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一百九十一章 「出无车」

正文 一百九十一章 「出无车」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幽幽荷叶的清香满溢着这片千里池,老渔夫在船头煨着鱼汤。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远远林叔”娴熟的动作,白衣忽然问道:“天依,你喜欢乐器吗?”

    “当然。”吃货公主不再围着那些酒坛,兴冲冲地跑到白衣身边,颇为愉快地问道,“你也喜欢?”

    “我喜欢听。”白衣恬不知耻地回答。

    “那是肯定的,因为音乐是除了美食之外离人心最近的距离,谁都会喜欢听。”吃货公主撇了撇嘴,听出了白衣口中的调侃。

    不过思考了一会儿,天依还是开口道:“要不我唱一给你听吧。”

    随着这句话,船舱外忽然传来很浓重的怨念,但是白衣淡然地一笑了之。他当初听过言和的鼓曲,如今再听听天依的,想来,也算不错。刚好可以消磨一下,等待美食的闲暇时光。

    “我猜我肯定会喜欢。”白衣断言道。

    “那你听好了······”

    无暇的声音随风飘动着,白衣是第一次听天依唱歌,但是这歌声却仿佛许久之前就曾萦绕在他的梦中了。咿咿呀呀的曲调并不算多么生涩,却从中听到了这满池荷花一般的天然纯净。

    那一份沁人心脾,透彻心扉的纯净,就是夏日之中给予人慰藉的凉风,吹散了人烟弥漫的喧嚣,也吹散了心头的焦躁。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白衣不禁陪着她的曲调渐渐唱和了起来,那也是一他曾经听过的,十分应景的曲子,却不知怎么的,让他想起了遗忘了许久的阿绫。

    “暮雨沾轻裘,声色随性收。弦歌久,续盏愁,结客少年游。”

    “落花踏尽信马走,风盈袖。天地旋袂后,指画星斗,白月隐辰宿。”

    “君有声名吾有酒,自在卓然风流。撰拼平生戏宣于口,挑灯尽花瘦。”

    “鸣铗几时问心由,止戈一目千秋旧。断绸缪,饮赋青空时候。”

    “当日闲愁温烫酒,一若风烟落江舟。写来词笔予君留,寸心杯中扣。”

    ······

    一番唱罢,对视无声。天依似乎眼中有些水光闪烁,但是很快就重新绽放了笑颜。她有些惊喜地问道:“小哥哥,这曲子是你写的吗?”

    “不是,我只是听过,记得是一个叫心华的人唱的,好像叫做江舟烫酒。只是一小曲,所以还记得蛮清楚的。”

    白衣嗅着渐渐升腾的酒香,似乎对于曾经的过往也是有所追忆。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他在哪一世,想到了要成为一个侠士呢?自嘲地笑了笑,虽然现在江湖上他的名号是白衣少侠,可是他反而一件侠义的事情也没有做过。

    江湖上给了他这个名号,估计也只是怕他杀性太重,怕他疯。

    人总是欺善怕恶,没有多少区别。在这个尚武的世界更是如此,只有高手才能够对自己的人生进行支配,凡夫俗子不过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

    白衣倒是并不讨厌这样的规则,起码他也算是个高手。

    “鱼好了。”“林叔”站在船头喊了一声,天依顿时就起身飞奔而去。白衣的背影也只好是无奈苦笑,想那么多干什么,像这个小吃货一样快快乐乐的多好,起码,就算是烦恼也会变得很少。

    端着两个瓷碗,天依没有让白衣起身,就将他的那一份也端了过来。

    中那清澈如水的汤汁,白衣有些意外,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食无鱼?只有鱼汤,就叫做食无鱼吗?

    随即白衣抬头疑惑地望着吃货公主,想要寻找一个答案。可是天依只是给了他一个神秘的笑容,依旧没有做任何解释。

    好吧,我就试一试。

    无奈的白衣只好端着这一碗映彻自己面容的清澈鱼汤,缓缓地酌饮着。

    这鱼汤有些奇怪!

    白衣感受着口中的鱼汤,这口感根本不是清澈如水的顺滑,而是软糯的绵柔。荷香飘荡,这份没有半分糖味的清甜却一直在舌尖唇齿上流转。

    品尝到这里,白衣似乎是明白了,这清澈如水的鱼汤,竟然是被切碎如丝的鱼肉所熬制的,用的应该是之前所见的那条鳜鱼。

    鳜鱼,又称桂花鱼,肉质洁白,鲜美而稚嫩。

    “林叔”应该还用了老黄酒一起熬制,才能够将腥味去除得这么彻底,而且也只有面前这位剑法独到的高人,才可能有这么深厚的修为,能够将这鱼肉彻底顺着纹理而削成比头丝还要细微的肉丝,最后熬煮成功。

    跟着天依过来找吃的,果然从来就没有错过。

    日落西山,菜过五味。虽然白衣并不是一个太过注重自己外在欲求的人,但是他也不得不称赞,这位“林叔”在厨艺上,确实是没有几个人可以望其项背。

    缓步当车,白衣跟在天依的身后,他并没有刻意去询问那位“林叔”的身份,因为他差不多已经猜到了。作为和天依一起的同谋者,天依已经带着自己她的底牌,无论是因为什么,这都代表了天依对他的信任。

    “天依出门不喜欢坐马车吗?”白衣前面蹦蹦跳跳的吃货公主,忽然问道。他确实一直没有见过天依坐马车的模样,似乎大多数时候的出行,都是靠那两条纤细的如同小鹿一般的双腿。

    “我喜欢这座城,总觉得,自己有太多太多的美好没有坐在马车上,能够景色只有窗口那么小,所以天依要靠自己的双腿,走遍这座城。”

    “单单纯纯地因为喜欢吗?那倒是也不错。”

    “小哥哥,之前你唱的那歌,能够再教天依唱一遍吗?天依很想学。”

    白衣阳之下面向自己的公主殿下,忽然有了一瞬莫名的心动,缓缓地开口道:“好啊。”

    “暮雨沾轻裘,声色随性收。弦歌久,续盏愁,结客少年游。”

    “落花踏尽信马走,风盈袖。天地旋袂后,指画星斗,白月隐辰宿。”

    “君有声名吾有酒,自在卓然风流。撰拼平生戏宣于口,挑灯尽花瘦。”

    ······

    “薄淞缀霜州,没落朽。料峭撩盏叩,销离忧。”

    “千山叠寒飞雪渡头,醉深笑幸否。未道好梦一枕休,醒我光阴久。”(未完待续。)</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