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粮仓内的线索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粮仓内的线索

作者:东城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如果说这是谢云临走前将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宁月是打死也不信的。把自己的家比作狗窝就可以看出来谢云多么的不爱干净。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拿起笤帚打扫屋子更不可能打扫的这么干净。

    宁月突然觉得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谢云不会自己打扫屋子,但屋子又这么的干净,会是谁这么好心的过来打扫呢?而且谢云已经去了凉州,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宁月可不相信有人会做好事不留名。

    轻轻的踏进屋子向谢云卧室走去,里面也是一尘不染……偶不!应该叫一贫如洗。卧室之中,除了一张硬板床一个橱柜之外再无其他。

    打开橱柜,宁月露出了一个思索神情。如果谢云在家中留了一批卷宗,那么卷宗只会放在这里。但现在,橱柜之中却空无一物。

    谢云不会故意和他开玩笑,那么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有人在谢云离开后收走了这些卷宗。宁月的眼睛微微的眯起,职业的推测起这些人的目的或者身份。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宁月的脑海。这让他想起了两个月前,哪个惊险的晚上。死囚老大的话语中,最后要对付的就是谢云。而随着他的死亡,幕后黑手的身份也就成了谜。

    “想不到你走了都留了一个烂摊子给我?算了……谁让我们是兄弟呢,我替你查查吧可别坑死我。”宁月长长一叹,眼睛瞬间变得锐利了起来,四下扫视寻找着周围的一切蛛丝马迹。

    前世当了五年的警察,但却连一次案发现场都没有见过。想不到在警官学院学到的东西却要在异时空发扬光大。无论是查找线索还是分析现场,都有着一套可行的流程。所以在常人眼中这里已经被清理的一干二净但在宁月的眼中还是查到了一些不同。

    来人对谢云很熟悉,对谢云的家也很熟悉。而且无论是家居的摆放还是放置东西的习惯,都完全参照着谢云。但宁月知道,这些东西都被动过,甚至是都被移出之后又归位的。

    谢云平时看似放荡不羁酒场豪迈,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几个认识的朋友。但宁月很清楚,谢云的朋友绝没有看起来的廉价。能真正成为谢云朋友的,不会超过五个。所以,怀疑的目标也小了很多。

    “奇怪,我发现了这么多线索怎么还没有触发系统任务?难道……隐藏任务的特性就是不完成接取不了别的任务么?不要啊——”

    宁月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隐藏任务的线索一无所获,茫茫人海要找一个被拐走半个多月的孩子。就是放在前世信息这么发达的社会也能难找到更何况这个世界?宁月突然有种万念俱灰的心情。

    “吱吱吱——”一阵清脆的叫声将宁月唤醒,抬眼望去,一只肥硕的老鼠从角落里钻出瞪着圆圆闪亮的眼睛看着宁月。当发现宁月也发现了自己之后,老鼠嗖的一下钻入了橱柜消失不见。

    “呵?都收拾了这么干净竟然没把老鼠饿死还养的这么肥?”宁月顿时笑了,笑过之后,宁月突然产生了强烈的好奇。这老鼠是怎么生活的?两个月了还在这里安了家?

    宁月再次拉开橱柜,敲了敲橱柜的隔板。果然,里面传来了动静声。听这动静,里面似乎不止一只老鼠,而是有一窝啊。

    一拳敲开橱柜的隔板,里面的老鼠受了惊吓一溜烟的窜了出来。乖乖的,一连七八只每一只都有差不多一斤重。这都比得上粮仓里老鼠的体积了。

    宁月知道谢云不会在家里囤积粮食,他一般是住在同里镇天幕府的,就算难得回来也会到自己家蹭吃蹭喝。所以,当宁月发现甲板里面满满的的板栗的时候就感到了奇怪。

    苏州府的板栗是本地人秋冬时节的美食,秋收完成之后,人们会漫山遍野的采摘板栗留作过冬的干粮。宁月的父亲死后,虽说吃着易水乡百家米,但也会时常饿肚子。而当年的谢云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板栗就成了他们饿肚子的时候唯一的慰藉。

