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智计退敌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智计退敌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老三!”紧跟而来的王干余彦一脸关切的来到贺强身边,更是伸出手向贺强身上的华阳针抓去。

    “我劝你们最好别动他,华阳针法内附暗劲,一旦中招除了施针之人无人可解。你们可以试试替他拔针,但把他的武功废了可不关我事哦!”宁月这时才露出轻松的笑容,一举偷袭成功定住贺强,他的危机也算是解了,王干再想做什么也该投鼠忌器。

    “宁月!”王干一声怒吼,仇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宁月,但贺强的一身功力还在宁月的手中,他们却是真的不敢轻举妄动。

    宁月虽然一个照面就拿下贺强,但并不代表宁月的武功高出贺强很多。说真的,贺强是后天四重境,宁月不过在后天一重。

    之所以能完胜除了宁月的先天长春神功增幅之外最主要的还是宁月出其不意使了诡计。华阳针专破横练武功,但如果无法命中也是摆设。

    所以宁月一开始就打定了偷袭的主意,任贺强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宁月会用嘴巴吐出华阳针。这种手法别说见过,就是听也没听说过。

    当贺强被宁月射中了一根华阳针并不代表失去了反抗能力。恰恰相反那一刻的宁月才是最最危险的,随时都有毙命的可能。贺强的一掌虽然停滞了一瞬,但他毕竟挡在了宁月的身前,换做正常人,在躲过了贺强一掌之后应该立刻后退。但如果这样就会落到王干余彦的掌力攻击范围。

    在千钧一发之际,宁月竟然毫无节操的从贺强胯下钻过。这又是出乎了三人的预料,两次始料未及也就决定了宁月一脱身之后瞬间制住了贺强。

    “别这么凶嘛——”宁月露出一副奸诈的笑容,“华阳针中残留的劲力会侵蚀周围的内力。换做其他功法,只需要稍微运行就能驱除出去。但可惜,你们练得是横练功夫,横练功夫必须内劲精纯,一旦沾染其他的内功必定破功。所以,此刻的贺强老兄估计也是空有一身块头吧?”

    “哼,你以为在我们两的面前你还有对老三出手的机会?”王干冷哼一声大步来带贺强身前将他挡在身后,“我承认刚才又小看了你,但是,只要我们有了防备,纵然你诡计多端又能如何?你终究是武功差了点。”

    “哦!”宁月很认同的点了点头,飞速的,手从腰间略过,“猜猜这是什么?”

    几枚漆黑的锥形枣钉出现在宁月指尖,而对面的王干三人却同时脸色大变。

    “透骨钉?你……你还在上面抹了毒?”贺强的语气带着颤抖,因为这些透骨钉都是冲着他去的。

    “用这种歹毒的暗器,而且还抹了剧毒?这并非江湖正道人士所为,你……你不怕引起武林正道的追杀么?”王干哪还有刚才的气势凌人,脸庞扭曲,眼眸深处藏着一丝淡淡的恐惧。

    宁月掏了掏耳朵轻轻一弹,“第一,我是天幕府捕快,不是江湖中人,更不是武林正道。第二,在暗器上抹毒的人多了,你觉得谁闲的没事干来追杀我这个小小的木牌捕快?”

    宁月眼中杀机一闪,既然梁子已经结下,将来定然是敌非友。既然如此,不如今天去掉一个金刚免得以后麻烦。而宁月眼中的杀机也被时刻盯着他的三人看个正着。猛的心底一突,暗中运劲交手一触即发。

    正在这时,宁月的气势突然一松,眼底划过一丝可惜。在宁月身后的不远处,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站着一个人。一身绿色的袍子就像把一件床单披在身上一样。

    “掌门师兄!”王干三人惊喜的叫道,来人正是四大金刚之首石坚。而石坚的到来,也意味宁月想折掉一个金刚计划不得不搁浅,甚至已经被他阴了的贺强也得完好无损的还回去。

    “宁捕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石坚的语气听不出喜怒,缓缓的靠近宁月,而后与宁月擦肩而过向三个师弟走去,“宁捕快年纪轻轻修为已然如此精深,恐怕不出时日定能名动江湖。”

    “石掌门说一个天幕府捕快名动江湖,你是在嫌我死的不够快么?”宁月淡淡一笑,眼神无辜的望向石坚。

    “额——算在下失言。原本我让三个师弟请宁捕头来石窟门做客,我还特地要他们要对宁捕头礼遇有加。没想到他们竟然理会错我的意思了,让宁捕头受惊了在下深感抱歉。”

    “无妨的!”宁月看似满不在乎的说道,心底却不禁一阵火起。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之前的矛盾都掀过了,如果真是误会还好说,但是这明显是石窟有意针对。

    “既然如此,我们就把这次误会掀过如何?”石坚看似的询问,但语气中没有一丝一毫询问的意味。那语气似乎在说:“敢从牙缝里迸出半个不字试试?”

