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章 明月楼中

作者:真廷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明月楼的大堂中,出现了鲜有的宁静,只有一个年轻人缓缓的脚步声,向大堂外的看客们宣示这里还存在活人。

    在大堂中几乎所有江湖好汉都将目光交汇到司空孤身上时,小郎君更是目瞪口呆,双腿不自觉得的便要跨过门槛,欲追上面前这个年轻潇洒的江湖侠客,却在身子仅仅只是往前微倾时被张温文按住左肩。张温文的右手早已离开刀柄,身子也微微前探,打量着大堂中的一切。

    小郎君感受到,张温文按在自己肩头的右手在颤颤发抖,尽管不明所以,但他还是开始平息下自己闯入大堂中的冲动。

    “小郎君。”

    阿越一声呼唤才将呆立在人群中的小郎君彻底唤醒,他方才激动的心情也终于平复下来。

    “这是江湖?一群执仗武器争斗伤命的人物,都是江湖人?老张居然也是江湖中人么?不过这俏公子也是江湖人么?看来江湖也不全是莽汉蛮人么?只是爹爹从来没有与我讲过这江湖,是他老人家也不知道么?”

    小郎君的脑子,见到一片狼藉的大堂后,早就变成一团乱麻,对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的问题开始胡思乱想。阿越接下来说了什么,他浑然不知,直到一声清澈如水的声音传到耳中。

    “两位大侠在这儿争斗,未免也太对不起这酒楼的老板了吧?”

    司空孤的声音不具有人们心中侠客特有的豪壮,在清澈之中又带有一丝柳絮般的轻柔,这种声音若是二八佳人听了,想必会对这声音的主人青眼有加。可那个阔面乱胡茬的大汉却心中一震。

    大堂内几乎所有人都看着翩翩然走到阔面大汉面前司空孤,那种眼神像是看见那一类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又不停挥舞着双手同时还放声高歌的六岁小孩一般。

    阔面大汉手中长剑依然稳稳架在被金致诚的脖颈上,剑锋距离他的喉咙,大约就差那么几根头发丝的距离。司空孤盯着那柄剑的锐利剑锋,而不是南宫俊皱起粗眉的那张脸,司空孤的笑容渐消,一丝寒意涌上眉间,声音里也带着一丝寒意:

    “漕帮南宫大侠剑使得不错,只是这里乃是明月楼,你可知道?”这话末“知道”二字尾音上扬,似是向南宫俊挑衅。

    厅中众人的脸色一时像炸开的染坊一般,紫得紫,青得青,唯独那阔面大汉哈哈大笑,嘴角垂血的金致诚更是嘴角不住抽动着,一副想笑却顾忌着脖颈上的利剑而笑不出来的模样,眼睛鼻子都快要拧成一团,样子变得像极了哭,混合着唇边的血,显得甚是滑稽。

    “小娃娃既然知道老子是漕帮南宫俊,也清楚老子江湖上的名号是‘霹雳火’,你倒是真不怕老子一剑劈了你么?”

    那阔面大汉正是扬州漕帮的“霹雳火”南宫俊,江湖传说对其火爆性情流传甚广,大多江湖侠客都知道其做事喜欢率性而为,甚至还曾一剑斩下三个冒犯他的泼皮的脑袋。其凭借一身惊人硬功与“左手剑”杨朔和漕帮少帮主李壑并称为“漕帮三大柱石”,也是扬州武林中一号响当当的人物。

    “你的剑,是用来杀人的么?”司空孤沉声问道。

    听到司空孤这犹如三岁小孩一般的问题,南宫俊又是一阵如同闷雷般的大笑,心中却也生出一丝戏谑,含笑摇摇头说道:“不不不,老子的剑从来都是用来杀畜生。”

    言罢,南宫俊死死盯着面前金致诚的年轻面庞,那一双本如铜铃般的大眼眯成两条细缝:“今天或许要在这里杀一头老畜生的小畜生了。”

    金致诚自然听得出南宫俊话中藏着的讥讽,此时真想一死了之,尽管从脖颈处那一丝冰凉的冷光让他呼吸急促,但他还是念及儿时母亲时常在其耳边念着的书,那书上好像是说什么“威武不能屈”?

