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两百零八章 「白龙马」

正文 两百零八章 「白龙马」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神思沉凝暂歇,却被滔天的火焰鼓动。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M白衣并不知道自己将这火焰似的猿猴放出来到底是对是错,但是此时似乎也并不需要他去思考此事的对错。

    五行山悄然隐没于无形,而火焰重新燃起,直欲滔天。

    白衣道火光直冲上空无一物昏暗深邃的天穹,在这无边的暮色之中纵横冲撞。它似乎是在欢呼雀跃自己的新生,或者用这种方式赞许自己所得到的自由,那些轨迹像是夜里面稍纵即逝的流星,璀璨却没有归处。

    我该做什么呢?白衣想着,却现自己还是一无所知。于是,他只好就这样隐隐微笑着,似乎是祝贺这只自由的猴子。

    火光带动了空气,而带动空气沉凝了风,白衣耳际听到风的呼啸。那是一声声酣畅淋漓的大喝,在这无边无际的暮色之中回荡着。

    它在大喝着什么呢?

    白衣好奇,于是倾听着,却又听到了水声。

    是啊,那水声从细微渐渐变得宏大,然后触目便是无数洪涛的奔流。

    他听到了,也,然而依旧徒然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哪怕刚才山下火焰似的猴子,他也隐约明白,自己应该上前挪开那座光华流转的大山,但是如今他真的不明白,自己到底能够做些什么。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自己该逃走吗?可是这洪流从他身旁流溢而过,却没有将他溺亡。

    自己还停留在这里吗?可是这汪洋好似骤然汇聚,即将将他彻底吞没。

    玄色深重的水底,白衣一只好似晶莹剔透的眼睛,而那眼睛里面则倒映着他的身影。这只眼睛很大,与白衣现在等高,就像一面精心雕琢的镜子,映彻了水中的一切。

    而此时的白衣,并不知道,从天依教他修行内气开始,他已经端坐了一昼夜了。安排好了杂务之后的缘木,带着其他三个人一起守在了天依的屋子里面。

    “殿下,他还没有醒吗?”

    听到缘木的问题,天依有些尴尬,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交给他的内功心法,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乱子。也许她真的不应该把那么高端的内功心法交给他,毕竟她自己也没有领悟完全。

    之前给白衣把脉的时候,天依察觉到了他的步骤是正确的,但是她不太清楚,为什么白衣在调动心猿的时候会耗费那么久的时间。而且就算之后心猿动了,也是完全没有按照内功中的流程调动经脉之中的内气,只是一股脑地囤积在了丹田之中。

    “那殿下有没有和他解释过您所教给他的心法流程?”

    “唔,没有。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那殿下有没有确定他确实是在修行您教给他的心法?”

    “是确定过,确实是那套流程,但是他好像领悟得有点慢。”

    “有多慢?”

    “从昨天到现在,只完成了第一步。”

    缘木问完自己想要问的问题,随即就不再理会还未苏醒的白衣了。这样的转变倒是让其他三个人有些一头雾水,她们不明白为什么缘木会突然好像不关心了一样地走开,难道她已经料定了白衣会失败?

    “缘木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铄金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缘木停住脚步,转头回答:“我不知道。但是现在就算我们担心也没有用,内气修行是最容不得打扰的,既然他依旧还在正轨之上,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有相信他自己可以闯过这道关卡。”

    “不愧是缘木姐,跟着天依这么久,终于学到了一些无为的道理。”天依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缘木会和以前一样教训她呢。不过说起来,好像自从缘木姐和白衣有过肌肤之亲之后,好像就再也没有教训过自己,天依忽然有些嫉妒了。

    但是没有等她表之后的缘木就回了她一句:“殿下那不叫无为,殿下那叫没心没肺。”

    “说的也是,诶,缘木姐等等我。”墨水颇为赞同这句话,可是她转头天依的脸色,随即就追着缘木姐逃走了。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去碰自家小姐的霉头,谁叫她们是下人呢,被欺负也没处说理去。

    “小姐,我们可什么都没有说,你别们啊。”铄金没来得及逃走,只好把烛火和自己绑在一起,希望小姐火的面子上,放自己一马。

    然而这么做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她们依旧被天依压在床榻上,毫无反抗地被欺负着。可惜白衣依旧在修行的定境之中,没有机会幅美景。

    默然对视的凝怅终究是有终结的时日,那只大眼睛终于显露了自己的身形,那是一条隐匿于这片刚刚汇聚的汪洋之中的神龙,它盘旋在白衣的周围,缓缓游动,出了无声的长吟。

    它在吟唱着什么?像是无声地哀乐,像是对于过往无形的追忆,像是某些别离之后的后悔,又像是洒脱。

    它和那只火焰似的猿猴一样,是失去了自由吗?白衣试着去凝望那条神龙的眼眸,没有顾及自己在它眼中是那么渺小,如同蝼蚁。

    可是神龙游动的度太快了,他无法用自己的眼眸将自己的疑问所传达,他只能无声地等待着,等待着这条悲吟的神龙自己停下。

    “你为什么不开口?”有个声音忽然问道。

    “我不知道它能不能听见。”白衣坦然说出了自己的顾虑,然而这个回答却得到了一片嘲弄的笑声。它们在笑什么?难道是在笑他?

    “我的回答有什么可笑的吗?”

    “当然可笑啊!如果你什么都不说的话,谁能够听见呢?如果你依旧这样沉默以对的话,又能够抓住什么呢?言语的力量就在于要让别人听见,你都不开口,别人又怎么能够听得见呢?”

    “听不见的话,和没有说有什么区别。原来我确实是很可笑的一个人啊!”白衣有些领悟,可是他眼那条游动的神龙,它似乎已经越来越快了,他的眼睛根本跟不上那翩然游动的身影了。

    他的声音能够透过这深邃的水传到它的耳朵里吗?白衣心中满是怀疑。

    “去呐喊吧,如果害怕的话,就大声地喊出来。无论能不能传到那里,总有人会听得到的。”那个声音鼓励着白衣,似乎给予他一些勇气。

    “我想离开!我想离开这里!”

    于是,白衣呐喊着,然而转瞬,神龙的爪子就提起了白衣,将他扔出了这片汪洋。浪涛翻涌的汪洋之上,白衣犹如一根将要刺破天幕的箭矢一般射出,而在他即将落下的时候,一匹白色的龙马也从汪洋之中跳出,一个漂亮地飞跃接住了他。他之前清楚,这匹神骏非凡的龙马就是刚才将他扔出来的那条神龙。(未完待续。)</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