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十六章 密雨百里于百里

正文 第十六章 密雨百里于百里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旺财一脸担忧的跑过来舔着宁月的手指,宁月看着旺财的眼睛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伸出手指勾了勾旺财的下巴,“没事的,这点伤要不了我的命。”

    旺财眯起眼睛露出一副很享受的神情,而谢云和死囚老大的交手还在继续,叮叮当当的声音就像用古筝弹奏一曲激荡人心的曲子。

    从场面上看,谢云的武功高出死囚老大不是一星半点。几乎都是谢云拿着剑往死囚老大的身上戳。要不是他的金身真诀护体功夫太过于变态,他早就被谢云捅成马蜂窝了。

    “难道是金钟罩铁布衫?”宁月摸着下巴眼神闪烁的想到,前世的武侠小说或者电影中金钟罩一直是热门。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虽然防御无双但却有着致命的弱点。

    一旦被人攻破罩门就会功力尽废,所以修炼这种护体神功的人都会将罩门藏好。但深受武侠小说熏陶的宁月,却对一个共同的罩门异常的熟悉。

    “希望你已经练成了缩阳入腹!”想到这,宁月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凑到了旺财的耳朵边低语了一句。

    “汪——”一瞬间,低眉顺眼的旺财雄姿英发,眼神犀利的盯着不远处将钢刀挥舞的虎虎生风的死囚老大。喉咙的深处发出一阵低吼,微微的蹲下身体,一瞬间如箭矢一般激射而出。

    按照境界来分,谢云是后天八成境界而死囚老大才不过后天五重境界。但因为他的金钟罩实在太不讲道理,一身龟壳刀枪不入一时间谢云拿他也没什么办法。

    不过谢云刚才已经将他的周身大穴摸了一大半,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定然能找到他的罩门一剑击杀。而死囚老大此刻已经满头大汗冷汗直流,自己虽然仗着金身真诀没有落败,但却只是一个挨打的活靶子。而且为了全力抵御谢云的剑芒,体能的功力正在急剧的消耗,而且两条手臂已经酸的不停颤抖。其实不需要谢云找到他的罩门,只需要在耗他一会儿死囚老大也会因为内力枯竭而授首。

    “叮——”一剑再次在死囚老大的心口上留下一个白印,身形拔高如大雁一般在空中飞舞。谢云的飞腾给了死囚老大一丝喘息的机会,刚刚气喘如牛的放下手中的钢刀,眼皮微微耷拉就见到一道黄芒在眼角一闪而过。

    “那是什么?”

    “嗷唔——”旺财趁死囚老大不注意,一口咬上他的裆部。一声脆响,依稀听到了一声蛋碎的声音。

    一瞬间,死囚老大的眼珠猛的瞪出眼孔,泛着白眼的眼眶里布满了血丝。张大的嘴巴,竟然发不出一点声音。只余下无意义的咯咯声在喉咙口回荡。

    “嘶——”空中飞舞的谢云顿时感觉下体一凉,他甚至有种重新认识旺财的陌生感。旺财是会偷袭,有时候也的确很贱,但谢云敢发誓,旺财绝对不猥琐。

    “哐——”一剑龙吟,如秋水一般的长剑直指死囚老大的咽喉。长剑刺入,一剑封喉。死囚老大瞪着圆圆的眼睛,死不瞑目的盯着眼前一脸无辜的旺财。也许,到死他都不相信,自己会被一只土狗给阴死吧。

    谢云潇洒的收剑,满脸堆笑的向宁月走去,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宁月感觉谢云在经过旺财的时候故意的避开了一些。

    “小月月,你可以啊,说说看你是怎么想到要和他们死磕的?我记得和你说过,遇到这伙人不要废话拔腿就跑的?”

    宁月露出一个苦笑,要是能跑,宁月一定悄悄的溜走。但身后的是易水乡的乡亲,他无论如何都躲不了的。好在人已杀了,任务也完成了,除了受了点伤其他的似乎都不错。

    “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在死寂的夜里如此的刺耳。一瞬间,谢云冷汗直冒闪电般的拔剑将宁月护在身后。

    “有勇有谋,有情有义!不错,真的不错!”一声赞叹自密林中清晰的传来,不一会儿,一个一身紫袍的神秘人身影一闪就已出现在谢云的身前。

    “你是谁?”谢云满脸警惕的看着来人,从刚才他展现出来的这一手轻功来看,武功绝对高出自己很多,至少有着半步先天的境界。

    “我?我叫于百里!”来人似乎对自己名字的知名度很自信,宁月没听过这个名字身边的谢云却是浑身一颤。连忙收起剑深深的一躬身。

    “属下同里镇铁牌捕头谢云参见俯捕大人,不知俯捕大人为何会出现在此?”谢云虽然躬着身,但他的气机却一直锁定着于百里的一举一动,只要对方有一点风吹草动谢云都能立刻反击。

    “我去金陵府开会,昨日黄昏才结束,连夜赶路之下恰恰在丑时左右路过这里。倘若不是如此,我有怎么能看到这么一出精彩的好戏?”