    金致诚咬咬牙,向南宫俊怒吼道:“要杀便杀,何必辱我父亲?”

    喉中虽在发声,金致诚的身子却也趁势后倾,试图逃脱柄利刃的威胁。

    而南宫俊手中的剑却紧紧跟着金致诚后倾的身子,更深入了一毫,那利刃直下的势态在金致诚眼中毫无缓留之意。金致诚暗叫不妙,却也是闭眼昂首,欲引颈受戮。可那剑锋却在金致诚喉结前不到一根头发丝的距离便停住了。

    金致诚睁开眼才明白过来,自己方才若真是狠下心后撤,南宫俊未必会下狠手。

    见到金致诚面上浮现出一丝悔恨,司空孤却心中暗道:“这气势犹如齐人三鼓,也是讲究再而衰,三而竭的。金有德的儿子看来和他老子一样,都称得上是优柔寡断之徒。”

    又听南宫俊怒道:“小子猖狂!说!那杯酒是你泼的!还是你老子让你泼的?”

    言罢哈哈大笑,一手抓过金致诚的衣襟,左腿横扫,金致诚便跌落在地上,那一柄闪着寒芒的利剑依然斜指着金致诚的脖颈。

    堂外众人听了南宫俊这话,便一眼看见了南宫俊裤裆处的湿痕,又见到金致诚的惨状,便猜想到这个南宫俊原来是在为江湖意气而出手争斗,有几个本来对漕帮甚有好感的百姓,不由得皱起眉头。

    此时南宫俊耳畔却传来司空孤那清澈的声音:“南宫大侠既然要杀畜生,小弟倒也管不着,只是南宫大侠看看这大堂的桌椅板凳,十尺之内可有安然无恙的?”

    司空孤仿佛浑然不见南宫俊微微张开的嘴巴,继续比划道:

    “南宫大侠你现在站的位置应该有一张八仙桌,大约有三四十年历史了,明月楼又这么长历史的桌子可不多,这一张却被‘流光式’毁了,而这位金少侠躺的地方吧,也应该有一张黄花梨木的椅子,那可是特地从崖州运来的,却被他用“刀劈华山”横劈后,又不知被何人踹成了渣子,我明月楼家小业小的,大约也就这么三四十把呐!还有这些会呻吟的‘尸体老兄’们,这地上铺着的可是上好的桦木,可值钱了!除了被这些血染了,还被南宫大侠你的“三一斩”伤得最多,而这金少侠“斜柳飞絮”没插在人的身上,却将这把刀插入我这梁柱内,我明月楼大堂尽管有十数根柱子吧,也不能随便插啊!还有……”

    听着司空孤突然滔滔不绝起来,说着在南宫俊眼中还不如鸡毛蒜皮的事,南宫俊竟是气得嘴角抽动起来,却又当即想道:

    “这小子,是傻的?还是疯的?他到底是什么人?真是这明月楼的人?等等……他方才说明月楼是他的?不对,他怎么知道这些武功路数?那一招是“刀劈华山”?刀劈华山在霸王刀法中不是竖劈么?那一式分明是横斩,他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眼见司空孤又指着那柜台上的几处不知是刀痕还是剑痕的伤痕,南宫俊终于醒悟过来自己应该做什么。

    “小子!你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南宫俊伸手止住一个走向司空孤的帮众,此时那个帮众手中的刀距离司空孤喉咙还有不到五尺的距离。

    那个帮众十分无辜的看着南宫俊,南宫俊只得对他报以苦笑。

    “你看,就算是个疯子,可他不是武林中人,咱们砍了还得赔钱不是?”南宫俊尽力用眼神与那个帮众进行交流。

    “南宫老大,这钱我出好不成么?他好烦啊!”南宫俊是这么解读这个帮众眼神意思的。

    而在与帮众进行“眼神交流”的瞬间,南宫俊却忽然醒悟过来,方才司空孤说的“流光式”、“三一式”皆是自己家族中不传外人的独门招式,而这小子是怎么认识的?一阵寒流倏然爬上他湿热的背部。

    “能够了解这些招式不足为奇,他方才一直在门外盯着我们?但连我都不知这些桌椅为何而毁。莫非他只是凭借这些桌椅残骸便能够判断出我们用得何招何式?这小子究竟是哪一号人物?这么年轻的人,又是江南口音,不可能是神门满红沙,看他模样,也定然不是江宁楚钟承,这等人物是扬州人么?”

