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十九章 谢云辞行

正文 第十九章 谢云辞行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仙宫?那是什么门派?”宁月随口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也许仙宫就是仙宫。千百年来,仙宫的传说一直在世间流传,但谁也没有亲眼见到。那些传闻却异常的详尽不似无中生有,你若有兴趣也可以查一下仙宫的传说。不过这本先天长春神功就不要再练了,这不是凡人可以练的功法。”

    “如果强练会怎样?”宁月不甘心的问道。

    “不怎么样,因为没有人能强练!第一步都踏不出去如何强练?”

    “那……我能换一本么?”宁月瞪着闪亮的眼睛看着铁盘先生,那一副楚楚可怜让人不忍心拒绝。

    但是铁盘先生坚定的摇了摇头,“规矩就是规矩,你选了就不能更改,拿回去后三天之内归还。以后积攒了足够的功勋再换一本吧,至于这一本先天长春功,你要不要现在归还?”

    “不,既然有三天期限,我就是捂在怀里也得等到三天!”宁月这种小市民的心态暴露顿时让铁盘先生一阵错愕。

    天幕府的捕快有几种去处,一般随机分配。但宁月是于百里特意招收进来的,故而竟然给了宁月挑选的余地。因为谢云要外调,同里镇天幕府又多出了一个名额。宁月在同里镇呆了两年,早已对同里镇有了感情。所以他也没做多考虑直接选择驻守同里镇。

    大清早去的苏州,回到易水乡的时候竟然已经黄昏。宁月拖着疲惫的身体跨进了篱笆。旺财早已殷切窜了出来,宁月直接丢过去两根从肉铺里要的大骨头径直走进屋子里。

    很意外的,谢云竟然早已等候在屋中,看到宁月进来露出两排怎么看怎么贱的牙齿,“哟——我们的宁大捕快回来了?啧啧啧……一身飞鱼服就是神气,穿在身上竟然比我还帅……”

    谢云不住的品头论足,这个时候的他文采直接拔高到了文科状元的地步。用词之精准,用语自巧妙令人叹为观止。可惜宁月今天实在没心情和他斗嘴,鄙视的瞥了他一眼直接向厨房走去。

    点亮了厨艺的生活技能,宁月的厨艺直接飚高到御厨的地步。至少宁月随便煮的云吞面也让谢云差点连着舌头一起吞进肚子里。而今晚的谢云也像饿死鬼投胎一样一连吞下了半锅面汤。

    “小月月……呃……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呃……早知道这样……以前咱俩还下什么馆子……呃,这不是纯粹找罪受么?可惜了……呃……下次吃到小月月做的菜估计要等过年了……”谢云一边打着饱嗝一边毫无形象的踢着牙。

    宁月也是懒得搭理这货,站起来正要收拾碗筷。突然眼角瞥见谢云掏出两个铁蛋把玩,一瞬间背后寒毛竖起整个人顿时炸了。

    连忙抛下碗筷一把向谢云扑去,而对面的谢云显然也被宁月的举动吓了一大跳,但他武功比起宁月来强出了不少。轻巧的一踢桌脚,整张坐着人的椅子飘逸的向后飞去轻巧的避开了宁月的扑倒。

    “小月月你咋了?发什么神经?”

    “我发神经,你难道不知道不该随便动人家的东西么?”宁月一脸紧张的盯着谢云的手,每一次看到两只铁蛋摩擦心跳都会慢上半拍。

    “你说这个?”谢云好奇的举起手里的铁蛋,“这就放在你房间的床头柜上,难道不是用来把玩的么?”

    谢云对宁月的反应很好奇,看他这么紧张自己手里的东西显然这东西并不像表面的那么简单。

    “谢云,谢大捕头,你好歹也是一个捕头,难道不知道私闯民宅是犯法的么?快点还给我!”宁月脸色惨白的伸出手,手心中已是细密的冷汗。

    “还给你?可以啊,你先告诉我这是用来干嘛的?”谢云眼中精芒闪烁,看着宁月这样的表情顿时察觉到了可疑。而一脸紧张的宁月看到谢云的眼神顿时暗道要坏。这样的眼神太熟悉了,前世自己同事对某些线索产生怀疑的时候都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你确定要知道?”宁月心思急转,顿时一咬牙脸色阴沉的问道。

    “当然,我发过誓要照顾你一辈子当然不能让你走上不该走的路。”谢云一脸凝重淡漠的说道。

    “这里面装的,是我老爹的骨灰!”宁月的脸色黑如锅底,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喝道。

    “咳咳咳……”谢云顿时一哆嗦差点将手里的铁蛋掉地上,还好眼疾手快的接住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双手合十。

    “老师,你对我说过不知者无罪啊!我真不知道,别见怪啊!”

