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二十八章 「木兰辞」

二十八章 「木兰辞」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远方的云朵极淡极淡,一如白衣眼前拂过的广袖。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他并不愿在此刻苏醒,呢喃着换了个姿势,又沉沉地睡去。

    这是许久未有的安眠,这世间包含了太多令他惶恐与不安的事情,一直辗转反侧,难以将息。

    是谁将木兰花别在了他的耳际?像是伶俐的少女对于恋人的恶作剧,又像是温柔的姐姐对于疲惫少年的抚慰。无论何种,对他而言,都是一种难以寻找的安然。

    他在梦里,仿佛在云端高卧,淡溢的清香萦绕,身心直入仙境。脑后枕着的云朵极软,让他不自觉深陷,耳旁徐风呢喃着,仿佛在低吟浅唱着清爽干净的秋歌。

    他有多久没有这样安眠过了?大概就连前世,也只是在求学的少年,才会寻一处秋风萧瑟处,躺在日光晒彻的枯黄之中,淡淡沉眠。

    那时,一切都是外物无常,不能惊扰,心如止水的镜湖。

    可惜这样的日子再没有了,他的一切被那些繁琐又屈意的世道规矩所拘束,然后被质疑,被欺骗,被欺辱,最终至于无声的爆发。

    然后呢?然后又到了这里。没有抉择,随波而逐,一心放任,直至真切且无谓的死亡。

    “阿绫,你来了?”

    仿佛有人在低语,可是白衣依旧不愿清醒,只是耳畔的话语,越来越拨弄着他的神经。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那些人难道不知道他能够听见?

    “你确定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已经等了很久,不在乎再多等一些时日。”

    清澈却又沙哑,这是言和的声音,陆白衣一直觉得他的声音很独特,又怎么会认错。

    可是另外一人,他却从来没有听过,声线有些高,就好像千年寒霜峰顶的积雪,无暇高冷。

    那是谁?是言和的朋友吗?

    没有去想为何言和的声音会在自己身旁出现,已经疲惫的他享受着安眠,并不想继续耗费心神。

    索性也就停下了分辨的心思,来人是谁,所为何事,又与他何干。

    “别让自己太累了。”

    那个名为阿绫的女子似乎异常干脆且直接,像是北地人的个性,只是安慰了一句,就再未开口,径直离去。

    白衣迷迷糊糊间,隐约看到的,是一抹好似烈焰一般的火红,灼烧着所有人的心念。

    又一个武道先天圆满?

    不是说除了王重阳之外,神雕侠侣之中的武道已经几近衰落,怎么会又多出来了一个武道先天?

    这世界难道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改变吗?

    猛然间就惊醒,白衣这才发现自己是在床榻之上,但似乎在他醒来之前,并非身处此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摇了摇脑袋,甩开那些无用的迷惑,白衣才发现言和就在他房内的桌前,一脸关切地看着他。

    “谢谢。”白衣撇过头去,有些不甘地说道。

    言和收回目光,似乎有些想笑。但是他很快就收敛了笑意,平静地说道:“既然你已经给他们打好了基础,那么明日你就要继续之前的计划。我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及时,你,好自为之吧。”

    白衣知道,自己确实是有些莽撞了,面对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竟然还敢作死。言和的话说是责备,实际上只是一种强硬的安抚而已。对于白衣而言,这责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言和就此终止他的计划,让他连纠正过失,然后再次证明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我知道了。”似乎有些畏惧言和那双锐利夺目的眼眸,白衣乖巧地回答道。他的防备与自我保护,仿佛在转瞬间就被那双眼眸瓦解,不复存在。

    他有些畏惧这样的言和,但只是出于对于一个能够看破自己伪装,了解自己底细的人本能上的畏惧。他绝不会承认另外一种令他无比厌恶的可能性。

    “一个男的长那么好看做什么!”白衣喃喃自语着,然后偷偷瞟了一眼言和,发现对方好像没有听见,这才放心下来。

    默默地着整理着自己褶皱的衣袖,言和平淡地说道:“我该走了,这几****还有别的事要做。巍山营就交给你了,我希望下次再来的时候,你能够给我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巍山营。”

    “还有,无双这丫头蛮可怜的,别欺负她。”起身离开之前,言和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一样,正色说道。

    陆白衣没有回答,反而翻了翻眼白,就直接躺了回去,似乎并不怎么喜欢这么严肃的教诲。

    言和也没有深究,他只是用食指沾了些茶水,在木桌上草草写了一行,然后转身离去,不再言语。

    陆白衣似乎知道,但他不愿去看,只是刚巧陆无双推门进来,一眼就看到了。

    “哥,该起了。”陆无双有些埋怨地喊道。

    小丫头虽然这个时候声音很镇定,可是如果白衣看到她的眼睛,就会发现这丫头之前哭过,而且哭得很凶。她的眼角一直都是红的,就算用了些浓妆遮掩,也依旧很清晰。

    陆无双如今是真的将白衣当做了自己最亲近的人,哪怕磨难艰苦,也无法改变,这丫头只有六岁的事实。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就算再自立,也需要一个依靠。

    看着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姑娘,白衣也不由得默然,他有些明白了,为何言和要与自己多说那句话。

    孤身一人确实可以肆意沉沦,可是又有谁在这世上会是真正的孤身一人呢?

    你会有亲人,有朋友,有知己,有子女,总会有人与你相遇,然后在你的生命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这些牵绊会使人留恋,使人软弱,也会使人奋进,使人坚强。

    这是最美好,也无用的东西,只是究竟让人不忍辜负。

    “桌子上写了什么?”白衣淡淡地问道。

    虽然他的心肠坚硬,可是那也是为了不让自己软弱的表象。不管他自己承不承认,他依旧想知道,依旧会好奇,言和所隐藏的秘密。

    所谓秘密,就是不能随便让人得知的东西,如果知晓,那就不再是秘密,而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曾经的陆家大小姐起码也是识过字的,虽然并不懂桌上那一行字的意思,可是她还是能够磕磕绊绊地读出来。

    “往昔……木兰辞,君……忆……始……相知。”(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