    南宫俊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司空孤一遍,却只得摇摇头承认自己从未见过这等江湖才俊。

    “扬州武林有这么一号年轻人物么?”南宫俊见司空孤收起戏谑表情给后冷冰冰的模样,不由得在脑海中寻找与这个年轻人相关的一切信息。

    “南宫大侠毁我明月楼生意,却又问我来做什么,真当王法不存在么?”司空孤板起脸说道,黑亮的眼珠却瞥向那提刀盯着自己的漕帮帮众。

    “王法?”

    南宫俊皱起了眉头,他实在不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何在这里搅局,但听到“王法”二字后,手中的剑却是一颤。杀江湖人,与江湖人互斗,官府是不会管的。

    “南宫大侠可以不顾及自身安全与这扬州武林情势,可南宫大侠想必还与小子一样都是遵纪守法的大宋子民吧?”

    司空孤嘴角带笑,用眼珠子瞥了瞥那个眼中带着嘲笑望着自己的金致诚。

    南宫俊沉默片刻后收回剑,在剑归鞘的一刹那却一脚踹向他口中的“小畜生”,五尺余高的金致诚从地上似一条鲤鱼般跃起,最终跌落在残破的桌椅碎片中,血沫从他口中再度涌出。而他身后按着刀却颤颤巍巍的几个下属连忙将他扶起,但见其昏迷后,又嚷了几句诸如“你等着!”、“今天的仇杨刀门记下了!”之类的蠢话,便背着那只剩半条命的金致诚与自己这方的“尸体”大步逃离明月楼,而在大堂外躺着的那个半死不活的“尸体”也顺带被捡走。

    在金致诚这一派的江湖人尽数离开明月楼大堂后,南宫俊便眯着眼盯着司空孤,缓缓问道:“你当真是……明月楼的少当家?”

    现在南宫俊虽收剑归鞘,可一只手仍牢牢控住剑柄,那一对闪着寒光的眸子也死死盯着司空孤。南宫俊不知道为何,自己这时心中居然生出一丝恐惧,他告诉自己,这种恐惧绝非来自于面前这个不明身份的公子,而是来源于自己对于现在情势的未知,毕竟他仗剑江湖十数载从来没有遇见过今日这种状况。

    “当然,不过南宫大侠甘愿就这么放他们走么?”

    司空孤脸上又露出方才戏谑的微笑,声音也不再寒如冰一般,此时他又恢复了方才进门时那谦谦君子的风范。

    “小子你也知道,这偌大的扬州城内,是有‘王法’的,我南宫俊也是遵纪守法的大宋子民,只是今日大家都多喝了一些酒,酒后失德而已。”

    南宫俊眯着眼,他越发看不透这个小子了,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这小子可不是个没脑瓜的傻楞缺。今日的事情,本也古怪,自己来明月楼打探消息,便遇到了金致诚这个小畜生,可不知金致诚吃错了什么药,竟是将酒泼在自己的身上。如今漕帮帮内生了大事,自己难免心烦意乱,再加上自己江湖上的诨号是“霹雳火”,此时当然也要出手教训教训这个小畜生。

    当然,南宫俊的武功终究是比十七八岁的金致诚强上不少,二人独斗三回合,金致诚便落了下风,而金致诚身后那些帮众自然见不得少主落败,也一拥而上,这才演变成了如今一场大混战。南宫俊也明白,在漕帮帮内不稳的时候,若是惹了这金致诚背后的势力,自己就变成漕帮的罪人了……

    “只是……”南宫俊心里一团困惑,他并不知道,那件事到底和金家有没有关系。

    方才在司空孤的“暗示”下,如果现在收手,那么就是江湖械斗。可如果伤了司空孤这个明月楼老板分毫,非但漕帮名声毁于一旦,还会给金家抓住把柄。杀江湖人和杀商人,在官府眼中可不是一码事,官府希望江湖人死绝可不希望明月楼这个钱袋子丢掉,这就是司空孤口中的“王法”。

