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奇怪的隐藏任务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奇怪的隐藏任务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少妇哭的很伤心,几乎可以说是撕心裂肺,而少妇带来的丫鬟不仅没有上前制止少妇的冲动,倒是跪在一旁跟着抹着眼泪就差扑上来抱宁月的另一条大腿了。

    “这位夫人,有话好说还是快点起来吧!”宁月急的满头大汗,好在现在还是大清早,街上的人不多再加上天幕府的位置有些偏僻,否则要让人看见估计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鲁达一行人紧随其后,总算过来帮宁月解了围。几乎是搀扶的,几人才将少妇领进了天幕府的大厅。过了许久,少妇才收拢了情绪低声的呜咽,几乎是一边哭一边将自己的冤屈说了出来。

    原来少妇本是苏州同里镇人,后来嫁到了京城一大户人家。今年二月带着儿子回娘家省亲,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但半个月前突然间出事了。

    她不满六岁的儿子虎子失踪了,这下子可把少妇吓坏了,连忙到县衙报案。可是半个月过去了,儿子的下落还是没有一点线索。儿子弄丢了,少妇连京城都不敢回。无奈之下只好将希望寄托在天幕府。

    “原来如此……”鲁达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眉头却已经皱得更包子皮一样,“夫人,令公子走失我们也深表同情,但是这人口失踪并不在我天幕府职权范围之内。

    若是可证明令公子走失与江湖武林有关,或者拐走令公子的身怀武功我们到可以介入。但夫人你一无所知我们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再说了,茫茫人海又时隔半个月,就算当初有什么蛛丝马迹现在也该没有了……”

    听了鲁达的话,少妇瞬间又崩溃了,直接从椅子上瘫倒在地上嚎啕大哭。鲁达几人一脸同情的看着少妇又对视的摇了摇头,这种事他们真没办法。

    “夫人先别哭,这个案子我接下便是!”宁月被少妇哭的头大了,但这并不是宁月接下这个案子的原因。因为就在刚才,系统突然跳出来新的可接受任务。

    “发现可接取隐藏任务,是否接取!”

    宁月正愁没有经验,有任务当然不放过。虽然隐藏任务这个东西让宁月有些疑惑,但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真的?”少妇用她闪着泪光的眼睛盯着宁月,宁月被这么一看心跳瞬间慢了半拍。连忙隐蔽的深呼吸了几次才平复了下来,“熟透的御姐可最是要命啊!”

    “宁月,这个案子可不再我们天幕府的职权范围之内啊!”鲁达有些不快的说道。

    “捕头,我最近正好没事干,而且加入天幕府这么久了还没有做过事。就拿这个案子练练手也好……”宁月坚定的看着鲁达,任务已经接下,如果鲁达执意不许,他就用私人的方式去查。

    “可以!”鲁达看着宁月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不过这案子只是你私自接下不计算在天幕府任务中,所以哪怕你破了案也没有功勋。”

    “明白!”宁月有些尴尬的一笑,这算不算和同事之间的第一次摩擦?

    鲁达几人回到了后院,宁月留在前厅询问少妇一些经过和详细的细节。宁月通过前世的经验分析顿时将虎子失踪的经过推算了出来。

    少妇那天带着虎子在城隍殿里上香,在躬身跪拜的时候,一边玩耍的虎子就被人拐走。等少妇抬起头的时候,虎子早已被吞没在漫漫人海中。

    手法相当老练,经验相当的足。就是后世,这招也是相当惯用的手法。宁月脑海中瞬间脑补了拐卖团伙的伪装形象。道士,和尚,乞丐,老妇人这些都有可能。

    “看来得去城隍那看一看了!”宁月让少妇先回去等有线索会通告之后独自换上便服就出了门。这是他一个月来第一次出门,上次出门还是因为去铁匠铺打造暗器。

    城隍庙在同里镇南,虽然很小但五脏俱全。前来上香的人虽然算不上络绎不绝但还是不少。城隍庙的主持道长还很有商业头脑,将城隍庙殿宇制成了一个小商品市场。这样一来,商品吸引顾客而顾客又被城隍庙所吸引。

    宁月在城隍地区转了一圈,这里的确是人流复杂可谓下九流的集中地。骗子乞丐小偷,泼皮无赖懒汉应有尽有,宁月如鹰一般的眼神扫过,在他的眼中谁都有可疑但又谁都没可疑。

    怀疑对象是没有找到,宁月的眼神到引起了别人的不快。没办法,审视的眼神投在谁身上都会引起不快。宁月叹了叹气,果然还是想当然了。

    排除掉勒索!因为勒索不可能半个月都不联系。剩下的只有贩卖了,这个世界有万恶牙行,就是那种专门从事人口买卖生意的店门。

    同里镇没有牙行,但却有一个牙头。牙头叫蛇王,乃是天幕府重点关注对象,十里八乡买卖的孩子都得经过他的手。一开始,蛇王还以为宁月还是衙役,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当宁月将木牌一亮出来,蛇王瞬间从大爷变成了孙子。

