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十五章 谢云赶到

正文 第十五章 谢云赶到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老六惶恐的看着不断逼近的老大,双腿摆得就像风中的柳枝。满脸鲜血的老大就是一只吃人的恶鬼,滴血的刀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线。

    老大缓缓的抬起手,露出一个狰狞笑容。老六的武功是几个人中最差的,或者说老六根本就不懂武功凭的就是一股狠劲。

    但可惜,他的狠劲遇到了狠人。所以他连凶悍的表情都来不及做出来头顶上的刀已经砍下。也许在他死前想起了很多,所以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只不过他想的再多都无法改变他的脑袋成为一个皮球滚到了一棵不知名的树下。

    老大看着倒下的无头尸体冷笑一声,转过身往密林之外走去。

    “你去哪?”宁月脸色大变,捏着沙哑的嗓音尖声问道。

    “屠村!”老大身上的古铜色的皮肤仿佛有金光流转,每一个动作都能带着肌肉如流水般荡漾。

    “不用了,计划有变,你在此躲上几天不要让人发现你的踪迹,几天之后才会有新的行动。”宁月声音飘荡在林中,但这一次,老大并没有停下脚步依旧面无颜色的向山下走去。

    “这才是你的目的吧?”老大突然咧嘴一笑露出两排狰狞的黄牙,“你装神弄鬼这么久,无非是为了拖延我下山,最好是不让我下山。你的目的……是为了救下山下的那个村子么?”

    宁月的心瞬间一沉,他知道和他对话的时候,自己露出了破绽,或者他说了什么隐蔽的暗号自己没有对上来。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哪怕只有他一个下山也能对易水乡造成不小的伤亡。

    “你是怎么识破我的?”宁月的声音飘忽不定,但声线已经恢复了正常。

    “当然是暗号了,在我杀了老二老四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是那个人。而你的目的既然是为了保护山下的村民,那么之前我们对你的判断就全部错了。

    你不是先天高手,你不是不想一刀一个的把我们全部杀了,之所以使这些阴谋诡计是因为你正大光明的时候根本杀不了我们!呵呵呵……我的几个弟弟,他们死的好冤啊!”

    “是么?好像你杀的的比我还多吧?不过是挺冤的。”宁月讽刺的笑道以此来激怒对方,但显然这个计划落空了。老大只是淡淡的一笑,再次抬起脚步向山下走去。

    “你不出来么?没关系,你不出来我就去山下大开杀戒!呵呵呵……”说着,老大嚣张的将刀抗在肩膀大摇大摆的向山下走去。

    看似他这么的大摇大摆,但他的功力已然在暗中提起。眼神如鹰的扫着四周,手中的钢刀随时做好挥砍的动作。只要宁月一出现,必定一刀砍下一分为二。

    “嗖——”一道黑影突然之间的闪现,如黑夜中的鬼影一般从树冠中射出向死囚老大的侧翼攻来。

    老大眼中历芒一闪,粗壮的腰肢扭动身体猛然间旋转带起一道狂风。钢刀轻鸣切开清冷的空气带来了如尖哨一般的风声。

    “刺啦!”银色的刀光与天空的冷月相映,冲来的身影在刀光中一分为二。死囚老大的笑容却在那一瞬间定格当场。因为刀光劈开的身影没有一点砍中血肉的感觉,眼前的这个身影,只是一件蓝色的公服。

    而在死囚老大出刀的时候,另一个身影从他的身后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老大旧力刚尽新力未生的时候,身形爆射的冲到他的身后。手中一把涂满淤泥的小刀,恍若星芒的刺向死囚老大的背心。

    “咔——嘣——”

    强烈的反震力震得宁月虎口生疼,虽然知道对方古铜色的皮肤有些古怪但宁月当时也顾不得细想。现在看来,自己犯的错是何其的可笑。

    刺中死囚老大背心的小刀传来了金属交击的声响,更可怕的是手掌中传来了反震之力让宁月根本无法握住手中的短刀。

    “嗖——”小刀脱手而去,宁月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而却在这时,对面的死囚老大也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挥手一掌,如蒲扇一般大的手掌在宁月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一掌拍在宁月的胸口。

    “轰——”身体如炮弹一般倒飞而去,狠狠的撞在树干上叶落纷飞。

    这一击的力道绝对不下于一千近,要不是宁月这些天的药浴将身体练成了铜皮铁骨,换做一般人早就被一掌拍死了。不过就算没被拍死,此刻的宁月也绝对不好受。

    系统版面中,血量不到五分之一。以宁月此刻的身体状况,随便再来一下都能送宁月再去穿越。吃力的靠着树干艰难的站起,眼神冷冷的盯着狰狞冷笑的死囚老大。

    “原来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不过你的心机可真是令人毛骨悚然,这么差劲的武功竟然生生的将我五个弟兄全阴死了。就此一点你也是个狠角色。有什么遗言么?至于要我放过山下的人就不要说了。”

