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一百二十五章 「细雨后」

正文 一百二十五章 「细雨后」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问春何苦匆匆?带风伴雨如驰骤。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白衣也想问为何铄金会那么焦急,甚至全然忘了避人耳目,虽然他此行也没有什么需要隐晦的目的。他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影疾驰的铄金背后,意有所指地说道:“你太刻意了,这样别人怎么会上钩。”

    “你又知道什么!”

    铄金不曾回答他,但是她金线描抹的眼眸之中就是传达了这个意思。对此,白衣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一把拖住铄金的右手,强行让她停了下来。

    “我说你太刻意了,就算天依将你要走这件事情闹得洛府上下都有所耳闻,这样刻意的离开反而会让他们更加谨慎的。”白衣贴着铄金的耳际,装作亲热地耳语道。

    铄金有些惊异,但是她明白这个一脸坏笑的少年似乎有什么更好的主意,暗自警告了他一眼,却没有将自己的脑袋挪开。可是白衣却戏谑地撩动了一下铄金耳畔的散发,并未留下什么话语。铄金眼神微冷,她若是看不出这么赤果果的调戏,那就是痴傻了。

    而在远处那个影子看不见的地方,白衣调动起点滴内气凝束成了细密的音线,只传了一句话。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他倒是不想多说,也是不能够多说,一则为了保密,以免别人看出破绽,二则他最近恢复的内气着实有些可怜,就算一眼就学会了这“内气传音”,也是支撑不了多久。

    “找间酒楼,我们细说。”

    细雨之后的洛城人烟熹微,行人大抵不愿意在这样的时日出门,又或是已经预料到了洛城即将发生的变故,而满心畏惧地躲在家中倒也说不定。白衣硬生生找了家刚开门的酒楼,带着一脸冷然的铄金,找了间雅间。

    “现在该说了吗?”铄金刚坐下就再也忍耐不住了,恶狠狠地问道。她盯着这个神色慵懒的少年,却看不出他到底意欲何为。

    “天依说了吧,让你听我的话?”

    白衣当然知道凭借自己故弄玄虚的把戏,是无法把这个什么都不感兴趣,只对天依忠心耿耿的小姑娘骗到这里来的。天依一定是提前就交代过这样的话,否则,这只随时会炸毛的金猫怎么会这么安分。

    仔细回想,白衣当然还记得她醉了之后耍酒疯的模样,倒真的是比现在冷冰冰的要可爱的多。

    满心纠结,铄金一言不发,只是用犀利的眼神盯着少年。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她并不明白小姐为何会信任这样一个不靠谱的家伙,明明,除了温柔一些就再没有什么优点了!

    不提铄金的纠结,白衣倒是满心安然,他自顾自地点了一桌子的菜,然后又要了两壶入口温醇的老酒,颇有些今日请客做东的错觉。待到满桌菜上齐,白衣才开口道:“寻人本就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就算洛府上下都知道我带着你离开去远隔千里的阳关。他们也不会趁机动手的,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把握。”

    “你急匆匆地离开,反而会让他们觉得是陷阱,让他们更加谨慎。”

    等到酒温好了,白衣给铄金斟满了一杯,坦然地看着她,示意她喝了酒之后再谈。他觉得阴谋这种东西是件精细活,有时,一点小小的破绽就能够破坏一切。天依的目的是要逼那些敌人找机会动手,因为她看得出来,那些人这段时间的骚扰,是因为那些人开始心急了。

    虽然白衣没有探寻过那些人的身份,也不知道他们究竟为了什么才对天依出手。但是他明白这些人决然不是那种冲动莽撞的无胆匪类,当初无双那件事的教训,一次也就够了。

    既然能够让已经踏足神境的洛家老太爷满怀忌惮,甚至死了两个儿子都没有出手,那么这些人一定不简单,甚至异常狡猾聪敏。

    他不会再看轻那些敌人了,尽管在他看来,那些人都是终将会失败的反派,可是他身上也没有那种必定胜利的主角光环,他有的只不过是比别人多出一些的阅历和还算机智的脑子,以及一颗不但自我反省的诚心。

    吾日三省吾身,必有所进益。

    “我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也不知道天依和那些人争得到底是什么,但是我明白一点,他们都很着急。”白衣端着酒杯,一饮而尽,活脱脱一个游戏红尘的浪子。他觉得这酒还算不错,入口绵柔,却烈在心里。

    “着急又怎么样!你又一点也不急。”铄金终于是放弃了,虽然她想趁少年还没有想明白之前就将他带走,可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被看穿了。她又怎么不知道这个少年的智慧,可是她和小姐一样,都不愿意他被搅进这场风雨之中。

    做杀手时,她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却真的没有见过和自己一样孤独的那种,不屑隐藏,却不为人知。她觉得或许这辈子唯一一点儿的怜悯,可以用在这里,起码,让这个人置身事外。因为她才不是姐妹眼中那个完全没有脑子的小姑娘,她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而已。

    一个三品上下的人,就算拉进来了,大概也没有多少作用吧。

    给自己又倒了一杯,白衣不看铄金那纷繁变化的眼神,他只盯着掌中的酒杯,悠然回应道:“自然是不能急的。我既然想通透了,你就别想把我抛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什么鬼主意,我一个三品上下的小人物,入不入局其实都于事无补吧。”

    不去看,也知道,铄金此时的眼神定然是“你果然有些自知之明。”。

    但是白衣却摇了摇头,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叹息道:“你的眼光还真的有点高,小人物就没有用了?那么,我一个小人物如何把你拖在这里这么久的?”

    “也别不高兴,我将你拖在这里,肯定是有我的目的。那些人都着急了,那么就一定有人不能急。反正走一定是要走的,人就在那里,也不会随时就溜掉。我不将这里的手尾处置好,天依你怎么陪我离开。”

    “对不对啊,我的公主殿下。”看着对面小姑娘惊诧和否认的眼神,白衣醉眼微醺地说道,“铄金是不会在雨天出门的,她怕水。”

    脑中回想起那一夜的宿醉,白衣也是借着醉意掩饰着某些不欲人知的尴尬。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