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无耻之徒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无耻之徒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宁月的眼中冷如寒冰,刹那之间催动功力加了剑气的刺下。.』.之前斩杀一个卓不凡,如今若再能斩杀一个莫仓,那么就真的算是断了峨眉的一条臂膀。

    突然,一道剑气仿佛跨越了时空长河,就连宁月也没想过那道剑光会如此之快。出乎预料的,那道剑光并没有攻向宁月,而是化作流光一头撞进斩杀莫仓的交战之中。

    “轰——”

    眼前的白光再一次灰暗了天空,宁月的眼神刹那间变得冰冷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刚才这一剑并没有能斩杀莫仓,因为那道剑光在千钧一之际救下了莫仓的命。

    “噗——”一口鲜血呕出,段轻璇整个人顿时委靡了下来。身体无力的倒在莫仓的怀中。

    莫仓惊诧的望着眼前的一幕,脑海中不断的回忆着自己绝望的一瞬。眼被一剑穿胸,突然的一道身影挡在可自己的面前,用脆弱的剑气拦下了这必杀的一剑。

    青色的背影如天使降临,决绝的护着自己给莫仓留下了无穷的震撼。但是……他实在不敢相信,平日里将他当做牛马剥夺他一切尊严的女人,会在关键时刻不顾自己的重伤而替自己挡下一剑?

    “轻璇……为……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莫仓颤抖的问道,紧紧的将段轻璇抱在怀中。段轻璇的口中不断的呕出鲜血,如此的触目惊心。而这般模样的段轻璇,却是让莫仓那么的难受。

    “傻子……问什么为什么……你是我的……夫君啊……”虚弱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些幸福,又带着一些气恼,这个唯唯诺诺的白痴到现在还在问为什么?

    “段师姐——”花千荷惊呼一声,一刹那,一道剑气突然间仿佛坠落的流星,狠狠的向宁月的头顶杀来。青莲剑气,散着无尽的威压,仿佛撞破了空间的屏障。

    宁月手掌翻飞,气势升空,一朵青莲自天空浮现带着莫名的道韵。青莲花开十六瓣,每一片花瓣都是一道犀利的剑气。花盘脱落,在空中凝结成一柄玄妙的天剑。

    这一招何其的眼熟,让花千荷的心也为之停了半拍。天剑迎着花千荷的青莲剑气冲撞而去。刹那间,青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世界。

    “轰——”无尽的狂风席卷苍穹,整个金顶刹那间被染成了青色。宁月冷漠的望着天空的花千荷,这一眼却仿佛沧海桑田。无尽的话语都在这一眼中破灭,化作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正如花千荷心底所想,宁月就算对花千荷有再多的愧疚,但他的心底不会有一丝的后悔。他是天幕府的封号神捕,而峨眉却是朝廷的敌对势力。

    朝廷是正统,正统就就是正义,这并不是纯粹的立场问题。无论峨眉是什么样的立场,只要站在了大周皇朝的对立面,他就必须受到严惩,所以宁月并不后悔利用花千荷的感情。

    右手轻轻的扶上剑柄,那一刹那,天地仿佛突然间变得静止了起来。风停了,云散了,就连时间也定格了。无尽的道韵突然沸腾了起来,化作洪流向宁月的周身凝结。

    那柄古朴的长剑,如此的普通。却在这一刻,又是如此的不凡。道韵围绕着长剑起舞,仿佛在恭迎长剑的回归。到了这一刻,花千荷三人才注意的宁月手中的剑,也才察觉到宁月手中剑的不凡之处。

    “太……太始剑?”段轻璇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说着,靠在莫仓怀中的身躯微微的颤抖。

    “太始剑?上古八大神器?不可能……难道传说是真的……太始剑真的在峨眉?”莫仓也是满脸震惊的说道。

    “不知道……但是,宁月在打入地牢的时候他的剑已经被没收了,太始剑……一定是在峨眉得到的!难怪宁月的武功增长的这么快……原来是得到了太始剑……”

    这一刻,无论莫仓还是段轻璇,心中再也没有的战意。心底中蔓延的,只有那浓浓的恐惧。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眸中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跑——”

    “跑得了么?”宁月淡淡的冷笑一声,手掌轻轻的用力,一刹间,无论宁月体内的内力还是周围围绕的道韵都沸腾了起来。仿佛被点燃的汽油一般,冲天的火焰直冲云霄。

    金色的蒸汽如同云海一般蔓延,强悍的威压仿佛天空的塌落。随着宁月的气势一涨再涨,手中的太始剑终于动了……

    仅仅抽出一截剑刃,万道金芒仿佛华丽的水晶闪耀天空。天地齐鸣,无论是莫仓还是段轻璇或者是在宁月身后的花千荷,手中的长剑同时出嗡嗡的悲鸣声。

    太始剑,上古八大神器之中的审判之剑。天地凡间,哪怕是神兵利器又有谁不会在太始剑面前出悲鸣?太始剑就是剑中的王者,剑中的主宰。

    随着长剑的渐渐出鞘,宁月的气势越来越高,越来越浩荡。天空失去了颜色,大地失去了声音。天地之间,唯有那一柄渐渐出鞘,散着刺眼的金色光芒的剑。

    太始剑完全出鞘,那种与天地相容仿佛主宰这方天地的感觉再一次出现在宁月的心中。就像当初,旻天镜悬浮在脑后的那种感觉。

    这是武道之境的感觉,虽然是借助神器之力,堪堪将境界提到半步武道,但半步武道也是武道!

