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序章 澶州城中

作者:真廷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风吹起岸边的花,花瓣飞舞起来,飘在城墙边的一张床子弩上。这张床子弩乃是大宋新制的兵器,其射程能达千步之上,乃守城利器。此时早已入秋,这花却不知被何人栽种在护城河边,显然这朵花是水土不服的,看那深褐色的花瓣便可知道。

    城墙上的宋军士兵自然不会为这一景象懈怠,他们全神贯注在城下那辽人的十数骑身上,那张床子弩旁的两个兵士脑袋上汗珠如雨,豆大的汗珠顺着鬓边滑落,正滴在那瓣枯萎的花瓣上。

    那几个辽人还在喊着话,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契丹语和大宋官话相差甚远么?这里哪一个能听得懂了?但瞧着他们高昂的脑袋,听着他们雄浑的笑声,宋军兵士们的心头仿佛吊着七八个水桶,沉甸甸的。

    “……这时候啊,张将军就登上了城头,大伙的心呢,都一时涌上热血。在张将军一声令下,那个就那个万箭齐发啊,那只领头的契丹狗马上就成了筛子。他们就逃回去了七匹马,有匹马上还带着一个身上挂着十几支箭的死人呢。”

    一个士兵说得眉飞色舞,提到“契丹狗”的时候,更是义愤填膺。

    “嗯……说得很好,说得很好,不过最后那句还是改改,我们怎么能够让契丹狗逃回去呢?”

    坐在堂上的那个将军言罢,就哈哈大笑起来。

    “这可是大功一件呐!陛下御驾亲征,咱们当即就杀了辽军大将,哈哈——”言至此处,那将军拍着大腿,甲胄哗哗http://www.cbiquge.com响起来。

    那个士兵谄媚道:“是啊,张将军您可是首功呢!”

    坐在堂上的人,正是宋军大将张环,也就是那个士兵口中的“张将军”,现在受驾前东西排阵使李继隆将军节制。

    张环却面露不喜,皱眉对那士兵道:“我怎么能是首功呢?”

    那士兵http://www.cbiquge.com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连声应道:“是、是、是,卑职糊涂,这首功是李将军的。”

    张环几乎是跳起来,快步走到那士兵身旁,狠狠往他军盔上扣了一下,呵斥道:“蠢材!这首功当然是官家的,若不是官家御驾亲征,皇气浩然,咱们怎么能够斩下那个契丹狗狗头?”

    “是,卑职糊涂,卑职糊涂,官家首功,但张将军的功劳绝对能够称得上第二。还有……将军,那个契丹贼首可是被床子弩射死的……”

    张环却对那个士兵的提醒颇不以为意,只是吩咐道:“嗯,知道了,你回去再练练说辞,一定要把话说得漂漂亮亮的,到时候咱们得胜,少不了你我的荣华富贵。”

    “是,卑职告退。”

    在自己的亲兵退出府邸后,张环不由得再次哈哈大笑起。

    “挺开心的呢,张将军。”

    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张环虎目撑圆,正欲呼喊,便觉得脖颈上多出一样凉飕飕的东西。

    片刻后,见身后那人毫无动静,那刀又纹丝不动,张环便压低声音问道:“你……是何人。”

    那人的话却是低沉又阴冷:“今日阵前,是我江湖弟兄们奋力杀敌,贵军不过是在城楼上方几支冷箭罢了,也敢妄称功劳?”

    听到此言,再加上此时张环也嗅到了一阵血腥气,心知此人大约曾浴血一番,便隐约猜到来者的大概身份,便鼓起勇气说道:

    “你可……你可别轻举妄动,这里可是……”

    那冷冰冰的刀锋微微上扬,为张环剃去颌下几根微须,张环即刻不敢再言。

    那个声音如同刀锋一般刺在张环耳中:“将军性命都在我的手上,我既然能来,也就能走,将军明白了么?”

    “……明白。”

    “明日去禀报官家的人,得是我们的人。”

    张环瞪大了双眼,他很想转过头去看看是何人如此大逆不道,但却惧于刀锋,心里一阵激荡。片刻后,张环的吐息也稳定下来,他强http://www.cbiquge.com镇定道:“我姓张的尽管贪生怕死,喜富且贵,但绝不是一个不忠不义之徒,你要杀便杀吧。”

    言罢,张环便闭上眼睛,引颈就戮。

    但又过了一炷香的工夫,张环缓缓睁开双眼,他浑身都已湿透,冰凉的汗液粘在甲胄下的小衣中,极为难受。而脖颈旁那个凉飕飕的物件早已消失。张环颤颤巍巍地转过头,却发现身后那个人已经消失,只留下浓浓的血腥气没有散去。

    此时的张环再也支撑不住,双腿失去了力量,变得和这秋天的麦穗一般弯下,膝盖狠狠撞在冷冰冰的石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不知多久,张环才呼喊道:

    “来人……来人——”

    叫了数声,却没有人回应,张环心知不妙,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走出门外,却见到那些哨兵都被打昏在地,而方才那个眉飞色舞的亲兵则浑身****躺在庭院中。

    张环咬咬牙,鼓起劲跑向马厩,却发现马厩内的马都躺倒在地,张环再定睛一看,却发现发现马厩中的马少了两匹。他的瞳仁越来越大,最终眼前一黑,又跪倒在马厩前。

    后元人http://www.cbiquge.com宋史,有曰:

    契丹兵至澶州北,直犯前军西阵,其大帅挞览耀兵出阵,俄中伏弩死。——《宋史·本纪第七》

    那两匹骏马上,正坐着两个江湖人。

    青衣汉子对与自己并辔齐驱的男子笑道:“那个将军还有些骨气,这一回你可失算了。”

    “所以我换了一个办法,这一回可算不得我失算。”

    “也罢,自认识你以来,你可一次都没有失算过……总能获得想要的结果。”青衣汉子想起种种过往,面上露出消沉的苦笑。

    “不,我还是失算过的……到了。”

    那男子勒住马,望着山脚下那不远处的大帐。此时夕阳已沉,天色稍晚,冷风吹在那男子的甲胄上,依然遮不住丝丝寒意。那青衣汉子一听此语,面上又恢复了神采,勒紧缰绳后,问道:“哦?哪一次?”

    男子笑笑,说道:“你便在这里接应吧,若我能够从那里回来,就告诉你。”

    青衣汉子重重点点头,却见到那男子伸过一只手,青衣汉子紧紧握住它,却还是没有说出那一句“保重”。

    那男子咧嘴一笑,便取下马背上挂着的头盔,将其戴上,他的身形恰与方才澶州城内的亲兵相似。他一言不发,青衣汉子也一言不发,只是看着那男子的背影渐行渐远。

    “这是结束吗?”

    青衣汉子不由得想起这些年来发生的一切,神门和江南盟……宋和辽……还有从那个男子开始之后,关于整个江湖的故事……

    在扬州……

    在江宁……

    在洛阳……

    在开封……

    最后的终点,是在这澶州么?

    最终在明月高悬在山头的那一刻,青衣汉子从回忆里渐渐走出,望向那百里连营,得出结论。

    “这只是开始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