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三百三十 小东

正文 第三百三十 小东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张羽让自己将情报送到贺全年手里,但宁月根本就不知道贺全年在哪。..宁月对贺全年的唯一了解就是贺全年外号十全散人,是天幕府金牌捕快中最特殊的一个。

    别的金牌捕快,除了武功高深之外,最大的本事估计是治理稳定一方。而贺全年是奇门遁甲,机关术士,星象占卜什么样样都精通。当宁月来蜀州之前特意贺全年的资料,如果此人将精力都放在武学上,他的成就也不可能就这么一点了。

    不知道贺全年所在,宁月自然无法将情报送出去。蜡丸中的内容是用天幕府密码书写,里面只说了一个人名,再加上一个地址。

    在川府城外群山之间,一个宁静的小山村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这里深藏的群山连绵的峡谷之中,几乎没有外人来此,当然他们也很少到外面去。

    小山村叫小隐村,正如他的名字一般。这里过着半隐居半农耕的生活。但因为土地贫瘠,致使村民们单靠农耕根本无法做到自给自足,所以村里的男人有时候会进入森林用自制的弓箭打猎。

    小隐村在宁月就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村庄。宁月一只手牵着马,缓缓的向峡谷走来。远处的村庄轮廓已经非常清晰。山道的两旁,也是开辟出来的贫瘠的农田。但即便如此,依旧有很多忙碌的身影在田里劳作。

    几乎很少有外人前来,宁月的到来吸引了两岸农田里的所有人目光纷纷直起身体向宁月望过来。

    “后生——你从哪里来啊?”一个老人拍着手上的泥土,缓缓的走来。

    宁月停下脚步,面带微笑的转过脸,“我从江州而来。”

    “的去处,似乎要到我们的村子里去?我这村子在山沟子里,后生到来所谓何事?”

    “访友!”

    “老朽乃小隐村的村长,请问后生的朋友姓甚名谁?老朽好为你引路?”老头切,但却有些警惕的问道。

    “我找小东,老人家可知道?”

    “小东?”老头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过了许久才满脸堆笑的说道,“我们村子里的确有一个叫小东的,但是……他三年前就已经过世了……后生怕是要白跑一趟了……”

    “哦?是么?”宁月一脸平静的盯着老人的脸盘。突然咧嘴一笑,“没想到小东竟然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惜……那我可否去拜祭一下?”

    “这没问题……后生,我给你带路!”老头笑呵呵的说道,一边引着宁月向小隐村走去,一边旁敲侧击的打听宁月的身份。宁月随意的编造了一些身份糊弄了过去,没一会儿,两人便进了村子。穿过村庄,老头带着宁月来到了一处山脚边。

    “你就是小东的坟——”老头指着一处荒坟说道。

    顺着老头的手指望去,那是一座简易的土包。青草碧绿几乎把整个木牌的墓碑都遮掩住了。月疑惑的表情,老头儿有些尴尬的一笑。

    “小东没有亲人在世,他的坟也就没人打理了。”

    宁月点了点头,将马系在一边的歪脖子树上走上小东的孤坟,利索的除去坟上的杂草露出了已经饱经风霜的墓碑。墓碑上,只有小东之墓是个单调的大字,而且还歪歪扭扭。

    拿出一壶酒,轻轻的洒在坟上,默哀了一会儿,宁月才缓缓的抬起头,“老人家,小东的家是那一家?”

    老头抬起手指着最近的一间破茅房,“就是这一家,三年没人住了,竟然还没倒塌。”

    情报是最新的,而情报中提及的小东也不该是三年前就已经死了。这一点宁月无比的确信,如果天幕府的情报能力连一个死了三年的人都查不到,那天幕府早该被除名了。

    宁月没有继续说话,虽然知道老人并没有说实话。牵着马,来到了小东的茅屋边上。茅屋真的很破,摇摇欲坠真怀疑如果吹上一口气是不是直接倒了?走近茅屋,一股浓烈的腐烂味道扑面而来。而茅屋里面也是蛛网横梁,别说床铺之类的,就连一张凳子也没有。

    “后生,小东死后,他的家当都被乡亲们分了。他无亲无故的,这些东西也没人继承所以……”

    “可以理解!”宁月洒脱的一笑,“我能在这住几天么?”

