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两百零七章 「动心猿」

正文 两百零七章 「动心猿」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天依并没有和白衣说什么是“先天易”,反而和他讲述了一套內腑五行的理论,简而言之,就是:

    “. .而人身亦有五行,心肝脾肺肾。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木性条达曲直,有生之特点,而肝性柔和舒畅且主疏泄,又主升之气,故肝属木。”

    “火为阳热之象,有上炎之性,而心为阳脏主动,心阳有温煦作用,故心属火。”

    “土为万物之母,有生化长养万物之特性,而脾能运化水谷精微,为气血生化之源,后天之本,故脾属土。”

    “金有清肃,收敛特性,而肺主呼吸,主肃降,故肺属金。”

    “水有湿润下行之特性,而肾能藏精,主人体水液代谢之调节并能使废水下行排出体外,故肾主水。”

    白衣听得有些懵懂,却又有些领悟,他好像知道这些,但是却又和天依所说的这些,略有不同。但是如今他是学生,也只好是天依说什么,他做什么。毕竟,天依应该是不会害他的。

    “所以夫君你现在最先要做的就是修行内气,而修行内气就摆脱不了内五行。无论什么内功心法也好,充其量也就是呼吸法配上导引心境的导引术,最主要的要还是练出内气来。”

    “可是你们不是还说了有什么炼体境吗?如果身体不行,不会出什么意外吧。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白衣骤然有些担心,他之前仔细想过了天依和缘木之间的讨论,而且他也没有现自己身上有什么五行山之类的东西。

    面对这样的未知,他还真是着实有些不知所措。

    说到底,他还是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被强行安上了一个无比艰巨的责任,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他,也是感觉到了无比沉重的压力和重压之下的迷茫。

    他可以信任这个任意变换着表情的女孩吗?虽然她真的很漂亮,可是不是有人说过,越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吗?

    诶,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

    心绪难平,白衣又一次地沉浸到了自己的思绪之中,他的双眼茫然毫无神韵,只是呆呆地前的天依,浑然没有察觉她说了什么。

    “资质还不错啊,就算武功尽失,夫君你的资质也还是那么好嘛!”

    说完内五行的理论,天依在呆的少年,颇为得意地夸奖着。她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开始给白衣诵念自己选择好的内功心法。

    她的语调清脆,入耳后好似空山的新雨,让人不觉沉醉。

    对于她而言,无论是炁还是意境,无论是武学招式还是内功心法,统统不过是道的演化而已。然而道是什么?道又有什么形状?道又是否是言语可以叙述清楚,讲解明白,她全然不知。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她只知道一点,万物之基在于动静,如果想要察觉到经脉之中流淌的内气,那么先就要让它动起来。而心脏为气脉之,只要心猿一动,自然内气就会运动。这心猿不仅仅是心脏本身,也包括心念。

    五行山这件奇妙的宝物虽然可以封镇人的躯壳,让人身比拟金刚不坏,但是也有一样很严重的缺点,就是会迟滞内五行的律动。天依的资质非常好,所以才能够抵御这样的迟滞。

    而现在衣竟然也能够在五行山的封镇之下,心神摇曳,动了心猿,天依自然要夸奖他资质很好。

    虽然天依从来没有传授过别人武功,但是就结果而言,她觉得自己教得其实也蛮不错的。

    有了五行山的辅助,只要白衣能够将气感保留住,之后的内气修行就会一帆风顺。而有了内气之后,再让缘木她们和他交手,让他将最基础的剑招刻画到骨子里去,自然就可以恢复他一部分的实力了。

    而此时的白衣也确实和天依想得一样,心猿动摇。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在听完那段内功心法之后,白衣心中居然见到了一座琉璃华彩的大山,而这座大山之下正好镇压着他的心猿。

    “你是谁?”

    只火焰似的猿猴,白衣不禁问道。

    “我是你。”

    猿猴嘶吼着,但白衣却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听懂了它的意思。

    “我又是谁?”

    白衣的疑惑一个接着一个,像是脑海中不断浮出泡沫。

    “你是我。”

    猿猴依旧是嘶吼着,只是对比之前,似乎多了几分烦躁。

    “那我为何来此?”

    “你为我而来。”

    “我来此为何?”

    “哪那么多废话!快放我出去!出去我就一棒子敲死你!”

    那只火焰似的猿猴陡然暴怒,像是真的动起了真火。这份愤怒烧灼着一切,连镇压其上的五行山似乎也不能完全阻隔,白衣感受得到,却骤然现自己已经变幻了一身黑衣,黑得无比沉默。

    心猿呐喊着,嘶吼着,仿佛无尽的愤怒与不甘都将要喷薄。可是那山还是在他心上,不动不移。白衣能够如何,他只能沉默,或者他并不想沉默,可是他也无话可说。

    火焰终将会熄灭的吧,愤怒与不甘也终将被心头的大山给磨平的吧。一切的一切,都会有所终结,那么所有的反抗,所有的呐喊都还有什么意义呢?

    白衣不知道,也不明白。他只是静默地只火焰似的猴子,在山下奋不顾身的挣扎,听着它凄厉不绝于耳的痛苦嘶鸣。

    那挣扎在白衣的眼前循环,那嘶鸣在白衣的耳边回荡,而后他那山上烙印着的六个金色的字迹。那六个字光华闪耀,泛着庄严又深邃的光明,那似乎是世间的正道,似乎是不可磨灭的真理。

    然而此时白衣终于觉察到了痛苦,终于觉察到了凄凉。

    火焰似的猿猴没有鲜血,也没有伤痕,可是它终究是火焰。

    而火焰,终究会熄灭。

    它要熄灭了。它就好像风中残留的蜡烛,烧干了所有的眼泪,就要熄灭了。它就好像雪后仅剩下的取暖的柴薪,残余着微弱的火星,就要熄灭了。

    是啊,它就要熄灭了。

    可是我又做了什么呢?白衣问着自己,然后没有答案。虽然他不知道这猿猴是什么,他也没有察觉到所谓的善恶,但是有些事不需要知道缘由,有些事不需要知道善恶。

    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世上呢?这本就是一个没有答案的滑稽的问题。

    他既然来了,那么定然有他的使命,然而不管这使命是什么,他总要去做些什么。于是,白衣上前。

    而后,心猿动了。(未完待续。)</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