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章 风起扬州

作者:真廷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咸平三年,三月廿五。

    运河畔,柳絮成股堆积岸侧,三两艄公携着酒壶闲谈舟上,千帆竟过溅起水花击在他们面上,艄公们却依旧笑骂中小口吞着凉酒。一位灰棕麻衣黑头巾的中年艄公时不时在他们间掺和几句,听着闲话碎语,时不时也从酒壶中来上一口,辣辣喉咙,吐口唾沫,清清嗓子,待到吹牛的主角成了自己,便神色飞扬起来。只是他昂首饮酒的那一刹那,一双眯起的眼睛朝着水道中撇去,看起来只是毫不经意的一眼,其它艄公都没有发觉。

    此时运河正是百舸争流之时,无数官家船和商家船争着靠岸,渔船尾随其后,却也隔开十数丈的距离,最后头的船队中,争闹声不绝。而在渔船的后方,有极其惹眼的一叶扁舟随船队缓缓前行。扁舟上,船尾艄公缓缓摇橹,哼唱似不成调的小曲儿。船头则是一位年轻的小郎君笔直挺立着,星眸懒洋洋地望着河水中飘荡着的渡头停船与那些艄公的模样。

    那小郎君微微扬起嘴角,将手中折扇收起后插在腰间,又背过手去,微闭星眸,似是享受这微风中的平和景象,又似是沐浴这临近正午的阳光。扬州日头恰好,或许是现今时节微寒渐去,初春暖风缓缓恰好流在这位小郎君身上,让这小郎君心情也似那鬓角青丝伴着藕色逍遥巾轻轻起舞。

    “好……”小郎君正欲张口抒怀,脚下便觉着船身便是向右一荡。他张大嘴巴,身子则往右前侧倾倒,无序舞动着双臂,一对清净如水的眸子里蕴满了惊恐,这场面即滑稽,又狼狈。

    “郎君当心——”一只粗糙大手从船舱中窜出,紧紧扯住小郎君长袖,劲力一带之下,小郎君狼狈地挥舞着双臂狠狠躺倒在舟上。

    只见船舱中钻出一个虬须大汉,将那小郎君扶起,此时,大汉身后钻出一个神色匆匆小书童,他慌张地查看主人的情况。在看见小郎君站起身面带微红轻揉腰臀,轻声道过无事之后,小书童便怒目向船尾急匆匆放下桨橹的艄公。他正欲张口向老汉怒斥,小郎君便扯了扯他的衣袖,说道:“是我没站稳,莫怪这位老先生。”

    “分明是这老汉疏忽,我与老张在舱内都察觉到这船侧翻了!”小书童涨红小脸,争辩道。

    小书童约莫十一二虽,唇红齿白,阳光下涨红的小脸煞是可爱,只是这言语中蕴有冒犯之意。没等主人回答,小书童便噘着嘴撇过脸去,却见到虬须大汉东张西望,似是在寻着什么事物的模样,也探头探脑去观望这江面,可除了几个悠哉的艄公在一处饮酒打趣外,这江面上再无什么值得关注的东西。

    小书童又一转头,只见那艄公的白须轻颤,两腿发抖,似是要下定决心跪下的模样,正欲张口训斥,又听得小主人说道:

    “老先生莫怪,是小生方才脚下一滑,带动这船身惊扰了大伙。”

    小郎君言罢摸了摸这小书童的脑袋,又见不远处便有一渡口可停船,便对艄公说道:“老翁,便在此处靠岸吧。”

    “多谢官人!多谢官人!”艄公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小步跑回船尾继续摇橹,将小舟驶向岸边渡口,非但速度慢了许多,更是连小曲儿也不哼了。

    见小郎君对这年迈艄公如此宽厚,小书童却心道:“小郎君心未免太善,当初十数艘小舟,偏偏选了这半截身子入黄土的家伙的船,还许下比平常价高出三成的银钱。这老家伙就算念着你的好,可会给你什么好处不成?若不是这老汉身子骨不好,昨夜赶路还歇息了两个时辰,今日清晨早就可以抢在这些渔船之前入城了,哪里还会闻着这一路的腥臭味?如今又哪里会险些落水!”

