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169章 「笑还颦」

正文 169章 「笑还颦」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你要走?为什么?”铄金最先发问了。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当她们和小姐将洛远山和那些人都击败之后,一直没有出现的白衣忽然现身告诉了她们这个消息。他要离开了,归期未定。

    死死盯着那个一直桀骜不逊的身影,铄金忽然眼角有些湿润,她忍着鼻尖的酸涩,希望对方可以给她一个答案,或者回转心意。

    而不光光是她,就算是一直毒舌的墨水此时也全然没有了胜利的喜悦。为什么好好的,又要别离!老太爷离开了,就已经让小姐伤心了,为什么你这个坏家伙,也要这个时候离开!

    她的眼神中透露着愤怒,像是彻底被这样的伤感激怒了一样。

    阳光微凉,天依握着少年的手,有些不安地问道:“小哥哥,是天依有什么做的不好吗?你告诉天依,天依一定改。”

    看见了天依的哀求,黏土心中也有些难言的苦涩,她有些怀疑,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明明是为了小姐,却让小姐伤心,这样,到底值不值得。她无法给出答案,也没有答案,一切都已经是定局,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

    “不是天依不好,而是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去解决。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白衣笑了笑,他没有说谎,确实有些事情,他是必须要去解决的。至于和武盟之间的龌龊,这些天依根本没有必要知道。

    虽然保不齐以后她会猜到,但是那时候就已经和他无关了。

    “你真的要走吗?”缘木忽然问道。她的眼眸中流转这哀伤的神色,让人叹息。暖春已经成为了过去,岁月更迭,季节交替,这是必然的轮回。

    但是猝不及防间,白衣忽然看到了这温婉如春的伊人忽然上前,抱住了他,吻上了他的唇角。那种甘甜的滋味,依旧残留着“琼花”的味道。

    细碎的喘息萦绕在白衣的耳际,周围的姑娘们纷纷羞红了脸,侧过头去。白衣眼中有错愕,有欣喜,也有淡淡的属于别离的哀伤。

    “记住了,早些回来。”

    犹如可人的妻妾为夫君送别,缘木在白衣耳边留下了这样的一句呢喃。或许这个和他如今联系最深的女子已经知晓了什么,却依旧支持着他,没有破坏他的计划。

    铄金和墨水两个小丫头悄悄看着,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一直最讨厌白衣的缘木姐,如今会变成这个模样。难道那种事真的能够让人有这么大的改变吗?忽然想到自己正在想什么,猛然间这羞涩已经冲昏了脑袋,她们如何还记得白衣如今所说的是别离。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或许,这里除了黏土,没有人会真的认为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会真的一去不回吧。他终究会回来的,因为这里已经是他的家了。

    虽然看着缘木姐做这些事情,心里有些不开心,但是天依还是没有也和缘木一样也这样冲动一把。拥有洛书的她,才不会面前这个全然是坏心思的小哥哥所欺骗呢。他们之间的缘分还远远没有到断绝的时候。

    所以,虽然笑容之中全然是苦涩,但是天依还是微笑着和自己的小哥哥挥手作别。或许,她也确实应该有所觉悟了,

    有些事情不是不去做就会不发生的。

    “这是你做的吗?”冷然质问,天依用着从未有过的语气面对那个为自己整合了武盟的黏土。这时候的她,就仿佛一个真正的公主殿下!

    “是的。属下愿意承担所有责罚。”黏土没有反抗,她本来就是为了天依,为了老太爷的遗命,就算她知道自己的做法会令小姐厌恶,她也是别无选择。

    一个人和整个武盟,孰轻孰重,在她心中早有区分。

    “其实没什么好责怪的。”缘木突然开口了,她似乎并不在意黏土的做法。

    天依也是点了点头,眼神中全然是追忆。

    “爷爷离世的消息,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可是我一直没有动作,就是因为

    我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我不想让三叔死,但是如果他真的背叛了洛家,他又不得不死。然而小哥哥终究是帮我做出了决定,在滔天的权势面前,多数人都难以掌控自己。无所谓背叛,因为他们本来就只是为了自己而活。”

    “武盟的事情,我不高兴。并不仅仅是因为你帮着他们逼走了小哥哥,而是他们也动了想要拿我做傀儡的心思。他们觉得,我不是爷爷,没有爷爷那样的武力和魄力,凭着他们的实力就可以任意拿捏。这一点,我很不开心。”

    远远望着那些窥视她们的武盟中人,天依嘴角浮现了一丝冷笑。她已经看清了这世道真实的面目,所谓江湖,其实也就是人间的缩影,纵使再讲究意气,也敌不过最真实的利益。

    黏土看着面前无比陌生的小姐,有些心慌,她或许真的做错了。这样的神情本来不应该在小姐的脸上出现的,U看书( w.uukans&#46 )然而她已经无力阻止。

    能够阻止这一切发生的人,已经被她逼走了,剩下的事情其实已经可以想见。

    “有些人总会被眼前的蝇头小利冲昏头脑,他们觉得我比不上爷爷,就可以要挟我?可是他们却没有想过,我比爷爷还要年轻,却已经稳固在了天人合一境界。那么,我离神境究竟有多远?”

    铄金和墨水已经被吓住了,她们俩可完全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变化,经过天依的点醒,才猛然发觉她们似乎都小瞧了自家小姐,一个十五六岁就能够稳固在天人境界的武道天才,究竟离神境会有多远?

    “小姐说的是,现在先让他们笑着,以后有他们哭的时候。”缘木依旧像以前一样挽着天依的胳膊,眉眼温婉地附和道。或许只有她知道,其实这只是小姐在吓唬自己的这位姐姐而已。

    她当然知道小姐这不过是气话,如果她真的有那么厉害,又何必放白衣离开呢。不成神境,终究无法肆意,就算是老太爷也不例外,更何况是小姐。

    但是这样的宣泄却是必要的,失去了那么多的依靠之后的小姐,又怎么可能不感怀,不悲伤。她只能用愤怒掩饰悲哀,让自己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痛苦,才能够真的忘却痛苦。

    正所谓,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未完待续。)

    <!--flagqs-->(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