朕也要将他列入宗亲族谱昭告天下!”

    “臣,恕难从命!”安阳王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诡异的冷笑。

    “你敢抗旨?”莫无痕缓缓的撑起身体,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安阳王。

    “臣不敢抗旨,但臣乃宗族族长,皇上欲将来历不明之人列入皇室宗亲,臣不敢苟同。请皇上收回成命!”

    “来历不明之人?你是指宁月?宁月乃骄阳之子,满朝文武何人不知?安阳王,你是不是糊涂了?”莫无痕的声音越的阴冷,仿佛呼啸的北风吹得满朝文武的心底一阵拔凉。不约而同的,纷纷俯下了身体。

    “臣敢问皇上,骄阳当年可曾招过驸马?”安阳王毫不示弱的反问道。

    “安阳与宁缺的婚事是先帝亲口承诺的,满朝文武谁不知道?当年若非出了些变故,他们的婚礼当如期举行。安阳王再拿这事说事是不是太顽固不化了?”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骄阳当年的确未招驸马。未婚先孕是为苟且之合,就算宁月是骄阳与宁缺之子也是苟且之后,一个苟且之后,如何可入皇室宗亲?试问如何能让天下信服?”

    “轰——”

    仿佛响雷在宁月耳边炸响,苟且之后四个如穿肠毒药一般的字眼,就像一支支利箭刺入宁月的心海。宁月低下了头,并不是他自卑的低头,而是他怕,他怕眼里阳王的嘴脸会忍不住出手。

    紧紧的握着拳头,紫府之内的剑胎微微颤动。琴心剑魄,以情入道,在情绪极度激荡的时候,琴心剑魄的威力也更胜。

    什么叫苟且之后?什么叫未婚先孕?娘亲如此美丽端庄,父亲如此飘渺出尘,就连先帝也同意两人的婚事你一个什么东西敢说出这样的话?

    宁月暴怒,但他需克制。这里是大周朝会,这里在大周皇朝的政治中心。任何出格的举动都不是无礼这样的简单,任何举动在这里都是谋反叛逆。

    一丝震荡的灵压飘荡而出,仿佛清风吹过吹过殿堂。两端的烛火上,火焰微微的摇曳。这是宁月气势引动的共鸣,也是宁月此刻杀意的表露。

    烛火的摇曳自然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暗处陈水莲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诡笑。一刹那,整个会堂变得一片死寂,仿佛吸气的声音都被人放大了无数倍。

    “混账——”

    “轰——”强烈的风暴突然炸开,如惊涛骇浪一般席卷天地,所有的烛火一瞬之间全部熄灭。烟尘散尽,一身黑色龙袍的莫无痕傲然直立。

    眼前的御案已经化为虚无,脚下的台阶已经化为粉末。强悍的气势如浩瀚的星空威压而下,气势将满朝文武逼得连连后退。

    莫无痕一步一步走向安阳王,阴沉如水的脸色仿佛夏日滚滚天雷的乌云。天子一怒伏尸百里,没有谁能承受天子的怒火,无论谁,哪怕是武林至尊在天子面前也只是臣子。

    一瞬间,安阳王的脸色变得惨白,一瞬间,安阳王的心中充满了恐惧,也在一瞬间,安阳王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和深深的后悔。

    随着莫无痕的逼近,安阳王一步步的后退。但无论怎么退,他始终在莫无痕气势的笼罩之下,无论怎么退,他都退不出这一片天地。

    “朕说过,这样的话不想再听到。朕也说过,宁月的身份光明正大没有一点的污秽。朕是天子,言出法随,有违朕令,即为抗旨!

    朕问满朝臣工,骄阳当年与宁缺大学士可是私定终身?”

    “先帝亲口赐婚,臣等皆也在场,光明正大,绝无私定终身之嫌!”文武百官中,一些年长的官吏齐声应道。

    宁月轻轻的松开握紧拳头,不知为何鼻尖感受到一丝淡淡的酸楚。

    “朕再问满朝臣工,当年骄阳公主可是未婚先孕,宁月的身份可是苟且之后?”