    “误会能被掀过就好。”宁月眼神闪烁的看着石坚,眼神中的意味却耐人寻味。

    石坚并没有在乎宁月的真实想法,轻轻的一拱手,“那么宁捕头还请移步?”

    “去哪?”

    “石窟门!”

    “做什么?”

    “谈生意。”

    “和谁谈?”

    “我!”

    “你不是在这里么?”

    石坚气势一顿,缓缓的点了点头,“对,我在这,你也在这!那好,我是一根肠子通到底,实在不会打机锋!我石窟门急需一些赤炎丹,还请宁捕头行个方便。”

    宁月早猜到石窟门的目的,所以脸色毫无变化带着温和的微笑缓缓的摇了摇头。

    石坚眉头一皱,“我愿意出五百两一枚。”

    宁月依旧摇头。

    “宁捕头,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石坚的气势猛的升腾。宁月瞳孔猛地一缩,传言石坚修为在后天五重以上,所以有人说最多不过后天六重。但现在看来……传言还是有误的,没想到不知不觉石坚的修为竟然上了后天七重境。难怪石窟门会申请一级门派的资格。

    如此高的修为,宁月就算在诡计多端也无可奈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计谋都是镜花水月。而且石坚开出五百枚一颗的价格已经很高了,这个价格就算宁月也有些心动。但是,宁月还是摇了摇头。

    此风不可长,一旦破例,宁月不仅保不住赚来的财富,还有可能承担极大的生命危险。世界这么美好,自己还这么年轻,宁月还不想死。

    “别说五百两,就是一千两我也没办法。”宁月一脸惋惜的说道:“坦白的说,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多钱。不过,你们真的想要赤炎丹的话……我倒可以给你们指一条明路。”

    “哦?”石坚的气势微微收起。

    “去凉州!”宁月淡淡的一笑,六枚华阳针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两手的指尖,“谢云在凉州,也许那里已经有批量的赤炎丹流通了。”

    “你真的没有?”石坚有些动摇了,审视的盯着宁月的眼睛。

    “我刚才说了,我很穷。如果有一个让我赚几万两的生意摆在我面前我一定不会放过。可惜,我真的没有。”

    石坚的眼神不断的闪烁,过了许久才长长的叹出一口叹息,“算了,没有就没有吧。宁捕头,石窟门多有得罪改日一定登门谢罪,不过我三师弟……”

    “直接拔了华阳针就行了!”宁月淡淡的说道转过身继续向易水乡走去。宁月的战力虽然不俗,但内力却少的可怜。将内力附在华阳针上,不需要三枚就能让他内力消耗一空。

    果然拔下了华阳针贺强的一身修为尽复,除了身上几个可以忽略不计的针眼并无任何不妥。四大金刚冷冷的看着宁月渐渐消失的背影,不知道心底想的是什么。

    “大师兄,就这么放过他了?他可是身怀华阳针法,一旦它成了气候,我们岂不是要被他压的死死的?”贺强有些不甘的吼道。

    “不错啊,大师兄!梁子已经接下,以后早晚会有了断。以大师兄的武功,要杀他易如反掌大师兄何故放他离开?”

    “你们真信了他没有赤炎丹了?”石坚冷笑的问道。

    “什么?难道这小子敢骗我们?那就更不能让他走了……”余彦一听石坚的话,正要拔腿去追,却被石坚一把拦住。

    “我不知道,但我有这种感觉,感觉他没有说真话。但让我真正要放他离开的却是第二个原因。就是你们的眼界太过于狭隘了,江湖这么大而你们却竟然只盯着吴县这方圆五十里区域?

    知道宁月修炼了华阳针法就成了惊弓之鸟生怕被他压制?你们为什么要把目光放在一个小小的木牌捕快身上?吴县不是我们的舞台,我猜宁月也没有打算在同里镇安度一生。”

    江湖中人很多,但真正跳出区域狭隘的人却不多。眼界决定境界,只有心大了,才能走的更远。石坚踏出了这一步,所以他才留着宁月的命,用宁月来做石窟门的磨刀石。

    半路耽搁了一个时辰,宁月还是在中午的时候回到了易水乡。易水乡依旧是那个平静,安详的村庄,渺渺的炊烟从每家每户的的窗户溢出。

    宁月没有回家,直接向谢云的狗窝走去。谢云的家叫狗窝,甚至谢云在门上刻了一块牌匾,牌匾上写的也是狗窝二字。以前的狗窝很脏很乱。但这一次宁月看到的却是很干净,干净的让宁月都不习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