    宁月很疑惑的对着谢云使了个眼色,“是敌是友?要不要动手?”

    “天幕府银牌捕头,掌管苏州府境内所有天幕府捕快,你说要不要出手?一手密雨百里使出,就是一只蚊子也别想幸免。你要不要试试?”谢云没好气的冷喝一声,宁月顿时哑口无言。

    “这位小兄弟叫什么名字,莫非是同里镇的衙役?”

    “小子宁月见过于俯捕,小子正是同里镇衙差院的衙役。”宁月规规矩矩的躬身见礼,苏州府的俯捕大人,这要比苏州府台大人还要高出半级,是他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说话间宁月竟然有些拘束了起来。

    “我有三次想要出手,第一次是他们商量着想要下山屠村的时候,第二次是你被这家伙一掌打伤的时候,最后一次却是你冒充血手吓得他一动也不敢动的时候。

    小兄弟,你知道么血手一旦施展他的独门武功,手臂是呈玉色的,冰肌玉骨而非血海滔滔。江湖中人谣传都是因为血手向来徒手掏心挖肺沾的满手血迹引起的。你用截血手法只能骗骗这些不懂的,反倒白吃了一通的苦。”

    宁月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是骗过了么?说明还是没有冒充错。”

    “从始至终,我看到了你智勇双全和歹徒周旋,你的武功明明差的可怜,却能在刀尖起舞将一群后天武者玩弄于鼓掌之中。说真的,此刻我竟然对你心生一股敬佩之情。”

    “于俯捕谬赞了,小子愧不敢当!”宁月的确有点尴尬,说难听点,他使得那些都是下三滥的手段,可以说无耻卑鄙下流,被人这么夸赞就是宁月皮厚如墙也有些发烫。

    “想不想加入我天幕府成为捕快?”于百里一脸诚意的招揽到。

    要想加入天幕府也不是那么简单,首先要身家清白,至少不能有一点江湖背景。其次要进行筛选考核,然后进入训练营经过两年的训练,之后才能成为一个天幕府木牌捕快。

    像这种半路招进天幕府不能说绝无仅有但也肯定不多。而且这种被半路招进天幕府的都是在江湖上已经成名或者有一身叹为观止的绝技在身。而宁月自问除了那个不值一提的小擒拿手,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

    看着宁月没有反应,一边的谢云倒是急了,连忙推了推宁月将他唤回神。

    “多谢于俯捕栽培,小子愿意!”宁月躬身一拜,这一次却是真心实意。换了以前,宁月那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格未必会答应,可惜就在前两天他接到了那个主线任务直接要命了。这几天正想着等到了秋天天幕府招人了就去报名,但想不到现在可以直接成为天幕府的捕快。

    “嗯,这是你自己拿命争取来的,大周皇朝正是需要你这种有能力的大好青年。”说着掏出一块玉牌抛到宁月的怀中,“等把伤养好之后,拿着这块玉牌来苏州府天幕府报到。”

    说完,于百里的身影突然消失在月下。谢云露出一丝苦笑,还是低估了于百里的修为。就这一身轻功,要将自己留下自己绝无幸免的可能。

    放下了心底的震惊,谢云来到死囚老大的身前一剑割下了他的头颅,而且还把其他几个死囚的头颅收集了起来用藤条编制了一张简易的网。

    “你要这些脑袋干嘛?”宁月休息了这么久才有了力气再次站起来。

    “不是我要,是你要!”谢云将脑袋一个个的收起来,“你知道天幕府的捕快为什么这么的不予余力的守护一方安宁么?

    别提那些职责所在再所不辞,人的天性就是趋利避害,就算有着那一些责任心,但没有足够的利益也是不可能的。而让天幕府捕快这么勤勉的动力,就是功勋。

    功勋的作用很大,能换取情报,能换取资源,能换取钱财,最重要的是能换取武功!大周皇朝以武立国,而成立天幕府之后,朝廷也将收集起来的武功秘籍大半放到了天幕府。凭着相应的功勋,可以兑换到相应的武功秘籍。

    你已错过了习武年龄,但并不代表不能习武,只不过先天无望而已,现在加入天幕府能多学到一门武功对你也是有大大的好处。中县大火处处透着诡异,而这逃走的六个死囚,也狠狠的扇了天幕府的耳光。

    这些死囚的脑袋还是能兑换不少功勋的,我算了一下刚巧可以兑换一本荒级武功。你既然已得到于俯捕的担保,拿到玉牌的时候你就已经是天幕府的捕快了。”

    两个人一条狗,背着月光拖着长长的六个头颅。这场景怎么看都那么阴森恐怖。旺财还很不合时宜的仰天发出一声狼嚎,换来两人一阵臭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