    南宫俊笑了笑,他大约已经有十余年没有见过这么一个“懂规矩”的年轻人了,上一次见到这般聪明的年轻人,还是在扬刀门没有涉足扬州之前呢。

    此时,司空孤露出一副温和有礼的笑容:“南宫大侠是个聪明人,想必有些事情已经很清楚了……”

    司空孤走近南宫俊身侧,南宫俊身后被拦着的那漕帮帮众便想阻拦,却被南宫俊大手一推,向后跌去,当他捂着臀部大惑不解地从地上狼狈地爬起来时,只却见司空孤向南宫俊低语几句,大约只三四句话的样子。

    南宫俊面上的浅笑渐渐消失,最终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铁青的脸,按住剑柄的右手也缓缓放下,在司空孤离开他耳侧后便不发一言。在又打量了面带微笑的司空孤数遍后,南宫俊最终只是召集帮众匆匆离开了明月楼。

    很多年后,一想到从此以后江湖动荡的岁月经历,南宫俊便会想起司空孤对自己耳语的这一刻,这个惊才绝艳的年轻人,或许就是在这一刻正式踏足江湖的,而自己,在这一刻就已经输给了他。

    目睹了一切的小郎君与张温文依然沉默着,但南宫俊经过张温文身边时那耐人寻味的一瞥让张温文知道,自己已经不得不重出江湖了。

    一个成名的侠客,只要有另一个成名侠客知道自己还活着,那么他就还活着,这个道理,张温文早就知道了。而面前这个人,如果真的是司空家的遗孤……

    大堂外的众人还在谈论着方才看见的东西,先是扬州城中的“霹雳火”南宫俊与扬刀门少门主之间的争执,再到一直未出现在明处的明月楼老板今日居然突然出现,制止了一场人命官司的发生。又是一番不知何意的对话后,性格火爆的南宫俊居然放开了杨刀门少门主,还在明月楼老板一阵耳语后默默离去。

    明日的早市上,说书人又有新的扬州传奇可以说了。明月楼大堂外炸了锅,此时明月楼在扬州市井中颇有名气的掌柜黄东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站在大堂前向众人赔礼,并宣布今日歇业,明日白天明月楼餐食免费,换得一阵叫好声。

    而在叫好声中,司空孤则请小郎君主仆三人走入一片狼藉的大堂。大堂中,张温文抢在小郎君行礼前,对背手而立的司空孤问道:“你是谁?”

    司空孤笑了笑,看了看张温文的脸,又瞥了眼那跟在张温文身后的小郎君,说道:“张伯伯怎么忘了小侄呢?当初张伯伯暂住在家里时,还抱过我呢,那时候我才七岁,顽皮地扯张伯伯的胡子呢。张伯伯当时因为被周伯伯笑,第二天就把胡子给剃了,这些事,张伯伯都忘了么?。”

    张温文听到此话,面上虽无表情,可脑子里已经如同在江海翻腾。

    “十年前,江宁府,一共有四十二口人的……司空家呐,这个事,张伯伯不会忘了吧?”

    坚毅的声音与清晰的吐字撞上了六道迷茫的眼神,张温文避开了,他知道,自己从来没忘过这一切,但是他还是没有放下戒备,他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这个年轻人是个骗子。

    “你是……”

    细弱蚊蝇的声音,司空孤却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是我,我是阿元呐,是师父为我取的名,名曰‘孤’。现在,司空孤回来了。”

    言罢司空孤望着头顶的横梁,又轻轻吐出一句话:

    “张伯伯这些年……过得还好么?”

    似是在问张温文,却又似是在问自己,而张温文则垂首低眉,再无言语。

    小郎君此时很清楚,老张和面前这个佳公子,原来是旧识,而且他们之间,好像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故事。

    当司空孤略带失落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时,小郎君连忙施礼,说道“小生柳三变,福建崇安人,方才未向公子通报名姓,失礼、失礼。。”

    “柳郎君过谦,我与张伯伯乃是旧识,三位风尘仆仆,不如就让在下于敝店为三位接风洗尘,有什么话,咱们饭后再谈,来,三位楼上请。”

    司空孤微微一笑,目光却落在了张温文身上。

    这个虬须大汉,终于抬起头,眼中没有泪光也没有悲喜,只有疑惑,那似乎是一种关于人生的疑惑。

    司空孤想道:“这种疑惑,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