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001章 符招

作者:大秦小兵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下大事,在戎在祀。

    祭祀,可以让人契约符鬼,成为术士,拥有移山填海的伟力,呼风唤雨的奇术。

    成为术士,就是金鳞化龙,一飞冲天。其中的佼佼者甚至还会受到王室册封,获得爵位和封地,光宗耀祖,福泽子孙。

    术士,是这个世界上最具力量、权势、地位的人!

    毕竟这是一个符的世界,不符不行!

    ……

    秦兵紧了紧身上破烂的葛衣,瘦削的面颊带着营养不良的菜色,略显蓬乱的头发像枯草一样涩黄。瑟瑟阴风笼罩下,他浑身颤栗,面颊也一点点变得青紫。腹中的饥饿感令他头晕目眩,可他还是的向祭坛走去,虽然一步比一步缓慢,却一步比一步坚定。

    他怀里抱着着一个钱袋,紧紧地抱着,仿佛要将所有的体温都融入布袋中,因为他知道这个布袋的来之不易,里面的每一个铜钱都是他省吃俭用从牙缝里抠出来的。这袋钱即将离他远去,可是他没有丝毫犹豫和后悔,因为他知道,这可以为他换来成为术士的机会,哪怕只是一个很渺茫的机会。

    “给我一、一个符招……”

    “囚徒子滚一边去!”出售符招的矮胖子嫌恶的甩了甩手,然后向小男孩身后的人招呼道:“符招,一金币!祝你好运,招到称心如意的符鬼。”

    秦兵低垂着头,眼睛中的怒火一闪而逝,可是他没敢发http://www.cbiquge.com,因为他知道矮胖子名叫黄牛,一个爱财如命的人。在黄牛眼里,世上只有两种人——富人和穷人,而不是男人和女人。

    秦兵从来都不是一个有钱人,所以他只能谦卑的站在一旁,等黄牛身边没有其他人了,才双手托着钱袋略带恳求的说道:“这是一个金币,我清点过了,一个不少,你可以数数。”

    “给你数钱?脏了老子的手,滚!”

    黄牛一巴掌将布袋打飞出去,袋口张开,顿时听得叮叮当当的脆响,黄澄澄的铜钱滚落出来,其中夹杂的还有几枚银币,不过很少,少得像星空中的明月!

    “我的钱!”

    秦兵狼狈的扑在地上,张开双臂想要笼住洒落的钱,可祭坛入口处围观的普通人太多了,钱袋里的钱有一半滚入了人群。

    秦兵怒火满腔,因为这袋钱是他全部的家当,也是他成为术士的最后希望。想到这,秦兵恨恨的看了黄牛一眼,然后继续拾取地上散落的钱币。因为他明白,唯一能改变命运的就是招到符鬼,成为术士,否则就是蝼蚁草芥,任人践踏。

    看到秦兵的目光,黄牛变得恼怒起来,他冲上去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骂到:“还敢瞪老子,老子打死你个囚徒子!”

    秦兵抱头掩面,如果只是普通拳脚,忍忍也就是了,可黄牛出手全都是要害,而且狠辣无比。秦兵再也抑制不住胸中怒火,他猛然挥出一拳,精准无比砸向矮胖子眼眶。黄牛完全没有想到秦兵敢反抗,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拳,左眼瞬间青紫,血泪齐流。

    黄牛平常最多也就仗着身份欺负一下弱小,尤其是秦兵这种身份卑微的人。可是看到秦兵搏命的模样,黄牛立刻虚了。匹夫一怒溅血五步,秦兵是囚徒子,贱命一条,黄牛身份金贵,哪能瓷器碰瓦罐。

    后退几步拉开距离,黄牛一脸鄙夷的说道:“一个囚徒子也想参加祭祀?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么?”

    一拳挥出,秦兵早已经豁出一切,他高声反驳道:“我有通灵之体,被城主大人赐予祭祀资格,可你竟然百般阻挠。你不过是有个好爹,可就算你爹也不能阻挠一个拥有通灵之体的人参加祭祀。信不信,我这就去找城主大人告状!”

    “谁阻挠你参加祭祀了?可是参加祭祀得有符招,一张符招一金币,这是祭祀的规矩,你没金币还想抢我符招,告到城主大人那也是我占理!”黄牛笑着甩了甩手中的符招,仿佛逗弄耗子的肥猫一样,“符招就在这,钱呢,你的钱呢?”

    看着黄牛那无耻的嘴脸,秦兵心中怒火越发炽烈,明知对方是故意刁难,却没有任何办法。他找回的钱连一半都不到,根本不够买符招。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声自后方飘来,“是谁要找父亲告状?”

    只见一名身姿婀娜的白衣少女从后面走来。长裙曳地,飘带挽风,如若瑶宫仙子,不似凡间俗物。她旁边还跟着几个随从的侍女,侍女锦衣华服,斑斓如画,可是跟白衣少女站在一起,这些侍女全都成了背景和陪衬。任是如何缤纷多彩,却抵不过那一抹清丽的素白。

    米粒之珠安敢与皓月争辉!

    白衣女子就仿佛中天的皓月,不刺眼,却夺目,无论走在哪里都是焦点、中心、唯一。

    黄牛看到白衣少女时脚都软了——城主千金,一个集美貌、才华、高贵于一身的女子。如果只是这些,还不足以令他畏惧,可白衣少女还是去年祭祀的头名,招到九级符鬼的天才术士。

    就在黄牛将要跪倒时,秦兵扶住了他。黄牛有些难以置信,按道理,这穷小子应该添油加醋的揭发检举,以一副受害的弱势群体姿态请求主持公道才对。难道他是怕了我的身份?对,肯定是这样,说不定马上就要哭着喊着求我收他当小弟。哼哼……

    秦兵躬身,向白衣少女毕恭毕敬的说道:“贵人,我和黄兄相识多年,经常开玩笑。我们刚才是打赌闹着玩的……”

    白衣少女纤眉微蹙,凤目轻阖。刚才的事情她虽然没看到开头,但至少目睹了结尾,期间过程至少猜出个七八分,再说,黄牛是什么东西她一清二楚。然而当事人的回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不过看看秦兵葛衣麻鞋的穿着,再想想黄牛盛名显赫的家世,眼前这一幕似乎也合乎情理。她顿时感到一抹失落,一股发自内心的无力。

    白衣少女神色平淡的从秦兵身侧走过去,心中暗暗叹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人不自救天也难救,世间庸人何其多也,我又何必自寻烦恼。

    可是这时候,秦兵又说道:“我跟胖兄打赌,他打我十下,我再打他十下,看谁先承受不住。”

    白衣少女惊疑的转过身来,目光直直看了过来。

    秦兵丝毫没有撒谎的羞耻感,反而拍了拍矮胖子的肩膀,问道:“黄兄,你说,是不是这样?”

    黄牛虽然痴肥,却并不痴呆,明知道秦兵是变着花样报复自己,可他明白矢口否认的后果,所以只能小鸡啄米的点头,附和着说是啊是啊。反正不管别人信不信,他自己是信了。

    秦兵转身来到矮胖子身前,一边抡着胳膊一边说:“黄兄,你十下打完了,我才打你一下,还剩九下,你可别想赖账啊!”

    黄牛哪敢赖账。挨上九下,最多只是皮肉之苦,可要让城主千金知道自己阻挠拥有通灵之体的人参加祭祀,下场会更加凄惨。

    是以,黄牛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来吧,我怕你不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