    死囚老大满脸横肉的冷笑,一步一步的向宁月走去。突然,他眼神中露出狐疑的神光。眼前的小子虽然默不作声的看着自己,但随着自己靠近他的眼神竟然越来越亮越来越欣喜。

    死囚老大迟疑了,一个快死的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反应。而从之前这小子的阴人水准,绝对有古怪。眼神犀利的打量着宁月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突然,死囚老大的眼睛一亮,虽然宁月极力的隐藏但还是被他察觉到了宁月藏在背后右手渐渐的变得血红,像一团烧灼的火焰。

    “小子,看来你还是不老实啊!别以为藏在身后我就看不到你的小动作。”死囚老大嗡声喝道,逼近的脚步却突然间的顿住。

    宁月露出一副可惜的表情,下一秒一脸严肃的站直身体将血红的手臂伸到身前。眼神犀利的盯着死囚老大的眼睛,“眼力不错!”

    “你的手怎么回事?”

    “呵呵呵……不知道你听说过血手么?”宁月一脸戏谑的问道。

    死囚老大的脸色瞬间大变,血手之名在他们这些亡命之徒的耳朵里是禁忌,是提都不敢提出口的噩梦。四大神捕之名威震天下,而血手却是四大神捕中的另类。与其说他是神捕,不如说他是刽子手。因为血手从不抓人,他只杀人。

    血手的真名叫什么没人知道,他御赐封号是血手,他的武功也是血手。没人见过血手是什么样的武功,因为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所以关于血手的描述有很多,而流传最广泛的就是现在宁月说展现的那样。

    “血手是……是你什么人?”死囚老大动容了,恐惧蔓延的比一开始还要快,一瞬间冷汗如雨布满他古铜色的皮肤。

    “这些不重要!你要下山,我不让你下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你可以试试。”宁月觉得今天装的逼比前世一辈子加起来的都要多,虽然看起来此刻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实际上,他的心底比对面的死囚老大还要虚。

    “谢云,你这混蛋要再不来,我就真的完了……给你十分钟……不,最多五分钟!”宁月心中祈祷着,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犹豫挣扎的死囚老大。

    “小子,其实我不想死,说真的,我从中县大牢里逃出来的时候就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把以前没吃过的美食都吃一遍,没玩到的女人都玩一遍。可是,你偏偏不让我活。

    不照他说的做,我死路一条。我要杀了你,估计血手也不会放过我。你说我怎么办?算了,与其这样先杀了你吧,就算血手寻来……我也滋润了几天了。”

    “其实你还有一个选择,和天幕府合作将那个幕后黑手供出来将功赎罪。”

    “呵呵呵……”死囚老大痴狂的大笑,“就让我见识一下血海翻涛血手,能不能破了我的金身真诀!”

    “我擦,玩砸了?”宁月脸色一变,他的血手是忽悠人的,一副胜券在握是装的,但面对迎面砍来的大刀,他似乎装不下去了。

    “汪——汪——”急促的狗吠响起,宁月刚刚悬起的心终于松了下来,还好关键时刻旺财带着谢云赶到了。而对面的死囚老大脸上狰狞的笑容还在绽放,突然间强烈的杀机锁定了他的背心。

    全力运转功力将所有的功力都移到了背心,身上的古铜色瞬间褪色,而背后的心脏位置皮肤已经换成了闪闪发光的金色。

    “当——”金属交击的声音响起,一道剑芒回身而起在空中翻飞,一剑横空如细雨清风一般削向死囚老大的咽喉。

    “当——”又是一记脆响,身影落地但剑势不改化作点点寒芒刺向死囚老大的面门。剑尖颤抖化成寒芒点点直取死囚老大的两颗眼珠。

    “当!”千钧一发之际,死囚老大闭上了眼皮挡下了谢云的一剑,而此刻,谢云已经站在了宁月与死囚老大中间。

    “小月月,你怎么样?”

    看到谢云赶来,宁月再也维持不了站立,贴着树干瘫坐到了地上。内府间气血翻涌,强力忍住的伤势再也压制不住。

    “暂时死不了,赶紧打完收工。”

    说话间连忙收起用截血手法封住的经脉。截血手法原本是用来审讯犯人的酷刑,一旦被截血,体内气血翻涌经脉胀痛难忍,犯人痛苦难当求死不能。宁月能面不改色的忍受这么久酷刑已经是意志力强悍了,要是再撑一会儿,他的这条手臂就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