    又转过小脑袋看看那虬须大汉,却见到他已经回到舱中收拾行李,只是那粗大的眉毛攥成一团,满面都写着“疑惑”二字。

    那小郎君则是满面惆怅立在床头,昂首望青天,苦笑着待艄公缓缓靠岸,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好一个……哈……好一座扬州城呐。”

    杨柳岸边,登岸时已是日头渐升,付过银钱打发那艄公后,三人皆感觉腹中无食。虽说那小郎君见着纷纷柳絮似春雪,念着闹市攘攘如川流,却也耐不住肠肚饥饿,浑身乏力。又想干粮昨日已尽,如今是**个时辰未曾进食,只管赶路,连岸边都未曾接近,沿途风光也只是匆匆一观,只为今日能够早几个时辰来此处一览扬州繁华。

    终还是赶在水门关闭前入了城,怕再晚上数个时辰,到了午后,这水门便要关闭,那时入城一无车马,二来腹饥,怕是到不了这闹市之处。

    如今虽入得闹市,小郎君低眉略加思索去何处游玩,瞥见小书童咽口水的样子,当即做出选择。正抬头,见得面前那坐落在岸边的楼台高耸,足足有六层之高。放眼望去高阁上飞檐似腾云,宝盖如弯月,后面隐隐还有几座矮楼与之成连横之势,深处似也有琴歌管弦之声传来,小郎君朝大门处定睛一看,只见门前人来人往,车马络绎不绝,稍一抬眼便见到那楼台高厦的牌匾上三个大字——明月楼。

    小郎君遥指那匾,说道:“阿越、老张,我们不如先去那里饱餐一顿祭一祭五脏庙,再一览此处风月。我听闻扬州的夜景与东京相比更有一番风味,今日便一览这扬州夜景吧。”

    言罢又瞥了瞥小书童阿越,果然见到他眉开眼笑的模样,小郎君在心中直赞自己聪明。面上却不露声色,领着身后二人往明月楼去,虽只不过数十步脚程,但未至厅堂便听得其中传来阵阵吵闹声,甚至还有金器相交之声。

    老张虎目一定,忙转头向左右巡视,方才在河上,老张便觉得事情诡异,老艄公虽身子不比年轻人,但其行舟的水上经验甚足,小舟又怎会无缘无故侧翻?不是船上的人,那么……

    小郎君正欲挤入人群,却听得大堂内一声吼叫,接着便被老张大手一拉,又听得“嘭”的一声,似是什么重物向人群中砸来。人群中挤在最前方的那几个人都向后倾倒,重重摔了一跤,而横叠在他们身上的却是一个双目翻白的短衣大汉,那大汉口中还淌着鲜血,小郎君虽险些跌了一跤,却在老张保护下并没有伤到分毫。

    “金致诚!你这龟孙子还想动手?”

    一声怒吼从厅堂中传来,老张扶稳小郎君后便拉着他往后走,小书童阿越也瑟瑟发抖跟在老张身侧,在老张高大身躯的映衬下,阿越就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绵羊一般。

    这酒楼大门前成堆的人群炸开了锅,几个摔倒的人也艰难支撑着站起来,场面一片狼藉。小郎君只听得大堂内外叫嚷声涛阵阵,而堂内又传来锐器划破衣物、皮肉的声音。

    “郎君快走。”老张在小郎君耳畔低声说道,手已经扶上刀柄微微压低了刀鞘。此时此处遇到了酒楼被江湖人生事,看着那躺倒的短衣大汉胸膛那一抹乌紫,老张便知道这人活不过三天,只是这一脚并非为顷刻要他性命,其中力度掌控得十分精准,怕是里边斗殴的不是寻常豪杰。为避祸端,还是走为上计。

