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十二章 越狱的死囚

正文 第十二章 越狱的死囚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冥儿来了!”阁楼之内传来了一声轻柔却不失威严的声音,而此人正是怒蛟帮的帮主,天榜排名第七的绝顶高手江州龙王岳龙轩。

    岳龙轩成名于三十年前,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得到江州第一高手的称号。但岳龙云心比天高丝毫不满足于江州第一,他要做的是天下第一。

    故而二十年前他闭关潜修将一身武功归纳整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花了整整七年时间才将一身武学融为一炉。再次出关之后,一声龙吟惊动九州不仅一举位列天榜,更是踏上天榜第七的位置生生将六名天榜高手踩于脚下。

    “方才我已将千暮雪留在太湖中的无垢剑气击散,明天开始怒蛟帮照常漕运。”岳龙轩的声音传来,语气虽然很轻,语速虽然很缓,但其中的霸气却让人生出一种膜拜的情绪。

    “师傅神功盖世震烁古今,世人将月下剑仙吹得神乎其技到头来还是不敌师傅,说到底,她也不是真的剑仙终究是一介女流之辈。”司徒冥瞬间拍过去一记马屁。

    “呵呵呵……”得意的笑声传来,看来里面的岳龙轩对这句奉承很是受用,“冥儿不许胡说,世人道千暮雪为人间谪仙倒也不算言不符实。千暮雪才年芳十八,而为师却已过了天命之年。古往今来,那么多的江湖天骄有谁能在这个年纪达到这个高度?

    不出意外,二十年后天下武林将是千暮雪独领风骚。更何况,我们这次是比斗而非生死决战,她的无垢剑气飘渺出尘圆润自如,我也是花了大半个月才胜了一筹。要是生死搏杀,结果却只能是我俩同归于尽。所以,我虽比她强上一线但却不能胜她。这个千暮雪果然可怕……”

    “是,弟子谨记师傅教诲,绝不骄傲自满目中无人,二十年后,就算千暮雪独领风骚弟子也要做那个能与她同站巅峰之人!”司徒冥立刻一脸决心的说道。

    “你能有此志气甚好!不过这次叫你过来是有一件事要问你。”

    “请师傅问,弟子不敢隐瞒!”

    “这次千暮雪约战我是因为在苏州府内一个少年被易罗云刺杀,你可只知道易罗云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司徒冥迟疑了起来。

    “说!”里面的声音突然厉声暴喝,气势升腾仿佛洪荒猛兽在面前咆哮。司徒冥蜷缩在蒲团上瑟瑟发抖,一瞬间,冷汗就已经湿了衣服。

    “回……回禀师父……是……是少帮主命令易护法……去做的!”司徒冥颤抖的声线仿佛被拨动的琴弦,再也没有方才的风采和气度。

    “贤儿?你可知为何?”

    “一个月前,少帮主不知从何得知……月下剑仙千暮雪竟然有婚约在身……而那个人……那个人就是苏州府被易长老刺杀的少年!所以……所以……”

    “哼,贤儿还是不死心么?我会去和他说,知道此事的有多少人?”

    “不……不出五个……”

    “杀!”

    “是!弟子告退……”说着标准的磕了个头之后颤颤巍巍的转身离去。落魄萧瑟的身影丝毫没有来时的神采飞扬。

    仿佛一道清风拂过,一个身着紫色锦袍的中年人突然出现。中年人其貌不扬,粗犷的络腮胡子就像村野莽夫。但他偏偏就是天下闻名的江州龙王。

    如鹰一般的眼神扫过司徒冥跪拜的蒲团,两只被浸湿的手掌印在地板上如此的刺眼。下一瞬间,一阵快意的笑声自阁楼中传出。

    寂静的夜,冷冷的月!

    一道流星划过天际,草丛中不时的响起几声虫鸣。宁月领着旺财走在偏僻的山道之上。

    换做平常,宁月绝对不会这么晚的回家,但谁让这一旬轮到宁月值夜呢。值夜的作用就是防止晚上发生什么突发事件,比如着火啊发生了案子啊这类的。但同里镇这个还不满一万人的小镇,已经好几年没遇到非要晚上处理的事了。

    子时一过,宁月就吹灭了油灯关好了衙差院的门领着旺财往五里外的易水乡走去。因为易水乡离同里镇不远,所以宁月并没有像其他衙役一样在镇上租房子住。唯一讨厌的一点就是上下班的路上要走一段矮脚山路。

    苏州府山明水秀,水是绿水,山自然是青山。半夜三更走在茂密的林中,没一会儿衣服已经被树叶上滴落的水珠打湿。

    “旺财,还好有你陪着。我很久没有走夜路了,在这个荒山野岭,总感觉一股嗖嗖的寒冷!旺财,你说咱们会不会遇到不干净的东西?”