    “哎呦,宁捕头,你这可怀疑错人了啊,我虽然做牙口买卖,但我也是讲究原则的。不是您情我愿我绝对不接更可况拐卖人口了。”

    “少废话,半个月前有没有收到一个叫虎子的孩子,大约六岁看起来像是富家子弟。”宁月阴着嗓门冷冷的问道。

    “哎~宁捕头你还不信我?这样吧,您等等!”说着从内屋翻出一个蓝皮本子递到宁月的眼前。

    宁月接过一看,竟然是他的账本,这也算变相的证明清白了。账本一般是最机密的东西,交出了账本等于交出了自己所有的商业机密。

    宁月看着账本眉头轻轻一皱,“这三个月,你只经手了七个孩子?而且全是女娃?你虎谁呢?”

    “嗨!宁捕头,你也想想,只有那些穷的活不下去的才会舍得卖孩子,而就算卖孩子也不会舍得卖掉男娃。这苏州府富泽,虽说穷人家有不少但官府对穷人家经常有些补助使得真到卖儿买女的人家根本没几户。我这七个有一半还不是苏州本地人,都是从江北道逃难来的。”

    以宁月的经验,蛇王并没有说谎。所以蛇王的一番话断掉了宁月所有的线索,因为拐卖孩子必须经过牙行这一道程序。没有牙行出具的卖身契,就算被拐卖成功也脱手不出去。

    绑架勒索也不是,转手贩卖也不是,这让宁月有些头大。按理说少妇嫁到京城第一次回家省亲,这结仇结怨也不太可能,整理了总总突然发现线索竟然全部断了。

    “对了!如果虎子的失踪不是特例呢?”在宁月前世有一种叫团伙连续作案,看他们的动作这么娴熟老练肯定不是第一次出手。宁月当即决定回天幕府找找看是不是有相似的案件,或者从别的地方能发现蛛丝马迹。

    回到天幕府的时候已经黄昏,宁月晚饭都没有吃,直接一头钻进档案室查找起相关的卷轴。一直到半夜三更时分,宁月都没有找到一件和这一次相似的案子卷宗。

    宁月沮丧的长长一叹,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了开门声。鲁达披着外套提着灯笼走了进来,“我半夜起身,看到这里还亮着灯所以过来看看。”

    看着鲁达一脸关心的表情,宁月心底不觉一暖。白天的不快也一瞬间一扫而空,“捕头,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这倒没什么,我之所以不让你以天幕府的名义接下这案子就是怕你砸了天幕府的招牌。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所以你也不知道,这世上悬案比破掉的案子多得多。在我看来,这件案子还会是悬案。”

    “捕头,你说在这之前,同里镇可曾发生过相似的案子?”

    鲁达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你在这翻了一晚上卷宗就是为了找同类案子?找到了么?”

    宁月也是苦笑,“没有!”

    “那不就得了?你啊,还是别白费力气了。茫茫人海,你上哪里去找?没有线索,根本无从查起,别折腾了,早点睡吧。”鲁达告诫一声,提着灯笼离开了。

    一无所获的宁月无奈的一声叹息,也跟着站起身将卷宗收拾起来放回到原来的书架。突然间,宁月的动作猛然一顿。

    “好像忘记了什么?”宁磨搓着下巴看着手里的卷宗,“谢云临走前交代什么来着?有一批卷宗忘在家里了?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呢?”

    一觉睡到大天亮,毕竟昨晚熬夜到了半夜。宁月起床之后直接出了天幕府向易水乡走去,一边走,心底却是犯嘀咕。

    “奇怪了,谢云都住天幕府五年了……怎么会把卷宗忘在家里呢?”

    突然间,宁月的脚步猛然间顿住,眼神犀利的盯着眼前。乡间小道的拐角处,突然出现了三个****着上身的壮汉。每个人身上如砖砌的肌肉看着宁月一阵翻江倒海。

    “竟然还往身上抹上油?你们特么是去参加健美比赛么?”宁月肚子猛抽暗地吐槽道。

    “宁捕头!你可让我们等的好辛苦啊!”为首的壮汉抱着手臂不屑的笑道,那眼神根本就是在看一只蝼蚁。

    “石窟门的四大金刚?怎么才来了三个?拦着我是几个意思?”如果对方客气,宁月也会笑脸相迎。现在对方明显带着敌意过来宁月当然不会自己犯贱的热脸贴冷屁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