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香艳疗伤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香艳疗伤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姐……”莹莹可怜巴巴的呼唤道。更新最快

    “这次没的商量!”千暮雪依旧面如寒霜,冷冷说道。

    “姑爷……”莹莹转过脸再次泪眼汪汪的看着宁月。

    “莹莹,这一次姑爷也不帮你了。你的武功早已到了瓶颈,是时候一鼓作气的突破了。那一次面对薛怀义的情景你又忘啦?江湖儿女,要想获得自由自在,武功一定要练好。”

    “哦!”莹莹这才认命,失落的应了一声。

    自上次诗雅杀尽桂月宫之后,原本冷清的桂月宫现在变得更加的冷清。千暮雪也没打算再请人打理桂月宫,所以偌大的桂月宫只剩下宁月四人。

    一身白雪的千暮雪静静的走在前面,看起来如此的遥远。宁月安静的跟在后面,看着千暮雪的背影有些迷离。虽然两人都明白彼此的心,但面对千暮雪宁月依旧有些踌躇不安。

    这一个月来,宁月曾无数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是自己胆小了?还是千暮雪的心变了?最后却得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哭笑不得的答案。

    是自卑!哪怕宁月已经是青年才俊一辈除千暮雪之外的第一人,宁月依旧在千暮雪面前自卑。哪怕宁月无论身世背景武功都当世一流,可他依旧不自信。

    不能怪宁月太丝,只怪千暮雪太完美。正如天下共识的那样,千山暮雪,本不该属于红尘。别说结婚生子,就是出现红尘都不应该。

    “你在看什么?”在宁月愣神的时刻,千暮雪不知何时已经转过头疑惑的望着自己。

    “啊?没什么,有点走神了……”宁月略显尴尬的淡淡一笑。

    “你在担心你的寒毒?”

    “啊?有一点吧!”宁月缓缓的举起手中的书册苦笑的摇了摇头,“原本以为,我家的万卷藏书已经算是书海浩瀚,但比起你桂月宫的藏书阁却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

    桂月宫刨除武学经义之外,共计医药,星宿,奇门遁甲,琴棋书画共计八万卷藏书,实乃震撼。这一个月来,我将医药书册全部翻阅了一遍,可惜却是将陈水莲的玄阴冰魄想的太简单了……

    虽然你我合力已将寒毒压制,但我却也因此成了废人。不能动武,我怕是要在桂月宫终老了……”

    “你不喜欢这里?”

    “喜欢!”宁月连忙摇头说道。

    “你骗我!”千暮雪毫不给面子的戳穿了宁月的谎言,“如果你真的喜欢这里,你就不会这么急着想要解开寒毒。你这么急切,还不是想要离开……”

    宁月心底一颤,缓缓的来到千暮雪身前抓起她冰凉的酥手,“我喜欢这里,但我不想以废人的身份住在这里。桂月宫飘渺出尘远离凡世,但我宁月却不是仙。红尘中,有太多值得我眷恋的东西。”

    过了许久,千暮雪挣开宁月的手缓缓的转身向内院走去。宁月茫然的望着千暮雪的背影,突然间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不该说这样的话惹千暮雪不高兴?

    “明日清晨到我房间来,我替你拔除寒毒!”千暮雪的声音响起,再一次将宁月唤醒。望着千暮雪渺渺的背影,宁月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丝灿烂的笑容。

    一夜清风过,当天空的朝霞渐渐散去,窗外的花香再一次悄悄的潜入房间。宁月迫不及待的起床洗漱之后有些胆怯的向千暮雪的闺房走去。

    今天的清晨,并没有听到莹莹叽叽喳喳的声音。后院的花圃之中,小萱早已经卖力的练功。按照往常的惯例,千暮雪应该已经起来坐在石桌边上泡上一壶香茶看书。而今天,千暮雪的闺房依旧紧闭,千暮雪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宁月突然有种做贼心虚的慌张,但心底又莫名的涌出了一股期待。在小萱疑惑的目光中,宁月带着一丝猥琐的笑容轻轻的推开了千暮雪的房门。

    千暮雪的闺房依旧是雪白的格调,洁白的纱帐在开门的一瞬间轻轻的扬起。当宁月踏入房间之后,整个人顿时不好了。

    千暮雪轻缕薄纱的坐在梳妆台前,乌黑如瀑的发丝随意的披散在脑后。单单看到这一幕背影,已然让宁月心猿意马。淡淡的幽香无孔不入的灌入宁月的脑海,那一瞬间,便是永恒。

    “关门!”千暮雪没有转身,淡漠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的沙哑。

    “哦”宁月慌乱的关上房门,在房门紧闭的一瞬间,宁月只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膛。扑通扑通的声响在房间里尤为的清晰。

    千暮雪缓缓的转过脸,精致的脸盘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疑惑,“你在害怕什么?”

