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金蝉脱壳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金蝉脱壳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激怒莫仓就是为了让他含恨出手。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对付一个天人合一,宁月可保证稳胜,但要对付两个,宁月却不敢保证。莫仓斩下的一剑虽然犀利,但比起他应挥的实力来说却显得如此的无力。

    依旧清风拂面,面对从天斩落的剑气淡淡的一笑。身后的虚影突然狂啸,傲然凌立顶天立地。手指舞动,一架无形的琴出现在虚影的手中。

    天地为琴,拨动七情六欲的琴弦。琴心剑魄与神魂合一,五彩的剑气几乎刹那之间狠狠的撞向莫仓的剑气。

    “轰——”剑光破碎,莫仓的剑气再一次在空中化为星辰,五彩的琴心剑魄仿佛天空星辰的凝聚。再一次狠狠的撞向莫仓的头顶。

    “我不信……我不信——”莫仓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眼眶之内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惶恐,又是一道剑气凝聚。但宁月的琴心剑魄几乎眨眼就到,莫仓的剑气尚未凝结便面临被击杀的局面。

    “嗤——”又是一道冰冷的剑气拦住了琴心剑魄的去路。一边的段轻璇在莫仓出手的时候已经蓄力,当莫仓遇到危险,她才能从容不迫的救下。宁月的五彩剑气在段轻璇的轰击下轰然破碎,狼狈的莫仓接连倒退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

    第二次交手,高下立判。所有艰难站起身的武林群豪都惊诧的相互凝望。如果第一次,是宁月出其不意偷袭的话,第二次可是莫仓率先出手。但依旧被宁月狠狠的压制,莫仓不败的神话,生生的被打破在眼前。

    “哟……莫先生刚才狂言说的倒是今天动地,可现在,却是需要贵夫人来救才能活下性命!青城莫仓,不过如此啊。”

    看着周围投来怀疑的目光,莫仓的脸色刹那间变得铁青,而听了宁月的话更是怒火中烧。暴怒的气息仿佛火焰喷出鼻孔,浑身战栗的恨不得立刻将宁月碎尸万段。

    “夫君,大局为重!”段轻璇来到莫仓的身后冷声喝道。

    “谁让你救了?我一个人也能将这狂徒斩于剑下。”莫仓气愤之下也忘记了夫人曾经的威严,想都不想的破口而出,而在破口而出的刹那,脸色却顿时一僵有些后悔。

    “不让我救,我要不出手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莫仓,你别忘了,没有我,你至今什么都不是。你倒是敢对我脾气了?今日你我联手将宁月斩于剑下,我就当什么都没生过。否者……有你好看!”

    原本有些后悔的莫仓听了这话之后瞬间脸色惨白。原本的后悔也在刹那间被怨毒代替,眼中的精芒渐渐内敛,看着段轻璇的眼睛微微的低下了头。

    段轻璇冷哼一声,手中长剑一挥,一道剑气划破时空向宁月斩来。宁月淡淡一笑,轻轻一掌推出仿佛狂风大浪一般向段轻璇拍来。

    “莫仓,你还在等什么?”段轻璇娇喝一声,身形猛然间模糊,与手中的剑光融为一体。化作一柄飞天的剑气向宁月狠狠的撞来。

    莫仓浑身一震,一咬牙,黑剑涌动再次散出强悍的道韵。天空感应,一道横空的剑气再一次出现在苍穹之上。

    宁月对莫仓的剑气已见过,但对段轻璇的武功却露出了诧异的神情。人剑合一?但这又不是宁月所见过的任何一种人剑合一。

    段轻璇的身影完全融入剑气之中,仿佛她的整个身体化成了剑。修炼剑道者,境界进展一般都是剑法,剑意,剑芒,剑气,而后凝练剑胎领悟剑道。

    但段轻璇展现出来的武功根本就不是剑胎,而更像是剑魄的简化版。但即便如此,宁月对段轻璇化身的剑气依旧异常的忌惮。

    哪怕段轻璇的武学境界不如莫仓,甚至不如宁月。但论杀伤力来说,这是宁月见过武道之下最可怕的剑气。心思急转而过,宁月背后的神魂虚影再一次动了。舞动的手指拨动着琴音,五彩的剑气瞬息间成型。

    “嗤——”剑气跨越时间间隔,几乎在成型的一刹间就与段轻璇的剑气狠狠的撞在一起。

    “轰——”强大的灵力之柱冲破九霄,武林群雄甚至能看到天空中闪耀的星辰。在白天看到星辰,这已不是他们所能想象的伟力,一个个张大着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生的一切。

    宁月的五彩剑气瞬间嘣碎,而段轻璇的剑气也仿佛受了巨大的打击一般摇摇晃晃的落回到原处现出了身形。不需要提示,在爆炸生的一刹那,莫仓蓄力完成一剑狠狠的劈下。

    蓄力一击和仓促一击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语,而莫仓试剑天下从未败绩也不是浪得虚名。这一剑仿佛将天空劈成了两半,剑气划过的痕迹,一道漆黑的裂纹如此的可怕。

    宁月刚刚和段轻璇拼了一击,新力未升,旧力已尽。面对莫仓斩下的一剑只能仓促的出手。双掌挥舞,一道莲花突然间盛开天地。双掌翻飞,一掌狠狠推出。

    “天地无欲——”

    “轰——”劲力四射,掌印却如烟花一般爆碎,莫仓的剑气一如既往的向宁月的神魂斩去,几乎在刹那间落到了宁月的头顶。

    “轰——”

    “哼!”