    “这……这里都不能住人了……要不后生到小老儿家里住吧,我家还有一件空房。”

    “不用了,这屋子整修一下花不了多少时间!”宁月拒绝了小老儿目送着老头离开。

    虽然没有造过房子,但给房子修修补补还是没有问题的。习武之人,心灵手巧。常人需要一天两天的活,对武林高手来说也不过一个时辰而已。

    宁月仅仅花了一个时辰,整个要轰然倒塌的房屋被整修的焕然一新。就连里面的桌椅木床都被宁月重新打造了一份。

    到黄昏的时候,老头儿捧了一床被子过来。也许是宁月给老头留下了比较好的印象,老头儿对宁月显得很是热情好客。

    小隐村突然来了一个外人,一开始还是引起了全村人的好奇。但时间一久,现宁月也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和别人没什么不同也就渐渐的淡了好奇心。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就是小隐村的规律。宁月在此住了这些天,也渐渐习惯了小隐村的生活。宁月没有田地,但要吃饭。所以也经常深入林子打些野味回来和乡亲们换点粮食,换点生活用品。

    黄昏的晚霞洒满天空,在山路的半山腰上,一个壮硕的大汉举着一只至少五百来斤的野猪从沿着山路轻巧的下山。野猪抗在肩上,就像一座大山一般。

    换做一般人,这样的野猪别说扛着,就是拖也未必拖得动。但壮汉扛着野猪,就像在抗一个棉花包一般的轻松惬意。迎着夕阳,步履轻松的走着。

    “哟——这么大一只野猪啊!刚子,你是咋逮到的?”

    “老张,这野猪也笨,我爬树上了它竟然想撞我。牙齿一下子卡到树里面,正好被我几棒子敲死了。你回去通知大伙儿,都到我家分肉!”

    “好嘞——”老张二话不说,举起农具就往村子里跑。不一会儿,整个村子就喧闹了起来。大伙拿着篮子端着脸盆跑了出来向刚子家涌去。

    也许,这就是平静山村的幸福,对他们来说,只要有的吃,已经很满足了。比起外头的争名夺利尔虞我诈,在这里,让宁月仿佛回到了幼时的易水乡。

    刚子的杀猪水平相当高明,只见哗哗哗——一只猪就被他分成了一块块。而且每一块的分量都差不多,哪怕用称量,也不会相差多少。

    乡亲们每人拿着一块肉高高兴兴的离开。亲们的笑脸,刚子脸上突然挂起了舒心的笑容。随手拿起毛巾抹了一把脸,捡起剩下的肉吹着口哨走进了家门。

    刚刚跨进院子,口哨声嘎然而止,“你又来了?”

    “好高明的刀法!如果你砍的不是猪,而是人的话……天下没几个人能躲得过去。”宁月坐在房檐上嬉笑的说道。

    “什么刀法不刀法的,这只是杀猪啊!硬要说刀法的话,那也是杀猪刀法。宁先生,我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小东,小东早就死了……”

    “你觉得这个山村有什么特别么?”宁月突然答非所问的说道。

    “小隐村上百年来皆是如此,蜀州千万村庄也皆是如此。有什么特别的?”刚子随意的将外套披在身上,淡漠的回道。

    “是啊,这个小隐村如此的平凡。突然有一个不平凡的人身怀高深的武功,精妙的刀法?你却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如果杀猪刀法都那么的高明,那天下的屠夫早就一统武林了。”

    说着,宁月化成柳絮轻轻的飘落,一脸严肃的直视刚子粗犷的脸盘,“你不是刚子,你是小东!”

    “小东已经死了,你认错人了!”刚子沉闷的哼道,也不理宁月自顾走进厨房生火做饭。

    “蜀州天幕府的上千弟兄去了哪里?蜀州总捕贺全年去了哪里?蜀州天幕府是如何覆灭的?到底是谁动的手?”宁月对着厨房的门口一字一顿的问道,“别逼我用刑,天幕府的审讯手法,你应该知道的!”

    “你问的这一切,我都不知道!我叫刚子,不是小东。无论你用不用刑,我都是那句话。”厨房之中,传来了刚子嗡嗡的声音。

    “你——”宁月顿时大怒,但转瞬间,想起了为了让自己成功突围而自尽身亡的张羽。缓缓的……宁月起伏的胸膛渐渐的平息,最终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

    “天幕府的弟兄在蜀州过着过街老鼠的生活,被峨眉四处追杀。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覆灭天幕府的就是峨眉对吧?你知道么,在半个月前,我曾见过张羽。你知道后来怎么样样了么?”

    没有等刚子回话,宁月接着说道,“他被慧剑门的卓不凡废掉了气海丹田。我带着他要突围,但他为了不拖累我在我的面前自绝。天幕府的弟兄估计还活着的没几个了吧?如果你真的想就在此地平静的过完余生,那么我也不逼你。明天大早我就会离开,给你一夜的时间考虑!”

    说完,宁月身形化作流光消失不见。刚子端着两盘热腾腾的菜放到院子的方桌之上,环顾四周不见宁月的身影。最后苦笑的摇了摇头吐出了一口浊气。</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