    “无妨,这酒肆繁杂之所,有几个闲人闹事再正常不过,这事情在东京我也不是第一次见。”小郎君定下心神,轻摇折扇,在持扇手剧烈颤抖中咬紧下唇努力做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郎君不可!这厅中怕是……有江湖人在闹事。”老张犹豫片刻,还是说出“江湖人”这三个字。

    “江湖人?什么是江湖人?”那小郎君奇道,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从未听过这等人,父亲也从未提过。”

    老张不顾只到他腰间的小书童愤愤的眼神,盯着小郎君清澈双眸说道:“江湖人行的乃是快意恩仇的事情,平日里大多行侠仗义,打抱不平……”

    言至此处,老张却顿住了,小郎君那双晶莹的眸子里边满是自己看不懂的东西,那是一种专属于年轻人的冲动,老张想起来了,自己刀下的亡魂里,已经数不清有过多少这种眼神的年轻人。

    那些年轻人,也是相信这些的,只可惜……

    小郎君眼里似乎冒着光,一丁点害怕的模样也不见了,收起折扇便探头往店内瞧去,又道:“喔?书上所写的侠客就是指的这些江湖么?”

    这一回,老张并没有阻止他,只是用一种似怜爱,又似惆怅的眼神看着这个年方二八的年轻人。

    “这些江湖人既是侠客,想必是在惩奸除恶咯?”从正门的角度,并不能看清店内发生了什么,小郎君只能瞧见几个手持长剑,身着青衣的男子摆开阵势的样子,正欲往前一探究竟时,却被小书童阿越扯住了袖口,同时也被老张轻抓臂膀。

    小郎君不解回头,只见到老张面色阴沉,一副似是想说什么,却又噎着说不出口的模样。

    “当初太湖剿匪,张温文前辈可是亲手斩下过那马贼蒋舒的脑袋的。如今重见江湖纷争,心中不欲前往主持公道么?”听闻背后一个声音传来,老张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回头却见一位清新俊逸的公子正抱拳行礼。

    那公子身着黑色长衫,头带褐色逍遥巾,腰间除了配着一块睡虎形状的白http://www.cbiquge.com外,还有一柄三尺长剑,剑鞘简朴无华,冷得渗人。而这公子虽打扮得一副谦谦君子模样,可面上棱角分明,犹如刀刻,眉间蕴着坚毅与沧桑,虽年纪不大,但却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小郎君与阿越一霎都为其神采折服,而被说破身份的张温文却又倒吸一口凉气。

    只因为,面前的这位公子眉间不仅仅只是坚毅与沧桑,还深藏着锋芒,嘴角含着温润的微笑,这般风华的人物张温文自问行走江湖十五年来从未见过。

    “全无内息……不是江湖中人?”张温文想道,但真正令他惊诧的并非这公子的仪表与武功,而是他竟然能够认出自己,认出一个退出江湖已有十年之久的人,在江湖这种地方,如若十年都没有一个普通的成名人物一丁点儿传闻,那么这个人大约就已经可以被人们认为是死了,至少他在江湖上死了。

    太湖剿匪,这件事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今天却有一个人能够将他认出来,又非自己的旧相识,面前这个打扮得十分像江湖人的年轻佳公子在十年前,恐怕只和阿越差不多大,怎会识得自己?

    “你是……何人?”张温文侧身挡在小郎君面前,这班来历不明的江湖佳公子出现在这里,若是寻自己而来,也就罢了,可若是寻身后这位不通世故的小郎君而来呢?临走时柳官人特别暗示自己的“旧事”,莫非其中确有深意?

    正当张温文镇定心神,打量着面前这位年轻人时,那年轻人却拱手抱拳说道:“鄙人司空孤,草字孟元,今日初出江湖,许多规矩还望张前辈多多指教。

    “司空孤?”那小郎君默念着这个名字,想着:“《说文》中道:‘孤,无父也’。这样的俏公子怎会起了这样一个晦气名?”