    宁月闷哼一声,身后的虚影一阵摇晃有仿佛供电不足的灯泡一般破灭于无形。一丝鲜血沿着嘴角滑落,硬接了莫仓一剑,内府已经受到了震荡受了不轻的伤。

    “嗤——”当宁月神魂虚影破灭的瞬间,一道凌厉的剑气突然间穿破烟尘向他的咽喉袭来。剑如流光,带着冰冷的寒意。

    刹那间,宁月的瞳孔猛地放大,恍惚中,宁月仿佛看见御剑飞仙。段轻璇的化身剑气让宁月感觉这是剑魄的简化版,但他始终感觉这一幕有些熟悉。

    现在,宁月终于想起了这种熟悉感从何而来。不是因为宁月曾经见过。而是因为……这和御剑术何其的相似。电石花火之间,脑海中的炸裂将这丝灵感轰碎。剑气已经近在咫尺,如果宁月不加于抵御,必然被这一剑穿喉而过。

    劲力流转,冥冥之中仿佛气运贴合。无尽的道韵突然凭空升起在宁月的指尖汇集。一指点出,仿佛是沧海桑田。一道白光刹那间迎向刺来的剑气。

    “轰——”身影爆射,就像被抛飞的石头一般倒飞而去。

    耳边的风啸呼呼的吹响,宁月倒飞的望着越来越远去的山头。段轻璇和莫仓傲剑而立的看着自己飞坠落悬崖的身影。宁月还能清晰的看到一众武林群雄脸上露出庆幸的笑容。

    这里是蜀州孤峰,这里山高千丈,这里……就是宁月为自己精心挑选的埋骨之地。之前一切的交战一切的厮杀,都是宁月精心设计的一场戏。而身为导演的宁月,挑选的演员却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命。

    如果不能逼真的让他们认为自己真的被他们打落万丈悬崖,那么那些盯在自己身上的眼线就不会有一刻的脱离。万丈悬崖,就算武功再高,就算轻功再独步天下。摔下去也是死。

    宁月不是武道高手,就算轻功再高也不可能御风踏空。所以在余力耗尽的时候,仿若一颗流星坠落云海深处直到被云层吞没。

    宁月微微苦笑,轻轻一拉腰间的细绳,一面巨大的帆布从背后的双肩包中伸出,在空中打开成一个巨大的大伞。

    这个时代当然还无法造出性能优越安全系数高的降落伞。宁月能百忙之中做出这个已经很了不起了。降落伞不能完全裹住空气,但配上宁月的武功做到安全着落还是没有问题的。

    山崖之上,一众武林人士庆幸的拍着胸脯,“这个武林败类终于死了!”

    “那倒未必!”段轻璇冷冷的看着云海淡淡的说道。

    武林中人闻言顿时脸色一僵,有些难看的对着段轻璇拱手问道,“段女侠,宁月坠入万丈悬崖,难道还有生还的可能?从这个地方摔下去,必定会粉身碎骨。段女侠还是太过于小心了吧?”

    “师姐有令,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在没有找到他的尸之前,我们不能掉以清洗。”段轻璇冷冷的回到,抬起头看着武林群雄难看的脸色瞬间了然。

    “诸位武林同道放心,峨眉答应过各位的都会兑现。但是还请诸位动人手去悬崖底探寻一下的为好。万一他还没死,无论对峨眉还是对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事!”

    “这……好吧!就依段女侠之言!”幸存的武林群雄最终还是妥协的拱手应道。

    三天之后,上千蜀州武林人士对悬崖底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当然,宁月的尸他们是找不到的。除了几片带血的破布之外,再也没有现其他。

    武林人士以此回报,宁月坠落山崖,葬身兽腹之中。蜀州武林似乎再一次回归到了往日的平静。就连宁月曾闹起的滔天大浪也急的平复甚至已经再无人提及。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要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又是一年的清明,在和府城东,一间古色古香的药铺之中一个中年大夫摇着蒲扇坐在躺椅里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和路上急匆匆的行人淡淡的吟道。

    “咕咕咕——”突然,身后的鸽笼里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叫唤。先生连忙站起身来到鸽笼旁,抱起刚刚回来还湿漉漉的格子,取出脚上绑着的信筒。</br></br>厉害的屁股丰满迷人的身材!微信公众:meinvmeng22 (长按三秒复制)你懂我也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