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一百三十章 「剑道截」(下)

正文 一百三十章 「剑道截」(下)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天依远远遥望着那个追逐着逃走的那些人的癫狂少年,虽然那个身影肆意张狂,可是她却察觉到了那藏在癫狂之下一闪而逝的悲伤。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长歌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登临过绝顶的人大多都会有这样的感慨,如果生在英雄辈出的年代,或许能够有一个像样的对手。可是,世事又岂能尽如人所料呢。

    白衣的身影仗剑疾驰,脚下的步伐快过狂奔的骏马,他的眼神冷似凝霜,杀意毕露,这是曾经作为清苑的剑器杀人时的姿态。没想到世事轮转,造化弄人,如今他用来杀人的剑,却寄宿了清苑的灵魂。

    剑,到底是什么?

    有人说是武器,有人说是道义,还有人认为剑是自己的道路。种种繁杂,不径相同。但是身为一名剑客,大多明白这样一个道理。手中的剑就是对于自我的阐释,只有自己的剑道才是属于自己的。然而对于白衣而言,他曾经是明白的,而如今却已然糊涂了。

    因为他曾经误入歧途过,他被清苑引导上了一条错误的路。虽然他很向往那个一剑光寒十九洲的威能,但是他明白,那是错误的。那样纯粹的剑道,已经不是人了。

    正想着,白衣的身影却被一个人给截停了。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东方晴惊魂未定地躲在那个身影之后,一点儿也没有上三品高手该有的威严,反而像是个遭遇歹徒的无助女子。

    那个截住白衣的人,高大魁梧,面目却温润平和,就像是将一个忠犬的脑袋装到了巨熊的身躯之上。这就是洛府的三老爷,洛天依的三叔,“乐命侯”洛远山。

    只是一个照面,白衣就感受到了自己好像面对无穷无尽的汪洋,那一身奔走肆意,舞爪张牙的杀意都渐渐平息遏制,一时沉默。

    “很厉害!”洛远山语调沉稳,一开口竟然是对于白衣的赞叹。他似乎没有在意白衣这一身杀意是要杀他的妾室,平静且赞许的口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少年眼神微寒,不免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样的人会被人操纵吗?

    白衣原本以为天依相信自己三叔是因为被东方晴所迷惑了,可是当他真的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三老爷,他才发现天依所谓的相信,是另一个意思。这样的人,又怎么会被人操纵!

    这无关武道修为,只是对于这个人性格气量的表述。他绝不是一个会被人操纵,臣服于人充当傀儡的人。

    “不是我厉害,而是他们太弱。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虽然被这个人拦住了,但是白衣从来没有放过那对姐弟的打算。面对敌人,他从来都不会抱有侥幸,斩草就要除根,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七星龙纹的剑刃上寒意微微浮动,白衣已经做好了越过面前这个人的准备了。

    可是这个时候,一只指尖青葱如玉的小手按住了他的肩膀,把他酝酿起来的剑势硬生生消弥了。

    是一直看戏的洛天依!

    她看着白衣不解的眼神,微微摇头,似乎是劝告白衣不要继续追究了。不过白衣想问的倒不是为什么要阻止他,而是天依如何能够看出他的剑势,竟然能够用一只手就将他的剑势消弥。

    白衣觉得自己应该和旁人一样,小看了身旁这个平时没心没肺的公主殿下。这一手轻描淡写消去剑势的手法,就证明了洛天依在势的运用上的造诣。

    俗世武道的三重境界其实都已经在洛老太爷的划分之中了,下三品糅练筋骨身躯,讲究招式技法的熟练,而中三品养气修念,讲究对于内气的运用,最后的上三品就是神与念合,一言一行中都可以牵动天地间的势。

    这种事情说起来很飘渺,但是实际上如果真动用势的话,就相当于用人身而召唤天灾。而越高级的世界,调动势的威力就越恐怖,就像当初那个虚幻的世界之中,阿绫到达先天以后,可以让枪尖冒出火焰,而烛火只是七品,却在细雨之中可以划出一片火海。

    至于面前的“乐命侯”洛远山,白衣毫不怀疑,对方已经是上三品的顶端,差一步神境了。

    那么天依阻止自己的理由,还用问吗?

    “见过三叔,这位是陆白衣,我的朋友。”天依就如同寻常家人寒暄一样,将少年介绍给自己的三叔。而洛远山也是笑意吟吟的点头回应。

    这模样看得白衣一阵不解,按道理说,这两位之间不应该是这个氛围的。就算不是见面就开始掐架,也应该横眉冷对,互放嘴炮啊,怎么看上去就真的像家人一样。

    然而不待白衣想明白,洛远山就看着他点头赞叹道:“很不错,一表人才。特别是在剑道上,很有魄力。”虽然洛远山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白衣骤然紧张起来。他能够追杀那两个上三品的高手自然不是因为他是主角,而是他之前拥有过的修为其实早已经超越了这两个人了。就算一直删号重练,但是那些深刻到骨子里本能是不会被遗忘的,要是剑意是那么好废弃的,还能够被称为剑意吗?他轻轻松松就领悟了竹剑的剑意,自然也是因为如此。

    所以当洛远山点出他剑道上的修为的时候,他不免有些别样的紧张,就像主动权已经交到了这个人手中了。因为他完全看不透眼前的这个“乐命侯”。

    他看出了什么吗?白衣心中暗暗吃惊,随即故作随意地回答道:“不敢当,只不过是破碎过一次剑意而已。实在不能算作很有魄力。”

    他想要试探一下对方到底看出了多少,他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打算。

    “白衣你说笑了,明明是两次,那纯粹如一的截道剑意,也亏得你有魄力将它碎掉,真是很可惜啊!”洛远山亲切地称呼起了白衣的姓名,甚至还将他的底细给看得一干二净。这样的温和,白衣怎么看都觉得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只不过对方没有什么后续了,似乎只是寻常夸赞了一下,也没有追究刚才的事情。

    之后的处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白衣就看着这两个他都看不透的人,互相道别。洛远山将东方家的姐弟带走了,而小洛府的人到了之后很熟练地开始收拾起了现场,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出剧目被那个三老爷洛远山硬生生给叫停了一样,虽然没有什么反常,却是最可怕的反常!</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