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一 百三十一章 「缘何浅」

正文 一 百三十一章 「缘何浅」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桌上一排利落的熟菜,白衣一脸茫然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上下打量着他的缘木姐,顿时心中全然是疑惑。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他不是不知道,缘木姐想要探寻自己的底细,弄一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戏码。可是现在这好菜招待着,好酒供着,完全一点都没有氛围哈!

    俗话说得好,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白衣原本是打定主意,无论对方怎么逼供,自己就是不说,反正她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但是谁能想到,这位大管事什么都不问,就光摆一桌子熟菜,温上了两坛热酒,先请自己吃一顿。

    “我说,缘木姐?”看了看对方那种沉静如渊的眼神,白衣试探地问道。他觉得自己这样称呼或多或少会换来一点反应吧。起码他们之间还没有那么熟悉,这样称呼的话,这位大管事一定会纠正自己的吧。

    可是这位大管事却没有像白衣想得那样,来一句“别叫我缘木姐”,或者“缘木姐也是你叫的”这类的话,她只是睁着温婉的明眸,静静地看着他,像是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这位佳人沉静如同山间的乔木,任凭微风拂过,却无声息。

    被她看得实在尴尬,白衣也就放下了酒杯,也开始打量起了对方。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这位和自己一直不对付缘木姐是名外表温婉的南国淑女,她细致的眉眼似弯月般柔顺精巧,肤色白皙柔嫩,一时好似有水光盈盈浮动,实在是可以称得上是位不可多得的美人。白衣可以想见她这一身青衣丝裙之下凹凸有致的身段,比起铄金、烛火之类还未长成的小姑娘,这位缘木姐确实可以称作窈窕淑女。

    只可惜,他不是君子,也没有猎艳的心思。

    白衣其实一直不想深究这洛府之中的杂事,他原本到这里,也只是为了一个目的。就是借着洛府的势力找到阿绫和言和的下落,如今已经完成了一半。虽然不确定那到底会不会是言和,但是毕竟已经有了方向。

    只不过,现在的话,他放不下洛天依。是的,他确实放不下她。

    倒不是因为洛天依那种天真无邪的魅力,虽然公主殿下确实有一种让人难忘的美,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好感。但是在白衣眼中,那也仅仅是看着赏心悦目而已。实际上,他是为了她手中的洛书。

    昨夜,白衣就问过了天依,为何她可以那般轻易地破解自己的剑势。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结果天依很直爽地回答是因为她手中有一本名为洛书的宝物,几乎天下武学,她都可以凭借这件宝物追本溯源,悉数推演。只不过人力终究是有穷尽的,没有见过的,她就无能为力了。

    当时听完,白衣就心动了。之前因为自己和清苑闹翻之后,自己的金手指欠费停机,如今终于见着替代品了。不过白衣并非是那种喜欢抢别人东西的恶人,更何况,天依这种算是他朋友的小姑娘。这样做,也确实太没品了一些。

    所以白衣想来,如果自己可以帮天依解决如今洛府的麻烦,那么当天依北上去盛京的时候,和自己不就刚好同路了吗。到时候,就算是找天依借这洛书一用,恐怕也不是不好开口了吧。

    想想,就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可惜,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不提白衣心中的臆想。今日一早,这位缘木姐就找上门了,也没有多说,只说是要请他喝酒。一开始白衣听到这话是拒绝的,不能你叫他喝,他就喝,那他成什么人了。但是毕竟自己算是给天依出了一个馊主意,也破坏了她们原来的计划,心中愧疚,也只好跟着缘木来到了她住的院子里。

    一到院子,白衣就发现对方是真的要请自己喝酒,毕竟一切都已经准备得妥妥当当的了。一碟水晶肘子,一碟酱鸭舌,两盘熟牛肉,一小碟花生,还有五种放在梅花格子的托盘中的酱料,甚至连酒都是温好了的。

    在这春末的连绵细雨中,能够凑一桌这样的菜色喝酒,身旁还有一位气质容貌俱佳的淑女作陪,如果不是气氛不太对,白衣觉得这也算一件值得回味的乐事。

    夫子不都曾经说过,食色性也。如今美食当前,佳人在侧,白衣却难以开怀,实在是令他不禁扼腕叹息。原本温柔醇厚的好酒,也是开始索然无味起来。

    白衣是好酒的,或许大多时候他压抑了自己太多,一杯浊酒,就能够给自己一个暂得将息的借口。说不得,是十分值得的。但是喝酒也要看氛围,像是那一夜和铄金在屋脊上的宿醉,现在想来,也不免怀念。可是现在他只觉得,这酒入口,全然只有苦涩,好像咽下一口浑浊的泥沙,烧了嗓子,痛了肺腑,得不偿失。

    人与人之间,也讲缘分。或许就像这缘木的名字,自己和她之间并不存在那么诗意的缘分,纵使是美好的桥段,也只能不了了之。

    “你到底想要做些什么?”没了心情,白衣也就不再故作姿态,直接了当地询问道。自己又不用怕她,想得太多,终究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只不过,这位大管事似乎是真的有心事,仓促间回神,只是敷衍地嗯了一声,像是并没有在意白衣的问话。她好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也就是说白衣实实在在的,是想多了。

    不免觉得更加尴尬了,说到底,竟然只是自己自作多情。或者说想来这位大管事也仅仅是请自己喝一顿酒,大概是因为自己之前在酒楼,虽然破坏了她们的计划,但也算是请了天依一次。这位缘木姐不想天依承自己的情,就请自己喝一顿酒,算是补偿么?

    苦笑了两声,白衣也不再多想,将自己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随即起身向缘木姐告辞,他觉得自己也是心思太繁杂了,本来无缘,何苦想得这么多。

    左右还是去找天依吧,昨天他倒是请教了天依不少关于武学上的问题,自觉收获颇多。如今正好继续,反正想来,天依这位他看不清深浅的三叔既然已经出现,恐怕不会再有什么小动作了。真正危险的时候,还是在天依去盛京的路上。</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