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三十五章 「独月明」

三十五章 「独月明」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千骑大人,这批财货怎么处理?”李金牛一边清点着面前堆积如山的财货,一边异常恭敬地问道。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虽然成功地完成这次劫道之后,白衣就一直坐在夏管事所赠的马车之上,安静得一如他本身的年纪。可是看过那一场比斗之后,李金牛又怎么会忽视身边这位看似安静实则无比强横的千骑大人呢。

    “唔,取四分之一和营里的人分了,另外的建库,以后采买粮食、兵刃之类的东西,就从库里支取。每月去一趟那边山道所取的财货,都按照这个规矩定下来。”白衣懒散地吩咐道。

    挥出那一剑的他其实已经无比疲惫了,那一剑可不止斩的是别人的精气神,也是他自己的。若不是两世为人,心神已经无比坚韧,他可撑不到现在。

    白衣如今所想,大概也就是想要好好地睡上一觉,其他的俗事怎么能够让他提起兴致呢。他可不担心李金牛会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这位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人精可是非常清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将诸事交与了李金牛,推辞了这位属下给出的鼓舞营地人心的建议,白衣拖着无比疲惫的心神,缓缓地走回自己的小屋,不再理会身后深沉的风云涌动。

    所谓的利益纠纷,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最好的御下之道,可不是什么都管。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一头埋进自己的床榻之上,白衣感受到了身下的锦被弥漫着熟悉的太阳的味道,暖洋洋的,暖到了心的深处。

    被人照顾的感觉真好!

    这大概就是所谓牵绊会让人变柔软的缘故吧,虽然并不太情愿,可是白衣明白自己真的已经被言和套上了名为温柔的枷锁。

    他会遇上陆无双,恐怕并不只是巧合那么简单。

    虽然沉眠,可是心中纤尘毕现,他总觉得有种莫名的力量在无形之中不断推着他在武道之上疾驰。

    这种莫名其妙的实力增长,并不会令他恐惧,可是着实勾起了他的兴趣。就算是他自己用自暴自弃所做出的试探,都会被包容,那么自己的价值一定超过自己的想象。

    一件无价之宝是不会轻易就被使用、丢弃和毁灭的,那么又有什么好害怕的,无用的恐惧只会是智慧的阻碍而已。那些俗人所恐惧的未知,在白衣心间,轻如无物,不值一提。

    月光洒落窗台,一灯如豆孤单地伫立在粗糙的木桌之上,纤弱的身影在灯光之下更显可怜。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陆无双望着床上已经陷入沉眠的表兄,终于收起了平日里总是充满笑意的精巧面容。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哀伤是否已经被白衣看穿,可是她漂泊之时明白了一个无比深刻的道理,只会哀伤的人从不被会人喜欢。

    可怜亦是可恨!

    她的目光穿过了窗口淡淡的月光,仿佛又看到了那个肆意杀戮的无比可怕的女魔头。她看着她杀人,她看着她哭泣,这是她萦绕一生的心魔,在梦中,在无星无月的深夜里,在孤身一人独处之时,不断反复。

    或许她不该要求得更多,可是她更加明白,那个女魔头救下自己的表兄,绝非是意外。就算她少不更事,一样记得那个女魔头对于自己表兄的关心与紧张,终究与别人不同,终究不是无关紧要的路人甲乙丙丁。

    她相信自己的表兄所说的那些话,因为这位丰神俊朗的表兄是不屑于说谎的,他的骄傲犹如正午的烈阳,无比炽烈地灼烧着所有见到他的人。

    这种骄傲,大概只有在史书里那些挽狂澜于既倒的英雄豪杰才能够在凡人的臆想之中留下吧。

    自己终究是喜欢的,恐怕世上没有姑娘会不喜欢这样的英雄吧。那么耀眼,满足了心中所有对于英雄的臆想。

    可是表兄会成为自己的英雄吗?他会为了自己去除掉那个成为梦魇的女魔头吗?陆无双不确定,这种疑惑就像针尖刺心的痛,无法忍受却难以摆脱。

    憧憬,是与真实最遥远的距离。

    低头不敢再看白衣沉睡时俊俏的侧脸,陆无双的泪水盈满了精致又可怜的小脸。泪水无声地滑落着,伴随着点滴的心事,孤独而又静翳。

    亲眼见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一个满身鲜血地倒在自己面前,自己的小命仅仅维系在半片手绢之上,这种恐惧与哀痛,哪怕经过时光的冲刷淡化,恐怕也不会轻易消褪。

    那些无比沉重的往事,终究是这个七八岁的小丫头心中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痛。满门诛绝,仅仅是四个字,说在嘴里,不会超过半个刹那,可是这种伤害又怎么是一个小丫头所能够承受的。

    月光无比幽静,在这样不是孤单胜似孤单的月夜之中,陆无双所能够做的也只是紧紧抓住如今面前这位陷入沉眠的少年,这是她如今唯一的依靠。

    她不在他面前哭闹,她学习着尽力照顾好他的一切,她要用自己温柔禁锢住自己的这根唯一的稻草。尽管是稻草,尽管依旧让她时常惶恐,可这真的已经是她最后所拥有的东西了。

    就像那位范言和范大哥曾经和她所说的那些话,尽管她并没有全然理解对方的意思,可是她至少听懂了一句话。

    “所谓温柔,才是禁锢一个人最好的枷锁。”

    她不愿意自己的表兄去选择那位可怕的女魔头,自己就要用温柔捆绑住自己表兄的手脚,让她的好毫无疑惑地压住表兄心中的天平,不要有一丝一毫的偏移,这就是她从那句话中所领悟的道理。

    所以她要拼尽自己的全力,来与那个女魔头争斗。

    所以她才不再恐惧,所以她才能够在表兄面前展露自己最真心的笑颜,所以她才能够有勇气面对曾经认为自己永远无法面对的梦魇。

    伤痛不能够阻止她,恐惧也无法牵绊住她的脚步,她的一颗稚嫩且诚挚的真心,尽管密布着伤痕,依旧能够绽放,只为他一人绽放的温柔。

    这场争斗之中,从不存在什么对与错,除却悲哀依旧只剩下悲哀,堪比,独立月明的悲哀。(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