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两百一十四章 「来与去」

正文 两百一十四章 「来与去」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焦山破庙之下,两人对立而坐。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黑雾弥漫中的焦山,唯有破庙的佛光是唯一的光源。相视而坐的两个人,似乎颇有一种坐而论道的感觉,只不过一个是不更事的少年,一个是衣衫褴褛的和尚,实在可笑。

    “和尚不是不杀,只是觉得除了施主,世间再没有人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若是将施主杀了,岂不是再无解脱。”

    苦和尚坦率地回答了自己的想法,可是他依旧不打算将那段过去说出来,尘封的事情就该让它尘封去。就好比这焦山,就好比这破庙,就好比这和尚。

    “天下英雄这么多,和尚为什么非要一个?”白衣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他又不是职业杀手。这和尚让他杀,他就杀,他岂不是太没面子。

    而且,这焦山和这和尚身上,说不定藏着什么别的因果。这和尚贼的很,其中必有蹊跷。如若不然,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老爷子不杀他,浪荡客不杀他,那么多踏足神境的隐世高手也没有动过他分毫。

    “那么施主就是在求死了?”和尚避开了白衣的问题,却说出了不是回答的回答。对于避开话题,确实没有谁比佛门的人更加擅长了。

    可是,这回反倒是白衣无从辩驳了,平心而论,他几次三番死去活来,也确实没有真正的想过要去死。倒不如说,他其实比任何人都想活,想要活得更好,想要活得有滋有味,所以,他只能死中求活。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但是和尚不同,和尚确实是累了,是想要死了,如果白衣不愿意动手,当他要来杀死白衣的时候,白衣依旧得动手。就结果而言,这其中根本没有什么不同。

    “我是犯了什么浑,才想着和你坐而论道的。”白衣自嘲着,可是他眼中却闪耀着和口中话语不同的光芒,“让我想想,你一直没有动手,恐怕并不是不想动手,而是在提防另一个人吧。”

    “公主殿下杀不了和尚。”苦和尚作答。

    “可是有天依在,和尚你也杀不了我。”白衣底气十足。

    但是四下白衣却没有等到自己的公主殿下出场救驾,似乎她真的没有来。苦和尚倒是不奇怪,他将白衣带到这里并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是他的居所,也是因为这千里焦山都被浓重的怨气所笼罩,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算得到他们的所在。

    真当那么亡魂残念是吃素的?

    “好吧好吧,和尚你要我杀你,你总得说说你的弱点是什么啊。”白衣干脆利落地服了软,他早已经将节操丢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更何况,不仔细想的话,这对他根本没有什么损失不是吗?

    虽然当初不是真的失去了所有,但是剥离了一身武学根基的白衣,总不能在七月试的时候去吃公主殿下的软饭吧。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虽然白衣很想这么做,现在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但是说出去,就算寡廉鲜耻如他,也会有些不好意思的。

    而现在,这个问题就被苦和尚顺理成章地解决了。

    只要他将苦和尚的级带出这千里焦山,无论是那些盛京城的人,还是想要借着他的名头上位的人,都会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是不是自己的命,比苦和尚还硬。谁都知道罗汉金身的分量,没有踏足神境的力量,谁能杀得了苦和尚,就算那些神境高手,也不会来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能够成为神境,也许不会是一个光环笼罩的好人,但是一定不会蠢,也不会轻易就被别人的意志所动摇。

    苦和尚自己的金身,然后摇了摇头:“金身无漏,哪里有什么弱点?”

    然而白衣才不会相信他的鬼扯,马上反驳:“怎么可能,一个凡人又怎么可能没有弱点!”

    “人会有弱点,和尚也会有弱点,可是金身没有。”和尚的意思很明白了,如果这丈二的罗汉金身真的有什么弱点,苦和尚也活不到这个时候。

    “那你让我杀你,你这不是在玩我么?”白衣起身,虽然他打不过面前这个丑和尚,但是他现在真的有一种撸起袖子就要上去干的冲动。没有弱点,他还杀个毛线啊!这又不是游戏,又不存在什么强制扣血。

    “别人不行,但是施主一定可以。”苦和尚摇头,像是面前少年的装模作样,对着怒气冲冲的白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施主当日被和尚所杀的时候,不是还有一剑么?”

    气氛一瞬间凝滞,白衣骤然坐下,干笑着问道:“和尚怎么知道的?”

    “成住坏空,因果循环,又岂是三剑可以概括得了的。既然有前三剑,那么施主必定也悟出了第四剑。这大破灭的一剑,又怎么会杀不了和尚。”

    “和尚,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被什么人夺舍了?”白衣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了这么一句话。他不可思议地前丑恶凶狠的苦和尚,这么有脑子的话,又怎么可以从这种画风的人的口中说出来。

    这不应该是他的台词么?

    可惜,苦和尚不是水军,终究没有被他歪楼。

    和尚放下了手中的半截黑禅杖,解下了身上的残破袈裟,坦然面对着白衣。

    “施主,动手吧。”

    可是白衣依旧是摆了摆手,有气无力地:“算了吧,和尚还是跟我说说你到底有什么弱点,还比较靠谱一点。那一剑,我现在用不出来。就算能够用出来,我也不回去用。”

    “施主在说笑?”

    “真的,因为我把自己给废了。”白衣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自己的原因,像是一只已经奋力挣脱了樊笼的游鱼,卸掉了一身沉重如山的枷锁,回归了江河。

    苦和尚有些难以置信,可是白衣的神色,有他周身虚浮的气韵,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少年会乖乖地跟着自己来到这座焦山。

    “算了,不说这个了,就算和尚你不告诉我,你的弱点。你也得跟我说说,到底为什么你会突然想要解脱呢?总不能是被一个小姑娘轰上了天,所以羞愤欲死吧。”白衣颇有兴致地问道,他现在对于这个原因十分感兴趣。

    如果不是一直放不下,这苦和尚已经活了这么久,就算没有报完仇,也应该差不多了,又怎么会一直胡乱杀人呢。原本白衣觉得这和尚痴傻,可是如今才现这和尚比他想象的要聪明得多。

    那么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又怎么会突然想到要去死,要去寻求解脱?白衣对此很感兴趣。

    “是因为施主,该来的终归要来,该去的也终归要去。”和尚依旧说得不清不楚,但是他觉得,面前的少年应该能够明白。(未完待续。)</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