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五十七章 「不避劫」

正文 五十七章 「不避劫」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云霄之中,祖师殿上,白衣和言和都听到了那一声响彻云霄的嘶鸣,双?2??对视,随即会心一笑。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到了这个地步,祖师若是再不懂这两个人所密谋的到底是何物,他也就白白被称为宗师了。

    可是他又能够如何呢?祖师想要起身,终究还是在言和的目光之下颓然坐下,闭上了双眼,再不言语。其实他也明白,大劫难避,能够避开的又怎么会是劫难呢?

    不过他一直都不明白,面前这个不是世间人的少年是如何让自己看走眼的呢?人生已经过将近百年,却又为何看不透一个少年的谋算呢?

    “很简单,因为这只有言和和我一起才做得到,祖师没有猜到自然是理所当然的。”白衣在言和的搀扶下坐到了祖师殿中的蒲团之上,握着掌中的折扇,笑着解释道。虽然看样子祖师已经放弃了,但是白衣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心,他自然是要再拖延一些时间。

    如何拖延时间,是门很深奥的学问,但做起来很简单。告诉对方,对方所想要知道的,并且说得详细认真就足够了,真正有技术含量的地方是在合理地搭配详细的细节,不要让对方察觉这方面。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祖师倒不用太过自责,当初的我,确实是心若死灰,毫无生机,这一点祖师所断确实没有错。”白衣微笑着说道,这种丢人的事情似乎在他看来,只是寻常的琐事而已。事实上,这种期望过大而造成绝望的心理落差,对于他而言,确实也只是寻常。没有人会不经历挫折就能够成长,所谓生而知之之人,大多只是传承的本能,或者换个说法,失忆了的穿越者。

    祖师盯着白衣少年脸上毫无作伪的笑容,便没有继续追问了。祖师虽然输了这一局,却也不想失却了宗师的风度,揭人伤疤的事情,他是不屑为之的。

    看着祖师没有发问的意思,白衣顿了顿就继续说道:“不提我的事情,且说言和是如何与我配合的。当日我接到探子传讯,说是金朝的一个大人物要来终南山还愿的时候,我就大体猜到了会是金朝的小王子。为此,我还特意亲身去查探了一回,结果自然不出我所料。当时我就在想,若是能够拖祖师下水,这便是最好的机会。于是,我便传讯给言和,让他给我一个能够迅速联系到他的方式。”

    “那么后来都是在你的计划之中吗?”祖师叹息着问道。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白衣回头看了言和一眼,发现言和并没有开口的意思,便异常诚恳地回答道:“并没有,世上那有什么十全十美的计划,我也不是圣贤,也不可能将所有的意外都料中。被您揭穿身份,又偶遇长春真人,这些确实都是我没有想到的意外。”

    “那怎么······”

    听着祖师欲言又止的问题,白衣自然而然地笑道:“因为我相信我在言和眼里很重要啊。既然重要,那么天性谨慎的言和必定会安排好专门传递我的消息的人,防止我出现什么意外。毕竟言和了解我,我就是这样一个冒失的人,没有人管束的话,迟早会出事。”

    “既然知道了我出事了,那么言和一定会亲自赶过来。我之前向言和传讯讨要联系方式的时候,就估算过言和接到消息的时间,大体上最快的话,两日就足够了。所以我只要在两三日之内醒过来,自然不会错过时机。”

    祖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从未见过这样复杂又精细的人,仿佛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若是与这种人为敌,想想也确实是挺可怕的。

    “可是,你是怎么知道金朝的小王子会选择,这个时间上山呢?”祖师还是有些不解,难道安意如早就发现这小子醒了却没有告诉自己,这不太可能啊,毕竟这终南山上只有自己能够用内气给这小子续命。而且若是这小子醒来了,自己给这小子传输内气续命的时候,也应该能够察觉到的。

    “我并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当我陷入昏迷之时,祖师一定会亲自用内气为我续命。人不饮不食的极限是七日,那么为了不让我出现意外,祖师大体上会选择三日这个时间。所以只等祖师给我输送内气续命之后,就是我该醒过来的时机,借着祖师给我输送的内气,我也就有能力避过安意如的耳目,这便是两全其美的时机。”

    “至于祖师所问的那件事,其实我并不知道金朝小王子会在这个时间过来,但是我知道这个时间,言和绝对已经来了。如果言和没有第一时间来看望我,自然是他有自己的计划,那么我只要照着他的意思配合就好了。”

    说到了这里,白衣握住了身后正帮他梳理发丝的玉手,笑着说道:“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知己吧。”

    在与那个神秘高手交锋之后的白衣,确实将心中的负累卸下了大半,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甚至也不再隐藏自己对于言和的心意。面对劫难,难道有比拥有一个与自己心有灵犀,并且互相扶持的知己,更令人愉悦的事情吗?

    言和笑而不语,他来了这里,没有慌乱,没有责怪。只是默默地为白衣将那个不完整的计划,细致入微地修补完成。在白衣想要表现,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的时候,他也甘愿作一个背景,将所有的舞台都让给他,这样都不叫做知己,还有什么样的人能够称得上是白衣的知己。

    到了这个时候,祖师也终于明白了自己输在哪里。他大体上是明白了面前的两人的意思了,如果自己没有表明立场,那么这一场席卷全真的大劫还不算完。就算这一次他能够力挽狂澜,那么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

    面对这两个无比耀眼,又互相信任的少年天才,自己又能够下得了狠手吗?纵使在山中清修悟道多年,他也依旧明白什么叫做大义,那么他也不能,不会对这两个人做些什么。

    所以,这场劫数,他不能避,也避无可避。(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