    宁月高高的举起了太始剑,无需运转内力,内力自动涌入太始剑之中。无需凝练剑意,因为太始剑就是世间最强的剑意。天剑破空,一道光柱直插苍穹,风云变化,电闪雷鸣。仿佛刹那间,变成了末世莅临。

    宁月的脸色波澜不惊,默默的垂下眼皮仓夫妇。轻轻的挥手,一剑便化作碧落黄泉向两人笼罩而来。

    “住手——”花千荷大惊失色,身形暴涨,化作一道流光向宁月斩下的剑气冲去。

    宁月左手翻飞,身后的神魂虚影突然爆射出金色的光芒。手掌舞动,金色的手掌化作一面面城墙向花千荷拍去。

    “轰——”手掌爆碎,花千荷的人剑合一比起段轻璇的不知道强了多少。几乎一触之下,金色的手掌便已经爆碎。但是……这只是万千掌印中的一个。

    宁月斩下的太始剑何其迅,花千荷绝望的望着金色的剑芒将段轻璇两人笼罩,绝望的听着莫仓夫妇不甘的怒吼。

    莫仓惶恐了,不可置信的空的金芒,那种不可力敌的威势,那种无处不在的锁定。他明白,无论自己如何的努力,绝对无法在这一剑之下逃生。

    在自己怀中的段轻璇,莫仓第一次露出如此的依恋和温柔。这是他的妻子,曾经令他疯狂着魔的妻子。还记得自己得到婚讯之后的欣喜若狂,还记得洞房花烛的浪漫温柔,莫仓的心中有着浓浓的不舍。

    “死一个,总比死两个的好……”莫仓温柔的在段轻璇耳边低语。在话语说出的瞬间,闪电般的出手。将自己的妻子狠狠的推向高空迎着宁月的剑气撞去……

    这一幕惊诧了段轻璇,惊诧了花千荷,更惊诧了宁月。因为宁月清楚的记得,之前莫仓在生死一瞬之间,是段轻璇不顾生死的替他挡下了一剑。

    段轻璇为了莫仓受了这么重的伤,到底是什么样的狼心狗肺才能做到让自己的妻子做挡箭牌而为自己争取一线逃生的机会?

    仓所作的一切,宁月眼中的杀意迸射。

    “莫仓——你不得好死……”段轻璇撕心裂肺的嘶嚎,眼角处迸射出绝望的血泪。但这,却也只能化作她最终的遗言。

    “轰——”

    剑光狠狠的斩在段轻璇的身上,升起的护体罡气何其的脆弱?几乎在顷刻之间化为飞灰嘣碎。一剑划过,天地变色,剑气短暂停顿,气势不改的向莫仓斩去,而空中的段轻璇却似光的太阳一般绽放紊乱的光芒。

    “轰——”突然间,仿佛被瞬间点燃的炸弹。段轻璇的身体在虚空中突然爆裂,强烈的光芒之下,段轻璇化作飞灰消散于天地之间。

    在剑气停顿的瞬间,莫仓的身体化作流光激射,迅雷不及掩耳的冲入山洞之中。宁月收起剑气,缓缓的飘落,仿佛柳絮一般落在地上。如果任由剑气斩下,身后的山洞就会化为飞灰。但这个山洞,却是花千荷回到峨眉的唯一路径。

    花千荷瘫倒的望着天空,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流淌。艰难的想撑起身体,但却一次次的失败。此刻的花千荷……就算一个后天武者也只需要轻轻一剑就能了结她的性命。

    太始剑归鞘,无情的威压与锋芒再一次被剑鞘掩盖恢复到原本的古朴,平凡。宁月轻轻的踱步来到花千荷的面前,眼神再一次与倔强的花千荷对视。

    “你杀了我吧——”过了许久,花千荷突然冷冷的说道,一滴眼泪滑落,在手背上砸出了眩美的水花。

    “好——”宁月默默的点了点头。

    “别——”这时候,叶寻花背着楚源闪电般的出现来到了宁月的跟前,“宁兄,花女侠受伤十年,十年间深居简出无论是蜀州之变还是天幕府之殇,都与她没多大关系!宁兄,冤有头债有主……”

    听到宁月说的好之后,花千荷的心顿时破碎,脸上也挂起了一丝解脱的笑容。正如自己和宁月的羁绊,唯有一个人死了,两人的心才能解脱。

    “嗤——”一道白光闪过,穿过了花千荷的耳畔割下了一缕青丝。青丝缓缓的飘散,在风中渐行渐远……</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