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四十五章 「重阳宫」(下)

四十五章 「重阳宫」(下)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山势宏伟而连绵,白衣依靠着一块形态奇异的山石,一脸了然地看着对?2??的邓志康。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等到那些弟子都离开之后,就如同白衣所料,这位老实忠厚的邓道兄就按捺不住自己的疑惑,半是劝告半是疑惑地问道:“陆兄此行,恐怕不光光是去见重阳祖师吧?是不是还是为了那金朝的小王子?”

    白衣刚要否认,就被这位看上去老实忠厚的邓道兄给阻止了。这位老实忠厚的邓道兄有些感叹地从怀中掏出一物,也不管白衣那诡异的眼神,就自顾自地说道:“我见陆兄并非池中之物,何必来做这等闲事呢?”

    “原来是你。”白衣先是有些惊讶,随即也就明白了,为何当初这位邓师兄要对自己那么友好,甚至不怕违反门规放自己去后山。不过,他有些好奇地问道:“你们盯着我多久了?”

    “陆兄说笑了,其实也没有多久。一开始只是因为赤练仙子而已,毕竟陆兄相比于这个混迹江湖多年的女魔头还是有些差距的。”

    “你直接说我还不够资格不就行了呗。”白衣不太满意地嗤笑道。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虽然他是在笑这位邓道兄的委婉,但他何尝不是在笑自己的眼拙呢。想想也是,王重阳可是一派的掌教,又怎么会将注意力过多地放在自己这一个初入江湖的小人物身上,就算是因为武道先天有天人交感的能力,能够发现自己身上的异常,但也不会反应得那么快啊。

    只有常年的暗探与卧底,才会有这样的眼力,恐怕这位邓道兄也是负责招揽将全真门人当中优秀的人才吧。看着对方毫无破绽的老实忠厚,白衣不由得感叹自己的阅历还是太浅薄。

    “呵呵,陆兄不要妄自菲薄。当初重阳祖师也是称赞过陆兄的资质的,否则如今陆兄又怎么能够勇猛精进到这个地步呢。”

    听着对方完全不似作伪的赞叹,白衣照单全收,他可不管对方的身份,他依旧还是想要执行他的计划。几句好话就想要说服他,是不是有点太过小看他了。定了定心神,白衣也是收敛了身上的那股飘渺若仙的气势,他知道如今是真正地拨开了所有的伪装了。

    作为神鹰安插在全真的暗线,虽然心里向着神鹰,但是那么多年的相处,心中就不会产生恻隐之心吗?白衣不相信,因为他知道自己坐山观虎斗的想法,肯定被这位邓道兄察觉了,所以对方才会这样不惜暴露身份地阻止自己。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因为这样的谋划最后成功与否,都会将全真拖入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而这是对方所不愿意看到的。

    “我不会放弃。”白衣看着眼神坚毅的邓道兄,笑着说道

    那位邓道兄眼中也是闪过了半分挣扎,可是随即就恢复了坚定。他也不再作伪饰,直接了当地说道:“如今金人掌着大势,范大人能够支撑起这个局面,也是靠着全真教充当这根参天树。全真不存,神鹰又到哪里寻找一个歇脚的地方呢?无有将息,必将怠亡。”

    白衣摇了摇头,仰望着无比澄澈的天空,唏嘘着说道:“邓道兄,你还是不明白啊!大道似水,水无常形,想要掌握如水的大道,就必须随波逐流,何等坚固的大堤会永世不毁呢?世事亦是如此,争势好比治水,堵不如疏,欲取大道必然要争流啊!”

    “就如你所见,天下如今的大势是金人,可是我们所反抗的就是这样的大势,若是什么都不做,恐怕最后只能够被侵蚀浸染,然后溃于蚁穴而已。就算全真这颗参天之木再高,面对天地崩裂,它又能够做什么呢,还不如盈野之草。”

    邓志康终于被白衣的话所激怒,他在全真这么多年,辛苦潜伏,最终却如斯轻易被白衣这个毫无阅历的少年所否定。他也不禁自问,到底当初将这个无比狂妄的少年引荐给范大人,到时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终于愤怒了?”白衣乘胜追击,他盯着邓志康满脸的不渝接着说道,“那我更要问你,你到底是想要推翻金人的统治,恢复我华夏衣冠,还是一辈子当金人口中的两脚羊,随他们予取予夺?”

    “当然不想,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古人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语道破了人心的变化,如今金人的王朝将要走入末路,你们都不敢反抗,若是有更强的夷狄入华,你是否是要换一个主子跪舔?”

    邓志康脸上涨得通红,他着实被这个狂徒气得不轻。既然选择加入神鹰,他又怎么可能是那种毫无骨气与血性的人,只是他见识了世道的无奈,迫于这无奈只能够暗地里来抗争。为的就是能够保存火种,以期待时机到来,王师北渡,然后推翻这群夷狄。

    白衣自然知道邓志康的想法其实是正确的,可是人心啊,就是这个样子。你只要有了妥协的借口,只要成功地说服了自己妥协,你的底线就会一步步地被你自己所破坏,最后陷入毫无退路的死地,无法自拔,成为了自己最痛恨的模样。

    更何况,白衣的选择看似狂妄,但是他熟知这世道的发展,他无比清楚这个时候才是最好的时机。金人对于北地百姓所造成的伤害还能够转化为仇恨,而蒙古人的崛起,也让金人此时无暇去应对在他们眼中视若蝼蚁的北地百姓。

    而想要建立新的秩序,就必须破碎原有的秩序,变革都会伴随了血与火,都会充满无数的牺牲和伤痛。这样的伤痛就会造就邓志康这样的人,想要变革又畏惧变革,没有切身的察觉到变革的伤痛的时候,人都不会发觉自己的软弱会是那么的强大。如今这个重阳宫恐怕大多都是这样的人,而这样的人最容易的就是臣服于自己的软弱,白衣此行就是要改变这样的局面。这才是他这次重阳宫之行最大的危险,他所要面对的是与所有人为敌的局面,不仅仅是想要谋算全真教的金朝小王子完颜康,甚至是一直支持着言和的曾经失败的抗金领袖全真祖师王重阳,他们都会可能变成他的敌人。(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