    “害怕?有么?”宁月咽了一口口水,有些颤抖的声音响起。

    “你的心为什么跳得这么快?”千暮雪的的眼神如此的纯净,却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对着宁月有着怎么样的杀伤力。

    一袭薄纱与她的肌肤一样的雪白,白花花的脖颈处露出粉嫩让宁月差一点气血冲脑。集飘渺出尘与妩媚于一身,此刻的千暮雪就是在挑战宁月的人性极限。禽兽,和禽兽不如这个艰难的抉择在宁月的脑海中挣扎。

    “暮雪,你今天……为什么……这么晚才……”宁月有些结巴的吞着口水问道。

    “我一直在等你!过来吧!”

    “轰”宁月只感觉自己的脑袋炸开了,仿佛被催眠了一般移动这脚步,气息粗重的踱步向千暮雪走去。

    “你曾答应过我,每天替我画眉的。可在桂月宫这么久了,却是你食言了。今天替我画一次可好?”

    “吱”一声吸气声响起,宁月用力的擦去嘴角若隐若现的水渍,仿佛被人当头一棒一般回过了神。

    “什么声音?”千暮雪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也许是老鼠……”

    “桂月宫,从来没有老鼠!”千暮雪淡淡的说道也不再纠结缓缓的转过身望着宁月轻轻的坐在对面。

    小心的撵起画笔,笔锋如剑纤细如针。宁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中的笔尖刹那间纹丝不动。望着千暮雪如月的柳眉高挺的鼻梁,宁月突然有种难言的感动。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替千暮雪画眉,但宁月这一次却比任何一次都要认真。花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宁月才放下笔与胭脂水粉。

    千暮雪嘴角勾起一丝甜甜的微笑,缓缓的转过身望着镜中的自己。很美,哪怕千暮雪早已见惯了自己精致的容颜也依旧微微失神。身为女子,从来没有一个会认为自己太美。千暮雪也是女人,所以嘴角又一次裂开了微笑。

    似乎欣赏够了,缓缓的站起身,默默的望着宁月的眼眸,“知道这五天我去了哪里么?”

    “不知道……”宁月有些紧张的站起身,看着缓缓逼近的千暮雪脚下却不经意的倒退着。

    “我的师门极其隐秘,就连我也不知道师傅的名讳更别提身份了,只知道师傅的武功高深莫测,常年隐居于凉州。为了你的寒毒,我寻到了师傅终于替你求来了拔出寒毒的办法。”

    “那……真的……谢谢……”宁月话还没说完,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倒了床沿上。那是千暮雪的秀床,估计宁月也是第一个坐上千暮雪床沿的人。

    “暮雪……你……怎么了?咱们……好好说话行吗?”气氛刹那间变得暧昧了起来。千暮雪越来越逼近,几乎已经贴着宁月的面门。而宁月的身后,就是雪白的纱帐,洁白的床铺。就算宁月意志再坚定,却也无法摒除脑海中的遐想。

    千暮雪的眼睛很柔,仿佛溢出蜜汁的眼角将宁月彻底融化。这一刻,宁月除了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眼睁睁的看着千暮雪缓缓的伸出手指,轻轻的点在自己的胸膛。

    宁月顺势的仰天倒下,上下耸动的喉结仿佛一条游蛇。望着千暮雪越来越近的脸盘,宁月呆滞了,大脑失去了思考,脑海中仿佛被突然定格了时间一般。那种几乎能让他窒息的心跳声如闷雷一般响起。

    嘴唇上传来一丝冰凉,千暮雪的樱唇轻轻的印上宁月的嘴唇。

    “轰”

    这一刻便是天崩地裂,宁月下意识的抱着千暮雪的娇躯。柔弱无骨的身躯如此的令人迷恋,用力的,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

    “轰”一瞬间,精神识海刹那间爆开。宁月只感觉混沌初开,只感觉失去了时间,失去了自我,甚至失去了世界的一切感知。

    舌头轻轻的撬开了千暮雪的齿关,仿佛一条游蛇在调皮的扭动。一瞬间,千暮雪的身体猛然僵直,但下一瞬又柔弱的仿佛一滩蜂蜜。

    突然间,小腹之中升起一丝冰冷,至阴至寒的玄阴冰魄突然挣脱了压制在宁月的体内肆虐了起来。一刹那,如同从炙热的夏日直接坠落到冰冷的雪原。原本激动涨红的脸色瞬间被冻的青紫。

    玄阴冰魄急速的游走在体内,化作洪流一般冲刷着宁月的奇经八脉。看似横冲直撞,但似乎被什么牵引一般急速的涌向任督二脉,沿着天桥直接冲出口中。

    宁月猛然间惊觉,刹那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眯着眼睛仿佛陶醉在拥吻中的千暮雪。宁月想推开怀中的佳人,但冻僵的身体却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玄阴冰魄的寒毒涌入千暮雪的体内。</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