    宁月眼疾手快的将两颗铁蛋抢过来揣进怀中,“你别问为什么,装在铁蛋里方便我随身携带”

    这个时候,宁月才长长的舒出一口气。眼睛后怕的瞟了眼谢云,这货真是命大。

    “说吧,今天过来找我到底是做什么?别告诉我是为了蹭吃蹭喝顺便行一下梁上君子之为?”宁月没好气的质问道,和谢云已经这么熟了,说话根本百无禁忌完全不担心伤了感情。

    “我是来告辞的!”谢云突然有些失落,长这么大从没离开过家乡。这一次,他远走千里去凉州上任。心中既是期盼也有点排斥。

    “告辞?你明天要走?”

    “不,是今晚就走!”谢云似乎突然间放下了什么一脸的轻松,“对了,我已经交代过鲁达,他会替我照应你的。还有,天幕府里有一些卷宗我忘在了家里,什么时候你替我带过去送入库。”

    “哦,一路顺风!”宁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喉咙口似乎被什么堵住了一种窒息的难受。宁月以为他很洒脱,尤其是死过一次之后。但现在,他却依旧有种想哭的冲动。

    眼眶红了,对着谢云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一路顺风说出口,一滴清泪自眼角滑落。宁月没有去擦,只是微笑的看着谢云。

    原本已经放下不舍的谢云突然间也跟着红了眼眶,站起身一把抱住宁月,“小月月,从今往后我不在身边你自己保重。而且以后不要惹事啊,我走了可没有人代替我给你撑腰了。虽然说鲁达的武功不错,但他也不过是后天四重震慑不住人。

    明天开始你要努力的练功,尽量低调做人。好在同里镇没有什么案子,也没有什么江湖纷争,你在这里安安稳稳过日子……”

    谢云走了,走的很潇洒。如果不算临走前顺走宁月一大袋赤炎丹的话算得上是两袖清风。宁月目送着谢云的背影消失,心底竟然有一种淡淡的心安。以谢云的天赋,他其实不该在同里镇这个小地方浪费五年时间。以他的武功,也早该升为铜牌捕快。

    要不是为了宁月,谢云或许早已在江湖上创出偌大的名声,也许早已经成为天幕府炙手可热的天骄。为了宁月,谢云生生的浪费了五年沉寂了五年。

    “是我拖累他了!不过好在以后我不仅不会拖累他,也许将来我们还能携手共闯江湖。”宁月收拾了心情,再一次将注意力放在了今天拿回家的武功秘籍上。

    先是拿起星罗棋盘,宁月从头到尾翻看了起来。哪怕之前已经有底,但依旧被这本武功的记录方式给震到。这个世界记录武功秘籍手法很牛逼,只要有些来历的秘籍,都是用精神力传导通过符文刻录。

    哪怕上百万字的内容,都能通过精神力印刻在一枚符文之内。所以宁月拿到的这本星罗棋盘第一页中的符文就隐藏了数十万字的秘籍内容。

    将眉心的精神力击中,缓缓的向符文中间沉浸。眼前的符文渐渐的变大,而自己仿佛在不断的缩小。刹那之间,无数文字流过脑海仿佛一颗颗流星从脑中划过。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刹那,又也许是很久。宁月才从书本之中脱离出来。眼前的书还是书,符文还是符文。唯有脑海中多了很多之前没有的东西。

    “叮,发现新技能是否学习?”

    系统版面跳出了一个弹窗,而这个弹窗却让宁月喜出望外。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学习武功也受到了系统的干扰不再有悟性根骨的限制?只要点击学习是不是就能学会?

    这样一来就太可怕了。一本神功秘籍摆在眼前,一般人还在云里雾里不知道从何下手,一般人小心翼翼就怕理解错误练错了秘籍。宁月只要一点确认瞬间耍的有模有样,这样的画面实在太美,美得简直丧心病狂。

    点击了学习,如电流一般的能量流转全身,在系统的技能版面中,小擒拿手的边上出现了一个新的技能星罗棋盘。等级0/20,熟练度0/100

    其实这个时候宁月还不算练成了星罗棋盘,只不过将这个技能点亮而已。但星罗棋盘最正确的练法已经心领神会。原来世人无法练成星罗棋盘是因为没有找到正确的修炼方法。而书写这本秘籍的人也诡异的将正确的修炼方法写成了密码。

    原来那些暗器百科全书都不是秘籍,真正的秘籍却是用密码读取的运劲法门。这种法门能够模拟一切暗器手法只要将这个法门练熟,天下暗器信手捏来。当然,因为运用运劲法门模拟出来的手法并不比原本的强,哪怕能发射所有暗器其威力还是荒级武功范畴。

    “捡到宝了,简直是********啊。练了一样,七十二种暗器手法全部打包,这特么何等的凶残?暗器版的小无相功有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