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十章 毕竟不是游戏

正文 第十章 毕竟不是游戏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等百里云真的消失在街头的时候,系统的任务才提示已完成。不只是宁月松了一口气,站在一边惊魂未定的周济也是一样。周济父女连忙感恩戴德的表示感谢,尤其是周翠翠,看向宁月的眼神都带着火花。

    此事说起来宁月还是很尴尬的,毕竟周济药铺的遭遇还是因他而起。在与周济交代好以后的说辞分配的份额之后,宁月就告辞离开了。

    回到衙差院,宁月迫不及待的回到后院。刚才完成了任务拿到了三百点经验,而人物从第一级升到第二级只需要二百五十点经验,也就是说,宁月可以升级了。

    人物升级按钮已经亮起,宁月饱含期待的点了升级。在一阵酥麻过后,宁月的人物等级已经从一级升到了二级。按理说等级提高了一倍实力也该是提升一倍。但可惜,没有丝毫感觉,身轻如燕的感觉没有,脱胎换骨的感觉也没有。就好像打了一个冷颤之后什么都没有改变。

    不信邪的宁月再一次沉入系统版面,人物等级已经是两级,但人物的力量,速度,防御都没有一点的改变,战斗力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提高,除了根骨增加了一点之外升级竟然没有一点的好处?

    宁月很失落,如果把这三百经验用到升级武功上面,宁月至少能将小擒拿手升到十一级,到底还是经验误导啊!反思了一下之后,宁月也明白了升级不能带来实力提升的原因。

    系统毕竟不是单纯的游戏,既然系统可以影响到现实,现实又怎么可能不会影响到系统?不可能好处全都保留,坏处全都消失。

    在现实的世界,没有升级,人变强的原因还是因为学习了高深的武功或者是功力的精进。升级,了不起提升一下根骨资质于实际还真没多少作用。

    想通了这一点,宁月自然结合实际情况来给自己变强制定了一份计划。花了整整大半天,宁月在勉强整理了出来。首先是需要弄一份内功,知道了系统与实际的关系之后宁月也明白了只有提高了内功自己的实力才会有极大的提高。

    那么以后触发任务赚经验之后最先投资内功,然后投资招式,至于人物等级……那是能不升就不升,反正升了也没啥用。

    三天之后,百草堂神农帮和石窟门三大掌门齐聚周济药铺,因为知道周济背后站的是谢云,所以几大掌门对周济还算比较客气。

    商讨之后,三家平分了周济药铺的赤炎丹,但必须保证周济药铺不被其他不怀好意的人和势力骚扰。宁月每月给周济药铺提供三十颗丹药,正好每家十颗。

    不知不觉又过了五天,自从将小擒拿手练到了小成之后,宁月的修炼进度明显变缓了下来。可以说速度只有以前的五分之一。不是宁月不勤快,而是从小成十级到大成十五级,每一级的熟练度都比以前所有加起来还要多。

    夕阳在天边落下最后一道余晖,天空依旧很亮。宁月哼着小曲缓缓的走到乡间小道之上。还没靠近易水乡,地平线的尽头一个黄色的小点突然出现飞速的向宁月奔跑而来。

    “旺财?”宁月惊喜的叫道,蹲下身体任由旺财扑进自己的怀中。

    旺财是一条土狗,但宁月敢保证这是世上最聪明的土狗。反正宁月以前没事干经常和旺财说话,而他所说的话旺财几乎都听得懂。

    本来宁月给它取得名字是追月,因为旺财跑起来真的很快。但后来谢云以堂堂四大神捕之一追月大人竟然和一条狗同名为由硬是改成了旺财。

    半个月前,旺财和谢云一起消失,对于这一点宁月已经习以为常。因为谢云破案经常会用到旺财去帮忙,但像这一次一下子就消失了半个多月倒是从未有过。

    旺财回来了,那就意味着谢云也回来的,宁月心情也突然变好了起来。谢云不只是他的好朋友,更是他的大哥。虽然有时候这个大哥很不着调但只要有谢云在,整个十里八乡就得给宁月几分面子。

