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141章 「筋骨截」

正文 141章 「筋骨截」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这么做,真的好吗?”阿婆坐在椅子上慢慢地品着茶,她面向了这个被她留下详谈的少年。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其他的几个女孩都已经走了,阿婆自然可以说一些之前的场面中不能细说的话。比如说,这一身狂乱炽烈的剑意。

    天依自然是不会忤逆这位长辈的意思,否则也不会将白衣带到这里,算是给长辈过目。而剩下的几个女孩自己都明白自己的位置,自然更不可能做出留下偷听的行为。所以白衣也就坦坦荡荡地说出了自己的缘由。

    “我碎过两次剑意。”

    阿婆点点头,示意自己看得出来。

    “第一次是年少轻狂,少不更事,以为人的一生都会被命运所掌握,所以碎掉了剑意,想要逃离自己的命运。算是小孩子的赌气吧”轻描淡写地说着自己的第一次碎裂剑意的缘由,白衣显得很淡然。

    但是此时阿婆心中却泛起了惊涛骇浪,能够这样决绝,想来又是经历过怎样不为人知的酸苦。她也算在这世间留下过传说的人,但是她真的就不曾见过,哪个人有这样的魄力能够用这么决绝的方式和自己的过去断绝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说是孩子般的赌气,但是阅人无数的阿婆明白,这里面定然蕴藏着痛彻心扉的悲伤。拿起容易放下艰难,这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过程,然而剑意不似他物,能够碎裂已经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智慧。因为你只有彻底掌握了剑意,你才能够碎裂它,但是既然彻底掌握了,又怎么能够割舍,那会是一种深入魂魄的苦痛。

    无时无刻不在折磨,无时无刻不曾断绝。

    但是阿婆没有打断他,她想要听完这个少年的故事,这里虽然没有酒,没有美人,但是却有一个熟知苦痛,并且战胜了苦痛的老人。她希望能够给这个无比坚强的少年一些微不足道的安慰,人心都是肉长的,自然不存在天生绝情绝性的人。

    “第二次就简单了,一回生,二回熟。找到了窍门,自然就是很轻松。虽然也会觉得痛,也会有些惋惜,但是毕竟已经经历过了,自然而然就看淡了。”白衣自然是不想去深挖自己的过去,只是简单地一带而过。他若是不想说,阿婆也不会逼他。

    “阿婆您的武功这么高,自然明白我想做什么吧。”白衣没有把话说透,他从来都是点到为止。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话说的太满,一直都很容易被打脸,他觉得打脸很爽,但是被打脸很痛,所以沉默是金。

    阿婆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你是要重塑剑意吗?”

    “虽然推到从头来过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恰好碰上了那样的机会,我又有些心急了,所以才会是现在看到的模样。”白衣苦笑着回答。

    “胡闹!就算你比旁人多几分天赋,也不能这样糟践自己的身体!”阿婆突然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厉声呵斥道,“你以为当初洛三哥是怎么止步神境的!你现在和过去的他一样!完全就不曾想过别人的感受!”

    “你们这些男人啊。”阿婆叹息着又坐下,她也是想到了当初的洛老爷子,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其实在她脑中,现在坐在她面前的白衣,和当初意气风发剑出游龙的洛三哥都是一样的,天依就是当初的自己,所以她才会这样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

    这些话她一直想要对洛三哥说的,可是一直都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说,没有想到今天却在一个小辈面前吐露了心迹。也许,她是真的老了吧。

    白衣没有反驳,他知道自己这么做是有些冒险。但是他不会告诉阿婆,

    当初这么做的时候,他就没有想过自己能够活下来。既然如此,何必顾惜,何必给自己留下遗憾。他终究还是怀念那个一直不曾逝去的年少轻狂的自己,终究还是怀念那些血雨腥风的日子,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那么为何不放手一搏,免得自己遗憾。

    筋骨间微微颤动着鸣响,那是剑意的呼应,说到底,那终究是他自己的东西。就像是在一起相依为命的亲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开。就算曾经被自己舍弃,当自己需要的时候,它也一直都在。

    下乘练招,中乘练气,上乘练意。其实到了这一步,所谓的意已经是一种自具灵性的东西,或许就和他的魂魄一样,(wwwuukashu )成了他彻底不能分割的一部分。

    想来当初清苑碎裂他的第二种剑意时,也是看出了这一点。因为她知道原本被他碎掉的剑意其实就蕴藏在他的筋骨之中,从不曾离开过。而如果让白衣将那新的竹剑剑意修成,那么他的下场只有一个,躯壳崩裂而死。

    剑意是纯净如一的东西,绝对不会允许别的什么东西鸠占鹊巢,就和剑本身一样,是骄傲的,唯一的。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鱼死网破。

    那个时候的白衣之所以会和春水生的对决中体力不支,并非是他的筋骨还没有痊愈,而是他骨子里的剑意作祟。只要白衣修炼别的剑法剑意,那么他的筋骨其实就永远好不了。

    苦笑着的白衣自然没有忘了自己的目的,他可不是白白留下来说这些的,他也有他的目的。虽然他那场七月试他避无可避,是必须参加的。但是他更想从这位阿婆口中得知,那些一直跟洛家作对的敌人究竟是什么人。

    白衣一直不是一个不长脑子的粗人,他虽然狂妄,但是也有敏锐和明智的特质。他想要了解那些敌人,才好针对那些可能出现的人做出准备。一个和洛老爷子同时代的老江湖,就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其实他也可以去问洛老爷子,但是抢走了洛老爷子最心爱孙女的他如果真的出现在老爷子的面前,恐怕那位阿婆口中与自己差不离的洛三哥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他又不是傻,现在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还要自讨苦吃。

    不过最终他还是要去和老爷子见一面的,这个他逃避不了。(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