    但是,他们两个小孩子又有多少能力采摘板栗?而且当初有很多泼皮懒汉都喜欢欺负他们两个。经常采摘了一天的板栗刚刚走到家门口就被人打劫抢走。

    后来,谢云学会了聪明。他将采到的一半板栗藏到了松树洞里,然后带着一半板栗回家,并且将那个松树洞称为他们两人的粮仓。

    当宁月看到里面铺满的板栗就想起了当年和谢云一起饿肚子的日子。脸上不由的挂起一丝微笑,哪怕此刻的灵魂不再是当初木讷的宁月,那个记忆依旧是宁月最为珍惜的回忆。

    将橱门关上,宁月转身出了门。卷宗不用说肯定已经被人拿走了,待在那里也不可能有更多的收获。

    不知不觉,宁月走到了易水乡村外的那一片林子之中。这里,是他小的时候撒野的游乐场。也是他和谢云为了不再饿肚子而爬上一棵又一颗大树采摘板栗的地方。

    板栗树已经一片翠绿,相信不久就会开出一朵朵小花然后到秋天结出一颗颗带刺的果实。走在林中的树丛间,凭着记忆,宁月再次找到了他们的粮仓。

    “上一次爬树是什么时候?大概是五年前吧?”宁月淡淡的一笑,手脚并用如灵猴一般爬上了十来米高的树冠,“是时候学一门轻功了,身为一个高手,爬树竟然还像一只狗熊?太丢脸了!”

    粮仓之前是一窝松鼠的家,当年因为不堪宁月和谢云的骚扰而含泪搬迁,过着这么多年也没有再搬回来。宁月将手伸进了粮仓,脸上顿时挂起一丝满意的微笑。

    谢云这样的懒货在家里备着一厨板栗本来就反常,难道是为了养老鼠?所以,宁月才会第一时间来到粮仓看看。这也是只有他们两人才能懂的密语。

    显然,宁月的猜测是对的。从粮仓里,宁月掏出了一本卷宗。这一本不是带着天幕府编号的卷宗,而是谢云自己抄写整理出来的。藏在这里,那就一定是留给自己的。

    “承幸25年,苏州府共遗失孩童十三名,承幸26年,十名……”越往下看,宁月的脸色就越难看。承幸25年到去年荣光六年十年来,苏州府总计遗失孩童一百二十名。

    这可不是小案子,而是持续十年,拐卖人口多达一百多的大型案件。一百多名听起来很多,但平摊到十年时间,这似乎就隐蔽的让人很难发现。

    这些失踪案子都不是为了勒索,也不是为了贩卖。就这么失踪的毫无痕迹,没有线索,也没有怀疑对象,就像是凭空的人间蒸发。

    “苏州府记载小孩缺失的时间都不等,有的是在初冬,有的是在盛夏。就是同一个乡镇,也有年头或者年尾。但有一点非常奇怪,这些人口失踪记载,却没有一件在同里镇。”宁月心底突然冒出一阵凝重,“难道今年是从同里镇开始?”

    拿着卷宗,宁月黑着脸急急忙忙的赶回到天幕府。这个案子太大,大的不是宁月可以承担。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犯罪团伙,必须通报给苏州天幕府,有必要的话,还得通报给金陵的江南道天幕府。

    宁月黑着脸回来,院子里练功的人全都停下了动作。一双双好奇的眼睛盯着满脸阴郁的宁月。

    “宁月你回来啦,怎么黑着一张脸?没线索也没关系,这种悬案每年都多了去了。放开心点,日子久了你就习惯了……”木易上前拍着宁月的肩膀笑道。

    “不,我有线索了。”宁月缓缓的的摇着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鲁达。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鲁达被宁月看的很不自在,一脸疑惑的问道。

    “捕头,出大事了!”宁月抽出怀中的卷宗,“这是谢大哥临走前交给我的。”

    同里镇天幕府算上宁月就六个人,六个人围着桌子看着卷宗上沉重的数字谁都没有说话。大家都是捕快,看着上面的记载只要稍微一想就能知道代表着什么。

    说真的,在场的六个人都觉得这个案子就是烫手的山芋。除了宁月之外其他人都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他们还想着这种悠闲无忧无虑的生活再持续十年,二十年……虽然他们也有梦想,也想着立功早日升值加薪,但……这个案子却让他们都感觉烫手。

    “头,我们怎么办?”过了很久,金三打破了死寂看着鲁达问道。

    “宁月,这案子是你翻出来的,你说怎么办?”鲁达又将皮球踢到了宁月的怀中。五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宁月。

    “呵呵呵……”宁月笑了,笑得很莫名其妙,“头,你是我们的头怎么问我怎么办呢?这案子也不是我整理出来的。卷宗在这里,你是头你看着办!”

    鲁达的眉头顿时一皱,看着桌上的卷宗,又看着周围一双双热切的眼神,“这么大的案子也不是我们能接的下的。明天我去一次苏州府,这火太大我们灭不了,一切就由于俯捕决断吧。”

    静静的夜,宁月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这么大的案子,他两世加起来都没有遇到过。前世为什么会去做警察?还不是幼年时那最纯真的英雄梦?可惜当了警察之后并没有成为英雄,每天混吃等死的过着一个个重复的日子……

    “任务啊!或者已经不单单是任务了……”宁月口中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句话的意思恐怕除了他自己谁也听不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