    推开整齐的篱笆,宁月轻快的踏进自己的小院。一抬眼,就能看到谢云坐在房沿上耷拉着腿一口一口的喝着酒。

    “我突然发现一件事,在我的印象中每一次和你见面不是看到你在喝酒就是你来请我喝酒?你有没有数过这些年你喝了多少酒?”宁月站在院子里仰着头笑问道。

    “没数过,不过我猜可以将眼前的池塘倒满!”谢云一边往嘴里灌着酒一边回到。

    “一立方的酒共有两千斤,前面的池塘至少可以放得下三千六百立方的酒。也就是说共有七百二十万斤酒,就是给你十辈子也喝不了这么多。”宁月头也不抬的戳破了谢云的牛皮。

    “喝?什么时候你的反应这么快了?”谢云惊讶的放下酒壶,当他正式打量宁月的时候,眼神中突然闪过一道精芒。

    “小月月,接着!”说着手中的酒壶恍若流星一般向宁月砸来。

    宁月没想到谢云会突然间的出手,但依旧照着本能反应大手一抄将酒壶抄在手中。刚刚抓稳,耳边的风声就已经响起。

    谢云看似一个烂酒鬼,但他的身手绝对是不错的。年仅二十三岁却能达到后天七重境界,放眼整个天幕府也是不多。谢云一掌击来,看似缓慢但手掌间如海浪般翻滚让整个手掌都变得虚无缥缈起来。宁月刚刚挥手格挡,两掌交错宁月就感觉到了不对。

    仿佛陷入泥潭一般,宁月的掌力被吞噬一空,更让他难受的是整个身体都仿佛陷入了泥潭,无论做什么动作都那么的艰难,仿佛束缚无处不在。渐渐地,不只是行动变得吃力,就连呼吸也仿佛异常的粘稠。

    谢云嘿嘿一笑,手掌翻飞抓着宁月的手臂又扯又捏,不一会儿整条手臂就失去了知觉。这一招宁月很熟悉,就是这些天他都一直苦练的小擒拿手。

    “哈哈哈……小月月,你可以啊,大半个月不见你竟然已经成了三流高手?实在让为兄大开眼见,为了庆祝一下小月月是不是该请哥哥吃一顿酒?”谢云抓着宁月的手反手掰着,一边慢条斯理的拿起被宁月放到地上的酒壶美美的灌了一口。

    “放开我!”宁月冷哼一声,自己按照小擒拿手的法门慢慢的回正被谢云抓乱的筋骨,“三流也算高手?还有,想喝酒自己去地窖里拿,别找什么借口。”

    “这怎么可以?那可是老师亲酿的佳酿,而且还是老师为数不多的遗物你就是给我再大的胆子我也不敢拿的。”谢云瞬间变得一本正经,看他的表情不熟悉的人也许会真的被他骗过去。

    “切,说的好像真的一样,你现在喝的酒是哪里来的?别告诉我是你在村口的张叔家打的。”没好气的说着,整理了一下衣服不理尴尬的谢云踏进了院子。

    谢云屁颠屁颠的跟着进了屋,看着宁月忙着烧水,谢云眼珠子又咕噜噜的转了起来,“小月月,你不打算做饭么?”

    “我在衙差院里吃过了……”

    “我还没吃过啊,家里来了客人怎么不该招待一下?”谢云的表情很忧伤,看着宁月的眼神如此的幽怨。

    “这个家,你待得时间比我还长。”宁月不以为然的笑道,“想吃东西自己去厨房弄,记得给旺财也做一点。我不知道它今天回来所以没给他带骨头……”

    谢云唾了一口一溜烟消失不见,感情在宁月的心中自己还不如一条狗啊。自从宁月受伤之后,整个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越来越精嘴巴也越来越毒。

    不过对于宁月的转变谢云非但没有怀疑反而暗中窃喜。因为在谢云的印象中,宁月小时候是很有灵气的。现在也许是褪去身上的伪装恢复到原本的性格。

    不一会儿,谢云捧着一碗面条来到宁月的身边呼噜噜的吃了起来,“不问问我这大半个月去干嘛了?”

    “你是天幕府的铁牌铺头,自然有很多事要做。不该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为好。”宁月漫不经心的往灶台里扔了一根柴火。

    “半个月前,在太湖中心爆发了一场惊世大战。有兴趣知道么?”谢云露着邪恶的笑容看着宁月的侧脸问道。

    “和我有关系么?”宁月微微一动,半个月前正好是自己搞出赤炎丹的时候,那一天的天气也异常的古怪,一会儿刮风一会儿下雨的。

    “有!”谢云突然放下碗一脸的严肃,“千暮雪突然驾临怒蛟帮约战岳龙轩,约战地点就是太湖。当初观战的有江南大侠江别云,还有金陵绝顶的沈家沈千秋。除了他们两,再也没人能近距离的看到这一场大战。”

    宁月手中的动作一顿,一个月了再次听到了千暮雪的消息。对于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要说不在意肯定是骗人的。但宁月却又不敢把自己真的摆在她未婚夫的位置,正如世人说的那样,千暮雪身在尘世,却跳出红尘。走在人间,却是天上谪仙。让宁月只敢远远的看着不敢靠近。

    “她没事吧?”勉强的让自己的语气贴近与自然,但谢云这样的老江湖还是露出了一丝得逞的诡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