    “司空……司空孤?”张温文瞪大了眼睛,不禁失言道。

    “是。”司空孤笑着肯定,“鄙人江宁司空孤,如假包换。“

    张温文的面孔变得惊诧扭曲起来,阿越顺着那双犹如铜铃一般大小的眼中射出的惊疑目光,也将目光落在司空孤腰间的睡虎白http://www.cbiquge.com上,却是不知所以,心中惘然。

    十数声刀剑交击的声音又从大堂中传出,楼内的叫嚷声渐渐停下,楼外的人声也渐渐止住,小郎君这才想起大堂中发生何事,转身挤开又聚拢在一起的人群,站在能看清厅堂内发生何事的石阶上,终于看见楼内清净下来的原因。

    一位阔面乱胡茬的虎身大汉正握着一柄长剑,将长剑架在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年轻人高挺的脖颈上,在小郎君想来,那个年轻人应该便是那个被骂http://www.cbiquge.com“龟孙子”的“金致诚”。

    大堂中央只有那两人最为惹眼,因为他们身后皆是不同短衣打扮,但都手提着兵刃的两方江湖中人。

    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不少人,一个个眼睛张得大大的,不知是哪儿冒出的鲜血流了满地。若是小郎君此时多关注一些,就会发现那阔面乱胡的大汉身后站着的那一帮人和躺在地上的那些人衣着打扮不同。只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场景的小郎君不由得张大嘴,呼呼往外吐着热气,一颗心扑通扑通仿佛要跃出胸腔,一刹那又感觉自己浑身发凉,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早已冷汗直流。

    青年人嘴角流出的腥红血滴滴落在地面青砖之上,一滴一滴的将大厅内的寂静打破。

    “这……”那小郎君是头一次见到此番景象,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是械斗吧?这是违律之事吧?这些人都不去告官吗?”

    小郎君摇摇头,看着周边的看客,却见到他们眼中除却麻木外,还有一种小郎君从未见过的情感。张温文却是明白的,这是一种市井小民才有的兴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生活劳http://www.cbiquge.com,市井小民又没有资本去歌舞巷子消遣,这些斗殴杀头在他们看来,就是一出活生生的大戏了。只可惜,张温文此时并没有想为小郎君http://www.cbiquge.com解释的样子,他一双虎目还停留面前这个自称“司空孤”的年轻人身上。

    “这就是江湖呐,张伯伯,我们一会儿再叙旧,你在这里等等小侄。”

    这时,司空孤拍拍挤在人群中的小郎君露出的一侧肩膀,没等小郎君回头便已经在小书童的愤愤眼神之中轻推开人群,越过门槛,闯入大厅。

    张温文正下定决心欲开口向这怪异的年轻人询问,却听得他留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便迈步进入大堂,对自己的称谓也从“张温文前辈”转变成“张伯伯”,而这个称呼,似曾相识却又记忆遥远,这个是他吗?不,他已经死了,他也应该死了。

    他看起来武功全无的模样,却信步悠闲地缓缓走到那江湖争斗的正中心。这不但大堂外的看客们目瞪口呆,大堂内的江湖好汉们更是一脸茫然,就连那个阔面乱胡茬的虎身大汉的表情也从凶恶渐趋平静。

    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面容俊秀的年轻佳公子是何许人也,但张温文却很清楚这个年轻人刚才告知的姓名究竟是什么意思。江宁只有一个司空家,那个十年前秋夜里,被一把火焚尽,官府定性为“火灾”而被“烧死”四十二口人的司空家。

    张温文当然也知道那一夜的真相,只不过,那一夜发生的事情早已化为噩梦……不,那不仅仅是噩梦。

    张温文记忆最深的是那一夜后的不久,那是一个飘着初冬小雪的时节。

    不单单是自己兄弟三人,当初与司空家交好的许多江湖好汉们,都在没有出现在下一个春天出现在江湖中。

    江湖就好像刻意把他们遗忘了一样,那些与司空家交好的江湖好汉们,仅仅http://www.cbiquge.com为江湖上流传的故事而存在,像那天夜里的细雪,在第二天艳阳高照之下,只剩下一块块认不出原形的水渍而已。

    从此,江宁司空家,再也没有谁去提起过。

    直到……今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