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二十章 天地异象,四象封印

正文 第二十章 天地异象,四象封印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宁月将兴奋收起,将目光看向那本先天长春神功的时候眼神之中满满的期待与紧张。有系统之助,可以化不可能为可能。星罗棋盘能够修炼,那么这本地级神功是不是也可以?

    紧张的翻开先天长春功,依旧是一枚布满精神意念的符文。如果要评选这个世界的四大发明,估计会是符文武功代替造纸术和火药。

    将精神意念集中,缓缓的向符文中钻去。突然间,眼前仿佛盘古开天,混沌之中一片雪光。下一瞬,眼前出现了十个透明的人影,红色的行功路线在体内流转。

    “天下武功,皆以修得丹田一口真气,溢满丹田而后打通奇经八脉自下而上,贯通天地之桥连接精神识海自此反后天为先天。

    我仙宫武学反其道而行,由精神识海修得一缕真元,由上而下最先贯通天地之桥于丹田之处存一缕先天之气。直接反后天为先天,而后打通奇经八脉登武之大道……”

    “轰——”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直冲精神识海,宁月就感觉被人一脚踢开,意思瞬间弹出书本。惨叫一声仰天倒到了床上,眼前星光闪闪整个房顶都在晃动。

    “我擦,就像被人拍了一板砖似的……”过了好久脑袋才清醒了一点挣扎着撑起身体。一丝殷红的血迹从鼻孔流下,满不在乎的一擦,脸色已经变得死灰。

    “难怪说不是凡人所能练就的功法,果然瞎闹。想不到第一步就是调动精神识海的先天之灵以架通天地之桥?如果没有先天之灵自然就无法调动,当然就不能修炼。但是……我为什么会受到重创?没有先天之灵了不起不能修炼,你特么踢我一脚是几个意思?”

    宁月一脸的古怪,脑海中那本武功秘籍已经活了过来一脸鄙夷的看着自己,“喝?一个连先天之灵都没有的渣渣也敢染指老子?滚!”然后抬起一脚踹下……

    用力的甩了甩头,“邪门了,武功秘籍还自带精神攻击了?算了,看看系统有什么提示么?”

    宁月只是看了一眼,整个人瞬间激动了,因为在系统版面上果然跳出了一个弹窗。

    “先天长春神功,修炼条件需保留一缕先天之灵,检测出宿主先天之灵被封印需花费五百经验值解封请问宿主是否解封?”

    “这还问个屁?别说五百经验,就是五千经验也要咬着牙解封啊。”果断的按下了解封按钮,一瞬间,一股暖流自身体蔓延流转,突然间仿佛发现了目标一般直冲的向大脑撞去。

    “轰——”暖流冲击大脑的一瞬间,宁月仰天倒下,一道鲜红的鼻血喷涌而出。

    宁月倒下之后就陷入了昏迷,任谁的大脑被一股能量冲击一下也会晕过去。但他身体的变化却没有结束,星星点点的白光自身体缓缓的溢出,仿佛千万只萤火虫在宁月的周边飞舞。

    宁月上空一米处虚空之中,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虚影重叠闪现,突然之间,一道白光冲天而起直插云霄。一道剑光连接天地仿佛剑中王者一般威严浩荡。

    异象一闪而逝,快的连弹指一瞬都没有。或许有人会觉得天空闪了一道雷,也会有人觉得,刚才眼睛一花其实什么都没有。

    “好强的剑气!”岳龙轩猛的睁开眼睛,天榜高手中,他是离宁月最近的一个。所以一闪而逝的剑气将他从打坐中惊醒。正想着查询这道剑气的来源之处,却是天机渺渺无处可寻。

    “是有人故意警告……还是无意间泄露了一丝气息?”岳龙轩喃喃低语,无论是那一种对他来说都不是好事。普天之下能有这等剑道修为的只有两个人,琅琊剑主令华霜,水月宫主水无月!就连千暮雪也没有这等剑道修为。

    “来人——”

    “弟子司徒冥拜见师尊!”过了一会儿,司徒冥来到跟前。

    “替我查一下,令兄和无月宫主两人中,哪一位驾临江州了?查到之后不要有任何举动立刻禀报与我。”

    “是!”