    猛然间,宁月抬起头。通红的眼眶扫过在场跪倒的文武百官。

    “这……”文武百官迟疑了,隐蔽的相互对望一时间竟无一人回答。

    “二十年前,风雨交加。宁缺大学士奉命离京寻觅仙踪!”突然间,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所有大臣猛然间浑身一颤,纷纷不可思议的回头向着殿门口望去。

    不知何时,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在太子的掺扶下缓缓的走来。老人很老,满脸长须皆已化成白雪,就算由莫天涯掺扶着,也让人感觉会不会被一口气给吹倒。

    一身黑色的蛟袍叙说这老人的身份不凡,由太子搀扶说明老人的地位然。老人的出现,却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纷纷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渐渐走来的老人,嗡嗡的议论声一瞬间传遍大堂。

    “靠山王?”

    “靠山王老人家竟然……竟然还健在?”

    “那可是当年陪着荣仁帝征战九州的靠山王啊!大周皇室的嫡脉元老。当年威风八面,一人独揽三成战功的靠山王……竟然……”

    “靠山王竟然已经这么老了……想不到我们竟然有生之年还能见到靠山王真容?靠山王还健在……那祁连王是不是也……”

    “慎言!”

    老人的到来,打破了大殿的死寂。莫无痕收起了散的气势,一脸肃穆的来到靠山王的跟前微微躬身行礼,“无痕拜见叔爷爷,叔爷爷万福——”

    而一边的安阳王却是脸色死灰的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无缘拜见叔爷爷,您怎么来了?”

    “宁缺此去归期无定,而他与骄阳的婚约有只剩下一个月。先帝就请了我这个老骨头进了宫,亲自在天阙宫替他们主持拜堂成亲。

    宁缺傲骨,当年承诺要给骄阳一个风光的婚礼。所以那次临时的拜堂还是我这个老骨头一劝再劝才答应的。现在……你们都听清楚了?”

    “臣等明白,骄阳公主与宁缺大学士先婚后育,宁月身份清白当入皇室宗府,臣等附议……”

    “安阳王,你还有和话可说?”莫无痕冷冷的扫过一遍边蜷缩的安阳王,嘴角勾起一丝淡漠的鄙夷。

    “臣无话可说,臣附议!”安阳王的气势如风中的烛火,哪还有方才的不可一世咄咄逼人。

    突然,靠山王轻轻的挥起手中的拐杖。不禁风的模样,但出手的度却快如闪电。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下,狠狠的敲在安阳王的头上。

    “啊——”安阳王捂着头,一丝血迹沿着指尖缓缓的溢出。

    “闭嘴!”靠山王眼睛一瞪,安阳王瞬间收声,就像事先排练的相声一般配合的天衣无缝。

    “攥着一些鸡毛蒜皮就咄咄逼人,老夫当年瞎了眼让你做莫氏宗族族长?如有下次,老夫撤了你的族长之位!”说完,靠山王缓缓的抬起头,仿佛变脸一般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你就是骄阳的孩子?”

    “是……”宁月茫然的应道,情绪起伏过大,宁月还未能完全回神。倒是一边莫无痕却已经拉下了脸。

    “你还杵在那干嘛?还不过来——”

    “是!”身形一闪,宁月仿佛鬼魅一般的来到靠山王身前。恭敬的跪倒在地,心悦诚服的行了一个叩拜大礼,“晚辈宁月,拜见太爷爷!”

    “好好好,不愧是骄阳的孩子,长得真像!”靠山王笑着将宁月扶起,轻轻的从腰间解下一根马鞭,在一众吸气声中塞到宁月的手中,“当年策马转战九州,这根鞭子陪了太爷爷一辈子。好孩子,你不要怕,太爷爷给你做主。以后若有谁敢说你半个字的闲话,你就用鞭子抽他!”</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