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两百二十一章 「谁怜我」

正文 两百二十一章 「谁怜我」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要问什么?”

    白衣大刺刺地往实木雕花的椅背上一靠,面上的笑容分外微妙。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M他的右手搭在自己的额角,有意无意地遮住了那双澄澈的,无法藏住秘密的眼眸。

    面对这样孩子气的举动,天依只能在一旁笑而不语。她倒是不在意,这位夫君到底会给出怎样一个答复。过来围观,也不过是来凑个热闹而已。

    “不是我们要问什么,而是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缘木冷着脸呵斥。

    她的眉眼结着霜冰冬寒,言语冷透,仿佛初春寒意未消的那个深寒时刻。她不能够接受,这个人将自己的性命不当做一回事的可笑态度。

    他,如今可是她们的家人。而且,就算是不死,也应该会有一个极限的。

    这世上,怎么会有真的永生不死的人!

    白衣也没有生气,他的眼神里透着从未有过的温润,却被挡在了自己的手掌之后。他有些莫名的恐惧,这是他从未经历过的关心,也是他一直奢求却又敬而远之的东西。

    换做以前的他,估计会对这种畏惧嗤之以鼻。

    用他自己的话说,一柄剑,不能沾染温柔,会生锈的。

    不过,人都是会有所改变的,更不要说,现在的他也是想着去改变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于是,他试着根据自己的领悟来说明,来解释自己的行为。

    “所以我想过了,你们如果想知道的话,只要问了,我就会说。”

    可惜,没有人相信,就算缘木也只是将信将疑地却没有问出半个问题。或许,对她们而言,面前这个突然软化下来的白衣突然变得不真实起来,令她们驻足不前,唯恐依旧是无法捉摸的幻象。

    这个少年太过神秘了啊!

    没有人知道他从何处来,也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教会了他那些孤高傲绝于世的意境武功,更没有人知道他身上为什么会存在“不死”这种传说中都不曾被人拥有过的东西。

    他虚幻得好似一个不曾存在于世间的仙人,来到世间,也许只是一个可笑又可悲的意外。

    没有对视,白衣那些女孩子眼中的踌躇和犹疑,但是,从那种骤然沉静的氛围之中,他的的确确地察觉到了她们的畏惧和不安。

    “好了好了,既然夫君知道错了,你们就不要再深究了吧。”天依忽然开口,润物无声地消解了僵硬的氛围。她顺势将缘木她们赶了出去,望着依旧遮着眼睛的少年,露出了月牙般的微笑。

    “你真的是变了呢?”天依叹息一句,语气里面包含着某种欣慰的心情。

    她为他这样的改变而欢喜,就算这改变并非是因为她而做出的,她心里也是喜欢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毕竟,这是他所做出的改变,而且是好的改变。

    白衣却有些沮丧,他无奈地前温婉的微笑,眉宇间的阴郁不曾有半分消解。月光斜照入了屋子里,却只给他留下了一片阴影。

    锵错一声,天依将他的龙渊剑递到了他的手边,像是洞彻了他的喜好习惯。

    接过这柄显得锈迹斑斑的古剑,白衣不由地照着自己过往的习惯敲起了被绸布细密裹起的剑柄,心中丝丝惆怅和叹息。

    感受着与过往迥异的手感,没有了指尖与冰铁撞击的刺痛感,也没有了杂音。

    这就是如今的他,虽然被丝绸包裹,却是一柄已经锈迹斑斑的废旧古剑了。没有了锋利的刃,他到底算是什么呢?

    贪恋温柔,却怅然痛失过往,现在的白衣,多了几分敏感脆弱的犹疑。独坐弹剑的身影,显得可怜又孤独。

    然而这个时候,那双递上了剑的玉手又一次地递上了自己。天依没有强硬拿开那柄令白衣追忆伤心的古剑,而是按着那只在剑柄上摩挲的手掌,手心贴着手背,温柔而执着地传递着她心中的温度。

    “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会过去的。”天依的眼神浅浅,却始终如新。

    白衣终于放开了手中的古剑,他骗得了别人,却始终无法面对自己。他如今终于明白了胆怯到底是怎样一种滋味,为什么当初他要舍弃那些烦恼,为什么他的本性竟然会执着入骨,几生几世不曾断绝。

    他是个胆怯的人啊!

    他从来就是一个胆怯的人啊!

    一直存在于他心湖之中的那个仙女,当初他不敢相信她是假的,而当她牺牲了所有拯救他之后,他又不敢相信她是真的。

    或许,过去他所想斩断的,所想断绝的,就是这样一个畏惧犹疑,捉摸不定的自己。那是令他自己都无比厌恶的,敏感多疑的自己。

    “为什么这样爱我?”白衣盯着那双浅显易懂的眼眸,固执地问着。他不懂,自己到底哪一点值得面前这个一直温婉聪慧的女孩去爱了?连他自己都厌恶这样的自己,难道面前这位公主殿下竟然他的本性吗?

    “因为你就是你,不会成为别的人。”天依没有被这个问题所伤害,也没有被白衣那双质疑诘问的眼眸所伤害,她想一块无暇的美玉,只反射了温润柔软的光芒。她柔柔地带着关切和包容,坚定不移地依偎在他并不算宽阔的胸怀里。

    眼眸交接而视,白衣任何值得怀疑的虚假,然而他依旧不能就这样去相信。

    世上真的会有无缘无故的爱恨吗?

    他是不信的,所以他不相信作为丑陋的人的自己,竟然也会有人真心爱着。这是,没有道理的事情,所以,他是不信的。

    “我听说过,从前杞国有一个人,一直在怀疑,天会不会掉下来。”沉默了半晌,面对白衣依旧怀疑的眼光,公主殿下如是说道。

    少年自然是听说过“杞人忧天”的典故,但是他没有出言打断,他不确定天依是否真的说的就是这个故事,虽然,他真的和那个典故之中的人很相像。

    白衣的沉默却没有阻碍公主殿下讲故事的兴致,她继续兴趣满满地说道:“结果有人告诉他,天是不会掉下来的,因为天地间有四条又牢固又结实的维柱支撑着,所以肯定不会掉下来。”

    “可是既然有维柱,那么这天就肯定掉下来过。那么谁又能够肯定,这天不会再一次掉下来。”白衣忍不住插了一句,他自然也是听过这个故事,所以他也一直有着疑惑。虽然这只是个虚幻的故事,但是他也想过,它会不会是真的呢?

    会不会那个一直在怀疑的杞人才是真理的掌握者呢?这世上的天,真的倾倒坍塌过,就算被人修补,会修补得牢靠吗?而且这牢靠也会有自己的极限,那么到了极限,它会不会再一次坍塌?坍塌之后,还会有人继续修补吗?

    一个又一个的疑惑翻来覆去地涌动,让白衣已经忘记了怀中的公主殿下,还在给他讲着那个他已经听过了无数次的故事。直到公主殿下没好气地瞪着他,然后撒娇似得锤着他的胸口,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走神了。

    众生的烦恼还真是多,和尚说的一点没错,众生皆苦,众生皆苦。</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