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149章 「愁借酒」(上)

正文 149章 「愁借酒」(上)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入夜之后,微微有虫鸣。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白衣寻得一处亭台,靠着阑干赏月色,平复波澜横生的心绪。就算是他,对于天依的一颗无暇的真心也是难以抵御,横生波澜的心湖,翻来覆去无法平静。

    面对一个如此真心的姑娘,他不用故作姿态,自然是喜欢的。可是他依旧是放不下那个早她一步走进自己心中的言和,如果不再见一次,恐怕他也是难以心安。所以他只能选择拖延,就让时间替他做出选择吧。

    流年的风光,总不能一朝就看完,那岂不是太没有生趣了。

    清香悠然飘过白衣的鼻尖,他似乎嗅到了美酒的气息,但是路过廊坊之后,他就止住了自己的脚步。虽然面前正是他的庭院,但是他的神念飞逸之时,却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为了避免尴尬,他觉得自己还是暂且避开的好。

    可惜的是,他的反应有些晚,迟了一步。那道青衣长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冷声问道:“你在怕我?”

    “这倒不是,我只是想起今晚还有一段晚课没有做,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不是?”白衣随便找了个借口,想要脱身,他如今也是难以面对这位曾经对他出手的大管事,虽然他并不害怕她,可是他怕麻烦。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面对女子细致如丝的心思,他始终还是想的有些简单,之前就险些弄出差错来,幸好天依救场救得及时。他这个时候又怎么敢继续招惹这个随时可能黑化的缘木姐?

    “陪我喝酒。”

    缘木没有给他什么选择,冷冰冰地甩下一句话,扭头就走回了庭院之中。她的意思很明白了,如果白衣不照做,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她自己也说不准。

    这样直接了当的威胁,对于白衣而言,还真没有办法拒绝。之前天依的那一番话,是在让他不忍心再让天依苦恼了。索性他就舍命陪一下这位缘木姐吧,反正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大概吧。

    淡然地走到缘木对面,却发现和上次这位请自己喝酒时一样,依旧是一盘盘精致齐备的下酒菜,配上两坛温热的好酒。他有些诧异,但是想了想似乎又在意料之中,这位缘木姐做事一向如此周到。就算讨厌他,也不会在这上面动什么手脚,而是规规矩矩地摆出一副酒席来。

    不做多想,白衣打开了自己面前的那一坛,却发现这酒并非凡俗。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一股清冽的酒香沁入口鼻,缠绕心肺,挠的他的肠胃一并燃烧了起来。

    “这酒有名字吗?”顾不上对方和自己的那些说不清的仇怨,白衣急切间问道。他是好酒之人,遇上这样的佳酿,怎么能无动于衷。

    “琼花。”

    冷冷地回了一句,缘木也不再多话,干干脆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她似乎从来都没有喝过酒,眼神骤然迷离间似乎被这浓烈的酒意给冲得双颊尽是红霞,烨烨生辉,美不胜收。

    虽然当初白衣那一掌看上去并不轻,实际上他用了些巧劲,在她的脸上并没有留下什么伤痕,恐怕那句“多谢”就是因为这个。女子的容颜终究是大事,白衣自然会有所留心,他也怕天依之后会埋怨他。

    略过了眼前的秀色,白衣专注于面前的佳酿美酒,这一坛韵味十足,但是可惜实在是少了些。他恐怕自己以后会一直惦念着。

    所以白衣也没有去管她,他微微眯着眼,给自己倒了一小盅,轻轻嗅了一阵,方才缓缓饮下。酒,不光光是因为愁怨,借酒浇愁愁更愁,酒本身是用来品的。

    那一道绵柔的火焰直通肠胃,白衣心中一片火热,他确实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能够喝到这么好的酒。酒、色、财、权,人生四大欲求,他暂且算是满足了一样。这样绵柔的口感,虽然酒意不算浓烈,但是那一道缠绕五脏六腑的酒香,着实令人神往。

    迷醉中的缘木轻轻挽过自己散落的发梢,她暂且算是清醒了一半,但是看着白衣自斟自饮的闲适悠然,猛地咬了咬贝齿银牙,又倒了一杯,举向白衣。

    “陪我喝!”

    白衣哑然失笑,这醉了的缘木确实要比醒着的时候可爱多了。他也不推辞,端起自己的酒杯,与缘木碰了碰酒杯,算是遂了她的话语。面对这样的好酒,其实那些仇怨也算是不再萦绕白衣的心中了,他也是看出来了对方就是来给自己赔罪的,只不过不好意思开口而已。 ww.uknshu.com )

    一开始猜到是缘木出手时,他确实心中就些不安,倒不是担心他自己,而是担心天依会怎么想。但是看起来天依比他看得还宽,他又何妨在意呢?纵使她要对付的是自己,她也毕竟是为了天依。仔细想来,美人自然而然会有些优待,他也摆脱不了这样的藩篱哈。

    纵情于世,自当要接受这种种欲求的考验,若是和得道高僧一般视红粉佳人为骷髅白骨,看世间百态皆是苦味酸辛,他又何苦这般挣扎。

    千杯微醉直复饮,浪荡半生不需愁。岂不美哉?

    慢条斯理地边吃边饮酒,时不时和对面醉眼迷离却咬牙切齿的缘木碰杯祝酒,白衣心情自然而然地轻松起来,仿佛一时间忘断了所有的烦忧,饮醉之趣大多就源于此。

    可惜坐在他对面的缘木却并非这么想的,她越是醉意浓烈,就越对面前这个放浪形骸的少年满是不甘和仇怨。就是他抢走了自己最心爱的小姐,就是他让自己不得不做出了背叛小姐的事情。

    不管到底是不是白衣的责任,在她的眼中,其实都是白衣的缘故。女人,何尝会是能够讲道理的生物,千古以来,一向如此,缘木自然也是不会例外。

    相比于白衣的饮酒作乐,她才是真正的借酒浇愁,满眼的愁怨婉转,满是哀伤。她是真的很喜欢小姐,发自真心的喜欢。

    月色下温柔的愁绪满腹,那迷蒙之间,缘木似乎懵懵懂懂地看到,面前并非是那个她所讨厌怨恨的少年,而是她一直眷恋难忘的小姐。她就坐在那里,朝着她甜甜微笑,一如当年。(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