    还好旺财不会说话,否则一定会将这个主人鄙视到死。衣服被露水打湿了,被风一吹当然嗖嗖的冷。一般人这个时节要在晚上走过这条山道,都是穿着蓑衣过的。

    “旺财,你想不想撒尿啊,脖子里被这么一吹,突然有一种尿意……”

    不是宁月神经病要嘀嘀咕咕的和一条狗说话,毕竟这里是荒山野岭,环顾四周一片漆黑。就连头顶洒下的月光都能让宁月联想到妖怪僵尸,在这样的环境中走路要是默不作声估计还没到家自己就已经被吓出神经病了。

    “呜——呜——”旺财突然间顿住脚步,半趴在地上向着一边的密林深处发出一阵阵凶悍的低吼声。这也是谢云最满意旺财的一点。发现可疑情况绝不像其他的狗那样大声的乱叫,而是默不作声的将人领过去指名目标,要是可以,还会不介意偷偷的靠近对着敌人要害部位来上一口。

    这座小山叫矮脚山,四周环绕的全是人家。以前还有点小动物出没,但几十年前开始人们就再也没有在这里打到过野味更别说野兽了。矮脚山唯一的作用也就是为十里八乡提供柴火,可以预见不出百年,这座矮脚山恐怕会沦为真正的荒山。

    没有野兽,当然就没有危险。但旺财却在这个时候发出了警报不用说矮脚山里有了外来者。如果是野兽那还好,但如果是人……半夜三更躲在密林之中一定不怀好意。

    宁月突然感觉这个阴森恐怖的密林不再那么的可怕,强烈的好奇心仿佛电流一般流过全身让宁月忍不住想要向密林中摸去。

    抱起旺财,宁月小心的向密林深处探去,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旺财也非常乖巧,哪怕被宁月夹在腋下都没抵抗一下。

    还没走出百米,宁月却脸色凝重的停下了脚步。眼前是一颗被砍断的树,树干差不多有宁月的腰粗。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么粗的树竟然是被人一刀斩断的。

    断口之处整齐平整,看似如清风拂过一般。宁月的心瞬间沉下半截,这一刀很快,至少宁月觉得这一刀砍的如果是自己,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闭目等死。

    “看来不是野兽,那就是有人躲进了矮脚山!”宁月突然间想起前两天谢云的忠告,有六个死囚逃进了吴县。原本宁月还不认为世界会这么小,但现在不得不承认,世界真的很巧。

    既然知道了死囚的所在,最保险的办法是悄悄的离开然后去同里镇天幕府找谢云让他过来拿人。这样自己说不准还能捞个功劳赏到几十两银子。宁月刚想退出,但却又突然间停下了脚步。

    这里离易水乡只有二里路,而离矮脚山最近的村庄也是易水乡。这群亡命之徒来到这里,最受威胁的自然就是易水乡。

    宁月五岁丧父,如果不是易水乡这些纯朴的乡亲,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所以,退去的脚步犹豫的顿住。既然知道那群歹人对易水乡有着致命的威胁,怎么也得打探一下他们来此的打算再做决断。

    打定主意,宁月再次小心的往密林深处走去,这一次,他的动作更轻,每一步都要花费好久才踏出,就是怕快了发出声响。半个时辰,他才走出了不到五百米。

    “火光!”宁月的眼神一凝,轻轻的将旺财放下,“你在这等我,我去打探一下。”

    在警校里训练的技术终于派上了用场,怎样潜行是警校的必修课。因为很多时候需要悄悄的靠近罪犯进行抓捕,要是让罪犯听到动静逃跑很有可能会导致抓捕失败。

    神不知鬼不觉的,宁月如影子一般的逼近到目标五十米处,而这也是宁月的极限了,再靠近被发现的风险太大。以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宁月根本不敢冒这样的险。

    好在此处万籁俱静,就算隔着这么远,宁月还是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大哥,以咱们的本事,将来随便在一个商道边找一个山头立个寨也能滋滋润润的过日子,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干嘛?苏州府虽然富泽,但能躲的地方太少了,咱们就算能一票捞个大的,有没有命享用还不知道呢。”

    “你以为我不想么?干完这一票我们就去凉州,蜀州,离州,反正天下之大总有我们的容身之处。”那个****上身一身古铜色皮肤的壮汉嗡嗡的说道。

    “大哥,我就不懂了,既然您也有这么个打算为什么不直接走还要做一票再走?天幕府对苏州府的封锁越来越严密了,再晚个几天,我们就很难混出去了。再说了,一旦我们干了一票,不就是等于告诉他们我们的位置么?这和自投罗网有什么区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