    而在苏州城外寒山寺的石阶之上,一个衣衫褴偻的银发乞丐突然睁开了眼睛,晃悠悠的坐起慢慢的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伸出洁白细腻的手掌轻轻的揉了揉眼睛。

    “四象封印?有意思……”说着打了个哈气沿着山路的石阶一步一步的下山而去。

    叽叽喳喳声音在耳边环绕,宁月被窗台外的鸟鸣声唤醒,睁开眼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温暖的艳阳洒进窗台将宁月的脸映的得一片金黄。

    睁开眼帘之后,宁月轻轻的拍了拍脑门,如果之前那一次是挨了一板砖的话,那他昏迷前的那一击就是挨了一炮弹。哪怕昏睡了一整夜,宁月都感觉眉心隐隐生疼。

    忽然,宁月似乎想起了昏睡前正发生的事,连忙将意识沉浸识海之中向系统看去。点开技能版面。新出现了一栏技能槽,而技能槽中,一个已经被点亮的技能吸引着宁月的视线。

    “先天长春神功,等级0/80,熟练度0/100”

    在宁月的感觉之中,丹田之处已经有一缕阴凉的气息在流转,这股气息与自己的意念相连,潜意识的可以受自己随意的控制。

    “等等,好像……今天有什么事忘了……”望着天边的红日,宁月挠了挠脑袋努力的回想起来。当宁月看到床头放着的莲柄刀和身上穿着的飞鱼服时,整张脸瞬间变色。

    “糟了,要迟到了——”

    一路狂奔,仅仅花了盏茶的功夫就跑了五里路,身形如游蛇一般穿越拥挤的人群向天幕府冲去。同里镇的天幕府宁月很熟悉,虽然只来过一两次但毕竟以前是谢云的地盘。

    宁月冲进天幕府的时候,几个天幕府的木牌捕快正在院子里练功。院子里共五个人,为首的是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大汉。这些人宁月都认识,而他们对宁月也很熟悉。

    “捕头,抱歉抱歉,起床晚了,我迟到了……”宁月满脸尴尬的说到,熟归熟,第一天上班就迟到显然不太好。

    “宁月,是不是想着今天正式来天幕府报到兴奋的睡不着啊?”一个比宁月大一点的青年挤着眼睛笑道。

    “木易大哥就别取笑我了,不过昨晚发生了一些事害的起晚了。”

    “好了,都是自己人宁月也不要拘束。你的点卯我已经帮你做了。”鲁达收起手中的刀笑着向宁月招了招手,“你是谢云的兄弟,那就是我的兄弟,我领你去房间。以后啊,你也不用来回跑了,从这里到易水乡也好几里路呢,以后就住天幕府。

    我们平时没什么事做,既不用像衙役一样满大街的巡逻,也不需要到城门口站岗。等人来报了案才需要我们出手,要么是县天幕府直接下发任务。所以,平时我们都呆在府里练功、喝茶、睡觉。”

    鲁达一边说着一边带着宁月来到了宿舍,这里一人一间,而且还是有卧室有书房比起前世的高档公寓还要好。因为里面东西一应俱全,只需要拿几件衣服就可以常住,宁月只是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

    “捕头,我今晚就回去拿几件换洗的衣服。”

    “叫啥捕头啊,直接叫我鲁大哥,大家都是兄弟不用这么生分。”

    虽然鲁达这么客气,但宁月还是没有改口。毕竟其他人都叫他头,自己不能例外了。鲁达吩咐完之后再次离开到院子里练他的刀法,宁月则盘膝在床上按照系统整理出来的运劲法门尝试着修炼先天神功。

    体内的阴凉之气随着意念的操控急速的由上自下的缓缓运行,通过膻中穴路过丹田直冲会阴。沿任督二脉运行一圈为一个小周天。

    第一个小周天速度最慢,但如果在不换气的情况下继续运行,速度会变快,而且越来越快。这就是人与人的天赋差别。有些人,一口气最多运行三个小周天,但有些天才一口气能运行九个小周天。同样修炼一天,效果是常人的三倍不止。这就是有些天才十年就比得上一些练了一辈子的功力。

    宁月不懂这些常识,但他也不需要懂。反正系统冥冥中告诉他该怎么做,他只需要照着系统的意思照做就可以了。内力运行了一个小周天,宁月也没有换气的打算直接运行第二个周天。

    换气并不是指呼吸,在运行内功的时候也不是屏住呼吸。不换气是一种特殊的吐纳方式,意识放空进入一种禅定的状态。一旦换气,就会退出这一种状态再次进入需要时间,而进入之后一切从头再来。

    宁月操控内功运行一个小周天差不多半个时辰,而第二次就会减少。他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怎么样,因为谢云不止一次说过他的经脉骨骼已经定型,无论修炼内功还是外功都会事倍功半。

    所以半个时辰运行一个小周天应该很慢,宁月心底是这么认为的。但如果这个想法让谢云知道的话,一定郁闷的喷出一口老血。

    一般人每天打坐养气,至少要三天才能有气感,要完成一个周天的运转至少要一个月。而能向宁月这样一口气运转一个周天就算是天才没个三个月也绝对办不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